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社会

小说: 世界上没有我们华国人一口吞不下的 作者: 无稽之谈 更新时间:2020-03-22 13:31:46 字数:5228 阅读进度:42/114

凝固的气氛就这样被一只在保险柜里躺了八年的残疾光脑打破。

亲显然是亲不下去, 别的也难说。

陈河拍拍胸口。

惊讶么?有的。但与此同时心里又升起一股“果然如此”的感觉。

这该死的宿命感让陈河心底发凉, 淡定不下来。

他在华国各大旅游景区磨练了八年的口才头一次毫无用武之地, 抬头看了眼莱因哈特,发现他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陈河只好吞了吞口水, 努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不要太崩溃。

“这个……”他看向室内, 转移话题, 指桑骂槐道:“这打折货一定是从人工智障培训班光荣毕业的。”

莱因哈特同样不知道该说什么, 事实上这个时候陈河还愿意跟他说话已经足够出乎他意料的了。

于是少将愣了半秒, 干巴巴地接道:“对,而且还是优秀毕业生。”

两人:“……”

“我走了。”

陈河把莱因哈特的胳膊向外一推,他一低头,脚步匆匆地沿着星舰长长的走廊离开,有种落荒而逃的意思。

莱因哈特居然也没阻止。

他在原地站了有七八分钟,望着反射出银白色光芒的墙壁, 不知道在想什么。

……

副官卡着点赶在两小时后敲响了少将的门。

他敲了一次,没开,又敲了第二次。

门内一片安静。

不应该啊, 副官心想, 虽然他已经预估到少将勇猛无比体力惊人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刻意把时间延长了三倍,可毕竟是第一次,不会到现在还没结束。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副官想了想, 又看看周围,毕竟对少将的忠心不容置喙,于是一咬牙扔了形象, 踮着脚趴在舱门上,耳朵贴着门缝,硬是把自己变成了一张猥琐兮兮的门神画。

依旧什么也没听见。

副官心里一瞬间掠过许多猜测,包括但不限于两人抱在一起睡着了、两人被虫皇绑架了、两人在洗澡没听到,最可怕的一种是上帝压狗导游干掉了少将带着他的遗产孤身潜逃域外星系,最甜蜜的一种是两个人在床上深入交流后,灵肉合一发现对方才是自己的真爱,一起跑到星舰的顶上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就在他脸上忍不住露出老母亲般欣慰笑容的那一瞬,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谁!”

副官吓了一跳,原地蹦起三尺高,警惕地转身一个擒拿手。

“……”

莱因哈特少将站在他身后,脸上和往常一样冷冰冰看不出喜怒,他把副官的手抓住往旁边一扔,嫌弃道:“你在干什么?”

脸上的表情像是刚偷了糖吃,伤眼。

副官不以为意,相处多年,他早已学会像个老母亲一样将少将原谅。他轻咳一声,若无其事地从门上下来,替少将开了门:“请进。”

莱因哈特手里拿着个正方形的盒子。

副官瞧出这是存放贵重收藏品的能量屏蔽盒,多嘴了一句,“不是和上帝压狗导游在一起吗?怎么又去收藏室了?这是什么?”

盒盖被打开,露出里面闪烁着银色星光的矿石。

瑰丽的色彩倒映在灯光下,美得如同一场幻梦。

副官想了想:“这好像是去年某个星球的土着感激你替他们赶跑了虫族,送你的礼物?”

“嗯。”莱因哈特把盒子抛给副官,问:“那天让你找的冶炼铺子还开张么?”

“开。”

“很好,”莱因哈特道:“加点钱,让他们加班把我要做的东西打出来,图纸稍后发给你。”

“好的。”副官小心翼翼地把这块在中央星价值连城的矿石揣进怀里,恨不得给军装上把锁。

他抱紧这块通常被切割成心形镶嵌在首都星各大权贵的结婚、订婚戒指上,和卡里克矿石同为全宇宙最坚硬的物质之一,别名“恒星之钻”的珍贵矿石,抓心挠肺。

非常好奇。

莱因哈特见副官的目光时不时朝自己瞄一眼,大发慈悲道:“想问什么?问吧。”

副官诚恳道:“少将,说实话,你这几天是不是违反军规在柯罗伊星买了彩票?”

“……”

“而且中了一千万、不,一个亿??”

“…………”

“少将?”

