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收遗产

小说: 世界上没有我们华国人一口吞不下的 作者: 无稽之谈 更新时间:2020-03-22 13:31:36 字数:4222 阅读进度:35/114

陈河在继续遮脸和坦然面对之间犹豫了一下。

事实上现在的情况根本容不得他犹豫。

莱因哈特抓住陈河的肩膀,用力之大让陈河感觉肩胛骨被一只铁钳禁锢住了。

下一秒, 他伸出另一只手, 抚上陈河的侧脸。

脸上一凉,陈河感觉到那只手在微微颤抖, 像是一片冬天的新雪融化在脸上。

他的心突然就软了,像是小时候哄莱因哈特那样转过头, 抓住他的手腕道:“好了, 你看我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要不再摸摸看?”

手心从光洁的脸颊上擦过, 熟悉的五官浮现在眼前, 一双黑色的眼睛温和地看着自己。

莱因哈特第一次看到陈河的整张脸, 他的呼吸一窒, 几乎要怀疑自己这是在梦里。

副官奇怪地看着少将的表现, 他看到少将总是浮着一层薄冰的眼睛里翻涌起灼热的温度, 用一种凶狠的眼神看着上帝压狗导游,像是想把他吞进肚子里。

他捅捅身边最近的人——

“喂,我们都看到上帝压狗导游的脸了,是不是要集体给他当小老婆?”

“话说上帝压狗导游看起来怎么有点面熟?是你们有古东方人血统的人都长得很像么?”

“……”

宋思明听不懂副官的话,于是副官用拇指和食指比划出一咪咪,又伸出两只大拇指凑一起拼命比划亲嘴的动作。

“小老婆。”

“小、老、婆!”

宋思明懂了。

他虽然没去现场, 可后来听陈导说过自己是怎么黑心烂肺地骗人家给自己当小老婆的。

“想让我掉马就必须撕面纱,撕了面纱就必须给我当小老婆, 当了小老婆就是我的人,还能翻上天去?”陈导自信满满地描述自己的计划,“这就叫在危险的边缘反复试探!完美!”

宋思明觉得他迟早要自作自受。

不过毕竟同是“吃出太阳系”的人, 基本的战友情还是有的。

宋思明瞥了眼副官,摇头:“你?不行。”

你这样的我都看不上。

他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找找,找出一副墨镜递给副官。

副官感觉手腕被碰了碰,他低头看着墨镜,沉默两秒,默默戴上。

宋思明也戴上墨镜,两个新鲜出炉的盲人肩并肩看自家上司的热闹。

就在这时,副官察觉右手边的气氛不对。

他扭过头去,见埃里克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充满担心地望着少将和上帝压狗导游。他眉头紧皱,鞋底一下下蹭着地板,差点把地板都蹭秃一层。

副官:“……”

副官叹口气,闭着眼睛摘下墨镜,在手上捣鼓了一阵,拆掉一只镜片递给埃里克。

“???”

把墨镜重新戴上,像猫头鹰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好心道:“分你一半。”

“——虽然我觉得上帝压狗导游看不上你这一款的小老婆。他连我都看不上!我有什么不好?年轻英俊还不秃!”

埃里克根本没听见他的话,他此刻心中想的全是——

莱因哈特少将看见了!他、看、见、了!

陈导暴露了!他、暴、露、了!

怎么办?!

如果说莱因哈特反应正常也就罢了,偏偏他看着陈导的眼神是那么炽热,手臂紧绷,神情肉眼可见的认真。

埃里克的心中不由冒出许多可怕的想象。

比如说陈导下一秒就告诉少将自己是来找他争遗产的;比如说陈导二话不说推出自带的金牌律师,想要分走少将的全部财产;又比如说少将怀疑陈导是什么势力派来的间谍,把他抓起来严刑拷打……

总之一切设想的结果都是——

自!相!残!杀!

兄!弟!阋!墙!

打!起!来!

“……”

不可以!

想到来这里之前星长对自己的千叮咛万嘱咐,想到他对自己寄予的厚望,埃里克吞了下口水,硬着头皮咬着牙向前迈出了一步。

这是历史性的一步。

因为他打断了陈河与莱因哈特的对视,也打断了陈河犹豫半天,几乎已经在心底琢磨好台词的坦白计划。

埃里克道:“少将!不要!”

他把还在愣神的陈河向后一拽,像是老母鸡护小鸡一样把他护在自己的胳膊后面,然后充满感情地对莱因哈特道:“有什么话好好说,阿米……阿米咳咳导游他是你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陈河眼睛一亮,新世界的大门在他眼前打开了。

他从埃里克的肩膀上冒出头,淡定道:“对,没错。”

说完还点点头。

岌岌可危的马甲,保住了!

