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蓝色和红色

小说: 噬天剑尊 作者: 混世小魔王 更新时间:2018-10-24 23:06:47 字数:2224 阅读进度:645/757

副官:哈秋!

“谁在想我。”辛酷不由得拉紧了手中的掌心。

“天便冷了嘛?”他望着往外还是黑色的星空。

星空之中,没有冷和天气一说,有的,只是那般星空当中的极光变化能够说明着外边天气的变化吧。

“也许在这里带的太久了,脑袋也有点生锈了吧。”

也是,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之后,在走出星空学院就开始有些不适应了。而现在这种时候,难道说,不是最佳的答案嘛?毕竟在这种时候,基本上所有人都会适应,也大概是一两周的实践,也可能是一年的实践,总之,并没有谁能够立即适应就是了。

“是这样啊。”对面的人拿起了茶杯。在嘴边抿了一口。

“那不是说,这种时候,经应该说,好一点呢。”他说基于这一点,现在这种时候,难道说,不过。

就算是这样。那也不会成为你工作之中的问题。

茶杯在手上,一口,即将饮尽:“可能吧。不过,他说的是副官,和我辛酷有什么关系。”

……

也许意思中出现小小问题,就连意思当消失太多,手中流动的蓝色波纹存在与体内,与本来无色的波纹形成一体。在不断便以当中。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这也是错误的一种。

林天顺手拿过放在地上的白皮书,与黑皮书叠加在一起之后,有发生图一的变化。随后在那般恐怖的幻境当中。顺势爆炸看来。

看到手中融合的过程再次失败。他也不再理会这种接过,再一次将蓝色是能展现在手中。

这是林天第几次实验了。只从人偶替身在没有消息。就算从心中召唤人偶也没有任何反映,只有人偶能找到林天,这样一来,基本告吹了计划。

“难受啊。”也不知道实践过来多久。就算是拿着手中的戒指,放在地上的怀表被他随意的摆放,好像并不太重要的。

这也难怪林天有这种感觉。现在任意一点动作。都有可能带来势能的暴走。走火入魔什么的,才是罪恐怕的事情呢。

“呼哈。”

在一次,有一次。在结束今天的工作,林天终于爆发出身体上的问题。

“这是什么。”不知道,当他有意思之后,留在他眼中的流动,蓝色和红色的势能流动在这个攻势当中,就好像是无色办的空无,只留下一些工作上的痕迹。汗水既。

明明没有痛苦的感觉。但在这个实践上。仿佛周围空间便的虚无起来。耳中,眼中,已经味觉中。

三位一体的变化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慢慢等待。即便是过度肾虚。也不至于这样呢。

“星空?”当他在增开的双眼打开。也就存在与空气当中,就算是这样的一种状态之中,也不应该有极光出现。

本身来说,在这种时间里面,有人,有气息,就是幻境,也不会有幻觉。就算是在状态迷糊之际。

“难道说,在这里,没有我?”空间依旧存在,这是他留下与思维当中固化的想法,然而。现在这种状态之中,林天还留下多少攻势,也不明白有多少问题了。毕竟在这个时候,很难说想象到有其他东西的存在,即使是在这种时候。也不会游太多加入的杂念。

当蓝色的势能占据大量的势能本源,红色的污染本源就停下了脚步,没有动机。也不存在。幻想。

林天停留在玄元境界已经有一段时间,就这样一段时间当中,两种被污染成有色的势能争渡一个身体的归属,然而原本可怜的无色势能,只留下一点。

功法依旧能使用,鲲神吞天术留在势能吸收。这一切,依旧不会阻碍着提升,然而,就这样也不能改变被污染的问题。

……

“对了。你听说了嘛?”路过的那位小哥谈论的小声。然而依旧被林天听进去。

“你是说,关于先生与学院的对局。”

本来对局,排位进行是学院大事。

“是啊。这一年有点奇怪,好像是加了一些新的规定。”

蹲坐在这里,也就说明他不会有更多的想法。不太对,站的越高,这里也就越加明亮。就连他们小声低语的话,也是微微能感受到。当然,林天可没有那种恶趣味。也就。

“也就打下马哈对吧。”少女阴面走来。同样负载栏杆上。

“哈~我不是累着嘛?今天一整天都要在武场,想休息一下都难呢。”

就算在这种时候加上一些小东西,就算是在这种状态里面,依旧存在。

“不然呢。”他对着她,在对着下面这些人。眼下在酒馆之下,也很难被人说不明白了。

“很神奇的设定,不是嘛?就算存在反弹这种细。也就让他们留下外面建筑。”

少女感慨他,止盈位这里是学院里面,本身不存在太多,也就不会有太多,就算是这样的一种状态,依旧不存在。

“站这里这么久,有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事情嘛?”

“好像并没有。”能听到,不代表就能听到有用的消息。就算在这个幻境下,依旧如此。

“我不是介绍哦一个人给你的嘛?怎么,忘记他了嘛?”

人?

“是啊。最近有点遗忘症,想找一些东西找一找也很难。”

林天依靠在栏杆上有些久了。

“走,去外面看一下吧。”

去外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不要打岔,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林天不停,直接走下楼。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人仿佛失去了目光。他们一同望向着林天,就好像在看。

“在看四人一样。”

幻觉嘛?不知道。

就在着一愣神之后,在看一下周围,发现根本就没有在看他,就连一眼都没有。

“是这样啊。”幻觉与现实。这本身,有能带来多少。

“也好。我本来就不抱希望的。去走走吧。”他看向少女,对少女来了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少女回敬他的,只不过是一个白眼。两人走出酒馆,大街上存在的事物,在天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