“亲了,感觉不错”六个字被硬生生憋回肚子里,莱因哈特被迫收起想向全世界炫耀的心情,面无表情道:“没有。”

副官道:“唉……”

他看起来痛心疾首。

——那就是为了讨上帝压狗导游的喜欢,把压箱底的家当都交给他了?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上帝压狗导游可真是一个让我们少将迅速堕落,学首都星那群倒霉富二代一掷千金为蓝颜的蓝颜祸水!

——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少将叛逆伤透副官的心。

在看到莱因哈特发来的设计图纸前,副官都是这么想的。

直到他看见设计图纸里那条纤细、强韧、美丽的银色锁链。

就算再精致得像一件工艺品而且价值连城,也掩饰不了这条锁链的一端扣在环形的脚环上,另一端带着一枚精致的小锁,可以锁在少将床头这个事实。

副官:“……”

他满心负罪感,不知道自掏一年军饷让冶炼铺子把脚镣打得舒服一点能不能让上帝压狗导游原谅少将。

如果不能,至少让家庭暴力来得轻一些,别把少将打死,银河军团还需要他。

同为单身狗,副官没什么能劝少将的。他刚低头在光脑里搜索出一篇“如何化解恋人间的猜忌和占有欲”,准备声情并茂地朗诵给少将,莱因哈特瞥了眼标题,嗤笑:“如果这玩意儿有用我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副官一目十行地把鸡汤看了一遍,发现少将说得对,这种劝人用爱宽恕世界的文章确长篇大论,而且狗屁不通。于是他关了光脑。

光脑关闭时的“滴”一声提示音不知又戳到少将哪根神经,令他的表情更冷酷了一点。

莱因哈特深呼吸,处理好当下最重要的问题,他开始和副官吩咐第二件事。

“军部这次打定主意要对银河军团下手,三天后的结果不会乐观。”

“你和留在前线的几个师联系,让他们把留在驻地的重武器整理好,做好被军部调查……甚至换防的准备。”

副官的表情严肃起来,他连连点头,在心中列出一二三点,包括如何处理舆论,如何平息军团内可能产生的躁动情绪,有哪些东西可以让军部派来的调查员看到哪些不能……

包括银河军团可能的换防地点都被他有理有据地列出三四个,准备做进一步调查。

在这些事情上莱因哈特对副官一贯放心。两人坐在一起挨个理清思路,预备将更细节的内容放到明天的晨会上和其他军官讨论。

都是做惯的工作,但仔细推敲军部某些老狐狸的想法也的确浪费时间,等副官放下写得满满的笔记本,伸了个懒腰,舷窗外的天空已经黑得彻底。

万千繁星悬挂在黑丝绒般的天空中,一闪一闪,像是在传递只有它们自己才懂的情话。

“少将,那我先走了?”副官揉了揉肚子。

肚子已经饿扁了,发出“咕”一声。

少将有导游做的爱心晚餐,而副官就没有,只能回去喝冰冷的营养液。

非常现实,格外冷酷。

他羡慕地看了眼有爱情滋润的少将,伸手打开船舱的门。

这时——

“等等。”

副官回头,看到少将刷指纹打开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个旧光脑。他抠了光脑的太阳能电池板,往副官怀里一扔。

“这什么?”副官吓了一跳,

“你的同类。”

副官:“……”

他嫌弃地看了眼手里那丑不拉几的人工智能,心想别拉踩,不约。

——我是保媒拉纤学校的光荣毕业生,它算哪根葱?

“劳驾,出门的时候顺手帮我扔到星舰的垃圾处理箱里,记得扔不可回收垃圾那一格。”

“哦。”

一个合格的副官,帮少将扔个垃圾好像也是职责范围内的事。

副官把光脑顺手塞进口袋,没注意少将因为自己粗.暴的动作眉心跳了跳。

他道:“晚安,那块‘恒星之泪’我会让冶炼铺子的人尽快制作,争取后天完工,再让他们留上10克拉给你做婚戒。”

要不然以少将的军饷,怕是要攒十年才能买得起一枚放到首都星权贵圈子里不寒酸的婚戒,很惨。

莱因哈特:“婚戒的图纸我明早发给你。”

他说得云淡风轻,但副官凭借自己对少将的了解听出了他要加班加点,连夜画图纸的意思。

画不好不睡觉。

副官:“……”

他捏了捏口袋里的光脑,道:“其实也不用这么急。”

莱因哈特:“…………”

