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第一节

小说: 书剑恩丑录后传 作者: capslock666 更新时间:2015-05-11 00:47:45 字数:5725 阅读进度:7/10

第十二章暴雨狂风揉破嫩草捣碎娇花(一)

刹那间,眼前那可怕的景像,令李沅芷完完全全地怔住了,不!应该说是惊呆了才对;她虽不是没见过男人的**,但却从也没有像现在那样,十几二十根粗细不同、颜色各异的**像阅兵似地排在面前,那么的接近、那么的诡异……,一时间,她只觉得一阵的眩昏,脑中空成一片,一切的感觉,突然变得遥远而模糊……。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惊魂甫定地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那可怕的场境一眼,双颊更是不争气地红了起来。众人见她时而羞惭、时而害怕、时而愤恨、时而又痛苦的表情,都大感得意,齐声大笑了起来……。

当然,手铳是用手打的,众人笑归笑,手下却并没因而慢下来。不到一会,一个家伙先忍不住了,手中的**一阵抖动下,灰白色的**大量的喷出,在李沅芷的俏脸和粉颈上,画出了一道又一道淫秽的痕迹……。

李沅芷只觉得一些又酸又臭的湿滑液体落在了自己的脸上,本能地张开眼睛,却见身前的其中一人手中**抖动,一股股的白浆不断喷出,向自己的脸上喷来……;虽然她在睁眼之前,心里己隐约料到那会是什么,但当残酷的现实摆在她面前时,她仍是难以接受这是真的──自己真的会受到那么可怕的、那么羞耻的对待──就算是常氏兄弟,也从未试过这么故意地、放肆地把**这样直接的喷在她的脸上,一时间,她又被惊呆了……。

那人可不知李沅芷的心里在想什么,见她虽睁开了眼睛,对自己的**却是不闪不避,一付坦然承受的样子,心情更是兴奋,手下急摇间,**喷洒得更猛更快……。他的耐力虽然不足,**存得却是不少,一次、又一次、再一次、又再一次……,只见**不断地洒下,直到喷射完毕时,李沅芷的秀发,俏脸,粉颈,胸口上都免不了被染污的命运,更有甚者,有一些还落入了她微张的小嘴之中……。

众人见李沅芷脸上洒满了**,那感觉、那情境,实在是说不出的剌激和淫秽,心头猛震间,己有数人支持不住了,手下情不自禁地猛然加速……,只弹指间,那几人的**便己先后喷出,在半空画出一道道淫秽的弧线,向李沅芷的俏脸上落去……。

这时,李沅芷己从失神中回复过来,失声地尖叫了起来,并且侧头急躲;然而那几个人**齐发,覆盖范围甚广,她虽极力躲避,却并没什么大用,尖叫和狂吼声中,一团团、一股股、一道道灰白的、乳白的、微黄的**纷纷落下,在她的俏脸上、胸脯上、秀发上留下了份量各异、形态不一,却又同样腥骚酸臭、猥琐淫秽异常的**污迹……。

那淫秽的情境,看在哈合台眼中,只觉的说不出地剌激,脑子里「轰」的一声,欲火顿时烧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温,不由自主地把李沅芷的腿再拉高一些,熊腰急振,猛然地加快了大**抽送的速度和力度……。

一会儿,余下的众人都纷纷把**喷洒在李沅芷的身上,然而,这时的她,却己再顾不上去理会这事了──因为在哈合台的强烈攻势下,下体的快感突然急升,像狂浪般卷了上来,冲得她神志大乱……。

「呃……!」一时间,她支持不了了,低声地哼了出来……。

*********

又一段难过的时间过去了,风,依然吹着,草,依然摇着,山上的火光,依然亮着,然而,李沅芷的身影,却依然没有出现。随着时间的过去,香香公主心里的希望火苗渐渐熄灭了,终于,她绝望了,看着那火光闪烁的山丘,忍着锥心的痛苦,她终于作出了生命中最难受、最不情愿的决定……。

