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比成风

小说: 世界上没有我们华国人一口吞不下的 作者: 无稽之谈 更新时间:2020-03-22 13:31:52 字数:4627 阅读进度:47/114

“什么?补给要延迟?”

副官把光脑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他穿着一身大汗衫、洞洞鞋、短裤, 手里扛着个锄头, 不仔细看的话就像是个积年老农民。

“行了, 延迟就延迟吧,舰队自带的营养剂反正还剩下点,支撑两个月不成问题。”

“不说了,我这里正忙着, 回见。”

说完他“啪”一声挂断通讯,冷漠地看着面前这片自留地。

距离莱因哈特接到军部命令已经大半个月,除了从柯罗伊星出发的银河舰队之外, 其余几个师也在杰诺斯率半人马军团赶到的当日从前线撤离, 于十天前来到几光年外的班符里克符迪沃伊星。

刚一来他们就震惊了, 倒不是因为这个星球多么荒芜, 毕竟收到调令后早就有心理准备。

而是……

银河舰队临时搭建的军营旁边, 原本应该是一片森林的地方被先到的银河舰队放了把火,将几十公里范围内的参天巨木和藤蔓焚烧一空。

军营四周提前挖好了防火隔离带,使火势没有蔓延到星球的其他地方,只保证了军队驻地必要的视野和作战半径。

如果是平时,这样的布置已经足够了,剩余的时间应该用来安排巡逻和训练,但这次少将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军团第二师的师长何安格找到副官的时候,他正和警卫团的士兵一起扛着锄头翻地, 把之前烧好的草木灰深埋到土壤里面肥田。

何师长看着这个大汗衫、洞洞鞋、头发打湿了随手往脑后一捋的资深农民,几乎不敢认他就是自己那个非名牌秋裤不穿,连打仗间隙都要抽空用粒子.枪.枪管给自己烫个时髦卷发的臭美同僚。

他问:“阿兰, 你这是怎么了?”

话太多被少将处罚了么?太惨了吧!

“记住我教你们的发力姿势,腿绷直,腰部发力,胳膊抬起,以第四节腰椎为轴心向下用力挥动锄头,将地表20公分以内的土壤翻起,使其表面形成含有很多气隙的保水层……”副官正苦心孤诣地向警卫团传授自己悉心研究出的种地秘籍,他看到何安格,顿时大喜过望。

“安格,你们来了?”

“嗯。”

“你们终于来了!”副官眼神在阳光下亮闪闪的,似乎含了泪水。

“对。”何师长大受感动,他上前几步,想要拍拍副官的肩膀,纪念这份真挚的战友情。

手刚抬起来,还没落到副官肩上,下一秒,胳膊一重。

一把崭新的锄头被塞到何师长掌心。

副官感动道:“我正愁剩下的几千亩地没人种,你们真是雪中送炭!”

“来,也不用等少将下令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现在就跟我一起开荒吧,姿势用教么?”

何师长:“……”

去你的战友情!

干!

他一挥手,把师团上千名闲着的战士集体叫过来。

“种!都给我种!一定要种的比警卫团好!不好下个月训练加倍!”

“遵命!”

一群英勇的银河军团战士,如同一群嗷嗷叫的狼,凶猛地杀入自留地,挥动锄头、播洒汗水。

一干就是十来天。

春风吹过班符里克符迪沃伊星,吹过耳朵夹着光脑接听的副官,也吹过他面前曾经荒芜现在却变得肥沃许多的土地。

副官看着地里一片片青绿色的幼苗,冷笑一声。

“阿兰。”何师长拎起脖子上的汗巾擦了擦汗,问副官:“军部刚才联系咱们了,什么事?”

