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 7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09 字数:4161 阅读进度:7/50

阴了几天终于放晴了,绣心看着温暖的阳光,不由地从心底高兴起来,在走廊上伸了个懒腰,盘算着要把书本都拿出来晒一下,可断断不能辜负这大好的太阳。

她拿出了自己整理的书单,一本小札上用魏碑小字写着各库的书籍存放情况,看了看,打算把史集类先搬出来晒晒。

在院子正中摆好了五六张矮几,绣心挽起袖子,拿着一块帕子包起头发,走进了最里面的房间。

苏锦今日得了空闲,他想去整理一下父亲喜爱的书画,把它们放进母亲生前的住所如月阁。可当他走到南书房的时候,发现院子里晒书的矮几被拿了出来,感觉很奇怪,似乎自己并没有吩咐人去动里头的东西。

他进了内堂,看见书桌上有本小札,翻开看了看,记载的是各个房间的书籍存放和数量,颇为详细,连孤本和断线的书籍都用朱砂勾了出来,还做了边注,可见记录者之用心,再看了看字迹,魏碑小体,会是谁呢?苏锦细细地想了想,会写字的女子往往都写蝇头小楷较多,而男子则多是行楷,以魏碑记事倒是不多见。苏锦越发有兴趣了,合上了小札,看了看四周,似乎没有什么人。

绣心看着书架最高处的的一堆随意堆放的旧书,上次整理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呢?大约是太高了,看不到。绣心眼神向四周一扫,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还找什么梯子啊!早被自己搬出去了。

书库因为长期没有人打理得关系,梯子已经有些朽了,江南潮湿,而那梯子又不是竹梯,不耐潮气侵蚀。绣心盯着那堆书,靠近了书架,踮起脚伸直了手臂想够到最底下的那本的边角,差了一点,绣心退后了一步,看准位置,然后再次走进书架,这次她跳了起来,想抓住底下那本。

“你在干什么?”苏锦看到背对自己的女子似乎想做什么,不由自主地开口问,这一问,把绣心吓了一跳,不但没有抓到书,而且落地时还崴了一下脚踝,跌坐在地上,幸好扶着书架,不然就跌惨了,绣心正在庆幸,可书架晃了两下,最顶上的一堆书由于没有隔板挡着,全都掉了下来,准准地砸在绣心头上,这下她可看清楚了,最后一本掉在自己头上的,是《淮南子》,应该放在北边的库房里……

苏锦看到绣心从一堆旧书和腾起的灰尘里爬了出来,脸上都是黑迹,不断地揉着自己被砸疼的头顶,本来冷淡的脸上,一点点地,绽放了,笑意!然后就是张开嘴巴,弯了眼角,出了声,好久没有这么笑过了,久的,就连苏锦自己,都忘了有多久!在满是灰尘的书库里,苏锦开怀大笑,毫无避讳和掩藏地释放情绪。

绣心还没从刚才的疼痛里缓解过来,就听到了声音,是笑!很大声!想也不用想对是自己刚才的行为,她有些生气,居然有人看到别人跌倒还能笑出来的!于是用手把腾起的灰尘赶开,再把已经凌乱的遮住眼睛的留海掀到了一边,这下,她总算看到了,那个嘲笑她的人,正是,曾经救下自己和莺儿,却又无缘无故掌掴了自己的人,苏家的当家大少爷。

从没有仔细地看过他,即使是在他从人贩子手里买下她的时候,可现在,绣心打量着这个只见过三次面的大少爷,他仿佛是看到了世间最有意思的事情一般,笑容将眼睛都遮盖没了,白皙的脸庞上都是绯红,甚至还有细细的汗珠,肩膀因为笑的太用力而微微颤抖起来,青色的衣衫托在地上,下摆沾了些许灰尘,白色的靴子也弄脏了,可是他似乎毫不在意这些,一直因为自己的笨拙大笑着,这,就是那个给了自己狠狠一掌掴的人吗?似乎完完全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绣心怔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等这个大少爷笑够了自己停下来。

