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 美女副厅长

小说: 首长红人 作者: 红途1 更新时间:2019-04-15 16:27:22 字数:4356 阅读进度:1369/1374

对于叶兴盛的到来,副省长胡佑福自然很高兴,不过胡佑福的话却让叶兴盛感到很震惊。

在和叶兴盛聊了一会儿家常之后,胡佑福嗔怪地说:“你这个小叶,觉悟怎么还不如你的妻子章子梅?工作中遇到这么大的困难,也不向我汇报,我还以为我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打算从此不跟我来往了呢。”

叶兴盛一头雾水,赶忙说:“胡省长,这是哪里的话,您对我恩重如山,您就是打我骂我,我都不会责怪你。你也从来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跟您来往?小叶确实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来向胡省长您汇报工作。不过,这不是小叶故意疏远胡省长您,而是怕影响您的工作。”

“就因为怕影响我的工作,所以你遇到了再大的困难都不会来向我汇报是不是?”胡佑福拿嗔怪的目光看着叶兴盛:“要不是你妻子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在工作中遇到这么大的困难呢!”

叶兴盛抬头惊讶地看着胡佑福:“胡省长,你的意思是,我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子梅向您汇报了?”

胡佑福点点头:“没错!准确地说,不是子梅直接向我汇报,而是通过京海市市委书记,也就是我以前的合作伙伴,你的干爹赵德厚,赵书记向我汇报。前段时间,赵书记到省里头参加会议,他主动来找我,把你在天元市的情况告诉我,我才知道你在天元市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得知章子梅通过赵德厚向胡永福汇报他的情况,叶兴盛在暗暗惊讶的同时,又有些疑惑,难不成许小娇调到天元市当市委副书记、市长,是胡佑福的安排?

叶兴盛把自己心中的疑问告诉胡佑福,胡佑福沉默了半晌说:“在得知你在天元市工作上遇到困难之后,我为你在省里头活动了一下,但是遇到的阻力不小。可见,你的对手还是蛮厉害的。不过,天元市市委副书记、市长郑振东最后还是调走了。这让我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就我的活动情况,天元市市委副书记、市长郑振东还不应该调走。很显然,郑振东调走,有人在暗中出了力,这人到底是谁?我还不大清楚。”

说到这里,胡佑福意味深长地看了叶兴盛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询问叶兴盛,郑振东调走和许小娇到天元市的市委副书记、市长,叶兴盛是否动用了别的什么关系?

难怪胡佑福会有这样的疑问,叶兴盛在工作当中遇到困难之后,迟迟没有来找他,这让他有些怀疑叶兴盛是否已经有了新的靠山,这个靠山比他还厉害?

跟随胡佑福身边的时间不短,叶兴盛很快明白胡佑福这眼神的意义,赶忙说:“胡省长,天元市前任市委副书记、市长郑振东调走,和京海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许小娇调到天元市当市委副书记、市长,这到底是谁的安排,小叶也不大清楚。小叶之前没有来向胡省长汇报工作,真的是出于担心影响您的工作,今天之所以来找您,是想告诉您天元市二把手换人了。您知道的,小叶就您这么一个恩师,除了您,没别的人能够帮得上小叶的忙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兴盛突然想到老金的弟弟也就是省委副书记、省长陈海光。

陈海光固然可以帮他的忙,只是他和陈海光之间的交情实在太浅。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当初,要不是他意外救了老金一命,陈海光也不会在他竞争天元市副市长的时候拉他一把。

陈海光已经帮过他一次,等于已经帮老金还了他的人情,他再去找陈海光帮忙,陈海光不一定会搭理他的。

事实上,在调到天元市当副市长之后,叶兴盛也曾经联系过老金,想让老金安排个机会让他向省委副书记、省长陈海光汇报工作。但是,老金推脱说,陈海关工作很忙,根本抽不出时间。

叶兴盛混迹官场多年,当然知道这是老金的推脱之词。至于老金不肯帮他的忙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两人之间的交情还不够深。

