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 8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10 字数:4314 阅读进度:8/50

房中的炭盆烧的火热,还有若有似无的香气弥漫开来,一袭双胜绣金丝被里,苏慎平躺在被子里,手里拿着一本书随意翻阅,莺儿躺在他的怀里闭目养神,苏慎把书放到一边,凑到莺儿耳边,“听说,我大哥把你家小姐要去做贴身丫鬟了。”莺儿立刻睁开了眼睛,苏慎安慰似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我不会把来历不明的人放在身边,所以派人查了下你的底细……”莺儿倒不是为了这个诧异,只是没想到居然真的坐实了自己的想法,看来宝珠说的是在理的,扯起了一丝冷笑,自己做的还真没错,以后,也不用再顾忌什么姐妹情谊了,能生存才是最重要的,不管如何。小姐啊小姐,看你平时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没想到也会使些手段的。

“你说的可是真的?那她以后会不会做了苏家的大少夫人?”莺儿最关心的是这个,苏慎笑道,“怎么?你如何开始关心这个了?”莺儿把头埋在苏锦的胸前,“许绣心在做官小姐时,也是上门提亲的人踏破门槛的,我呀,怕你对她有意思!”苏慎拦过莺儿赤~裸的香肩,“那种女子当真无趣,就像嚼蜡,还是你比较合我的意思。”

莺儿趁机撒娇道,“那你什么时候纳了我?”苏慎起身,丝被滑落,他很瘦弱,不知是由于病,还是天生就是如此,“等我和林家小姐成亲以后再说,没娶正妻先纳妾,林员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地……”停顿了一下,他见莺儿脸色不善,哄道,“放心,不是给你说我对那种闺秀没兴趣,到时还是天天陪你睡。”莺儿红着脸,“呸,谁要和你睡。”苏慎,捏了捏莺儿的下巴,意味深长“撒娇可以,但你是自己送上门,这你可得牢牢记住才行……”

绣心抱着自己小小的包袱坐在自己的屋里,到现在还不能回过神,自己已经在大少爷的院子而不是南书房了?想起以前莺儿给自己说的关于那些个大宅里的丫鬟如何被少爷玩弄……绣心摇摇头,感觉有点无力,第一次开始后悔,是否当初应该趁着夜色带莺儿逃离驿站,那现在自己和莺儿应该还是没有分开的,不像现在,居然同在一个宅子里而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她根本就想不起自己来?叹了口气,绣心自嘲地想,自己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坚强有主意的女子,却又在某些事上倔强地够可以,实力和性子不对等的结果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任人摆布而无力挣脱。

绣心有些想念南书房,毕竟在那里,安静且自由,与书为伴,好过整天呆在那喜怒无常的大少爷身边,时刻担心他会不会又发起火。自己在一个有些怪的少爷身边,莺儿不知近况,爹爹更是生死未卜,绣心想到这里,心里越发难过,可转念想到云夫人在她来时对她的叮嘱,要好好照顾少爷。云夫人大概是来到苏府之后对自己最好的人了,为了她的恩情,也应该好好做事,绣心一咬牙,不就是脾气不好吗?多忍忍,自己就不信他真的能随便对下人拳打脚踢!

可是,事实并非绣心想得那个样子,来到苏锦的院子十天了,她就见到过一回少爷,苏锦平时打理着苏家南北的生意,很是忙碌,在自己屋里的时间不多,而且都是吃饭的时候,让一个小厮送进他屋内,根本不需绣心忙活什么,就连洗漱时都只需她把热水放在门口即可。后来绣心发现,原来这偌大的苏家当家的院落里,只有她自己和那个从不说话的小厮,这简直是奇怪之极啊,就算大少爷喜欢清静,也没必要把这院落弄得像是没人住一般空荡荡的。

从南书房到少爷院落,绣心如今当真无事可做,有时候她都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来做丫鬟的,难道是命太好了,做下人都这般清闲,可命好,又怎么会是现在的光景,不应该是在自己家里和莺儿一起做针线活等着爹从衙门回来吗?绣心把辛酸压了下去,如果没人吩咐她做事,那她自己找点事做吧,总不能一直这样闲着。

