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拿来

小说: 世界上没有我们华国人一口吞不下的 作者: 无稽之谈 更新时间:2020-03-22 13:32:02 字数:6706 阅读进度:57/114

陈河这才回过头。

只有两个人在的时候他还是用联邦通用语和莱因哈特说话。

陈河道:“他给你什么东西?让我看看。”

说话时陈河那双黑色的眼睛里带着笑,让莱因哈特想起了他坑人时的样子。

坑罗格, 坑阿诺德上将, 以及……坑自己。

他很喜欢陈河这幅生动鲜活的样子, 于是从袖口抽出那张小卡片,递到他手里。

陈河低下头读了一下卡片上的内容, 面色有些古怪。

“星座情感研究协会,高级占星师, 古德金。

电话:183XXXXXXXX

工作邮箱:

微博账号:神秘大占星师古德金

工作室地址:北京市西城区XX路XX大厦14层”

翻到背面去,上面印着“星座情感研究协会”的业务范围——

测算本周运程、出售十二星座幸运石、化解水逆、星座排盘,还提供1V1高级订制业务。

名片最下方有一句广告词:

“来自阿米利坚的神奇幸运占星术, 助你帅过郭X城,美过范X冰, 富过王X聪!恋爱顺利、学业有成、工作高升,走上人生巅峰!”

陈河:“……”

他沉默了一会儿, 把这张像是酒店小广告的名片一撕两半,扔进了街边的可回收垃圾桶里。

过了好一会儿,一道带着口罩的身影从街尽头的地铁站里走出来,他谨慎的看看周围,然后将手伸到垃圾箱, 摸了摸,掏出自己的名片收好。

坐在地铁口嗑瓜子的红袖标大妈一直用余光盯着这个鬼鬼祟祟的男人, 等他一进地铁站,立刻灵活地从小马扎上站起来,抖了抖瓜子壳收好, 拨通了社区民警的电话——

“喂,110吗?我承包的这片地方有情况……”

另一边,陈河和莱因哈特走进长江旅行社所在的办公大楼。从窗户里看到刚刚塞小卡片给莱因哈特的男人消失不见,陈河转过头,对莱因哈特感叹了一声:“现在各行各业都不容易啊。”

连做个地下情报工作者都要紧跟时代潮流。

……

长江旅行社内部变化不大,为了掩护陈河他们的身份,这里还是照常办公,不同的是留在办公室内的同事都是和国家签订过保密协议的,接待的游客也变得少而精,算是走上了高精尖路线。

总经理办公室内已经没有了吴德的身影,同事们午休时间摸鱼也不用再像做贼一样小心翼翼。

他们“咔嚓咔擦”吃着薯片,聚在一起看绿晋江的直播,不知是谁第一个看见陈河,惊喜道:“陈哥!”

陈河随后享受了明星一样的待遇。

他手里拿着薯片酸奶,坐在自己原来的工位上,听同事们说:

“直播我们都看了!超帅!”

“陈哥你真的被国家特殊部门收编了吗?”

“去异界的标准是什么?金牌导游?那我们有没有机会?”

“下一批虫产品什么时候到货?我都排了三个月了还没排到!”

“虫族女皇真的比X冰冰还漂亮么?有没有合照?”

“谢谢,下个月,漂亮,没合照。”陈河捡着能回答的回答了,其余的就说无可奉告,同事们也不生气。

他们叹气:“怎么就不留几张合照呢?毕竟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把照片放在为咱们旅行社的官网上也能骗点点击量啊。”

陈河心想你们家里要是也放着一只醋坛就不会这么说了。

这么想他心中油然而生一股已婚人士对于单身狗的俯视,伸手招呼莱因哈特过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个人。”

一回头陈河发现莱因哈特不在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他正要离开去找,冷不防耳边传来一道又尖又利的声音。

“黑心企业逼死人啦!拖欠工资还随便开除员工,长江旅行社你们欺负好人!不得好死!”

陈河:“…………”

他一脸难以描述,回头发现同事们也是一样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陈河刚出口,同事们已经迫不及待地和他诉苦。

“陈导你不知道,外面这个是吴德的老婆,叫桑莲馨。”

“不过一般我们都管她叫丧良心。”

“吴德不是被开除了吗?经历了之前那些他还敢出来闹?”