苏锦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这才慢慢平息下来,他喘匀了气,带着笑意说道,“你是谁?是谁让你来这里的?”显然,苏锦没有认出绣心,就是那个在如月阁被他打了一巴掌的丫鬟。而绣心的眉头皱了起来,莫非打了人,连人都不记得了吗?这让原本没什么火气的绣心一下怒意直升,她用生硬的口气说,“奴婢的贱名不值得入耳。是云夫人吩咐奴婢来管这南书房的,里头脏,还是请少爷出去吧,免得腌臜了少爷。”

苏锦微微抬起了眉头,此时他又是那个冷淡严峻的大少爷了。还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尤其是在苏府。不过,似乎是因为刚才开怀的大笑,苏锦并没有生气,还是用着他一贯的口吻,“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小丫头呢?怎么没见到?”绣心顿了顿心神,原来他不是不记得自己了,难道……刚才,是在开玩笑吗?她实在不能把玩笑和苏锦怜惜在一起,仿佛天生就不融洽一样。

“回少爷,云夫人只是把我单独安排在南书房。”绣心答道。苏锦打量着眼前这个看似谦恭的丫鬟,因为刚才跌倒,衣裳弄脏了,发带歪了不说,脸上还有几道污迹,半晌,苏锦说,“先去洗一洗吧。”绣心楞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苏锦没有理会,径自进了南侧的书房,那里放的全部都是字画。在紫檀木书架上找了半天,拿出一支布满灰尘的条状木盒,用火漆和锦带封住,看来很用心地保存。苏锦将木盒拿了出来,用张干净的宣纸擦了擦,露出木盒上的字——《寒江夜月图》。听云姨说,那是娘亲生前最喜欢的画,因此父亲保存的很好。

他拆开了火漆,将画轴拿了出来展开,起眼就是圆月高悬,一江寒水向西远去,两岸古木寂然葱郁,江面上隐约可见一叶孤舟。虽然苏锦自己对书画没有很深的研究,可也觉得这是一副不可多得的佳作。原来娘亲喜欢这样孤寂的画,苏锦模糊不清的记忆里,她的娘亲总是对着他笑,以至于到现在,他对娘亲最深刻的映像便是她的笑靥,没想到娘亲居然喜欢这样的画。

“李浩然的《寒江夜月图》?少爷是要从南书房取走吗?那奴婢记下了。”绣心已经把脸上的污迹用井水洗净了,拿着小札和毛笔,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嘴角却微微歪了去,对这个没事跑到南书房来捣乱的少爷很不耐烦。苏锦依旧盯着画,说道,“你认得这画?”绣心看他不是想要拿走这幅画的样子,把毛笔放了下来,“奴婢当然无缘见识这种真迹,只看过仿品。”苏锦听出了她语气里的不善,依照平时的脾气,早就教训这个出言不逊的丫头了,可今天不知怎么了,也许就是因为她刚刚笨拙地摔在了自己面前,让他开心地笑了好一阵,反而对她生不起气来。

绣心趁机也多看了几眼这张画,这种机会可真是不多,虽然南书房藏着许多画,按照苏家的阔气肯定都是真迹,但不知为什么,每一张都被封在檀木盒子里,仿佛避讳着什么一般。绣心就是想看,也没有办法。苏锦歪了歪头,见绣心盯着自己手中的画看,破天荒地不露声色地微笑了一下,“我不懂画,看不出什么名堂,只是知道这幅画娘亲很喜欢。”绣心心里越发奇怪了,怎么这少爷和云夫人一样,难道都喜欢找下人聊天不成?而且他明明不久之前还很愤怒地掌掴自己。

绣心又看了几眼画,想赶快找个借口打发少爷走,这样反复无常真让人受不了啊,说不定一会儿又发起脾气对自己又打又骂的!当绣心最后一眼扫到画的落款时,微微停了下,感觉不对…..是的,不对!绣心盯着画的落款眼珠就不定了,苏锦看绣心呆呆地发愣,问,“怎么,有什么不对吗?”绣心凑近了仔细看,然后说,“这画,好像是假的……”苏锦愣了一下,“不要告诉我,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绣心听出了他话里的讽刺 ,冒着风险,“少爷您是才女佳人见多了罢,奴婢只会弹琴和写字。”“那你怎就知道这幅是假画?”

