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刚易折

小说: 世界上没有我们华国人一口吞不下的 作者: 无稽之谈 更新时间:2020-03-22 13:31:51 字数:5026 阅读进度:46/114

指挥舱, 杰诺斯的身影被投影在控制台正中央。

他穿着中将制服, 肩膀上扛着两枚金星, 在莱因哈特走进门之前正把玩着手中一份委任状, 眼角眉梢的得意几乎要透过屏幕传递到几光年之外。

“日安, 莱因哈特。”杰诺斯打了个招呼。

莱因哈特微一点头。

进门的时候他偏着头,正好和陈河说完最后一句话, 依稀可以听见陈河道:“……就是这样, 了解了吗?”

“嗯。”

“去吧。”陈河拍拍莱因哈特的肩膀, 笑道。

杰诺斯根本不理会莱因哈特身后的陈河, 在他看来这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替身, 掀不起什么风浪。事实上莱因哈特连去前线都带着这个替身更让他从心底里感到鄙夷。

什么备受联邦民众看好的军部新星?不过是个感情压过理智的愣头青而已,能把虫族赶出1.8光年外只是因为运气好, 换做自己一样可以。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杰诺斯罕见地没有嘲讽莱因哈特在军舰上还纵容小情人撒娇, 他一抬头,掸了掸军衔上不存在的灰,挺直肩膀道:“莱因哈特·瑞文少将, 我此时与你通讯是为了传达军部刚刚下发的命令。”

莱因哈特:“嗯。”

“根据军部讨论, 在你被派往班符里克符迪沃伊星系之后, 边缘星系的驻防任务将由我来接手,请你尽快通知下属将一切防务移交给我。”

“嗯。”

“委任状在这里, 我也可以再穿给你一份电子版,确认了的话就赶快让你的人撤离,今天就走!”

“嗯。”

“那么你在边缘星系经营多年留下的一切我就不客气地接收了。”杰诺斯得意洋洋地将委任状卷起来,“当然就算你反对也没用。相信我莱因哈特, 作为首都星第一军校的优秀毕业生,我做的绝对比你好,你就等着我把虫族赶出边缘星系的好消息吧!顺便祝你在班符里克符迪沃伊星过得愉快,听说那里的特产是草履虫,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和草履虫一起在大海里游泳?或者养几只草履虫当宠物,这样你在没有仗打无所事事的时候还可以靠数草履虫这项有益身心的活动打发一下时间。”

“嗯。”

“嗯什么嗯,你是鹦鹉成精么?”

“啪嗒”一声,杰诺斯挂断了通讯。他自满且膨胀,觉得莱因哈特这个自以为是的年轻人终究在自己面前接受了现实的毒打,算是为他前几天嚣张的言行付出了一点小小的代价。

解职、换防、发配偏远……甚至可以说是蛮荒星系,这意味着军部已经对莱因哈特少将有了极大的不满,假如事情没有转机的话,为联邦拓荒、在偏远行星养一辈子草履虫将会是他的职业终点。

莱因哈特自己想必也明白这个道理,没看他现在连一句硬气点的话都说不出,面对自己只会嗯嗯嗯,全然没有了前几天嚣张的样子?

“呵,叫你太过嚣张……年轻人,不懂此一时彼一时的道理,迟早要吃亏。”杰诺斯解气地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在半空中一碰杯,算是庆祝。

殷红的酒液微微摇晃,在灯光下潋滟出优美的涟漪。

因为通讯挂的太快,所以心情愉悦的杰诺斯中将没来得及听见,在他讽刺莱因哈特“你是鹦鹉成精么”之后,间隔半秒,指挥舱内传来一声语调和先前一模一样的——“嗯”。

“好了他已经走了。”陈河把光脑的自动答录功能关掉,又删除了那一声讽刺满满的“嗯”。

“我就说听我的没错吧?”他朝莱因哈特扬眉一笑:“要我说你还是太嫩,碰见这个绣花枕头根本不用和他多嘴,他听不出来。”

“你以前就是这么做的?”莱因哈特不置可否。

“那当然,不光是他,凡是懒得接的通讯我统统都……”陈河说了一半住了嘴,他轻咳一声,掩饰一样在莱因哈特脸上掐了一把:“当然那都是对无关紧要的人,丁点大屁事也好意思拿来烦我。你的通讯我每个都是认真接听的。”

“真的?”

