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 3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05 字数:4131 阅读进度:3/50

就在绣心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门被推开了,先进来的是两个衣着不俗的丫头,后面跟着一个中年女子。虽说是中年,可绣心实在猜不出她的年龄,有几道细纹镌刻在眼角,发髻高挽,露出光洁的额头眉心似有一道川字纹,想是平时习惯皱眉深思,要是除去这些,说她是个要出阁的美丽姑娘也不为过 。她的眼神明媚温柔,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身上的衣服虽说繁复,捎带艳丽,可还是透出股出尘素淡的味道,如同这偌大的苏府一般,像是富贵人家的住宅,又不像是富贵人家的住宅。

那女子温柔地笑了一下,“两位姑娘旅途劳顿,真是辛苦了。”莺儿连忙屈身,“奴婢给苏夫人请安。”绣心还在这女子奇特的气质里不能自拔,愣在原地,眼神直直地盯着她看。女子嘴角轻翘,挑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姑娘误会了,我是苏府的管家,你可以叫我云夫人。”绣心这才回过神,屈身行礼,“见过云夫人。”

“坐吧,别站着。”

绣心坐在雕花椅子上,莺儿靠在边上,自称云夫人的女子喝了口茶,不被察觉地皱了下眉头,“这茶,炒的过了些。”身旁的丫鬟立刻把茶具收了下去,换了新的。随后,云夫人问了问绣心和莺儿的来历,家乡,和亲属的情况。像是长辈与晚辈闲话家常,丝毫没有嫌隙。说完,云夫人微微沉思了一下,说道,“两位是少爷买来的人,可是少爷只说你们会来,并没有具体的安排,那我就僭越一下,代少爷做主。按常理,进苏府的丫头,都是从粗使丫鬟做起的,两位可有异议?”

“全凭夫人定夺。”绣心心里满是疑惑,哪有管家和丫鬟商量丫鬟该做的事的,这苏府,真是个奇怪的人家。“那好,既然两位都同意就这样,你们的名字也不改了,就按原来的叫着吧,秋霜,带两位小姐去住的地方。”旁边的丫头领命,引着绣心和莺儿走出了偏厅。

苏府最隐蔽的院落曾经是苏家老爷苏长鹤的住处,现在已经被重新收拾了出来,作为苏锦的院子。虽然这么做有些对逝者不敬的意味,可苏家大少爷却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昭示着自己的存在。同时无声地向所有人宣布,这苏府,从今以后,是他苏锦的。而所有人,只有一个主人,就是自己。

推门而入,“还在算账?”云颜看着书桌前蹙着眉头的苏锦。“理出个总数,才好讨债。”苏锦向后靠在椅背上,神色阴冷地看着云颜,“四十万两,自从爹开始生病,四十万两已经凭空消失了,苏家一年也不过赚的个七八十万两。”用手背掩着嘴笑了一下,云颜觉得此刻的苏锦活像一个被人偷了糖人的七岁孩子,“你爹常说,钱其实是这世间最没有价值的物件,如果他看见你这样,定会后悔,把这偌大的家业留给你,让你每天气恼烦忧。”提到已经去世的爹,苏锦的心情总是有点复杂,他望向窗外。这个院落里,苏长鹤命人把所有的花草树木拔干净,只留一株桃树,正好对着窗外。微一抬头就可看见娇艳粉嫩的满树桃花。

随着苏锦的目光,云颜也看向那株几乎和苏锦一样年纪的桃树,“你娘,最喜欢的,就是桃花。”她的语气竟然有些欣喜,仿佛看到那株桃树,就看见了那一袭红色的衣衫的主人在树下拈花微笑。“爹是很爱娘的,可是他不说,虽然我记不太清小时候的事了了,可还是能感觉到。”苏锦对云颜说,“娘呢,是否也爱爹?”云颜收回了绵长的目光,伸手轻抚了一下苏锦的额头,半晌,说道,“你爹有很多事都不说,比如他也爱你。”苏锦低下头,这时,他才真正地像一个刚失去父亲不久的孩子,“云姨,我知道。”

