第五百五十五章 少女的小心意

小说: 噬天剑尊 作者: 混世小魔王 更新时间:2018-10-24 23:05:38 字数:2116 阅读进度:554/757

时间回到刚刚来到梦境之中的时候,在这段时间之内之中,少女和某人,作为这一个人,在暗室中聊着什么。

“你知道在组织中的规则的吧,在这里,所有人,几乎是不可能得到着例外,你懂的吧,没有人能够得到绝对的权利,你知道吗?在这种时候,所有人基本上都到了关键的位置了,但是你又出现这种问题了,你又知道吗?”

发问三联,在这个位置上面,没有任何人能够知道这些问题的存在,而在这个位置上面,想来只有在一定的时间里面,才能够得到这样的一种坑吧。什么?坑?

“嘻嘻,抱歉啦,老哥,我这不是生不由己。一时间忘记了吗?”

假装是摇头的样子,看着眼前这位被叫做“老哥”的人,少女对他宛如是撒娇一般的说到这,而暴躁老哥满脸生气的样子,对少女来说,其实也就是这样了,在这里,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能够得到着一定的想法和思考,在相对的时间点上面,没有任何一种攻势的输出是没有用的,少女的撒娇攻势,也就非常的完美了吧。

而在这种时间点上面,看着少女这般的说到,知道自己说再多的也没有用,现在的话,人也已经是回来了,所以说,这些话,还是等到这下次再说吧。什么?还有下一次?

“你啊,不要少女忘记吧手中的储物戒指放下,这样对你没有好处的,你知道吗?”

暴躁老哥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到这“你知道吗?”这样的口吻,其实少女心里清楚,知道少女一出现这什么的问题,这位暴躁老哥立马就会变样子的。不信?

“哎呀!”

少女假装将手放在额头上,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而在这个时间点上面,少女在这里装晕的呀!而这位暴躁老哥看到少女这个样子,态度立马是三百六十度的变化,这是比女人翻脸还要快的速度,堪称教科书般的翻脸,前一秒还在搞说着这个不好,那个不好的时候,下一秒看到少女要晕倒下来的时候,立马态度变得超级的关心,就好像少女是患了上面绝症一样。

“妹啊!你这么了?还有事吗?是不是有出上面问题了,告诉老哥听啊,不要晕了就不人事啊,在这里面,只有我们两个啊,万一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但是你这样也不行啊,需不需要看大夫啊……”

又是一连串的发问,很难想象,拥有者大陆之上最高等的人,能够说出这一联窜的,骚话,在少女的心中,这是骚话没有问题了,而在这段时间点上面,唯一能够做出攻势之一的问题,就在于林天本身吧。

不对不对,和林天没有上面关系,这暴躁老哥明显就是一个极品的妹控,而且还是无可救药的哪一种呢,不然的话,不关心她的话,那还能够从这位看结巴的人口中,说出这么一大串长的话呢。

在少女的面前,这位天四人员,平时说话的时候,说话基本是结结巴巴的,并不能够很好的说到这,用攻势的话,却是能够做到咋一段时间点上面,完美的说到这,而在这段时间里面,所有的人,基本上都没有上面很大的问题吧,只要是说到一些普普通通的事情的话。

而在这段时间点上面,少女和这位温华的暴躁老哥,也算是清楚了吧。这些就不用说了,在这段实际点上面,基本没有任何的事情,能够阻止这位老哥控妹……哦,不对,是调教妹……也不对,应该是教训这位“他的妹妹”。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而少女假装晕倒之后,这位天四便是说话出一大串的骚话来,根本就没有勘察到少女的状态其实是装出来的,而少女的实力是要比天四的实力要弱的,在这个位置上面,唯一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恐怕在其他的时候,是一位局对的高手吧。

就这样,天四运行着功法,便是向着少女的体内运输这势能,本身来说,势能是不通用的才对吧,不过天四的势能,却是能够很完美的传输到别人的体内,而这样的一层势能,还有着跟多的回复作用,能够增强是使用对象是势能什么的,在这个问题上,基本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这完全是一种攻势的符合吧。

而在这种时间点上面,看到这天四这样的情况,少女也是偷偷的笑了笑,看着也是差不多的样子,少女也不再装下去了,不过,还是能够做点别的事情的吧。

“老哥,我快不行了,咳咳!”

好吧,这不是不装,而是变本加厉的厉害下去。

“不会吧,妹啊,你没有问题吧,你没有事情吧,是不是老哥输出的势能有问题啊,还是说,老哥哪里做的不好啊,你说出来我也能够知道个大概啊,你不要沉默,不要无视老哥的话啊!”

好吧,一但出现这种问题,天四的嘴就会像是机关枪一样扫射不断,而相对而言,在这个位置上面,没有上面事情是不行了的,而少女也趁机装出快要死的感觉,贴着老哥的耳边说道这几句话来。

“好好好,我知道了,就是让那个叫林天的小子通过是把,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我这就样他过行了吧。妹啊,你不要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啊,你要想想我们的父母,想一想我们的国家,想一想……”

“听一下可以吗?我想安静一下,不然我死给你看……”

少女躺在桌子上,便是放开双手做出着服了的样子在老哥面前,真的不能够多说啊,毕竟在任何的时候,只有这样的以为老哥,才会对她是这样的一种态度,而在这种时候,似乎话题的本身已经变的没有上面意义了,仿佛,这完全就是一场闹剧罢了,至于两人,还会记得最开始讨论的东西吗?

也许是把,也可能不是,只要有一点小小的问题,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