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子犀牛

小说: 世界上没有我们华国人一口吞不下的 作者: 无稽之谈 更新时间:2020-03-28 06:29:34 字数:4758 阅读进度:65/114

杜泽要疯了。

他难以描述自己此时的心情, 硬要描述一下的话, 就是面前这群豺狼虎豹虽然还没有践踏他的肉.体,但已经从他的胸口轰隆隆踏过。

留下一地心碎。

看到陈导掏出粒子.枪时, 凭借长久以来的默契, 杜泽对陈导信心十足。

他自信地对直播间内的水友们道:“好!既然陈导愿意出手,那么最终结果已经毫无悬念, 你们可以想想获胜之后的菜谱了。”

水友们:“呃……”

他们战战兢兢道:“龙、龙虎斗?”

“或者淮山杞子炖……犀牛鞭?”

“再或者……滋补鳄鱼汤?”

边报菜名边看着面前这群真材实料,绿晋江水友的心跳渐渐平复下来,他们:“咕咚。”

水友们感觉自己飘了,已经开始幻想兽人的味道了。

他们砸着地.雷,狂热道:

“陈导!上!”

“削他!”

“不, 吃他!”

陈河:“……”

他勾勒完法阵的最后一道线条, 持枪静立, 淡定地注视着面前的兽人们。

一大群兽人已经跑到法阵前方, 距“吃出太阳系”不足五十米,地面上烟尘滚滚。

水友们:“???”

他们后知后觉地发现情况似乎不对。

“陈导为什么还不开.枪?”

“他在等什么?”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意念退敌大.法?”

“……”

千言万语, 在领头的那只豹子踏进法阵之后化成了一句话。

“陈导快跑啊啊啊!它要追上来了!!”

陈河脸上的神态没有一丝改变,就好像朝自己冲过来的不是一只小山一样大的猎豹,而是一阵清风扑面。

细看的话, 表情之中还带着一些……对于rua毛的渴望。

“别发呆了, 快跑啊!”

“急!我现在给主播打钱可以帮他从祖国买一发远程导.弹吗?”

每个直播间都有毫无同情和廉耻心的黑子, 之前他们被陈河的高光表现怼得哑口无言,现在总算找到了可以发挥的舞台。

在满是担心和焦急的直播间内,黑子如同一阵龙卷风, 肆意狂舞:

“来不及了,建议远程烧纸,方便快捷无污染。”

“或者给主播网购纸钱祭品骨灰盒。”

“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学人家装.逼,真以为自己是魔法少年小陈?”

话音未落——

燃烧的法阵中飘起一层细小的灰黑色颗粒,像是草叶被燃烧后留下的灰烬。

这些颗粒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主意。

兽形是猎豹的兽人对陈河的话嗤之以鼻,他一脚踏进还在燃烧的法阵中,心想就这点小火苗也想吓住自己?

“呵,这些火星子还不如夏天森林里劈下闪电引发的山火,就连刚出生一个月的小崽子都能毫不费力地一脚踩灭。”

“人类,假如你只要这点水平的话,还是收起你那可笑的魔法,乖乖地趴在地上求饶吧。”

说着,猎豹呲起牙齿,露出一口高露洁广告中那样的锋利白牙。

他身后的狮子和老虎也跟着嘲笑道:“没错,没本事还学人家画魔法阵。别人能招来山火你能招来什么?山炮?”

“我现在滋一泡哔——就能把它给滋灭,看到了没有?傻冒!”

陈河没生气,他知道打架前先飚垃圾话是兽人一族的优良传统,和他们计较你就输了。

“我真的是有后台的啊。”

看着灰黑色烟雾不易察觉地攀上猎豹的四只爪子,陈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在心里默数:“三、二、一……”

还没数到一,咧着嘴嘲笑“后台?就你?梦里的后台?”的猎豹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绊倒,“啪叽”一声重重摔倒在法阵中央,发出的巨响让旁观者听了都疼。