“唉,说来话长……”

陈河拆了袋薯片,伴着丧良心女士的哭嚎,饶有兴味道:“没事我有的是时间,你们慢慢说。”

他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和以前那个勤奋工作的老实人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不过员工们稍后想了想又觉得没什么不对,于是继续道:“这还要从吴德几个月前被开除说起。”

吴德被解聘后自己知道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回家后屁都不敢放一个,不管别人怎么问都说自己是不想继续干才从长江旅行社辞职的。

不过他业内风评不好,再加上宋上将也在其中干预了一下,因此辞职一个月后吴德都没有找到满意的新工作,眼看再这么下去就要去饭店洗碗或者去景区门口摆摊卖纪念品了。

吴德自己还算认命,想着之前也捞够了,不如休息一段时间避避风头,可惜他家里的老婆不乐意。

“你是不是傻?他们非要等你辞职之后才搞什么高端VIP私人订制团。还跑去异界开起了虫产品交易中心,我朋友圈里的小姐妹都在托我买什么美容养颜虫肉套餐,一份1888还买不到,这是多大的生意?”

“我都没好意思告诉他们你已经从长江旅行社辞职了。老吴,这不是我们的错,是你们那间旅行社做得太不地道了!生意不怎么样的时候让你当总经理累死累活,一有赚钱的机会就把我们踢到一边,这怎么行?我们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你说怎么办?”

“……拉横幅、堵门、跳楼、去你们董事长办公室门口静坐!总之必须把该我们拿的还给我们!”

吴德本来是有点心动的,旅行社办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有名,自己这个总经理却被踢到一边,一分钱好处都没占到,这种事落到谁身上都不可能甘心,不过听见“董事长”三个字吴德清醒了,他想起那天抵在自己背后的枪口,腿一软。

“去去去,”吴德坐在沙发上,一脸晦气地挥手:“女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钱是那么好赚的吗?我离职证明都签了。要我说咱们还是消停几天。”

他话音未落,耳边炸开一声惊天巨响,桑莲馨往客厅地面上一坐,扯着嗓子哭嚎道:“吴德你这个王八蛋!我倒了八辈子大霉才嫁给你这个没骨气的软蛋!人家都让老婆吃香的喝辣的,我呢?我自从嫁给你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现在你还敢骂我!”

吴经理虽然心眼多,但战斗力连老婆的一片裙角都比不上,桑莲馨发挥在菜市场和三姑六婆抢菜的功力,顺利地将他挠的满脸开花。

“停停停!”最后吴德不得不用沙发上的靠枕蒙住脸,他唾了一声,道:“那你去吧,你自己去,别说是我指使的就行!”

“我去就我去!呸!”桑莲馨最后给了吴德一巴掌,趾高气扬地走了。

“从那天起这大姐就像是在咱们旅行社楼下扎了根,打卡一样一周两趟来讨债,装备还挺齐全。”同事小刘把窗帘拉开一点点,让陈河往下看。

果不其然,横幅、大喇叭、花圈,讨债装备一个不少。

陈河:“……”

“没报警?”

“报了,可人家打游击战,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警察也不能总守咱们门口。最近两个月咱们旅行社的生意都受到了影响,大伙说要不给点钱算了,总这么闹也不是个事儿。”

小刘说完,看了眼陈河的表情,被他吓了一跳。

“陈哥你怎么了?虽说这桑莲馨烦人吧但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应付得了,你别太发愁。”

“我没发愁。”

小刘心想没发愁怎么一副牙疼的样子,而且看上去腮帮子都疼抽了。

“我真没为底下这个女人发愁。”陈河可信度不怎么高地解释了一句。

他愁的是站在桑莲馨旁边的莱因哈特。

莱因哈特穿着陈河的连帽衫,用帽子遮住一头过于显眼的金发,正站在桑莲馨身边津津有味地听着,隔这么老远陈河用余光大概一扫,都能看出他很感兴趣的样子。

桑莲馨:“王八蛋旅行社,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抛下老吴和我们母子俩,欠了他几个月工资,翻脸不认人!你让我们一家人怎么活?!”

