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狼

小说: 世界上没有我们华国人一口吞不下的 作者: 无稽之谈 更新时间:2020-03-31 12:22:29 字数:3968 阅读进度:67/114

陈河走进距离部落火塘最近的一座石屋。

由于的火焰缘故, 这座石屋被烤得暖烘烘的,透过厚实的毛皮门帘可以看到橙红色的火苗在火塘里升腾、跳跃, 扭转出瑰丽奇异的形状,如同有生命一般。

“那是我们的祖辈。”一道声音响起。

坐在厚厚皮毛褥子上的年轻兽人冲陈河点头微笑,他有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澄澈如同冬日的天空, 眉心处有三道浅浅印痕, 形成一个火苗状的图腾。

“哈士奇族长。”陈河行礼。

哈士奇·古塔夫的脸上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黑气,看气色像是大病初愈。

“请恕我不能起身迎接。”他弯腰还了一礼, 搭在腿上的毯子滑下来少许。小腿的位置似乎有一个狰狞的伤口,贯穿了肌肉, 边缘处留下火烧般的焦痕。

哈士奇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把毯子拉好,好奇地问陈河:“听说您认识我的父亲?”

“是。”

“他是个怎样的兽人?”

“嗯……”陈河眨眨眼, 不假思索:“是个混球,欠了我三坛精灵族的果酒到现在还没还。”

哈士奇:“……”

“不过也是个重情重义、有诺必践的好兽人。”陈河又补充。

“从何可见?”

当然是从你的名字啊,陈河怜爱地看了一眼大侄子,随便和他说了几件当年和老古塔夫一起历险的事,然后把刘宇博端在手里的蘑菇汤拿过来, 二话不说塞他手里:“辛苦了, 来补补。”

哈士奇的鼻翼动了动,闻到蘑菇汤的鲜香,脸上浮现出一丝陶醉。

陈河道:“本来应该抓只鸡一起炖的,不过这是兽人族……”

怕抓错了被人当变态, 所以就算了吧。

“来,虽然是纯素的,但味道不比肉汤差,知道你是狼我还特意加了鸡枞菌、羊肚菌和牛肝菌,小火慢炖、炖出肉味,香么?”

“真香~”哈士奇:“等等,狼?”

“有什么不对?”

“我不是狼啊?”哈士奇一脸懵逼:“是谁告诉你我是狼的?”

“你爸……”

陈河心想你爸当年不是天天赌咒发誓要找一个最美的雪狼美人儿,生一窝最凶悍的小狼崽的吗?

哈士奇:“您可能误会了,虽然我的父亲是一个狼族兽人,但是我随了母亲。”

“所以……”

“我是犬族兽人,杂食的!”

说着哈士奇捧起香香的菌菇汤,咕咚咚喝了下去,神色间全是享受。

对兽人族来说,把别人送的食物一口气吃光就是他们的是最高礼遇。

喝完,哈士奇擦了擦嘴,竖起大拇指:“太棒了!”

“陈导……”杜泽小心地捅了一下陈河,发现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怎么了,他说什么了吗?”

陈河:“噗~”

他再也忍不住,扭过身背对哈士奇,用手捂着脸狂笑。

谁能想得到,当初赌咒发誓要娶狼美人儿回家的狼王,最后娶回家一条哈士奇,和他一开始梦想中的雪狼差距也太大了吧!

不过笑着笑着,陈河想到自己……好像也好不到哪去。

他揉了揉脸,笑不出来了,回过头去。

“吃出太阳系”和哈士奇都担忧地看着他。

陈河惆怅地自言自语:“谁又能想到,我曾经的梦中情人是教廷圣女那种纯洁无瑕的白莲花呢?”

只能说,男人/男兽人的劣根性都一样,陈河和老古塔夫也难逃魔咒。

甩甩头,不去想那个最后一刀剜了他心脏的圣女,陈河起身向古塔夫告辞。

“你先好好休息吧,我之后还想在兽人族暂住几天,不知方不方便?”

“当然没问题。”哈士奇咂了咂嘴,回味着口中残留的鲜味,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到一股热流随着蘑菇汤从喉咙落入腹中,随后热流淌过全身,令身上一阵舒适,就连几天前战斗中留下的伤口也不再那么疼痛。

哈士奇脑袋里甚至泛起一丝久违的困意。

他示意老奎克帮忙,将“吃出太阳系”送出屋子,顺口道:“你们想留多久就留多久,要是陈先生能多来和我讲讲父亲当年的事情那就更好了。”

陈河点头答应,看着眉心三把火的年轻兽人,被勾起了当年养小孩时的记忆,心不由软了下来。

他温和道:“你安心养病就是,我明天再来看你。”

哈士奇目送陈河一行人掀开门帘,走出石屋。

突然从部落外传来一声惊叫,火塘内燃烧的火焰翻腾了一下,几点火星飘入门帘的缝隙。

哈士奇的瞌睡一下子被惊醒了,他问道:“怎么了?”

石屋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像是有不少其他兽人被惊醒,纷纷从房子里走出,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兽形为猫头鹰的兽人,他变回原形,高高地飞上天空,向部落外与魔域森林相接的地方看去。

“欧——欧欧——”猫头鹰盘旋一圈,慌张地撞向火塘旁边,翅膀扑簌簌收起,大叫道:“不好啦!不好啦!魔物入侵啦!”