“吼!”他摔得鼻青脸肿,嘴唇被没来得及收起的犬齿豁出一个两厘米长的口子,滴滴答答地淌着血。

这还没完,只听“扑通”、“扑通”两声,同样冲得最快的狮子和老虎紧随猎豹后尘,他们只觉得自己的爪子似乎陷入了沼泽般的泥泞里,被一股阴冷的力量向下一拽。

身不由己,马失前蹄,砸在了猎豹身上。

“啊!”豹子破口大骂:“洛克、贝克你们两个哔——,有路不走非要来吃老子的屁!眼睛不要可以捐给隔壁的鼹鼠!老子去森林里叼个兔子来兔子都比你们会走路!哔哔哔哔——”

陈河蹲下身,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揉了一下豹子黄色、半圆形、毛茸茸的耳朵。

摸起来这么软,怎么这么能喷脏话呢?

豹子眼睛一竖,眉心两道黑色纹路贯穿眼角,看起来非常凶。

他道:“你摸个哔!老子又不是女的,变态不变态啊!回家摸你相好去!”

话没说完,灰黑色烟雾攀上豹子的头,“啪嗒”一声把他还在喷个不停的嘴按进了土壤里。

地面上还未燃尽的星火几乎是一下子就燎着了刚刚被陈河称赞的那撮耳朵毛,把猎豹烧成了秃耳朵。

陈河:“……”

他拍拍腿上的灰,揪了一把猎豹的胡子,然后站起身道:“我就摸,你咬我啊?”

猎豹:“哔——”

猎豹还真挣扎着抬起了头,不过还没等他身残志坚地咬上陈河的裤腿,就又被“啪叽”一声踩进了泥里。

踩他的是一只漂亮的白犀牛,犀牛脖子上骑着只猴子。猴族兽人的头顶和耳朵尖长着灰白色的毛发,看得出年纪已经不轻了。

奇异的是,猴脸上居然能够看出几分焦急来。

它拍着白犀牛的角,道:“快,再快点!”

“千万不能让奥森那三个愣头青真的冲撞了贵客!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个法阵代表的是那位……啊,阿奇,刹车!刹车!!!”

白犀牛粗壮的后蹄在地上猛蹬了几下用来减速,将好不容易从地上挣扎出来的猎豹一脚踩下去。

猎豹:“我……”

没哔出来,因为白犀牛踩在他胸口,将猎豹踩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老猴子“哧溜”一下,从白犀牛的脖子上爬下来,他行了个兽人族的礼,道:“非常抱歉,远方的客人,奥森他们三个小时候经常被阿奇踩,这里不好使,请您原谅他们的冒犯。”

他指着脑袋道了个歉,随即神色激动地打量地下的法阵。

站在法阵当中,能够感觉到它不断抽取着身上的力量,取而代之的是法阵当中的灰黑色烟雾越来越浓,到最后几乎要凝成实体。

阴冷的感觉让所有接触到的兽人都不适地扭了扭身子,就连半瘫在地上的狮虎豹三兄弟也一样。

“奎克爷爷!”金毛狮子忍不住低吼一声,问猴族兽人:“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老奎克弯下腰,用手指仔仔细细地将法阵描画了一边,眼中泛起晶莹。

他道:“没错,没错,这就是代表着第一法师大人的魔法阵,当年在魔灾之中它救过无数兽人的命!”

“想不到我在四十年后还能再一次看到它,还有能使用它的人……”

“这位大人,”老奎克抬起头,神色比之前恭敬许多,他问:“请问您是第一法师大人的什么人?”

“我……”陈河摸摸下巴,想要按自己之前想好的剧本说自己是第一法师的眷者。

谁料计划赶不上变化。

可能是老眼昏花的缘故,老奎克突然揉了揉眼睛,然后忍不住将头更靠近陈河一点。

“你、你……”他的手指突然颤抖了。

褐色的瞳孔睁大,老奎克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整个身体都僵直在原地,像是一座雕塑。

“你长得为什么那么像第一法师大人的老师?”他难以置信道:“多年前我曾经跟随在上一任王身边,有幸见过那位大人几面……”

“是么?”陈河一下子有了主意。

他挺直脊背,淡淡道:“你猜对了。其实我,就是他……”

“什么?”