“我们的补给被扣了。”

要搁平时依何安格这个暴脾气肯定早就炸了,不但问候后勤部门的全家说不定还要把枪掏出来拍桌子。但也许是劳动比较陶冶人的情操吧,听到这个消息,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脚下的土地,道:“哦。”

“哦就完了,你就没点儿什么别的看法?”副官故意激他。

“看法还是有的,”何师长蹲下身,用手指比了一下田地里绿茬茬的小苗,提醒道:“你的西红柿苗好像没我的高。”

“……”

“土豆苗也一样,还有黄瓜苗。”

“啧啧。明明都是一批育出来的苗,怎么种到地里差别就这么大呢?”何安格得意地打量了一下副官:“等到收获期的时候警卫团的亩产量该不会比我们第一师少个三四百斤吧。”

“七八百斤也不是没可能。”

“你做梦!”

副官拿温度计量了一下土壤温度,又用湿度计测了一下含水量,对卫兵道:“水少了1%,拿水桶来!

何安格高深地看了一眼副官,摇头走了。

都是一个军团出来的,怎么智商差别这么大呢?明明有专家在身边不去问,偏要在网上下载什么农业小课堂。

那上面都是教农业星球的管理者怎么购买大型机械、设定各项参数然后机器化作业的,根本派不上用场。

何师长假装自己不是被农业小课堂劝退然后才跑去找少将作弊的,他给黄瓜苗除了除草,又疏通了一下西红柿苗中间的排水沟,之后跑去驻地,找机会跟在陈导身边听他给少将讲种植小麦的三种方法和小麦出苗、分蘖期的管理要点。

像小麦这种对银河军团比较重要的粮食作物,目前是由“吃出太阳系”五人划分各自负责的区域,然后带领银河军团的全体士兵一起在开辟出的大片荒地上栽种的,长势很好。

带来的后果是整个军团从上到下都沉迷种地不可自拔,每天都起码有上百号人假装无意从田垄上路过,然后观察自己里小麦的出芽率是多少,是不是比别人高。

发芽率高的还好,恨不得昭告天下扬眉吐气,至于稍微低一点点的就牟足了劲想要超越。为了纠正这种坏风气,陈河带着少将冷着脸站在田埂上,一晚上抓了三波半夜扛着公家的肥料,偷偷给自己那块地施肥的惯犯。

直到肥料把苗烧死了一小半,偷肥犯们这才遗憾地放弃,改为在边边角角种菜,但攀比的风气不但没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陈河在田垄边散个步,就听到——

“看见了吗?我们团的西红柿苗已经长到20厘米高了!到了今天晚上,它说不定比你的jj还要长!”

“放屁!光长得高有什么用?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看我们的黄瓜苗长得多壮,以后结的黄瓜肯定又粗又长!”

“连架子都没搭的黄瓜秧子,吹什么吹?往这边看!我们团的小麦亩产三千二!”

“那算什么?昨天陈导在我们团的承包地上撒了泡尿!有他保佑,我们的小麦亩产肯定一路破八千!”

“……”互怼双方的其中一方收了声,用没拿锄头的那只手挠挠下巴,沉思道:“听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有可能。”

陈导:“……”

谢谢,过誉了,我没有,我不是金坷垃成精。

你们这个新银河军团的风气实在是太浮夸了!

事实上种地这件事能在银河军团内部流行起来出乎了所有异界人的意料,但是对绿晋江水友们来说只是正常操作。

华国人走到哪儿种到哪儿,有什么问题?

没有!

不种我们吃什么?!

水友们瞬间忘记了主播谈恋爱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甚至有些放狠话要江湖不见的水友都暗搓搓开小号跑了回来。

在宋思明跨越两个星系的建议下陈河让水友们选择心仪的土地承包,从此以后直播间从早到晚都能看到——

“第八团冲鸭!”

“小四加油!”

“六号地那个小哥你锄地的姿势不对,腰和腿要呈一百三十五度角,不然不好发力。”

“大家晚上好……等等那个黑衣男子你要干什么?放下你手中的肥料袋你这样会把苗浇死的啊啊啊我要报警了!”

