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白茫茫的一片

小说: 宋末之乱臣贼子 作者: 堕落的狼崽 更新时间:2018-06-13 16:34:30 字数:2124 阅读进度:1536/1602

随着时间的推移,汴京城进入了寒冷的冬天,大雪覆盖,汴京府的衙役们和近卫军的驻军们经常上街头,扫地除雪,而随着除夕的到来,汴京的街头也多了几分热闹的气息,唯独有些不和谐的大概就是前段时间被斩杀的一些商人。

平日里这些商人身穿锦袍,前呼后拥,身边的仆役也不知道有多少,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让人十分羡慕,不过这段时间,人们发现这些商贾都老实了,毕竟前段时间杀了不少人,而且都是一些有名有姓的人物。想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物,现在或是成了阶下囚,或者是被斩杀,甚至还连累了不少当官的,一场风暴猛然之间在汴京大街小巷刮起,让人浑身冰冷。

潘楼仍然是潘楼,只是这段时间商贾进入的数量少了许多,就算是进入潘楼,也都是小心翼翼,像以前那样高声喧哗者,口中肆意点评江山者,或者肆意风流者却是少之又少。就算是前段时间,被李璟嘉奖过的商贾,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嚣张的模样,各个面色愁苦,就好像是死了爹娘一样,哪里有任何高兴的模样。

“一场风雪肃杀了整个汴京城,这个冬天真是寒冷啊!”潘楼老板潘年渡低声叹息道。这个时代是没有娱乐的时代,潘楼这样的地方就是商贾们、学子们云集的地方,现在随着李璟的一场屠杀,汴京四十多个大商人,死的死,流放的流放,连汴京城的年味都少了一些。

“这恐怕是洪武天子最后一次在汴京过了,日后都是在燕京了。”潘年渡身后传来幽幽的声音,只见一个面色苍白的老者,站在后面,让人惊讶的却是面白无须,宛若是一个内侍一样。

“董老怎么来了?”潘年渡双目中异光闪烁,很快又恢复了一丝清明,好像从来没有发生的一样。

“洪武天子当年就是凭借商旅起家的,有钱之后就有人,就有了野心,那些商人不也是如此吗?仗着有些钱财,就想成为人上人,真是痴心梦想,且不说李璟此人阴险狡诈,就算是那些读书人恐怕也不会愿意的,谁也想自己的权力被一群商人所瓜分,而且还是昔日自己看不上的人,那曹璟是什么身份,李璟身边的红人,跟随李璟多年,李璟将其他提拔为户部尚书也不知道多少人反对,若不是当初朝廷没钱,曹璟怎么可能成为政事堂的相公呢?就是现在还经常受到他人的攻讦。”董老不屑得说道。

潘年渡摸了一下鼻子,脸上也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实际上这次购买债券的事情,他也是买了五十万两,在众多商人之中也算是高的,但李璟并没有找他算账,原因很简单,他经常善待士子,经常修桥铺路,在汴京城有些善名,否则的话,这个潘楼恐怕早就被封了。

现在董老这么一说,他心中也有一些尴尬,因为当初他也想着更进一步,最起码也能让自己在那些当官人面前有点地位,而不是见到任何一个官员都是小心翼翼。可惜的是,李璟并没有对他进行嘉奖,甚至连一个牌匾都没有给,这下让他感到好奇了。

“董老,您说,我也经常资助那些士子,也经常修桥铺路,整个汴京城,就没有我没有做过的善事,可是陛下为何连一个牌匾都没有给我呢?”潘年渡顿时有些不满的说道。一想到这一点,他心中就有些憋屈,哪怕对眼前的这个老者有些畏惧,也忍不住说了出来。

“哎,天意难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总是有地方做的不对,否则的话,李璟也不会放过这样收买人心的机会。”董老想了想,摇摇头说道:“这件事情你再想想,不过,既然李璟没有处罚你,那就已经不错的了,不要求其他,日后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低调赚钱,不是很好吗?潘楼在京中还是有些名声的,只要不会犯什么大的错误,想来潘楼还是能传世的。”

“是。”潘年渡点点头,面有苦涩,好歹别人都拿了一些好处,唯独自己啥都没有,或许拿了一些利息,但五十万两银子放在自己这里,恐怕也能得不少钱财吧!绝对比买债券划算,但现在还能说什么呢?

“以后还是不要资助那些学子了。”董老走了几步之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低声说道。

“为何?世上的商贾不都是如此吗?”潘年渡感到很好奇,资助学子不仅仅能带来好名声,更是能给自己带来更高的声望,那些学子在得到自己的资助之后,在外面就会帮助自己说话,会宣扬自己的仁义和和善,岂不是很不错的事情吗?

“学子有可能是天子门生,这些学子都是朝廷的未来,你接济这些学子们,意图何在?”董老低声说道:“难道让这些学子们以后为你说话吗?官商勾结?”

潘年渡面色苍白,浑身颤抖,这个时候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善事,却不见李璟嘉奖,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资助士子,这几乎是汴京城所有的商家都愿意干的事情,他们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没想到在朝廷的眼中,居然如此严重。

“你要救济学子,记住了,不要指名道姓,可以送给府学、书院乃至国子监都可以,但绝对不能指名道姓,最好能沟通府衙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董老又低声说道:“天子鼓励商业,同样是鼓励商人支持教育,但绝对不会让你们支持某一个士子,你的那些钱财最起码也应该是由府学来分配,绝对不能你自己来。”

潘年渡面色苍白,浑身颤抖,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样的错误,恐怕若不是做了一些善事,又没有犯下什么错误,恐怕自己现在已经倒霉了。

“窗外白茫茫的一片,足以湮没许多事情,你只有抓住了真相,才能活的更久一些。商人,不能拥有权力,不能仰望权力。”董老摇摇头,颤巍巍的身形消失在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