霎时间,原本平静的兽人族像是一块石子落入湖水,有序地动荡起来。

老弱病残躲进距离火塘最近的石屋中,青壮年兽人则有的变回原形,有的拿起武器,齐齐跑向部落入口。

“魔族不是才被赶走吗?是谁把它们带过来的?”

“要是让我发现是谁一定要把他的哔——都打出来!”

“没错!”

……

像下午一样万兽狂奔的场面再一次出现,而且比那次狂野得多,一群野马跑在最前面,身后是瞪羚、犀牛、蜜獾一家,再往后还有黑熊、狮子、虎豹,看起来气势汹汹。

这群兽人奔跑的动静如同地震,掀起阵阵尘土,他们跑到山谷入口的位置,保持人形的兽人一手抓着长矛,另一手高举火把,问道:“魔物呢?”

就在这时,对面猛地冲过来三只同样的兽人,一狮一虎一豹,细看去豹子身上还骑了只兔子。他们奔跑的样子跌跌撞撞,时不时挥动爪子在空中乱抓,尤其是兔子居然狠狠咬住了豹子的耳朵,都已经咬出血来。

“洛克、贝克、奥森、露比!”有认识他们四个的兽人惊呼出声,问道:“你们怎么了?和魔物遇上了吗?”

狮虎豹三兄弟被骇得向后猛跳了一下,明明他们仨是违背禁令偷偷跑出去的,看起来却比一大群明火执仗的兽人更吃惊。

三人挥舞着爪子,异口同声道:“退下!都退下!你们是假的!”

“你们明明都变成小人了现在怎么又变大了?!”

“看我拍死你们,嘿哈!”

“……”

眼看着他们疯得比之前还厉害,垫着后脚挥舞前爪在原地转圈圈,样子像是跳芭蕾,众兽人不忍直视,他们将目光转向露比,询问在场唯一看似正常的兔族兽人。

“他们三个怎么疯了?被毒蜘蛛咬了吗?”

“毒蜘蛛?”露比晃了晃脑袋,迟钝了几秒道,看似反应正常。

“对!”众兽人七手八脚地上前想要打晕狮虎豹,抬进族地给医师治疗。

“一定是他们三个胁迫你出去的吧露比?我们都知道你一向听话懂事,不像这三个猫科动物一样不省心,不要怕,和我们讲讲他们都干了什么!”

他们安慰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嗷呜”一声,只有成年兽人手臂长的灰毛兔子猛地向前一扑,咬住猎豹的耳朵拼命摇晃,两颗锋利的板牙差点直接把豹子的耳朵咬穿。

“别管什么该死的毒蜘蛛了,”露比“哔——”地骂了一句脏话,暴躁道:“快来帮我抓龙!好大一条还会喷火,我已经把它的七寸咬住了!”

兽人们:“……”

疯了,全疯了,疯的不轻。

夹杂在他们中间的陈河对一名兵哥说了声:“回去看看我们的见手青还在么?”

“好。”

兵哥一转身离开。

他还没回来陈河就知道结果,因为他临走前把一枚绿晋江摄像头留在了木屋里。

水友们翻了一下摄像头拍到的内容,义愤填膺道:“陈导,削他们!给他们催吐!洗胃!”

“太过分了居然偷我们的菌子,知道野生菌多贵吗?我一个云南人到现在为止还没吃过那么大那么大的见手青呢!”

“淦!越说越生气!干脆别抢救了,直接和菌子一起炖了吧!”

“不知道吃了野生菌的豹子做成龙虎斗会不会比较好吃。”

说是这么说,毕竟还是不能乱吃,陈河稍微安抚了一下水友们激动的情绪,对兽人们道:“你们先去对魔物,他们留着我来处置。”

“您知道露比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吗?”哈士奇在老奎克的搀扶下走出石屋,他骑在一头灰狼的背上,追上大家,担忧地问。

“知道。”陈河摸了下鼻子,觉得这事自己可能也得负一丁点责任,还有刘大厨,他干嘛要把菌子做得那么好吃呢?

“他们这是吃了毒蘑菇,得催吐。”陈河道。

他回头问林文清“吃出太阳系”的背包里有没有对症的药。

“用不上,”林文清道:“多喝点生理盐水然后抠喉催吐就行,要保护胃黏膜的话再加点鸡蛋清或是牛奶,实在吐不出来也可以服用一点晒干的甜瓜蒂。”

他们话没说完,旁边一个象形兽人听到了陈河说要催吐,一挥粗大的前掌,道:“何必那么麻烦?”

“不就是催吐吗?去,蒂法,给他们放个屁,还不吐的话就让哈蒙给他们嘴里灌一泡尿。快点吐完了我们还要从他们嘴里问清魔物的由来,这么多人急着出去打架呢!”

陈河:“……”

他看着闻声站出来的黄鼠狼和一匹马,默默感叹了一句。

果然不愧是兽人族。

简单、粗暴、有效。

作者有话要说:“吃出太阳系”在其他地方抓老母鸡炖鸡汤。

老母鸡:“咯咯哒咯咯哒咯咯哒!!!”

“吃出太阳系”在兽人族抓老母鸡炖鸡汤。

老母鸡:“抓变态抓变态抓变态!!!”

感谢在2020-03-17 03:11:16~2020-03-18 03:05: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好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O(∩_∩)O琪琪 5瓶;念奴娇? 3瓶;豆腐乳、柒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