拨转马头,大腿轻夹,香香公主离开了这令她心碎无已的地方,策马向河的那方走去……。

渡过大河时,香香公主不忘回首那个像巨兽般耸立在夜色中的、令她魂断心碎的山丘,看着山丘上仍然闪烁不定火光,心里祈求全能的真主,让李沅芷安然脱险,不要落到那一群坏蛋的手里……。

*********

像了过了一千年那么久,粗暴的侵犯终到了尾声,「嗬……嗬……!」的一声的狂叫下,哈合台猛地丢开了李沅芷的双腿,双手改抓住她的纤腰,**死死地顶住她的花心不放,刹那间,那浓稠如浆的**一波一波的、结结实实地喷打在她的花心上……。

刹那间,像是解脱、却更像是解决,李沅芷只觉整个人空空荡荡的,周遭的事物,也都生出了一种虚幻的、不真实的感觉,「呃……!」随着不由自主地吐出的一口长气,她像被抽去了骨头一般,整个地摊软了……。

良久,哈合台跪直身子,「波!」的一声脆响,拔出了嵌在李沅芷体内的,虽射了精,但雄风却只稍减的硕大**,喘着粗气,向软成一团的李沅芷道:「贱人,怎么样?我的男子气概还够不够?」

虽然听到了哈合台的话,但这时的李沅芷,早己身意俱疲,虽然有心,却是连说话的力量也鼓不起了,樱唇颤抖地张了几下,除了一个弱不可闻、似有似无的「你」字以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众人见到她不服轮的样子,不禁都笑了起来,一人道:「头儿的男子气概可厉害了!你没留意她刚才叫的多淫贱呐!」说着,学着李沅芷的声音叫道:「呃……啊……!……哎哟……!」叫到这里,还故意把尾音拖得老长……。

众人听到都笑,另一人笑骂道:「操你妈的!她哪有叫什么“哎哟……”!」

那人淫笑道:「她嘴里没有,心里叫了……!」

另一人笑骂道:「你又不是她肚里的虫,怎地就知道她的心里在叫了?」

那人邪笑道:「我虽然不是她肚里的,但马上就有东西弄进她肚子里去了,想来也差不多……!」说完,众人又是一阵轰笑。哈合台积蓄多日的欲火和**得以一下释放,心情极是畅快,也跟着众人大声地傻笑了起来……。

这时,李沅芷只觉满心委屈,众人话说的虽然剌耳,但自己刚才被哈合台操得生出快感却是事实,别人就是不知道,自己心里却是明白的很,那里还有什么可说的?只有软弱地把头侧在到一边,一面,心里不断地痛骂着为什么老天对自己如此不公、而自己又为什么如此不争气,一面,两行清泪却忍不住夺眶而出…

…。

哈合台见性格坚毅的李沅芷竟露出这般儿女之态,不禁有点得意,但猛想起她毕竟是朋友的妻子,又是因为信任自己才被偷袭成功的,一时间也不禁有点内疚,也没那么兴奋了,向围观的众人道:「戏也看完了,还在胡扯什么?还不赶紧做事去?」说完,随手拿起衣服,站起身来便穿。

照以往的惯例,掠来的女人向来是哈合台或顾友用完后便随便大伙用的,就算李沅芷身份特殊,也不应例外,因此众人满心希望哈合台完事之后,便轮到他们了,不料他却抱着不肯放手,个个大感失望,待要争辩,在他的积威之下却又不太敢,互望了一会后,始终没有一个人敢开口,最终唯有垂头丧气地拉上裤子,四处散开,一些人留下找人,一些人去抬伤者下山……。

哈合台吃过李沅芷的大亏,对她不无戒心,虽见她一付软弱无力的样子,却也不敢太轻忽,穿好衣服后,叫人拿了条绳子来,亲自把她抱起,小心的把她的双手拉到身后捆上,又拿了一件披风,随随便便地裹住她的身子。这时,李沅芷实在己没剩下多少力气了,又自知挣扎也没什么用,便放软了身子随他施为。

