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平头

小说: 世界上没有我们华国人一口吞不下的 作者: 无稽之谈 更新时间:2020-03-28 06:29:36 字数:4029 阅读进度:66/114

陈河跟在老奎克身后走进兽人族。

山谷内, 溪流如缎带般环绕着平原, 平原一侧地势平坦的位置伫立着一排排环形的木屋、石屋,共同拱卫着在部落中心熊熊燃烧的火塘。

许多兽人穿着皮毛和亚麻编织的衣服来来去去, 见“吃出太阳系”跟在老奎克身后, 向他们露出善意的笑容。

这里的生活看上去朴实平淡、与世无争、和谐而美好。

“真是个世外桃源啊。”杜泽刚和直播间的水友们一同发出感叹,就被猛然从石屋背后摔出来的两只蜜獾打了脸。

俩蜜獾顶着少白头一样未老先衰的小平头, 个头只有大型犬那么大,正一上一下地骑在一起互殴着。

一只狠狠咬住另一只的脖子,牙齿已经深深陷入到皮肉里,后者则一爪挠在前者的脸上,险些将眼睛抓瞎。

他们边打边喷——

“都怪你!要不是你, 王才不会……”

“关我什么事?那些魔植的种子又不是我带到山谷附近的!”

“总之就是你的错, 要不是你弱的和哔——一样, 王就不用回去找你!这么弱去什么魔域森林?但凡多吃两口哔——也不至于膨胀到这个地步!给我跪下, 弱者只配吃哔——”

小小的身体,大大的气势。

他们对喷的大场面震惊到了绿晋江水友, 虽然听不懂蜜獾在说什么,但水友们还是忍不住感叹。

“这气场,不愧是平头哥。”

“社会我平头哥, 人狠话贼多。”

一开始弹幕还是正常的, 集中在对平头哥战斗力的感叹上, 但很快,不知从哪位水友开始,画风开始产生了变化。

水友们开始联诗——

“平头白发银披风, 非洲大地我最凶。”

“一生都在战斗中,就是不敢去广东。”

“来了广东也不怕,无非就是上烤架。”

“烤架之上我最大,多放孜然多放辣。”

广东水友:“好诗,好诗,吸溜~”

陈河:“……”

一会儿没看住你们就开始浪!这玩意儿能吃吗?乱吃野味也不怕中毒!

虽然老奎克听不见,但陈河还是尴尬地朝他看了一眼,却见猴族兽人惊叫一声,冲上前去,“怎么又打起来了?你们给我让开!”

蜜獾还在撕咬,像是根本没听见老奎克的话,陈河看到它们的眼睛里似乎蒙上一层淡淡的血光,有种不好的预感,想要拉开老奎克免得他被陷入疯狂的蜜獾扯成碎片。

却见老奎克伸出长长的、干枯的手指在空气中画了一行法阵,口中默念了句什么。

下一瞬,蜜獾灰白色的被毛上猛地结起一层冰霜,细小的霜花挂在钢针般锋利的毛发之间,随着动作发出叮叮咣咣的摩擦声,并融化成冰水浇了两只蜜獾一头一身。

“清醒了吗?”老奎克瞬间画出第二个法阵,森寒的冰刃层层林立,悬在两只蜜獾的头顶,尖锐的尖端在阳光照射下折射出美丽而危险的光晕,

看样子只要蜜獾说一句“不”这些冰刃就要把他们俩在地上钉成筛子。

“……”

“大、大魔法师?!”绿晋江网友们震惊道:“人不可貌相啊!”

不知何时,蜜獾眼中的红芒渐渐褪去了,他们俩抬起头,看到面色不善的老奎克,惊慌失措地变回人形——两个平头、少白头、个子不高、腰间系了块黑色皮毛的小年轻。

“奎、奎克爷爷。”两人垂下双手,靠墙站着,看样子居然有几分憨厚。

“都给我回去!”老奎克道:“把草药喝了,待在屋子里哪也别去,现在有贵客,等我闲下来了再处置你们!”

“是。”蜜獾们尴尬地朝陈河等人行了个礼,掀开背后石屋的帘子走进去。

陈河问:“就这么让他们回去,不怕再打起来?”

老奎克叹了口气,道:“其实林奇兄弟俩平时不是这种性格的,唉,说来话长……”

看出他不想多说,陈河善解人意地转移话题:“说起来到了兽人族这么久还没看到你们的首领哈士奇·古塔夫,他现在怎么样?”

“王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您是听露比说的吗?”

“也不算,”陈河道:“我之前和第一法师在一起的时候见过哈士奇的爸爸老古塔夫,假如他在,说不定还能一起叙叙旧。”

“那可能要让您失望了,”老奎克叹了口气,将陈河等人请进一间空着的、用来待客的木屋,他道:“上一任族长在魔灾之中不幸去世,至今已经有……三十几年了吧。”

陈河怔了一下,道:“是么?”