正因如此,叶兴盛在天元市政府举步维艰的时候,没有动过老金找省委副书记陈海光帮忙的念头,甚至怕影响恩师胡佑福的工作,他连胡佑福都没找。

胡佑福又看了叶兴盛一眼,不再追究这个问题。对他来说,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如果叶兴盛真的有更厉害的人给他当靠山,作为他的官路领路人,他应该感到高兴。

胡佑福端起杯子喝了口茶,语气有些凝重地说:“省里头现在正在酝酿人事变动,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小叶,你在天元市要特别注意,千万不能够犯原则性错误。不然的话,很容易被踢下去的,在这关键的时刻,你务必要求稳。有时候,宁愿不出成绩,也不要自乱阵脚。”

叶兴盛的心咯噔一下,难不成,胡佑福这句话的意思是要他退出竞争天元水库经营改制领导工作小组组长?

这项工作对他来说非常的关键,关系到他的未来,他轻易是不会放弃的。

“胡省长,天元市委市政府已经把天元市确定为旅游城市,天元市经营改制工作是试点工作,这项工作非常重要,很多副市长都盯着这项工作,都想参与到其中,并且做出成绩。胡省长,依您看,小叶是否要争取这个机会?”

叶兴盛的心思,胡佑福当然明白,胡佑福放下杯子,说:“我不是要你放弃天元水库经营改制领导工作小组组长的竞争,而是给你一个提醒,一项工作非常棘手,而你又无法把握得住的时候,你要做的不是强上,而是求稳放手。”

“这怎么说呢?这就好比炒股,一只股票,当你无法确定它的走势的时候,你宁愿放弃也不要买,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会亏钱。”

“一项工作,当纠缠的利益实在太多,插手的权力太多的时候,这项工作就会变得非常复杂。像这样的工作,你不要急于去跟别人争抢,不如冷眼旁观,等看准再入手。”

“关于天元水库经营改制工作,我想问问小叶你,在你介入这一项工作的竞争之前,你都了解清楚都有哪些人在竞争这项工作了吗?这些人的背后都有什么样的领导在支持他们,你都了解了吗?”

叶兴盛被问得额头冒出细细的汗珠,关于天元水库经营改制工作,有好几个副市长在竞争这项工作,因为自觉符兆亭是他最强有力的对手,他只是对符兆亭有所了解,至于其他人,他完全都忽视了。

即便是符兆亭,这厮到底有哪些领导在支持他?他都采取了什么样的手段?他了解的也不是很清楚。

叶兴盛那难堪的表情,胡佑福全都看在眼里,他语重心长地说:“小叶,这项工作进行到这里,你就不必再纠结于过去了。省里头现在换了天元市二把手,我估计目的是想让新的二把手理清天元市市政府的纠结状态,把这项工作顺利地开展下去。所以,你务必要跟天元市新来的市政府一把手搞好关系。好在天元市市政府一把手许小娇在京海市工作过,而你也是京海市调过去的,这点对你非常有利。”

叶兴盛拿起茶壶,帮胡佑福的杯子里续了水,说:“胡省长,小叶在京海市的时候和许市长关系还不错,她调到天元市当市委副书记、市长,对小叶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儿。”

“这我知道!不过,我提醒你,许小娇调到天元市当市委副书记、市长,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你。但是,你也不要全都指望她,你过度依赖她,会给她负担,这对她在天元市市政府开展工作极其不利。一个人想要获得别人的帮助,他自己必须要够优秀,唯有这样,别人帮忙才能够顺理成章,也才能够有面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兴盛点点头:“谢谢胡省长的指点与指教,小叶一定遵从胡省长的指教,在天元市把工作做好的。”

从胡佑福家里出来,叶兴盛给妻子章子梅打了个电话,他问章子梅,是不是她把他的情况通过赵德厚告诉了胡佑福?

