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1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03 字数:4142 阅读进度:1/50

淮州西北方官道上,一匹快马飞驰着。

傍晚的天色阴沉,不时有闷雷声传出。仿佛预示着即将有一场大雨降下。过往路人都是行色匆匆,想必是想快一点赶去附近的驿站,以免淋个落汤鸡。这江南深秋的天气虽说还不太冷,可淋一场雨也不是闹着玩的。

白衣公子骑着马,心下有些烦躁,想快些赶回家,偏偏这越是接近驿站赶路的人越是多,拥挤到最后竟是连一匹马都要在路上缓缓而行。驿站明显没有那么多空余的地方懂这么多人居住。不知这些人都涌向驿站的方向干什么。不过,也许他们觉得越靠近驿站越是安全,毕竟离最近的湖县县城还有一段距离,虽说淮州富饶,良田遍地,可这段路是徽州与淮州的接壤处,还是比较荒僻的,人烟稀少。

徽州和淮州虽然紧邻,但是百姓多以务农为生,并不富裕,若是遇上天灾,只有向淮州逃难,一路上皆是饿殍,年轻力壮的索性当了强盗,反正淮州是南方的商业枢纽,不愁遇不到过往的富商。

他看着这些狼狈的百姓,心想许是徽州哪里又糟了灾的缘故吧,不然这一段路往常几乎是只有商队来往的。随即又把杂念赶出脑子,现在首要的是快点回家,于是紧了紧缰绳,小心地在人潮中穿梭。

湖县外十里驿站。

大雨已经下了起来,在淮州这种大雨很常见,可现在明显下得不是时候,泥泞的院子马上积了水,急劲的雨水打在驿站简陋的房顶上,仿佛随时都要把房顶穿个洞。院里院外都是避雨的百姓,连马房里都挤满了人。男人们都在廊檐或者走廊上缩在一起取暖。驿站管事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他让女人和孩子在屋内大堂避雨,又让人烧了些开水给他们。这就是他权限范围内能做的最多的事情了。

一声马的嘶鸣在急促的雨声里几乎不可闻。老管事还是听的清清楚楚,让小厮把院门打开,一个白影骑着匹栗色长鬃马跑了进来。白衣公子从马上跳了下来,已经几乎淋湿了大半。老管事认出了这是前些日子那个出手大方的俊秀公子,迎上前去打招呼,“公子,您来了,这一路怕是不好走啊!”他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雨水,屋里的妇女和孩子这才看清,冒雨前来的公子长得真是好看,虽然雨水把头发打得湿淋淋的让他显得有些狼狈,但是疾驰而来还不急喘息片刻,双颊带红,瘦弱了些,可真真比那待字闺中的姑娘还清秀几分,只是眉目有些冷清,眼底那一抹寒意也让人有些不敢接近,但就是若此,也让屋子里的人盯着看了好久,就连屋外的男人们都有几个偷偷地向屋里瞟。

他不喜欢屋里的目光和气味,便问老管事,前些天他定的房可还在。“还在,还在,您交了房钱我怎么能不给您留着呢,我这就领您上去,爷可要热水洗洗澡?”老管事一边招呼小厮拿钥匙一边问。

扔了一小锭银子给老管事,吩咐道:“不洗澡了,给我多烧点热水,拿个新桶装,快点送上来,再送些热饭食。”老管事弓腰点头领命,马上吩咐小厮去办。

上了二楼,这间驿站太破旧,只有两层,最东面的房间算是这里的上房了,他来时就是住这里的,所以付了钱让管事给他留着。这间房间还是他离去时的样子,仿佛空气中还留有他身上的味道。小厮扣门进来了,把热水和饭食放着,低头问小爷可还有什么吩咐。

