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安宁

小说: 誓约与命运 作者: SALCRB 更新时间:2018-06-13 16:19:48 字数:2123 阅读进度:869/880

青清了清嗓子,将地图随意的放在地上并展开“现在开始跟你分享我搜集过来的情报吧,首先就archer阵营吧,这个不需要太多描述,就是夜里和lancer打斗的那个红衣人,御主是圣杯御三家的远坂。“用魔力在地图上远坂宅的位置标注出来,同时在标注上成像出那栋洋房的造型,一击防御结界的规格,因为当初有特地的进行过试探,所以相对有所了解。

莫德雷德撅了下嘴没有表示,看样子她仍旧对昨夜的事耿耿于怀,青没有在意,随之在间桐邸的位置构建出同样的标注“其次就是从未露面的rider,我着手上的勒痕就是和其对抗的时候弄上的。”说着将缴获来的链刃从卡片中解封出来,抬手扔给小莫“这是我从rider那边弄过来的武器,并非是宝具,当然也不是用完就丢的东西,记得过会儿还给我。”

拿到链刃的骑士首先也是扯了扯链子查看硬度,当然得到的结果不会有什么变化“啧,谁要你的东西了,有些时候你还真是莫名的幼稚啊master,而且这又不是什么宝贝,我才不要呢,笨蛋~!”那位怄气的吐着舌头摆着鬼脸,当然她没感觉出她这的姿态也非常的幼稚,不过这点也不好明说,因为这是引战的话题。

青收了收心神,重现将目光注意找地图上,同时在间桐邸的标注边上绘制出rider的造型和各项属性,因为自己获得令咒取得御主的资格,查看servant的能力就变得自然而然“其实有一点很可惜,rider和间桐同一阵营这个并不是我直接获取的情报,而是用排除法,加之骗来的一点信息推算出来的,真实度还是有待考证。”

青说着抬头看了看莫德雷德,看样子她好像没注意到什么细节,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将精力重新聚焦在地图上,不过这次没有标注出方位,而是直接绘制出Berserker的造型以及各项堪称超标的恐怖属性“这个是倒数第二个情报,爱因兹贝伦靡下的servant,介职是Berserker!是个非常非常强劲的对手,他们的位置应该是在东木郊区的爱因兹贝伦城堡,具体位置不明,御主信息不明,应该是新一代作为圣杯媒介的人造人,也有可能会是我们最麻烦的一个敌人!”

“那个家伙简直就是一大块的肌肉啊!~”莫德雷德蹲在地图前拿手搓着魔力凭空具现出来的形象,青沉思了一下同时在其Berserker的旁边构建了莫德雷德全身武装的形象,身高比例完全按照真实大小缩放,但即便如此她仍旧只有Berserker腰部那么高“唔---好大一只,话说这个生物真的是人类吗?这完全不按比例生长啊喂!”

某人张大着嘴地倒退了半步,因为按在图像的比例计算,她完全只能仰着头才能和那种对手交战“喂喂~master,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这么大的东西是人生的吗?感觉就算是我那个时代的巨人也没达到这么恐怖的程度吧!“青摇了摇头,然后点了点头”其实一开始我也是不信的,但这就是我看到的,粗狂的巨人,狂暴的肌肉,以及抵达半神的神性,我觉得应该是神代那边的英雄或者神子,再不济也是和神搭边的,所以说用人类来形容可能还有有些牵强的。“

小莫深感烦恼的抓起了脑袋,前后左右的看着那可怕的怪物“欸~~这样一来可就是麻烦了啊,话说单单依靠我可以打得过这家伙吗??---嗯,如果用宝具应该可以,不过----master,你知道他的宝具是什么吗?”闻言青表示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哦,因为当时我没有和他接触,可以说是万幸,要不然当时那种情况我就只能使用令咒把你招过去了。”

“啧,没用的家伙---”小莫嘟囔着“不过好像我也把不过这个东西啊---”青没有在意的笑了笑,将Berserker的图像移到角落,同时将卫宫宅标注出来“打不打得过Berserker,我想你听了最后一条情报,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会改变主意,也许你不信,但其实就是那么巧合!”在卫宫宅边上构建出阿尔托莉雅的影像,而第一时间,那位嘟囔的人停止了一切的动作。

她整个人都僵硬了,缩小的瞳孔透出着这震惊的色彩,以及一丝丝的畏惧,止住的鼻息她整个人的体温都在急剧的下降!“----父,父上----”她艰难的张了张嘴,想要将视线从影像上移开,可这也许是件非常难以办到的事情“---为什么--会--”牙关逐渐被要紧,畏惧和震惊逐渐从她的眼中淡去,随之而来的是狰狞,真正意义上的狰狞!

青平静的看着,眼前那狰狞的表情确实很崩坏,甚至是暴虐,但这应该就是她临终前所留下的东西,哪怕成为英灵之后也深深地印刻在了灵魂当中,她是多么的不甘,她是多么的憎恨,同时多么的心怀希望,以及希望尽头深邃的绝望。

缓缓地将地图收起,由魔力构成的图像也一并化为残影消散。屋中的骑士紧握着拳头,狂躁的魔力四溢缠绕着赤红色的电弧疯狂摧残着不结实的木屋地面。另一边的九头蛇也同时的进入了战斗状态,感受到恐怖威胁的它不断地想要鼓动刚生成不久的魔力进行巨大化,不过它的这个行动却是主人压制着。

青安静的坐在狂躁的魔力当中,一只手阻拦着九头蛇,同时平静的看着小莫,任由着肆意的电弧在屋里进行破坏。因为,这是一个过程,死亡死的遗恨,生前的恩怨,这些都需要一个出处,憋着或者被人迫使的憋着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说此刻更应该任由她的意志进行宣泄,而等宣泄好了,那么事态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不过很可惜这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过程,自己可以想象得出那反目成仇的画面,以及那终结宿命和恩怨的最后一战。也许死亡可以带来一切的宁静,不过对于成为了英灵的她们来说,死亡其实并不属于她们,而安宁自然也不会到来。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