可能是苏锦性子冷清寡淡的缘故,她住了苏长鹤的院落之后,就命人把屋子里多余的装饰都搬走了,连一副字画都没留下,更别说古董和玉器,苏长鹤生前的得意收藏,都进了库房妥善保管了起来,她自己就在那只有基本家具的屋子里住着,好在她以前的屋子也是差不多的,所以没觉得有不习惯的地方,只是院子里的那株桃树。

那株桃树,听云姨说是爹为了纪念娘亲而栽的,可是整个院子就只有一株桃树,显得很是孤单而且诡异,而苏锦也不愿改动院子里的什么东西,就依着原来的样子,只是她心里总是有股说不出的别扭。

绣心找的事情,就是在院子里载些兰花。

少爷的衣服不用自己洗,少爷规定没有吩咐不准进他的房里,少爷的饭食不用自己操心,绣心这丫鬟当得名不副实,于是在院子里转了许多圈之后,终于决定在院子里栽花,这样看着院子里有了些人味,又可以让那株桃树开花时有个相互映衬的东西。

在绣心从花房要来了许多种子和肥料之后,她就在泥土里淘弄起来,因为天气渐暖,刚好趁机翻翻土,再过些时候就能埋种子浇水,然后等着开花就好了,绣心想得十分简单。为了再添一点颜色,她又从花房那里要来了些草籽,并非像把这院子弄成花园,至少不那么冷清。

就在绣心热火朝天地忙活的时候,那个负责给苏锦送饭的清秀小厮苏忠冲她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的,绣心不明白,说,“你想说什么啊?”苏忠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摆摆手,原来他是个哑巴。绣心不禁对苏大少爷更加好奇起来,原以为这长相还不错的小厮是那种传闻中大户人家少爷养的娈童,可他既不会说话,又确实只是给少爷送饭那么简单,这苏少爷,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怪人?

绣心半天也没明白他的意思,只好笑着说,“你可会写字?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写给我可好?”苏忠摇摇头,他想提醒绣心别再种下去,少爷不喜欢下人擅自乱来,可苦于不会说话也不能写字,急的满脸通红,差点跳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绣心听这句话不是第一次了,这苏少爷可真是吝词如金啊,一样的语气,一样的字眼,完全没有变过。绣心屈身行了礼,低头回道,“奴婢看院子里只有一株桃树,开了春肯定显得孤寂,就从花房要了些兰花种子准备栽种......”

苏锦微微一愣,看着眼前素衣躬身的女子,心里还有一丝愉悦,虽然她不守怎么守规矩,对自己的恭敬也有些勉强,但这次,到是真的让自己找不出生气的由头来,她也觉得院子里只一株桃树,显得孤寂了。她能想到爹在看这树的时候是想着的娘的,栽一棵没什么,毕竟心里有娘亲。可她从来不曾体会过这男女之情是怎么回事,没什么思虑的对象,所以看着这树,难免想到自己双亲已逝,云姨也说不能陪自己一辈子,只能看出这景致越发地透着的寂寥意味。眼下这丫鬟居然误打误撞地解了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心结,苏锦心里有些许的高兴,当然这些都是不能对别人说的,所以表面上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既然土都翻过了,就栽吧,不过不要弄出声响来吵到我。”

绣心一直低着头,抬起时苏锦已然进了屋内,她松了口气,这大少爷幸好没发怒,不然可就惨了,准又得挨一巴掌,不过他既然也没反对,那就继续干活。绣心高兴地哼着家乡的小曲,全然忘记苏锦说要安静的话来。只有苏忠愣在原地,从他七岁开始伺候少爷到现在为止,这可是头一遭,别人看不出,可他清楚的明白,少爷表面上和平常一样,其实心里是高兴的,这新来的丫鬟果真了得,才几天就能让平时全然看不出悲喜的少爷露了情绪,这云夫人器重的人,果然有过人之处。

========================分割===============================

苏府的一间院落里,妙兰正在给自己的主子王夫人梳头,镜中的女子从脸面上看起来很年轻,细眉若柳,眼若丹凤,又穿得一身锦缎,堪堪称得上是贵妇。

妙兰梳好了发髻,又在王夫人的髻边各插了两只簪子和步摇,让她看起来更加艳丽夺目。王婉烟对着铜镜左右转了转脸,然后看着镜子里妙兰的影子,“这胭脂的颜色和味道怎么都不对,你私自换过了?”妙兰赶紧澄清,“回夫人的话,还是秀芳斋的货,只是最近那款落霞红让不知什么人给全部买下了,一时又做不出现成的,李掌柜就送来了这个,说也是万里挑一的上品......”