“不用了,叫人不要打扰。”冷淡的声音把小厮好好寒了一番。

这公子的声音可比那冬天的北风还冷上几分啊。

小厮赶快把门扣上。下了一楼。

而此时的一楼正上演一幕所有故事里都几乎会发生的戏码。

在一楼的角落里,一个中年男子,满脸横肉,污衣垢衫,靠着墙角坐着,占了一大片本该属于老弱妇孺的地方,他身旁是两个年轻女子,看来不过及笄碧玉。身上本是素锦衣衫,想来时路途颠簸,加之大雨,已经不成样子了,年龄稍小的那个靠着稍大的那个发抖。中年男子完葫芦里最后一点自己的酒,开始醉骂:“妈的,这鬼天气,老子最近真是事事不顺”他看了眼墙角的两个女子“抖什么抖,说不定老子的运气就是让你抖没得,你还给老子抖!”说着挥手而出。

眼看男子就要挥手掌掴到了年纪略轻的姑娘,稍大的立刻将她护在身后退了退,带些恐惧地怒视着中年男子,又回首安慰身后的姑娘:“莺儿别怕!”那男人没有打到,怒气越盛,摔了酒壶想上去拽那女子的衣裳,“你要是乖乖地,老子就饶你的命,不然立刻在此处扒了你们的衣服,反正这次卖了你们估计也是赔本,还不如自己享受一番!”

周围的妇人见是凶恶难缠之人,本有的一点不忿也化为了沉默,毕竟这样的人惹不起,再说这买卖人口的事,每年都有发生,普通百姓家里有个急着用钱的地方,实在拿不出便卖儿卖女的,于是就哄着快被那凶恶男子吓哭的孩子,生怕引起男人的注意。

老管事从里间出来,见是人贩子,当下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开始怜悯起那两个年轻姑娘的命运来,对那男人说道:“老朽这里是能避个风雨,但要是有人嫌弃破旧,自管走便是,何必扰了大家的清静!”人贩子见有人想赶他走,依着平时的脾气早就上去打这老不死的几拳好叫他闭嘴,可如今下着大雨,也找不到能避雨的地方,更看老管事给这么多人提供了暂时栖身之所,屋外有那么多男子,想来动手对他不利,也就重新坐下来,骂骂咧咧地瞪了那两个姑娘一眼。而年纪稍长的姑娘哄着年幼的,轻抚她的后背低声安慰着。并不理会他。

此时他从二楼下来,想去看看自己的坐骑怎么样了,是否还能撑到自己回家。听到消息便一路飞奔,要不是大雨断然不会停下来休息,想来这马虽是良驹,怕也撑不住。见贵客从二楼下来,伺候的小厮忙问爷是不是要加被子。问他马可打理妥当了,有没有饮过。

人贩子喝了酒,正是就酒劲上来的时候,醉眼看到一身白色衣衫,面容俊美,不禁开始口出粗鄙之言。

“这小哥长得真是俊俏,不知可有主儿了,要不跟了大爷我?”说完打了个酒嗝开始大笑。他自然不会和醉鬼一般见识,知道自己的马被安置妥当之后,便要上楼去歇息。可谁知那男人不依不饶,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向苏锦,想要抓住他的胳膊。一闪身躲了过去,谁知那人贩子是铁了心要摸一摸眼前这俊俏公子哪怕一下。

一道寒光闪过,转眼之间人贩子脖颈处竟然横着一把短剑,那锋利的刃仿佛动一动就让人血流满地。而那细利刀刃后是一双眸含杀意的眼睛。人贩子惊的酒醒了,看对方能眨眼之间掏出短剑,必是武功高强之人,于是跪倒在地,求公子饶他狗命。本就是想吓吓他,冷哼一声,遂收了短剑进袖中准备上楼,回身之际,便看到缩在墙角的两个女子,年长些的女孩一直抚着同伴的背,那样子宛若一个哄孩子睡觉的母亲,虽然她年纪还轻,但女子天性中的母性还是在此时流露出来那么几分。

他冷清的眸子闪了闪,眼前这个姑娘,清丽的侧脸虽然带了些许污迹,但也难掩白皙的肌肤,发鬓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有些狼狈,睫毛浓密,眼神澄澈,细巧的嘴巴正轻声安慰着同伴,虽然听不出在说什么,想必也是温柔至极的话语。顷刻间,让他想到那个随着时间流逝已经很是模糊的身影。