山头虽然不大,搜索起来却甚费时间,待得哈合台捆好李沅芷,众人只搜出五十余丈,除了被李沅芷杀死的同伙以外,再没有其他发现。得知结果后,哈合台不禁有点失望,留下了十人继续搜山,并千叮万嘱找人后必须立刻送下山、不可乱动,之后便扛着李沅芷下山去了。

*********

到得山下,顾友远远看见,快步地便迎了上去。

到得跟前,只是一眼而已,顾友便己呆住了:李沅芷被哈合台头后腿前地倒扛在肩上,裹在她身上的披风只包住她的上身和部份玉臀,下身却是一览无遗,只见一双白生生的大腿之间,一线秽迹自上而下,从那两片明显经过猛烈蹂躏的**起始,直没入她大腿和哈合台胸口的**处……,看到那两片又红又肿、还不时有精水涌出的娇艳**,顾友顿觉热血上涌,下身那东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弹起、并且硬得一发不可收拾……。

哈合台见到顾友呆呆的样子,不禁有点不快,抬手在他胸口上用力一捣,道:「去!有什么好看的?香香公主呢?你们有没有发现?」

顾友被哈合台一拳打醒,苦笑道:「老叔,怎么就看一下也不行?」说完道:「怎么只有一个,香香公主呢?」

哈合台一挥手,道:「别废话了!她躲得还真好,我们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喏,现在还在找,听声音是还没找到,你这里怎么样了,都摆平了吗?」

顾友闻言一呆,道:「这里都摆平了,这……山头才有多大,到现在都找不到,会不会她根本不在上面?」

哈合台道:「胡说,刚才在上面传来的叫声明明是她的,怎么可能不在,应该是躲得太好,一时间找不倒而己,哈!倒是让我借机爽了一回!」说着,就把刚才山上怎么奸淫李沅芷的情况说了出来。

顾友毕竟是有见识的,虽然被哈合台的描述说得血脉更加沸腾,同时也想到问题的所在,眉头一皱,向身后二人道:「去,去看一下,有没有不见了马?」

那两人看了看软软地搁在哈合台肩上的李沅芷一眼,依依不舍地去了。

哈合台不解道:「这时候找香香公主要紧,倒去看马干什么?」说完,若有所悟地看向顾友道,:「咦?你是不是怀疑香香公主已经偷跑了?」

顾友道:「对!我就是这么想的!」

哈合台摇头道:「不会吧,她明明在山上的,怎么会跑到山下来了?」

顾友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等他们回来不就都知道了?」

说着说着已进入了营区,哈合台走到营区中间的火堆旁坐下,随手把李沅芷放在脚边。这时,随着晨风一阵阵的吹过,那包裹着李沅芷美丽身体的披风也一下下地翻开,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一闪一闪地耀眼生辉,众人看着,眼中欲焰顿时大涨,脸上不禁流出迷醉的神色,当时便想上前,只是见哈合台整个发情的公牛一般,其他人又没有动作,才不敢第一个动手而己……。

才刚坐下,去看马那两人便跑回来了,告说果然不见了两匹马,哈合台大感诧异,道:「咦?莫不成香香公主真的跑了?」

顾友道:「老叔,这一点都不奇怪,您想想看,这李沅芷说您没有男子气概的那句话,根本就是故意剌激您的,这话谁能受得了啊!只要是男人,那情况下能不马上操她个狠的吗?再说在您在操她的时候,其他人忙着看戏,也没什么心情找人吧!这样,香香公主就是个跛子,也都下山来了!我们这里就那几个人,就连营地都几乎看不过来,她要是下得山的话,还不是随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哈合台默默听着,怎么都是自己中了李沅芷的计,被耍了,心里越气,顾友才刚说完,已忍不住了,猛转向软倒在身下的李沅芷,怒道:「你说!这不是这样?」

李沅芷勉强地挺了挺身子,语带嘲笑地道:「他说没错,你中计了,喀丽丝现在己经跑出好远了,你们再也找不到她了,哼!想不到多年没见,你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像头蛮牛一样!」