苏府的老爷苏长鹤的头七刚刚过去没几天,虽然素缟蜡烛什么的都撤掉了,少爷也下令不用再穿白披麻了。可整个苏府还是沉浸在丧礼的气氛里,所以一路上路上仆人都是安安静静地做着各自的事情。

绣心和莺儿,跟着那个名为秋霜的清秀丫鬟,到了下等丫鬟们的专门住所,这里是不许男子进入的,单独一个大院子,里面有许多相同样式的简单房间。“粗使丫鬟和随侍的丫鬟都住在这个院子里。粗使丫鬟一般都是四个人一间屋子,以后若你们机灵能干,被主子看上,做了贴身丫鬟,就能住进主子的院子里。有自己单独的房间了”秋霜把她们领着进了编号辛已的房间,“你们两个就住这里,今天好好休息吧,明天会有人安排你们的活。”

交代了一些杂事之后秋霜走了,绣心看了看屋子里的陈设,虽然简单,倒也不粗陋,在不经意处还偷着那么股细致的劲儿,看来苏府却是对下人是不错的。这屋子另外两个床铺看来是住着人的,旁边的桌子上有平常用的物件。另外两张床上崭新的被褥整齐,不曾被人拆开过。莺儿突然对绣心说,“小姐你看,这里还有衣服。”果然,没有主人的床铺的桌边有两个包袱,打开是几套平常人家姑娘穿的应季衣服。

虽然在驿站,张管事替她们找了两套流民的衣物,暂时换掉了身上的已经不成样子的锦衣,可也没有第二套换洗的了,现在看到苏府连换洗衣物都准备了,不由地暗自咂舌,那个云夫人真是想得周到。莺儿拿着衣服在身上比了比,“小姐,还挺合身的呢,你也快试一试啊。”绣心看着莺儿那么高兴,也露出一个微笑,“以后,别小姐小姐的叫了,叫我绣心就可以了。”莺儿停下了比划的手,有些惶恐,“莺儿不敢。”绣心走到她身边,亲昵地摸了摸莺儿的头,“傻丫头,我们名分上是丫鬟小姐,你觉得我可曾把你当丫鬟对待过?”莺儿忙使劲摇了摇头,“没有,小姐一直把我当亲妹妹看待的,这个莺儿知道。”绣心有些气结,“那还小姐啊,叫绣心。”莺儿小声地叫了一声,觉得不习惯,可怜兮兮地看着绣心。“没事,慢慢会习惯的。”

正说着,房间门让人推开了,进来一个衣衫朴素的丫头,看起来应该是和绣心她们同住之人。“哎呀,你们就是新来的?我叫画眉”自称画眉的丫头很是热情,绣心笑着回答,“我叫许绣心,这是我妹妹莺儿。”画眉仔细看了看绣心,她肤色细腻,气质温婉,笑容可亲又有一股气势,浑然不似使唤丫头,便问,“你以前没做过丫鬟吧,怎么看都不像?”绣心微微一笑,“家逢变故,无奈卖身为奴,我和莺儿初来苏府,以后还请姐姐多多照应。”画眉为人热心而无城府,立刻接到,“什么姐姐不姐姐的,我们同住一屋,自然应该互相照应的,叫名字便是了。”看画眉是个十分容易相处之人,绣心和莺儿都暗自松了口气,看来不会因为是新来的而被欺负。不知道屋内住着的另一个人是怎样的性子,要是也像画眉一样好相处就好了。

在画眉热情地介绍下,绣心和莺儿总算对这个行事有些怪异的苏府有了个大概的了解。苏府的老爷刚刚病逝不久,现在是苏家大少爷苏锦当家,苏老爷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苏老爷和原配夫人生的,不过原配夫人在少爷很小之时就过世了,像她们这些年轻的丫头,连大夫人的名字都不知道。而苏老爷的小儿子是他和在原配夫人过世之后娶的妾生的,那个妾姓王,被称为二夫人,据说以前身份低微。二少爷叫苏慎,体弱多病,有些懦弱,但还算是和蔼可亲,不似大少爷那般总是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小……绣心,买下我们的就是大少爷吧?”莺儿听到这里,打断了画眉的叙述。绣心说,“看那个公子冷淡的样子,应该是吧。”画眉有些惊讶,“什么?你们是被大少爷买下的?”莺儿看着画眉不解地问,“是啊,为什么画眉你这么惊讶?”画眉收了收张大到能塞个茶壶的嘴巴,“大少爷啊,从来不会去管这些杂事的,连话都不喜欢多说一句,我来府里这些年,都还没见过大少爷往府里买丫头呢!”说着又重新暗自打量了一下绣心,这么好看的姑娘,难怪少爷买了回来,看来少爷也是识人间烟火的嘛。