他又一次清楚地意识到时间已经距离自己离开时过去了很久,物是人非。

而当年被珍而重之地放进自己胸腔里那颗滚烫的心,它的主人如今的感情不知是否依旧像几十年前那样炽热而真诚。

非常罕见地,陈河心中出现了近乡情怯的情绪。

他对老奎克道:“抱歉,我之前不清楚这件事。”

老奎克摇头,“您不必如此。”

陈河:“我毕竟和老古塔夫相识一场,头一次见他儿子,也没什么好送的,就送他一桌好菜吧。”

说着陈河不顾老奎克挥手道“不必、不必”,兀自解下肩上的背包。

他们刚刚一路上除了直播之外没忘记按照“云南菌子爱好者协会”的指导在林间摘蘑菇,陈河和队友的背包里大大小小放了数十种不同的菌子,像是鸡枞、红见手、牛肝菌、竹荪……应有尽有。

陈河挑了一株鸡枞,对刘宇博说明情况。

“老刘,拜托了。”

“好嘞。”

注意到老奎克的目光停留在刘宇博拿出的炒锅上,陈河冲他笑道:“对,就是这种锅。别忘了帮我找相好。”

老奎克:“……”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干笑道:“我尽量吧。”

“我去和王报告您到来的消息,王的身体有些不适,现在还在休息,可能要到晚上才能见您。”

“没关系。”陈河挠挠下巴:“生病了啊……”

“炖个菌菇汤吧。”他对刘宇博道。

·

老奎克掀开木屋的帘子走出去,一出门他就看见狮虎豹三兄弟站在不远处,嘀嘀咕咕说些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他皱起眉头。

三人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猛地分开,立正站直,“没干什么。”

“对,我们今天冲撞了贵客,心里过意不去,想找个机会和他道歉。”

老奎克的目光缓和下来。

“也不能怪你们,”他道:“前几天部落遭遇入侵,现在又这个样子……”

老奎克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算了,你们要道歉就赶快进去,我去找露比的父母要些草药,顺便看看林奇兄弟俩的情况。”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木屋后面,狮虎豹对视一眼。

狮子洛克:“看清楚了吗?”

豹子奥森:“没错!就在右边那个小眼镜的背包里。”

老虎贝克:“对,我也看到了,和露比说的一模一样,就是那种菌子!”

“好。”洛克一挥手,道:“他们晚上要去见王,你们准备好了,晚上按计划行动!”

“谁要是不敢去谁就是只病猫,要在全部落面前学猫叫三十声!”

“怕你!”

·

夜幕降临。

天空暗了下来,兽人族的驻地被夜色笼罩。

在外面活动的兽人渐渐减少,只有部落中央的火塘还在散发着光和热,哔哔啵啵迸溅的火星和天上闪烁的星辰交相辉映,在山谷的拥抱和森林的环绕下呈现出一种蛮荒的美感。

“唔——”

露比正好好地在家里分拣草药,冷不防窗子一动。

“闭嘴!”

下一秒,他被奥森捂着嘴,像是拎行李那样揪着耳朵拎起来。

奥森从半开的窗户里朝四处看看,见周围没人,拎着露比一跃而下。

角落里冒出早就等在那里的洛克和贝克。

“没被人发现吧?”

“没有。”

“你们要干什么?!”露比用力蹬着双腿,蹬在奥森的肚子上,让他“嘶”一声皱起眉。

“别叫了,小兔子。”他变回原形,爪子抓起露比往自己肩上一放:“跟我来,让你帮我们个小忙,帮完了就放你回去。”

说着,借着夜色掩饰,一狮一虎一豹飞快奔向陈河他们暂住的木屋。

露比:“……”

·

一根细细的藤蔓穿过窗户,一路蜿蜒攀上木屋的大门,然后“咔哒”一声抬起门闩。

木屋的门开了。

“快、快点!”

在奥森的催促下,藤蔓又分出另一条细枝,在摆放在墙角的背包中搜寻片刻,战战兢兢地卷起一株足足有成年人腰身粗的大蘑菇。

“是不是这个?”

露比:“是。”

“我看他们包里还有不少其他蘑菇,干脆全带走得了。”洛克拽了一下露比的耳朵。

露比一张小脸因为用力而挣得发红,咬着牙,眼中酝酿起一层泪珠。

他努力勾勒法术模型,嘴里默念法术原理。

可惜房间里的藤蔓只稍微勾了一下背包的肩带,然后就无力地落下。

露比抽抽搭搭道:“晚上没有阳光,我的法术不灵,我太没用了!”

“啧,”奥森嫌弃了一声:“麻烦!”

他变为原形,一弓腰,借着夜色悄无声息地进入没人的房间,把被藤蔓从包里拽出来的那朵见手青往嘴里一叼,道:“走!”

“小兔子,今天算是感谢你帮忙,请你吃顿好的。”

“我、我不吃行不行?”露比抽抽搭搭地问。

“不行!”狮虎豹横眉竖目:“我们都是食肉动物,这里就你一个食草的,你不和我们一起吃谁来做这朵菌子?”

露比:“嘤。”

他在心里回忆陈导他们烹饪见手青的方法,然后忍不住吸溜了一下口水。

“首先,需要一只兔子。”露比喃喃自语道。

话音未落,狮虎豹扭过头,六只食肉动物黄灿灿的眼睛一同盯着奥森背上的露比。

露比:“嘤!!!”

作者有话要说:平头哥的诗是以前看过的一个段子,我改了一下下。

感谢在2020-03-16 04:22:28~2020-03-17 03:11: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几柒言 20瓶;北冥有鱼我也有 5瓶;豆腐乳、小熊、未暝、一别经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