章子梅并没有直接回答叶兴盛的问题,她反问道:“你先别问我的问题,我先问你,你去找胡省长汇报工作了吗?情况如何?”

叶兴盛把去胡家汇报工作的情况如实告诉章子梅。

章子梅说:“是我通过干爹把你的情况告诉胡省长的。你这个人呢,老是因为害怕麻烦别人,而不去找别人帮忙,这样是要不得的。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你的心是好的,但是,你这么做容易让别人产生误会,以为你不想接近别人。你都好久没去找胡省长汇报工作了,再这么下去,我估计胡省长会对你有意见。恰好干爹要到省里参加会议,我就让干爹帮咱们的忙,把你在天元市遇到的困难告诉胡省长。原先,我还有点担心,胡省长会不会不高兴?但是,刚才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胡省长还是蛮重视你这个徒子的。”

叶兴盛刚挂了章子梅的电话,省国土厅副厅长马潇潇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叶兴盛,你们天元市到底怎么回事儿?市国土局到现在到底是归谁分管?是归你管呢?还是归符兆亭副市长分管?为什么他找了我几次,要省国土厅这边出一份声明书,让我们把前段时间给你们天元市签名的一份调研报告给宣告无效?”

“省国土厅好歹是一个厅级单位,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我们这边是不可能做的。你们这不是为难我们吗?叶兴盛,你告诉我,这是不是你的意思?”

叶兴盛一阵苦笑:“马厅长,这件事我正想找机会跟你说呢。只不过,这段时间实在太忙,没能抽出时间。”抬手看了看手表,正好现在马上要到饭点,便说:“我今天正好到省城汇报工作,要不我请你吃午饭,跟你详细说这件事吧。”

“你请我吃饭?”马潇潇笑了一下说:“省城是我的地盘儿,你到省城就是客人,哪有让客人请主人吃饭的道理,这么着吧,我请你吃饭。”

马潇潇身为副厅级干部,待遇自然非常好,让她请客吃一顿饭根本不算什么,叶兴盛就没跟马潇潇争执,说:“行,既然马厅长这么有心,我要是不接受的话,那便是对你的不恭敬,您挑选个地点吧。”

半个小时之后,叶兴盛和马潇潇在省城一家西餐厅见了面,化了淡妆的马潇潇看上去十分妩媚动人,举手投足之间,动作十分优雅温柔。

叶兴盛把点单本推给马潇潇,要马潇潇先点单,马潇潇去把点单本推过来,让叶兴盛先点。

叶兴盛也不客气,点了一份儿售价200多的澳洲进口牛排。马潇潇则点了一份羊排。

这家西餐厅还算比较正宗,所谓的澳洲牛排,牛肉真的是从澳洲进口过来的。

叶兴盛点的是半熟的牛排,这样的牛排十分多汁,咬一口,满嘴都是新鲜的牛排汁,十分美味。

“叶市长,你们天元市到底怎么回事?市国土局现在到底归谁分管?为什么符兆亭副市长会直接找到我?”马潇潇放鞭炮似的,一问就是接连好几个问题。

“是这么回事儿!”叶兴盛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橙汁儿说:“前段时间,天元市市政府那边酝酿副市长分管单位调整,这份还在草拟阶段的分工调整表中,市国土局不再由我分管,由符兆亭副市长分管。这就是符兆亭副市长为什么跟你联系的主要原因。不过,这份副市长分工调整方案现在还没有获得通过,所以,市国土局应该还是由我分管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可那个符兆亭副市长为什么这么心急火燎地找到我,要我们省国土厅出声明书?”马潇潇不解地看着叶兴盛。

“还能有什么原因?”叶兴盛苦笑了一下:“还不是经济利益搞的鬼?马厅长你应该知道的,天元市玉泉溪边那块土地,出矿率非常高,这要是给他们发放采矿许可证,在那里采矿肯定能够赚到大钱。有钱能够使鬼推磨,某个人找到你,要省国土厅出具声明书,这就不见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