王夫人用指腹轻轻擦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沾了些胭脂送到眼前仔细看了看,“这李掌柜现在连我也敢糊弄了,看来是不想做生意了,让张管事来见我。”妙兰在她身后唯唯诺诺地站着,没有要出去的意思,王夫人抬眼看了妙兰一眼,从首饰盒里取了一个翡翠戒指戴上,“怎么,我现在都请不动你了。”重音在请上,吓得妙兰一个激灵,连忙跪下,“不是的夫人,奴婢还有事情像夫人汇报,是关于二少爷的......”王夫人停下了整理脸上妆容的动作,“那就快说,二少爷又怎么了?”

妙兰抬眼微微偷瞟着王夫人,揣摩着她的情绪,“回夫人,奴婢看到那个新来的贴身丫鬟莺儿晚上进了少爷的房间,第二天才出来,您让我留意少爷的动向,我昨天看到,这不大清早就急着跟您说。”

王夫人心里冷哼了一声,这苏府常年不招新的下人,这难得来两个丫鬟,就把两个少爷都迷住了,自己的儿子虽然不像大少爷那样不进女色,可也是十分小心的,这次居然公然让丫鬟进了自己的屋子,也不知鬼迷了什么心窍。虽然玩玩丫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眼下和林家小姐的婚事已然临近,要是为了这么个卑贱的丫鬟坏了婚事,那可太不值得了。

王夫人虽然至今为止也未能明白,为什么当年老爷硬是推了林员外想要把自己女儿嫁给苏锦的要求,而把亲事结给了自己的儿子,这林家小姐的才貌可是远近闻名的,而林员外家的财势虽不如苏家那样庞大,可也是大富大贵的,这样的亲事怎么会便宜了一向不受老爷待见的自己儿子头上来呢?

妙兰看主子没有生气的意思,也就放下心来,准备退出去,走到门口,王夫人才又说,“顺便把少爷也给我叫过来。”

苏慎很奇怪刚请过早安不一会,娘怎么又叫自己过去,可也没办法,整了整衣衫,推开了王夫人的屋门,“娘,找孩儿有何事?”王夫人也不拐弯抹角,“那个莺儿,你要藏着点,万一让林员外知道了,闹将起来,退了婚也不是不可能,你也知道,当初他是不怎么把你放在眼里的,要不是看在苏家的面上,可能就把女儿嫁给别人了,我们母子本就在这苏府相依为命,这万一失了这门亲事,以后可怎么办是好。”苏慎躬了躬身,“母亲教训的是,孩儿明白了,不过林员外也是要脸面的人,应该不会退亲的,顶多只是给孩儿些脸色看摆了,至于莺儿,孩儿会小心的。”

王夫人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很欣慰的,因为他懂得以大局为重,凡事都思虑过后方才行事,虽然这次让个丫鬟伺候睡觉也没什么,可她还是觉得慎重为好,毕竟这苏家,里里外外没有一处是自己或者苏慎能说的算的。

苏慎虽然觉得母亲太过小心翼翼,可转念又想,这么多年来她为了自己能够不被苏锦过分打压,费劲了心血,那个糊涂的爹临终还是把苏家交给了苏锦,娘才这般犹如惊弓之鸟,真是辛苦。想到这,苏慎露出了笑容,“娘,您也别太为这些琐事费神,过不了过久,我们母子就不会是这种境况了,儿子跟您保证。”王夫人还以为是苏慎和林家女儿成婚后状况会改变,慢慢点了点头,她岂能料到,自己的儿子并不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