“今天你们要是不把话说明白,我就拿裤腰带在你们公司门口吊死!爬楼顶摔死!放把火和你们这群王八蛋一起烧死!同归于尽!我不活了!”

“王八蛋旅行社,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你们这群不要脸没卵.蛋的龟孙子、王八羔子、瘪犊子、还我血汗钱!”

陈河:“…………”

他一撂窗帘,在同事们惊讶的目光中急匆匆走下楼。

同事们趴在窗口偷偷看,只见陈导很快走到楼底下,从桑莲馨身后看热闹的人群中抓出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年来。

他脸被遮着看不清,但气质非凡,站在一群大爷大妈之中就如同鹤立鸡群。

陈河攥着莱因哈特的胳膊,没好气问:“好看么?”

莱因哈特点头。

“有多好看?”

莱因哈特顿了顿,压低了声音,轻轻地在他耳边道:“王八蛋陈河,你抛下我们母子俩,欠了八年的抚养费!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温热的气息拂过耳朵,那柔柔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似乎撩拨到心里去。

陈河:“!!!”

“停!!!”他深呼吸。

这谁受得住?

莱因哈特于是笑了一下,问陈河:“好听么?”

陈河:“……”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下次再说给你听。”

陈河背后一毛,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觉得莱因哈特在威胁自己,虽然没证据。

“等等,”陈河牵着莱因哈特的手楼上走,他转移话题:“我什么时候抛弃你们母子俩了?子是谁?”

说着他看了眼莱因哈特的肚子。

莱因哈特见状嘟囔了一句:“真要生也不是我生。”

“你说什么?”

“没什么,”莱因哈特道:“子不就是银河军团吗?它可是你和我的心血!”

说着他又道:“你抛下我们母子俩,一走就是七八年,你让我们孤儿寡母怎么活?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陈河:“…………”

他恨不得堵住莱因哈特的嘴,让他别再学吴德家那只母老虎了。

于是,说做就做,陈河俯下身,用自己的唇堵住了莱因哈特没说出口的话。

他含糊到:“我还你还不行?你还想要多少?”

长达一分钟,一吻结束,莱因哈特用拇指抹掉唇边一抹湿润,殷红的唇角向上翘起,道:“不够。”

“……”

陈河有种中年老男人结束一天辛苦的工作后被迫交公粮的感觉。

还没结婚多久,但他感觉自己已经遭遇了七年之痒。

陈河嘟囔:“我怎么觉得你来我们华国之后活泼了不少?”

“可能是这里风水好吧。”莱因哈特垂下眼睫,笑了笑道。

陈河没多想,他一抬头,感觉到数十道目光从办公室门口看向自己,“嗖嗖嗖”的,探照灯一样。

同事们挤在楼梯间门口,不好意思地看着被陈导推在楼梯上亲的青年。

半晌,小刘代表大家道:“您、您是莱因哈特少将?”

“嗯。”莱因哈特亲切地点头道:“你们是陈河的同事?”

“对对对,没错。”大家激动地看着活生生的莱因哈特,正想推举出个代表找他签名,莱因哈特问:“你们看过我和陈河的结婚证了吗?”

“……没。”

“想要看看吗?”

“……那,就看吧。”

话音未落莱因哈特立刻从自己卫衣侧面的口袋里掏出两本鲜艳的红本本,在众人面前摊开。

同事们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少将似乎和自己想象中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不同。

他们:“恭喜恭喜。”

“光恭喜就完了?”

莱因哈特矜持地暗示:“我听说你们华国人碰到结婚这种大喜事是要随份子钱的。”

同事们:“……”

他们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工位上,裁红纸的裁红纸,包红包的包红包,同时用悲愤的眼神看着陈导。

凭什么都遇见从异界拐了位少将回来结婚这种灵异的事情了还要随份子钱?陈导这是给冰清玉洁的少将灌输了多少封建糟粕?

莱因哈特低头,小声对陈河道:“我们这个月的房租有了。”

陈河想起早上那个由房东打到旅行社,又通过基地安保转接到自己手机里的电话。

房东道:“小陈,你已经欠了三个月房租了!留在我这里的押金上个月已经全部扣完!就算你现在是大明星,有公安局的人给你做担保,也不能拖欠租金啊!”

“今天晚上再交不上房租我就要强行收房了!”