见貌似富家公子的人盯着自己的货物不放,人贩子知道机会来了,也许不用走到杭州醉月楼做这一遭说不定要赔本的买卖,他不顾刚才还要取自己性命的威胁,小心翼翼的开口,“小爷可是看上她们了,都是未开/苞的姑娘,打扮打扮没得说,当个妾准让您满意。”觉得一股酒臭味扑面而来,厌恶地挪了挪身子,又盯着那一大一小两个女子,刚巧稍大的听见她和莺儿也许要被再次卖出时,也转头望着他。正是这一望,使他心里产生了一丝别样的情绪,说不出的怪异。让本来以尽快回家为目的他,有了些想法。

“两个多少钱?”持着冷冰冰的声音,问。

人贩子一看马上殷勤地答道,两个五十两。这一报价,在驿站大厅里顿时响起议论之声,对于屋里的流民,五十两可是个天价数目,够他们在乡下买个带小院的宅子了,自然议论纷纷。人贩子皱了皱眉,恶狠狠地瞪着那几个议论的最响的妇人,然后对眼前的冤大头说:“您可别嫌贵啊,这两个都是大户人家出来的,那个看着大些的可是官家小姐,识文断字的。她爹被革职流放了家眷才都收为官奴,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买到的,绝对物有所值,小的是她丫鬟,也长得水灵,准保叫爷满意!”

抬眼扫了眼人贩子,扯了一下嘴角道:“你居然敢买卖官奴?”人贩子一听有些慌了,忙掏出那种上有老下有下无力养家糊口之类的说辞。其实官衙内的人私自买卖官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他才有恃无恐。

盯着那个被人贩子称为小姐的女子看了看。掏出两锭小元宝扔给人贩子,然后对驿站小厮说给她们找间房,便在众人的注视下回了房间。

绣心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她的命运,就在这间破旧的小驿站里,被一个陌生人改写了。

苏州知府许重山,是出了名的清官,刚正不阿,造福乡里,百姓十分爱戴。本来,依着这政绩和威望,应该仕途顺畅,或许将来能晋升成为朝廷大员,留名青史。可偏偏他的管辖之地是以富庶闻名的苏州,这里是东南重镇,虽然表面一片安详繁荣的胜景,可私底下各方的金钱交易是残酷又见不得光的,许重山就在这权利和金钱交织的看不见的关系网中,活活地做了牺牲品。

给一个小知府网罗罪名很容易,何况是一个在同僚和上司眼中都软硬不吃,迂腐之极的小知府。

于是,罪名随之而来,接着便是革职流放。身为官家小姐的绣心,早就预料到自己家里会有那么一天,因为自己的父亲太过坚持原则,这一切,若是遇到明君也罢,可现在朝廷…..

这些话若是让父亲听到,又是一顿训斥,她从小就被以标准官宦人家小姐的方式教育着,只等及笄出阁,相夫教子。可她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眼见父亲被脱去官服,戴枷送囚,她和贴身丫鬟莺儿暗中被官衙的牙婆卖给人贩子,准备送去青楼.

是夜,从父亲出事到现在头一回躺在床上睡觉的绣心却失眠了,她听着黑暗中莺儿沉稳的呼吸声,突然觉得,年纪小真是好啊,她在莺儿这个年纪不也是承欢父母膝下,无忧无虑地玩闹和憧憬吗苦笑了一下,感觉那个场景已经离自己有几百年之久了,这短短不到三个月的变故,却使她像重生了一样。她也想过,不如带着莺儿连夜逃走,不管明天那个瘦弱公子会把她们怎么样。可随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两个年轻的弱女子,逃到哪里,都难以为继,很可能又落到坏人手里。想到这,绣心不禁感到可笑起来,以前从来不曾想过自己要怎么样去过日子,只是凡是遵从父亲的意思就可。要是父亲看到现在她的样子,是不是会后悔当初没有教导自己的女儿有一点主见呢?

月已西沉。绣心在满脑缠丝的状况下逐渐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