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两难的抉择

小说: 双生锦 作者: 天际舟 更新时间:2018-08-10 16:36:10 字数:2261 阅读进度:687/701

就在昨日,端成郡主进宫来了一趟。

作为在帝后跟前得宠的郡主,卫亦馨在肖太后面前也颇为得脸,她进宫乃是常来常往之事。

可曹皇后万万没想到的是,卫亦馨在宫里盘桓了半日后,临走时来跟她告辞,却说出了一番惊心动魄的话。

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曹皇后便觉得不可思议。

卫亦馨如今才多大年纪?为何能知道这许多的事。还言之凿凿,让她做好准备,待方孰玉一回京,便看准时机出手。

“皇祖母,您就信馨儿这一回。”卫亦馨的语气坚定,道:“馨儿得了高人指点,用紫微术数测出,方翰林乃是父王争储的关键人物。”

在高芒,奇人异士不少,且大多隐于野,并不与皇室争锋。

但在天下大乱之时,总会见到这些高人的身影,出没在各个世家之中。他们中的人,有的是怜悯苍生疾苦,有的是为了扬名立万。

当天下大定之后,有人会飘然而去,重新归于山野。也有的人,会成为朝臣,扎根于新的皇朝。

紫微术数,曹皇后在古籍中见过。

对卫亦馨说的事情,她半信半疑:“馨儿,你在哪里见到这位高人,他还肯指点于你?”她担心的是,那人别有用心。

“皇祖母,我并没有见到他。您还记得我在六岁那年,落水险些没命吗?”卫亦馨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次是他将我救起。”

“这次,他在墙后与我说话,什么天下大势,什么命数归一,否则天下大乱……”卫亦馨摇摇头,道:“我也记不清楚了,总之他让我一定要将方才那几句话带给皇祖母您。”

“他还说,天下人的命运,就系于皇祖母您一人之手,万万不可心慈手软。”

卫亦馨的话,让曹皇后陷入了沉吟。

什么高人,什么紫微术数,这都是卫亦馨为了让曹皇后相信她,而精心编造的谎言。

她的重生是她最大的秘密,为了掩藏这个秘密,说谎又算得了什么。以她的年纪说出这番话,已经让曹皇后相信了她背后那名高人的存在。

如果可以选择,卫亦馨其实并不打算对曹皇后说争储夺嫡之事。

曹皇后,就是她自己。

卫亦馨不想在曹皇后面前,露出什么马脚,令对方对她的身份起疑。

一来,若是身份被揭露,她不知道如何跟曹皇后相处。明明是齐王的母亲,如今却成为了齐王的女儿,这种身份转换,实在是有些尴尬。

二来,一旦和曹皇后相认,难免就会被问起将来的事情。若是让曹皇后知道,方孰玉全家会因此而死,她还能不能下定那个决心,以旧情相挟,令方孰玉成为齐王府詹事?

她十分了解前世的那个自己。

如今的曹皇后,因经历了坎坷波折,而逐渐心肠冷硬。但这不代表,她若是知道了后果,还能不顾一切地去扶齐王上位。

卫亦馨,不想让自己成为,令曹皇后退缩的那个人。

她所有的野心,都建立在齐王登基成为延平帝的基础上。如果曹皇后退缩,导致让太子登基,她的性命能否保得住都是个问题,更别提成为前无古人的女皇。

但眼下生出的这等变故,令她不得不借高人之名,来提醒曹皇后。

就算庆隆帝不在宫中,遣心腹出宫,将梅花银簪交到方孰玉的手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想掩人耳目,就要提前安排妥当。

洛阳城里,有多少双眼睛,都盯在曹皇后的身上。

她稍有异动,就会被注意上。

若曹皇后不早作准备,就算方孰玉回了京,她也安排不及。

卫亦馨成功让曹皇后相信了她的话,离开了皇宫。只留下内心纠葛的曹皇后,独自挣扎。

这一夜,对曹皇后来说,彻夜难眠。

她盼着卫亦馨的话不会变成现实,这样,她就不用面临两难的抉择。但她又盼着方孰玉回京的消息,因为他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就在她的痛苦中,日子平淡无波地过去了两日。

廊下,传来百灵鸟婉转动听的歌声,付贤妃带着女儿淳和公主在长乐宫里做客。

付贤妃,乃是庆隆帝还是做太子的时候,就一直伺候着他。膝下的淳和公主,也是在太子府时就已经生养下的女儿。

她是个聪明的女子,又是在潜邸时候的老人。除了曹皇后,整个后宫里就数她的资格最老。

尤其,她当得起一个“贤”字,不争不抢行事稳妥。史婕妤出事之后,她诞下的那名皇子,庆隆帝就放在她的膝下养着,让她老了也有一份依靠。

素日里,付贤妃就和曹皇后亲近,并且将这个分寸拿捏的极好。她愿意上门来,曹皇后也不会将人拒之门外。

毕竟,在宫里,多一个友善的人,总是好事。

只是在今日,曹皇后心头有事,便显得心不在焉。

“怎么没把小皇子带来?”曹皇后依靠在榻上,懒懒地问道。

付贤妃看出了她有心事,笑道:“小皇子刚刚吃了奶睡着,我见左右无事,便带淳和来您这里说说话。可是扰着娘娘休息?是臣妾考虑不周了。”

“无妨,且坐着吧。”曹皇后摆了摆手,道:“许是夜里着了凉,有些没精神罢了。”有付贤妃在这里,她还可以分分神,暂且不去想那件让她头痛之事。

“娘娘您可得仔细身子。莫看白日燥热,也入了秋,夜里寒凉。”

明明知道曹皇后只是托词,付贤妃却是极为认真地对待:“臣妾那里有个方子,正合适秋季降噪燥养生的,回头就给娘娘您送来。”

“有心了。”曹皇后笑道。

说罢,她转头看着淳和公主,问道:“淳和今儿多大了?瞧我这记性,真是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了。”

“皇后娘娘老了吗?”淳和公主吃惊地瞪大了黑白分明的眼睛,脆声道:“芙儿怎么觉着,娘娘瞧着就跟李娘娘一样呢?”

李娘娘,正是李家送进宫的那名女子。

她正是如花一样的年纪,身段娇软明眸善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若不是靖安公主恶了李家,她定然会被封为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