绣心仔细听着,想起了什么便问画眉,那个云夫人到底是什么人。“要说云夫人啊,我听资历老的丫鬟说,她是大夫人的妹妹,大夫人在世时就是她在替大夫人管理苏府。大夫人过世后,按常理她应该嫁给老爷做续弦的,可是老爷兴许还念着大夫人,并没有娶云夫人,而云夫人继续打理着苏府,就是二夫人嫁进来这些年,也没能□手去。”画眉说着压低了一些声音,“我看这是好事,二夫人可不像云夫人那样把能苏府打理地井井有条,断事都一碗水端平。”绣心和莺儿相视一笑,为着这句私下的论断。

画眉正想往下说,门被大力地推开了,进来一个年级和绣心相仿的丫鬟,她虽是平常的布衣,而发际却插着一个有些招摇的翠玉簪子,仿佛故意露出来给别人看的,就着她那一身普通的衣衫,显得不伦不类。她张着凤眼扫了一眼绣心和莺儿,语气生硬地问道,“你们就是新来的?听说云夫人亲自接待了你们,好大的排场啊。”画眉听到云夫人亲自接待,又张大了嘴,越发觉得这两新来的丫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绣心笑着问候,“姐姐好,我叫绣心,和妹妹莺儿刚来苏府,还望姐姐多多指教。”那丫鬟冷哼了一下,心里暗道,来了这么个狐媚丫头,不知以后会怎么样勾引少爷们呢。“指教可不敢当,但是若妹妹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我。”随即她就对画眉说,“我今儿个累死了,想晚上想早些睡,你可再说个没完没了。”说着便拿着木盆又出了房间,莺儿有些害怕这个丫头,看向画眉,画眉在她拿着木盆的背影后做了个鬼脸,等她出了门,便对莺儿说,“她叫宝珠,平时就对人颐指气使的,明明大家都是奴婢,还要做得处处高人一等似的,你们别理她就对了。”绣心倒是不甚在意,自顾自地整理着衣物和床铺。她选了个靠窗的床,画眉好心提醒,那个床铺冬天的时候风很大,夏天蚊子也很多。绣心谢了画眉,说道,“反正总要有人睡不是,我喜欢靠窗的床,晚上可以看得见月亮呢。”既然绣心都这样说了,画眉也不再过问,自己做自己的事去了。

“对了,锦儿,你在外面买的那两个丫头,今天进府里了。”云颜初听得苏锦在外面买了丫头回来时也是有些诧异的,依着他的性子,怎么也不会平白无故买丫鬟回府里,莫不是那两个丫鬟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就亲自见了见,没想到果然发现了理由,那个叫绣心的姑娘,眉目之间,居然有五分神似苏锦的生母,就连自己第一眼看到时,也吃了一惊,可能就是这个原因,让一向寡言吝行的锦儿从人贩子手里救下了这个落难的官家小姐连同她的丫鬟吧。

苏锦还是埋头账本,手上的笔停了停,微一抬头,“云姨,觉得那个大一点的……像娘吗?”云颜笑了笑,“有那么五分的眉眼相像,性子,可是有天壤之辈呢。”苏锦自然相信云颜看人的本事,毕竟她当了那么多年苏府的管家,而且打理得井井有条。云颜看他没什么反应,又说,“你什么都没交代,我就安排她们去做粗使了。”苏锦继续整理着账本,“恩,先这样吧。”

云颜不动声色地抿嘴一笑,温柔秀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