“当然,”陈河黑色的眼睛专注地凝视着莱因哈特,他的嗓音低沉下来,柔情道:“宝贝儿,你的每件事对我来说都是大事,怎么可能错过?”

莱因哈特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确认他有不少次和身处前线的陈河通话时,对面一直在嗯嗯嗯个没完。

“我期末考试年级第一。”

“嗯。”

“明天就是古代西方的情人节了。”

“嗯。”

“今天晚上有人向我表白。”

“嗯。”

“你在听么?”

“嗯。”

当时莱因哈特以为他太累,愧疚之余很快就挂断通话,现在……

莱因哈特突然问:“我记得和你说过好几次有个高年级生放学后把我堵在学校里和我告白,你还能记起他的长相么?”

陈河:“……”

“当然。”他不着痕迹地观察着莱因哈特的表情,挑不容易错的关键词道:“长得……挺漂亮,嗯,身材不错……”

“还有,个子挺高,长头发,性格开朗。”

想想能把莱因哈特这棵校草堵在学校里告白,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样子,起码五条里能踩中两条,其余的就说时间太久了记不清楚。

陈河对自己有信心,相信自己能糊弄过去,直到莱因哈特冰冷地勾了一下唇角,平静道:“他是男的。”

陈河:“……”

这是送命题啊。

莱因哈特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好吧,可能是时间太久了,记忆出了差错。”

陈河:“对。”

“那就晚上用行动来证明吧。”

陈河:“…………”

他忍不住扶了一下腰,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坑,还填了两锹土。

副官见两人通讯结束后半天不出来,在外面敲了敲门,

陈河端正起神色,道:“说正事,别以为被发配到偏远星就没事了,你要早做准备。”

副官插嘴道:“军部怎么想的,真派我们上将去荒星养草履虫?然后把杰诺斯中将派到前线去单挑虫族?”

“半人马星系已经十几年没遭遇过大规模虫族入侵了,现任杰诺斯中将是继承老杰诺斯的位置才当上军团长的,老杰诺斯去年年初因病去世,没有他的大腿可抱的话,杰诺斯知道半人马军团的门往哪边开么?”

“那应该还是知道的。”陈河道:“他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喜欢把玩具车堵军团门口喊‘我爸是上将’。”

副官:“上帝压狗导游,我就是夸张一下……等等你为什么对杰诺斯家的事情这么了解?”

陈河微笑,“你说呢?”

副官:“……”

震惊.jpg。

……好吧其实也不是那么震惊,他心底早就有猜测了,只不过面前这两位不挑明所以一直在装傻。

“咳。”副官敬畏看了一眼自己读军校时的偶像陈上将,然后用崇拜的语气对莱因哈特道:“少将,您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杰诺斯之流给您提鞋都不配!”

陈河:“……我怎么觉得你在内涵我?”

副官:“没有没有,回到正题,军部派杰诺斯中将驻守前线究竟有什么阴谋?”

陈河敲敲桌面:“别的不说,除了杰诺斯以外,他们还能从哪儿找出这么一个靠山垮台自己还是个24k纯傻的高级军官来?”

莱因哈特:“没有。”

“所以这草包是自己送上门让人坑的。老杰诺斯要是泉下有灵,知道自己才死半年傻儿子就被别人论斤卖了,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骨灰盒里跳出来连开10枪。”

副官:“联邦军事委员会有九名委员我是知道的,最后一枪……”

陈河面无表情:“留给小杰诺斯,省得人都死了还要诈尸第二次,诈尸不累的么?”

副官伸出大拇指。

不愧是军部大佬,硬核。

“春夏两季是虫族繁衍旺盛的时候,照杰诺斯这个自信程度,离半人马军团溃败不远了。到时候虫族一旦突破防线,大概率会往柯罗伊星等几个边缘星肆虐,距离最近的几个军团是救还是不救?”

副官若有所思:“上将,您是说……”

“叫我陈导。”陈河纠正道,趁机彻底丢掉“上帝压狗导游”这个羞耻的名字。

他道:“我什么也没说。目前一切还没发生,倒也没必要把事情想得这么坏,先把准备做足就够了。”

“比如说……”

“开荒、种地!”