“急点也是对的,说不定明天就要用到,有备无患。”副官再改口。

少将的脸色由阴转晴。

他看到副官把口袋里的光脑捏来捏去,棕色的表带被捏出一道道皱纹,忍不住道:“算了,还是我自己扔吧。”

副官眼睁睁看着少将又从自己手里把光脑拿回来,一头问号,预备回去查查这种状况是不是到了更年期。

连扔垃圾都要抢,这种更年期症状看上去很不好治愈。

·

之后三天,相安无事。

陈河没再去给莱因哈特送饭,“吃出太阳系”的队友们也毫不在意。

因为量子传输通道已经搭建好,虫产品生产线也基本完工,他们忙得脚不沾地,又是加紧联系华国有关部门,又是计算两个世界间的正确汇率,还顺便催促罗格给虫产品交易基地一个星政府批准的外贸许可证,再按照帮扶新兴企业的原则,把虫产品合作社和虫产品交易基地前三年的应纳税额减半征收。

合法企业,合法纳税,华国人走到哪里都行得端坐得直。不光“吃出太阳系”八个人,就连地下室里的十几只非法劳工母虫都有柯罗伊星政府颁发的纳税证明,上面的小红章格外鲜艳。

直到运往华国的第一批虫产品通过验收,获得了有关部门颁发的“绿色健康食品”证书,甚至还将在两天后派遣一名卫生部门的负责人亲自来异界为虫产品合作社挂上“年度十佳养殖企业”的牌子,“吃出太阳系”终于在繁忙的工作中获得了喘息之机。

于是大家纷纷去菜地里照料刚搭起架子的黄瓜和长得很茁壮的小西红柿。

一天不种,食欲不振。种地是深藏在每个华国人骨子里的天性。

“你们就没什么要问我的?”陈河给小西红柿施了点植物专用速成营养液,看着一派平和的队友们,忍不住道。

宋思明:“有啊。”

林文清:“有啊。”

杜泽:“有啊。”

两名兵哥和博士生默默点头:“有啊。”

陈河被他们好奇的眼神填满了心中那一点不为人知的失落感,他轻咳一声:“是发生了很特殊的事情,但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要等我想清楚再说。”

说完他发现自己漏了一个人,于是转向厨房的方向,对刘宇博道:“老刘,你就没什么要问的?”

刘宇博:“我也有啊。”

他在厨房里生起灶火,一边淘米做饭一边顺口问前天晚上回来时嘴唇都被咬破的陈导:“红豆饭你是喜欢甜口的还是咸口的?”

陈河:“……”

福尔摩斯吧你们?眼光太犀利了!

他被队友们的平静感染到,决定去骚扰一下没那么犀利的罗格。

“星长,今天是第三天,你知道军部最终对莱因哈特少将的处罚内容么?”

“为什么这种事也要问我?”罗格把戴安娜搬到办公桌上接受阳光的灌溉,他胖脸一抽:“我不……”

“不,我好像还真的知道。”

想起少将早上特意发到自己邮箱里的军部密件,罗格面色很苦。

为什么你们冷战的时候要把我当传声筒?我只想好好养花不行么?

“军部考虑到种种原因,决定给与莱因哈特少将警告处分,并且提前调整银河军团的驻守地点。”

简称,换防。

“嗯,换到哪里?”

罗格低下头,光脑中的报告:“换到……半人马星系……”

“还好,不太远……”

陈河话没说完,罗格继续道:“半人马星系两光年外,刚被宇宙探索飞船探索到的域外星系。”

陈河:“……”

“换到那里养恐龙么?”

“没,”罗格在星网上查了一下:“据说那颗星球的生命发展得十分滞后,真要养的话,大概只能养草履虫。”

陈河:“…………”

犹豫了一下,陈河问罗格:“你说我如果给那颗星球递交移民申请的话,能不能通过?”

罗格看他的目光就像看傻子。

“从现代社会跑去当野人是不用交申请的,陈先生。”

作者有话要说:陈导:我对不起大家,为了我的宝宝,我可能要带你们去原始社会养草履虫。

吃出太阳系:没吃过草履虫,好吃么?

陈导:……

感谢在2020-02-21 02:40:51~2020-02-22 01:03: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提踢屉梯、北鹤鸣、君子婷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映花鸟一度秋 50瓶;巧克力奶油豆腐 30瓶;不负流年 10瓶;朵喵喵 5瓶;123444 4瓶;麻麻爱吃玉米、沦落雨、豆腐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