“的替身。”陈河一口气说完,看了眼大惊小怪的老奎克,像是在责怪他怎么这么没有见识。

然后他又说了一句让老奎克更加大惊小怪的话。

“并且我也是第一法师大人的相好。我这趟来魔域森林,就是来找他的。”

“找他?”老奎克沦为复读机。

“对!”陈河信口胡编:“他销声匿迹这么多年,留下我一个人在外面带孩子,我算是忍无可忍了。等我这回找到他,把第一法师塔分走半个,然后就去寻找我的第二春。”

“分第一法师塔?”老奎克大叫一声,样子像是突然被人踩了尾巴。

“对啊,”陈河一拍手,理所当然道:“别这么大惊小怪,现在连兽人族离婚都可以分走对方一半财产,我切他半个塔怎么了?”

老奎克喃喃道:“第一法师塔要是被你切走,谁来镇守魔界入口?”

陈河想了想,妥协道:“那算了,我横着切吧,我只要第二层和第三层,第一层和地基留着镇压魔界。”

老奎克:“……”

太敢想了吧?

他被陈河连着打击了好几下,脑海中充斥的信息量太大,一时间不知道该为哪个震惊。

是第一法师大人暗恋自己去世的老师,为此不惜找替身?

还是替身难以接受多年丧偶式婚姻,怒上魔域森林找第一法师离婚?

亦或是离婚要付出半个塔的代价,第一法师可能连棺材本都赔进去了?

……

最后,沉默了好久,猴族兽人遵从本心,问出了自己最好奇的一个问题。

“第二春?”他竖起耳朵,想知道是怎么样的天仙美人能让人舍弃那位传说中的法师大人。

“哦。”陈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从自己的军用背包里取出一只黑色的、圆圆的、平底的……

“看到了吗?”

老奎克:“锅?”

“对,”陈河道:“这和我的第二春息息相关,他是一个带着锅的男人,锅在人在。”

“来,”陈河让老奎克把锅拿给身后的兽人传看一下:“一定要是和这一模一样的锅,其他的不行,假如你们能帮我找到这个人,我可以考虑把切下来的法师塔分你们一点。”

老奎克:“……”

“这个就免了吧。”他一边擦汗一边让兽人们让开,恭恭敬敬地带领陈河等人走进兽人族。

身后,露比看了一眼“吃出太阳系”远去的背影,后知后觉地挠挠头。

“我好像认识了一群很厉害很厉害的人?”

奎克爷爷是部落里的智者,就连王在大事上都要听从他的意见,能让他认真对待的客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于是露比傻乎乎地笑了一下,两只耳朵在头顶晃啊晃。

他还没高兴完,只听“哔——”一声。

狮子洛克和老虎贝克合力将已经把头扎进地里的豹子奥森拽了起来。

奥森立刻飚出一串骂声。

他们三个变成人形,人高马大地走到露比面前,影子将露比的身影完全覆盖住。

“小兔子,我们问你话,你老实回答!”

“你在什么地方认识刚才那几个人的?”

露比有点害怕,他老老实实地描述了一遍相遇的经过,连吃见手青这件小事都没落下。

“你是说……他们很喜欢吃那个蘑菇?”狮虎豹三兄弟追问。

“没错。”露比点头,因为最后确定了蘑菇没毒所以也没特意提起部落的人以前从不吃这种毒蘑菇。

“……”

三兄弟对视一眼,有了主意。

“这样,小兔子,你把蘑菇的外表再和我们仔细描述一遍!”

露比照做。

三兄弟默记了几遍:“红色的,菌盖不大,手一碰就会发青。”

“好了,你走吧!今天的事情不许告诉其他人!”他们一挥手。

等露比如蒙大赦、蹦蹦跳跳地跑回家之后,三人嘿嘿一笑。

“敢和我们过不去?今天就把你最喜欢吃的蘑菇全吃光,看你以后吃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3-15 02:56:42~2020-03-16 04:22: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佛渡青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映花鸟一度秋 10瓶;苹果 5瓶;李泽欣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