这才叫在危险的边缘反复试探。

虽说在看到罗格派来的接待人员后陈河就感觉要糟,但没想到埃里克十分懂事的一路上都没有暴露出陈河之前给自己编的新身份,更没有想到这个身份在此刻发挥出了巨大作用,堪称是起死回生。

陈河想给埃里克点一个赞。

迎着周围各异的目光,他即兴给自己编织出一段荡气回肠的心路历程。

“你们也看到了,我和一个人长得……很像,其实我是他的私生子,从出生起就被孤零零地扔到老家。”

“遇见你们是场意外,我本想去距离前线最近的地方看看他生活过的地方,没想到在柯罗伊星遇上虫灾,更没想到银河舰队会来这里。”

“你们都是好人,我不想让你们有所误解,更怕会伤害到自己在意的人,所以遮住脸,隐瞒身份,在你们面前伪装自己……”

“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的无心之失。”

说着他忧郁地垂下眼睛,黑发柔软地搭在耳侧,让人看了想要摸一摸他的头,安慰他、抱紧他。

好一朵纯洁的小白花。

耳机里,绿晋江水友们紧急搜索着《琼瑶奶奶语录》,给陈导递小抄:

“陈导,视线再下垂十五度,盯着自己的脚尖。”

“眼圈能红起来那就最好了。什么?红不起来?用力眨眨!”

“如果下一句他们问你对银河军团有什么想法,你就说‘我不是来拆散这个银河军团的,我是来加入这个银河军团的’!”

“或者说‘把我当成小猫小狗’。”

不过这些台词最终没来得及说出口。

莱因哈特定定地注视了陈河一会儿,然后他当着众人的面,鼓了鼓掌。

“啪、啪、啪。”鼓掌声回荡在房间内。

陈河:“……”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回去的一路上气氛有些尴尬,莱因哈特和副官走在前面,陈河等人隔了四五米远跟在他们身后。

“少将……”副官小声问:“您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越来越看不懂少将和上帝压狗导游两人之间的剧情了。

凭副官在少将身边跟了四五年的经历,他可以确定,一开始少将绝对是动心了,他对上帝压狗导游是不同的,两人偶尔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间的默契让他看了都感觉羡慕。

可后来,明明是爱情偶像剧的情节,怎么就一路下滑,变成了家庭伦理剧呢?

副官打了个寒颤。

“嘘。”莱因哈特将食指点在嘴唇上,示意他听身后的交谈声。

几米外,埃里克压低声音,焦急地问陈河:“你到底怎么想的?不是请了华夏星最好的律师么?真不打算争遗产了?”

陈河:“嗯。”

他拉了宋思明一把,指了指:“你没看律师都改行开虫产品交易基地卖虫子了?”

宋经理听不懂,但微笑点头。

埃里克:“你别敷衍我。”

他狐疑道:“我觉得你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

“我是真心实意想帮你,你把计划告诉我,我才好想办法帮你和少将和好。”

“那你省省吧。”陈河诚恳道:“我自有打算,谁都别想让我改变想法。”

“什么打算?”

陈河突然又有了捉弄人的心思,他招招手示意埃里克附耳过来,在他耳边轻声道:“我想了想,和莱因哈特少将争遗产不容易,毕竟他家大业大,而且人手众多,我这里小猫小狗三两只根本打不过他。”

埃里克不断点头。

“所以我想了想,何不转变一下思路?反正我今年十八,比莱因哈特少将小十几岁,他又是在前线拼杀的大人物,风险大收益大。我什么也不用做,就在这里开虫产品合作社,慢慢熬,熬死了他以后我不光能继承陈上将的遗产,还能把莱因哈特少将的遗产一并接收了。”

埃里克:“……”

“你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陈河期待地看着他。

“我觉得、我觉得……”

埃里克受惊不浅,他看陈河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只披着小白兔外皮的霸王龙。

你可真是太行了!

人家私生子充其量不过想继承亲爹的遗产,你连养子的东西都算计上了!还让他在前线卖命,替你攒家底。

见他“我觉得”半天没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话,陈河叹了口气,替他说:“可惜这个计划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什么?”

“一旦莱因哈特少将结了婚,他的第一继承人就不是我了。”

“……”

“所以?”

“所以谢天谢地,他可千万不要结婚成家有孩子啊!”

埃里克:惯的你!

“这是不可能的!”他想用冷酷的语言打消陈河可怕的想法。

但陈河看起来浑然不在意。

这时,他们身前几步远的地方,副官突然露出惊悚的神情。

他看到少将笑了。

因为之前一路上板着脸眼神冰冷像座冰雕,笑起来的时候反而更让人害怕起来。

莱因哈特意味深长地问副官:“你知道钓鱼的时候,为什么有经验的垂钓者总要放一放鱼线才提竿吗?”

“为什么?”

“先让他浪一浪,等到自以为浪飞的时候再动手,就没有力气挣扎了。”

副官想象了一下躺在砧板上、露出白肚皮任人宰割的一条咸鱼,虽然不懂得少将为什么这么说,但还是昧着良心赞扬道:“少将说得对!”

莱因哈特对副官的彩虹屁充耳不闻,他的军靴一下下敲击在地板上,放慢步伐,等着陈河走到自己身边。

“我要的是万无一失,让他再也……再也不能逃脱。”

作者有话要说:陈导,一个永远奔走在作死之路上的风一样的男纸……

昨天是双更大家别漏看了呀。

感谢在2020-02-15 01:05:11~2020-02-16 00:27: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北冥有鱼我也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米米 50瓶;今天睡了吗 16瓶;氿茶只看小甜饼、莫忘灞桥柳 15瓶;rosielking 10瓶;7267、说好了不变、柯基and喵、无法加载404 5瓶;念卿呀、瑞瑞潘 2瓶;笙冉、一别经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