一直到下了飞船,听从陈导“军屯”的建议,扛着锄头开荒准备种土豆的时候,副官也没想明白一个问题——

“少将虽然和军部某些派系不亲近,但也从来没招惹过他们,而且一直留在前线、几年才回去一次,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和少将过不去?”

陈河对此同样有点疑惑,但不同的是他想到自己脑海中的一样东西,犹豫道:“麻烦了……该不会他们以为在莱因哈特手里?”

他想了想,以防万一,给远在柯罗伊星的宋思明发了条消息。

“老宋,帮我个忙……”

·

与此同时,军部会议大厅。

以银灰色为主的建筑明亮、简洁、却又透着一股不近人情的冰冷。

关于杰诺斯中将和莱因哈特少将的处置这周内已经举行了多场会议,由于有老杰诺斯和已经殉职的陈上将旧部的参与,众口纷纭、争执不下,吵了许多天,终于得出了能让各方都勉强妥协的结果。

会议室内安静下来。

为首的高背靠椅上,一名穿着铁灰色制服,肩膀上佩戴联邦现存唯一一枚五星上将军衔的老人还坐在那里。他的头发已经花白,在灯光下反射出无机质的光芒。

身后,佩戴中校军衔的金发青年恭敬地俯身,道:“上将。”

老人仿若从梦中惊醒,睁开下垂的眼皮,露出一双精芒内敛、苍鹰般犀利的灰色眼睛。

他问自己的护卫长:“会议结束了吗?”

“是。”

“吵出个结果了?”

“没错,但科尔森中将似乎有所不满,临走的时候拍了桌子。”

“科尔森啊……”老人拒绝搀扶,站起身道:“我记得他以前在银河军团服役过,当然,是十几年前的银河军团。也幸亏他离开得早,否则现在也做不到副军团长的位置。就是这脾气得改改。”

中校想起被边缘星错误引爆行星歼灭炮而导致几乎全军覆没的银河军团高层,深感同意地点了点头。

老人笑了一下,他的面容看上去刚硬,甚至有些严厉,唇边肌肉受到牵引、微笑起来的时候却又显出几分慈祥。

他挺直脊背,问:“西蒙,你知道陈河么?”

“陈河上将,”西蒙中校恭顺地走在老人侧后方半步处,脚步放得很慢,在会议室中踏出回响。

他道:“陈上将曾经在首都星第一军校做过演讲,他说军人的天职就是胜利,赢得胜利、赢得每一场战争的胜利,永远忠诚、永不后退。”

“当时我和听过演讲的其他同学都很仰慕他。不怕您笑话,毕业后我曾经想要投身银河军团,不过最后因为某些原因放弃了。”

老人又笑了笑,没问西蒙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放弃。因为卫队的所有人入职前都已经详细调查过个人信息。

“永不后退、永远忠诚……”他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摇头道:“没有人能永远胜利。”

“您说的没错。”西蒙附和道。

“过刚易折,”老人没管他理不理解,只是自顾自道:“一个是这样,两个还是这样……”

即将走出会议室的时候,他像是突然想起来,问卫队长:“银河军团目前驻守的地方……叫什么来着?”

“班符里克符迪沃伊星系。”

上将:“听说那里除了单细胞生物外什么都没有。”

中校:“……”

上将:“既然如此,银河军团最近没什么军事任务……通知后勤部门,这三个月的补给先不急着运过去。等到了年底的时候再一次性派运输舰。”

“是。”中校答应了一声,在光脑上做了备注,然后将老人送到一辆军车的后座,自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他低下头,看似在联系后勤部门,实则打开了收件箱,键入一条新信息。

点击“发送”后,消息通过军用途径飞快传往几个星系外,某台未知的光脑内。

中校随即删除了这个名称空白的联系人名下所有消息。

他删得够快,没留下什么,只能看见“已发送消息”的上一条回复是一个——

“。”

作者有话要说:莱因哈特:有个高年级生放学后把我堵在学校里和我告白!

陈河:男孩子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啊!

莱因哈特:……

感谢在2020-02-25 02:30:20~2020-02-26 03:07: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余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i 198瓶;时风 30瓶;苹果、地狱妖火 20瓶;吃糖吃肉不要刀 17瓶;好穷啊 15瓶;铃铃落落、树菇 2瓶;豆腐乳、八重阙、风洛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