哈合台气极,抬手便要一掌往李沅芷天灵拍下,李沅芷要的就是这个,闭目受死,然而过了好一个,却没有什么动静,张目一看,却见哈合台的手已然放下,显然忍了下来。

哈合台狠狠地道:「不要紧,你也是霍青桐的好姐妹,抓住了你,也不愁她不来,……不过你既然让香香公主跑了,那本来要给她那一份,就一并给你了!」

说完,猛扣站起身来,随手把身上的衣物去掉。

哈合台裤子才一褪下,李沅芷再一次被眼前的景像吓到:从下面看上去,两颗鹅蛋大的以卵蛋沉沉地垂着,而那根粗硕的**更是硬磞磞、恶狠狠的,耸立如柱、直指天际,比之之前,看起来更是粗大可怕,一时间,不由自主倒抽了一口凉气,心里甚是怀疑刚才自己是怎么承受下来的?

看到着气势依旧、看起来似乎更形粗壮的巨物,她知道自己的苦难还只是个开头……。

不待李沅芷惊完,哈合台已把她翻了个身,并压了上去;哈合台身高八尺有余,手脚长大、腰粗膀宽,相比之下,李沅芷的身形便显得特别娇小,被他这么一压,几乎整个身子都被他覆盖住了,只露出那双白生生的美腿,显得那么疲弱、那么无助……。

当哈合台的硕大**再度君临李沅芷的玉洞口时,那逼人的力量压得她那已有些红肿的玉门隐隐发疼……。

为免他的粗鲁动作令自己的下体伤上加伤,李沅芷也顾不得羞耻了,暗地里挪了挪身子,好让他进入的时候容易点……;要知经过刚才那一役后,她玉洞里的嫩壁已有好些被磨破了,至今仍是剌痛阵阵,这时别说胡乱挣扎了,便是姿势稍有不对,对伤口的损害也不是一丁半点的。

当然她并不是怕痛,她只是怕伤口一但加剧,「反正最终都要被他污辱的,不如顺着他一点,少受点伤害,以后逃走或突袭他时机会还大些!」她暗地里对自己说着。

就是有了遗精的滋润、又有李沅芷的暗中配合,硕大**的进入仍然大是不易,又挤又推、进进出出好几次,才顶到了底。

看到哈合台一脸满足的样子,旁边众人都是心痒难熬,其中一人忍不住多口问道:「老大,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不像上一次的狂乱,这一次的进入,哈合台比较有时间去体会李沅芷的肉体带给他的快感,闻言又抽送了几下,得意地道:「他娘的爽,又窄又紧的,哈!

就这里己勒得那么紧,要是屁眼还不得被勒断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哈合台的话才传入耳里,就是坚强如李沅芷,也真真正正地被吓坏了;就是阴穴那么有弹性的地方,也几乎被哈合台那粗大的东西弄裂了,何况是又窄又小的菊门?那肯定是会被一分两半的,一时间浑身禁不住地剧烈颤抖了起来。

哈合台的**正深深地、严丝密缝地嵌在李沅芷的体内,即时感到了她的强烈反应,道:「怎么?你不是不怕我的吗?怎么一听到插屁眼就抖起来了?」说着,屁股死命地一抬一压,给了李沅芷一记狠的……。

这时,李沅芷心都乱了,还真怕他来真的,被这么狠狠的一插,也只是闷哼了一声,一时间倒不敢再剌激于他……。

哈合台见李沅芷被自己压得只是抖,而不敢回应,之前的窝囊气顿时一松而空,裂开大嘴,笑道:「哈哈!不要怕,只要你听话,我就不碰你的屁眼!」说着,对李沅芷发起了另一波强烈的功势……。

李沅芷听得他说暂时不碰自己的后庭,心下稍松,倒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放软了身子便随着他弄去了……。

难得李沅芷不挣不动,哈合台大是适意,一会儿隔山取火、一会儿老汉推车,将她翻来覆去、搓圆按扁,弄得她骨软筋麻、旁观的人上面双眼喷火、下面**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