“种土豆居然不切块催芽,这一届的人民子弟兵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总而言之,陈河收获了流水般的打赏,水友们收获了不用动手动动嘴就能成为网络农民的快乐,而银河军团的士兵们,收获了来自异界的关注和有限的技术指导。

也算是各有所得。

·

这种平淡而有意义的种田生活持续了五个多月,地里的小麦已经成熟,结出了黄澄澄的穗子,微风下稻穗被吹得哗啦啦作响,充满秋收的喜悦。

副官哼哧哼哧挖着土豆,嫉妒地看了一眼何安格师长的自留地,他道:“大家用的都是一样的种子,凭什么你的土豆长得比我好?”

何师长矜持一笑,委婉道:“可能是我有古代东方人的血统吧。”

“听陈导说,他所出身的华夏星都是古东方血统,那里的人各个会种地,种地是所有华夏人的种族天赋!”

看副官不信,他还打开光脑给他看了自己的私藏——

屋顶种菜、阳台种菜、塑料瓶种菜、地砖缝种菜、水上种菜、沙漠种菜、太空种菜……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华国人做不到。

这些图片来自陈导的手机,都是热情的绿晋江水友发给他的,让他用来鼓励异界人,不要陶醉于眼前的一点点成功,在荒星上种个菜不算什么,等他们能在太空里种西瓜的时候再骄傲自满。

不知道其他异界人怎么想,反正副官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怕是这辈子都没有骄傲自满的机会了。

他:“……”

“好吧,无论如何种地这项活动还是有意义的。”副官扛着锄头:“军部说好的补给这个月又没送来,那群混蛋肯定以为我们现在断粮缺水,连吃都吃不饱,只能靠草履虫塞牙缝!”

“而事实上我们不光有面包和馒头吃,假如愿意的话,还能炒个地三鲜!”何安格看着刚从地里挖出来的一筐筐土豆,心中充满成就感,更多的还是摆了军部一道的解气。

“记得再催催后勤处,表现得可怜一点,就说银河军团已经断粮两个月,全靠啃树皮和树叶支撑,补给再不来就要全体饿死了!”

“还用你说?”

副官拿起光脑,发挥鹦鹉精的天赋洋洋洒洒就是上万字的卖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银河军团是地里的小黄花。

就在这时,光脑“滴”一声,显示收到一条新信息。

“又是军部……咦?”

他脸上的神色严肃起来,把锄头一扔,“通知少将,立刻!”

“怎么了?”

“杰诺斯那个蠢货!虫族女皇亲自率兵攻打边缘星系,还没到前线,他听到消息直接扔下整个半人马军团逃跑了!”

莱因哈特得到消息比副官还要早一步,他低头看着光脑里来自发件人“。”的消息。

“虫族已经把边缘星系的前两道防线撕碎了,很快就能一路占领周围两个星系。这个消息军部高层已经得知,暂时还瞒着民众。”

“要走么?”陈河从他旁边的床上坐起来,抓了抓头发。

他神态有些懒洋洋的,肩膀上露出一抹吻痕,仔细看脚腕上还拴着细细的银色链子,一动就叮叮当当。

莱因哈特点了点头,歉疚道:“我……”

陈河止住他的话:“这里有我在,你放心去吧。”

莱因哈特突然就懂了八年前陈河每次离开时的感受。

他保证道:“不会很久,我会平安回来的。”

“行啊,”陈河伸手碰了碰脚上的链子,没费多大力气就轻易地把锁打开,他将星光般的银链拿在手里,晃了晃,对莱因哈特笑道:“回来以后就换你戴了。”

莱因哈特:“……”

不知怎么的,他背后一凉,心中升起一股……挖坑将自己埋了的淡淡危机感。

作者有话要说:接昨天:

莱因哈特:那个高年级生放学后又把我堵在学校里和我告白了。

陈河(撸袖子):小小年纪怎么这么能这样?把他名字学号家庭住址告诉我,我去找他家长单挑!

莱因哈特:不用,他已经被我打出心理阴影了。

陈河:……感谢在2020-02-26 03:07:31~2020-02-27 02:36: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猫犰 20瓶;未暝 3瓶;白玉玲珑卷、豆腐乳、HP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