陈河看了眼自己的支付宝,又数了数自己的银行卡余额,忧伤地对莱因哈特道:“说好带你住基地外边的,既然来了华国,要不要尝试点不一样的人生经历?”

“比如?”

“睡马路牙子、或者桥洞下面,伴着烧烤的香气入眠,再被城管的喇叭声叫醒。”

莱因哈特:“……”

“我会想办法养你的。”他最终道。

陈河当时是不信的,他心想莱因哈特初来乍到,连北京市的路都没摸清楚,靠什么养自己?

但现在,接过同事们一沓沓红纸包好的份子钱,陈河估摸了一下分量,心中有底了。

他心想难道自己穷了这么多年不是因为不努力,而是真的没有赚钱的天赋???

……

与此同时,结束了例行讨债业务的桑莲馨收起横幅,呸了一声,把大喇叭往肩膀上一背,走向公交车站的方向。

半路上她突然被一个穿着黑衣服、戴口罩,看上去鬼鬼祟祟的男人拦住。

桑莲馨:“你干什么?我喊人了啊!”

“哎等等等等,”男人一把按住她的肩膀,低声道:“你想发财吗?想把害你老公丢工作的那个陈河搞倒吗?想移民去米利坚吗?”

“怎么说?”桑莲馨安静下来。

“只要这样……这样……再这样……”男人吩咐了她几件事情。

桑莲馨也不傻,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我可不能白替你做事,你至少先把定金付给我!嗯……一万,不,两万!”

大占星师古德金:“……”

他想了想,肉疼地加了桑莲馨好友,给她发了个微信红包。

“两百,再多发不出去了!”

桑莲馨:“行吧。”

等她略带失望地走远了,古德金给总部打了个电话,汇报了自己一天的工作成果。

“他收了我的名片,不过被陈河从中打搅,给撕了……对,不过我早有预料!”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那个陈河是个穷鬼,华国政府对他一点也不好,连房租都交不起。以我的经验,这种人最好策反。再给我一周时间,绝对能说服他们俩投奔米利坚,或者至少把两个人从中分化,让来自异界的少将先生自己忍受不了这样贫穷的生活,投奔自由民主的米利坚!”

“对!相信我!”

“什么……经费的事情?”古德金搓了搓手心,看着街边来来往往的出租车,最终不情不愿地走向地铁站的方向。

他道:“再忍忍?还要忍多久?米国总部什么时候能把我们的经费批下来啊?我下个月房租都要交不起了!”

“什么?睡办公室?!Fuck!”

古德金骂骂咧咧地走进地铁站,没注意地铁站门口一名戴着红袖章嗑瓜子的老太太已经用犀利的眼神将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几遍。

她拿着手机,看似在和老姐妹聊天,实则拨通了片区民警的电话。

“对,又是那个人,他已经在地铁站门口进进出出三趟了,嘴里还说洋文。”

“以我半年内成功举报掉三个犯罪团伙的经验判断,这小伙子要不是个神经病,那就一定藏着什么大秘密!”

“什么?继续观察,必要时联络其他片区的同志,共享情报?好嘞!”

大妈手指一点,古德金戴着口罩的照片已经被分享到一个名叫“京城四大神秘组织”的微信群里。

朝阳群众:收到。

海淀网友:收到。

丰台劝导队:收到。

西城大妈:收到。这个小伙子好像有点眼熟,等我回去查查!

“查到了记得将情报及时共享啊。”地铁口大妈吩咐了一句,继续坐回小马扎上嗑瓜子,磕着磕着她觉得嘴有些干,于是放下瓜子织起了毛衣,深藏功与名。

阳光灿烂,透过地铁站顶端的玻璃幕门照耀着大妈胳膊上的红袖章,红袖章看上去似乎更鲜艳了。

作者有话要说:古德金:哈哈哈那个陈河是个穷鬼,他交不起房租!只能睡桥洞!

陈河:说得好像你不用睡办公室一样!

少将:……

都是穷鬼何必互相伤害。

·

感谢在2020-03-07 02:44:28~2020-03-08 01:27: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佛渡青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丰年 20瓶;念奴娇? 2瓶;燕凌晨、星空日记、小熊、胖头七不吐泡(??ω??)、豆腐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