绣答道,“我听爹说过,李浩然的落款是用左手写的,字体向□斜,这是他和别人最大的不同,我爹不会骗我!这画是假的!”苏锦道,“你可知道你是在说什么?云姨命你管理南书房,若这画被人换过,你逃不了干系!”绣心咬着下唇,半晌,“奴婢以性命作保,这画,是赝品!”苏锦盯着绣心,她脸色苍白,皱着眉,看上去还是很害怕,可她还是说出了实情,苏锦嘴角上扬,把画卷了起来装进紫檀盒子里,在转身之前,他说,“以后你不用呆在南书房了,去我院子里,做贴身丫鬟。”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绣心根本想不出这其中的转折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威胁自己,现在又叫自己去做贴身丫鬟,这苏家大少爷……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分割============================

苏锦从南书房出来,径自走到了云颜的院落,推门进了正厅,丫鬟通报后,云颜从内间走了出来,“哟,今个怎么想起到我这地方做客了,莫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苏锦对云颜的调笑早就习惯了,屏退了丫鬟,对她说,“云姨,把那个绣心,给我当贴身吧。”云颜有些惊愕,平时不苟言笑的苏锦怎么回想起来这一出,这可不仅仅是因为绣心长得像他的娘亲。云颜说,“难不成看上这丫头了?”苏锦眯起了眼睛,“云姨,我是说正经的。”云颜这下倒是面上没了调笑之色,“这丫头做了什么,让你这么中意?”

“她看出这画是赝品了。”

“那又如何?”

“而且她当着我的面说出实情,还以性命作保,我说,若是赝品,那她也必逃不了干系。她还是坚持。”

云颜微微点头,“看不出这丫头还这么倔强,倒不像是官家小姐。”随后看着苏锦,“其实我早觉得这丫头不错,本想让她历练历练,过个若干年,替了我的位子,不过既然这样,那就依你,从小到大,能让你这么上心的人也不多,罢了。”

苏锦听了云颜话里的意思,居然是不想当这苏家的管家了,“云姨你要走?”云颜笑道,“傻孩子,谁说的?”苏锦急道,“那你怎么找人替你!”云颜说,“我总有死的一天,你不能让我一辈子都陪着你。”苏锦这才明白原由,说道,“云姨你吓死我了……”云颜越发觉得这孩子在经商和处事上聪明过人,而对其他则是相反,性子有时沉稳过头,有时又万般急躁,真不知是好还是坏。

云颜从椅子上起身,看着窗外修剪院落里花丛的小丫鬟们,嘴角泛起微笑,回忆起了往事,“以前被人叫云丫头的时候,仿佛只是昨日的事情,后来被叫做云姑娘,现在居然就是云夫人了……”

苏锦不知该怎样接话,沉默着,云颜转过身来,“锦儿,我知道你这么多年来过得很不好,本是女儿身却硬让你扮成男子,多年来连个亲近的人都没有,我对你有愧。”苏锦说道,“我知道你和爹是为了我好,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理由,但我明白你们的苦心,云姨,不要讲什么愧不愧。”

云颜摇摇头,“最近我总是心里不安,看来是要有什么大的变故了,这些年来我们一直能过些太平日子,全仗着你爹,可他这一去……难保不出什么乱子,我只是希望,若是这苏家倒了,你身边还能有个贴身的人陪着,不至于那么孤单。”

苏锦不能明白平时笑颜如花的云姨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云颜屋内的书案上,放着一封从京城传来的密函,上面只有寥寥几字:曹和现,遣人杀之,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