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 15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20 字数:4209 阅读进度:15/50

暮春时节,芳菲已尽。

天气越发热起来。虽说院子里的花都谢的差不多,可毕竟还留着那满园的新绿,看着十分惬意。

夏天快到了,这是苏锦最不喜欢的节气。为了隐藏身份,她必须时刻穿着宽大的外衫,而且不能太薄,到了夏天最是闷热,何况还有那一层层布条缠在胸、口,更是说不出的□。

绣心在屋子里,双手叉腰,看着苏锦换下后随后乱丢的衣服,皱起了眉头,“真是不会打理自己的事情。”

摇摇头,她把脏衣服整了整,堆在木盆里,又把被子叠好,归置到一边,随后把柜子里堆的乱七八糟的衣物一件件整好,码放整齐,这才端起盆子准备去给邋遢的大少爷洗衣服。

苏锦从外面进来,看到自己一团乱的屋子让绣心收拾地利利索索,愣住了,昨天找不到缠胸口的布条了,所以翻找的有点狠,又忘记把翻出来的东西放回去了,没想到回来倒是看见屋子一丝不乱。

不管她平时再怎么凶恶,此时也显出了那姑娘家特有的扭捏之态,本来嘛,住的地方是一个人的隐私,现在让别人毫无顾忌地看光了,自然是心里怪怪的,而且说不定已经落得个邋遢的恶名了。

绣心看着少爷愣在门口,“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一句询问看似平常,仔细想想,却饱含深意。苏锦点点头,“恩。”便不再说什么了。绣心看她头上一头的汗,便问,“虽说是春捂秋冻,可少爷你,穿的也太厚了些。”苏锦擦了擦汗水,随口答道,“穿薄了怕人看出来。”

绣心这才反应过来,对呀,怎么又忘了她现在是扮成男子的,若是穿少了,定会露陷的。可是,这样下去,到了夏天岂不是苦不堪言吗?

“洗洗澡吧,一身汗呢,我去烧水。”绣心说,苏锦此时正有这个意图,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答应,没曾想,这无意识地笑让绣心突然觉得有些不习惯,想了半天,也许是她不常笑,才会这样吧。

其实苏锦的院子很大,有内院和外院之分,外院都是些粗使下人,做做杂事和粗活,而内院,没有少爷的吩咐,是只允许贴身丫鬟和小厮进去的。外院的下人严格地遵守着这一规矩,谁都知道,若是犯了,云夫人不会轻易饶恕,她虽然一贯秉着赏罚分明,恩威并施的态度管理苏家,但大少爷的事情,就不会那么处理了。

外院有自己的灶房,平时洗漱用的热水就是那里烧的。

烧好的水要送进内院,得好一段路,苏忠帮绣心提着热水桶到了苏锦的卧房,那里,苏忠也是不能进去的。

“辛苦了,擦擦汗”绣心把自己的帕子递给苏忠,而他只是用袖子抹了抹额头,笑着摇摇头,马上退出了院子。

苏锦轻轻解开背后缠地几乎要勒紧皮肉里的布条,这才透了口气,虽说每天都缠,真么多年也习惯了,可每当睡前脱下来的时候,还是会有终于解脱了的感觉。

绣心在屏风外替苏锦递过手巾,看到了她挂在屏风上的缠胸布,便问,“每天都要缠着这个东西吗?”

“是啊,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总有一天要被勒死呢。”苏锦把头靠在桶边,溅出了些水花。

绣心看着屏风上苏锦瘦弱的剪影出神,她也不过是个柔弱的女儿家啊,“你为什么要扮成男子呢?”她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自从她得知苏锦是女子后,便在心里猜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苏老爷狠下心来,将自己唯一的女儿从小就装扮成男子。若是知道原因,说不定就能想法子帮她了。

“要是我知道就好了”苏锦歪着头,面对着屏风外绣心的方向,“没人告诉我为什么。”

绣心心里泛起了丝丝怜惜,原来她自己都不知道理由,这么多年,当真难为她了。目光落在了屏风上挂着的裹胸布,灵机一动,顺手抽了过来看,细腻的白布,裁成条状,用的时候应该就是直接一层一层缠在胸,前。

“你等一下再出来,我去去就来。”不知不觉,绣心已经习惯称呼苏锦为“你”,偶尔冒出少爷二字时,不是当着外人的面,就是调侃的成分居多了。苏锦不知道绣心要干什么,可缠胸布被拿走,没有办法穿衣服,只能继续泡在桶里,好在水还很热,不会着了凉。

飞针走线,绣心时而拿着剪子裁开白布,时而将多余的线头剪掉,更多时候是一针一线地缝,不一会,她抖了抖手里的成果,得意的笑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苏锦看到她的缠胸布变成了一件衣服不像衣服,肚兜不像肚兜,布条不像布条的东西,顿时有些气急了,坏脾气又冒了出来。

屏风外,绣心没有理会她的大呼小叫,“试试看,带子是系在身侧的,把头套进去就成。”照着绣心说的,苏锦半信半疑地穿上了那件四不像,没想到经过绣心巧手的修改,那原本就是普通布条的缠胸布,变成了一件有些像中衣的东西,看似像件衣服,可胸、部的地方有绳扣,多加了好多层,将侧面的带子一系,完全看不出破绽,相比将普通白布层层缠在身上要凉爽的多,而且不易被发现,外袍要是穿的薄了,看上去也只是一件稍显奇怪的中衣而已。

苏锦穿上外衣,站在镜子前照了又照,果然一丝破绽都没有,而且轻便的多了,不像以前,总觉得像有个刑枷锁在自己身上。转过身,看着绣心,讷讷地想说些感谢的话,又不知如何开口竟是呆在原地。绣心整了整苏锦的袍脚,抚平了皱着,挑起一个笑容,“看来很合身呢,我再找些白布多做几个替换,天再热,也好受点了。”

苏锦看着给自己整衣服的绣心,心里莫名地自在起来。

说到做到,苏锦开始将淮州大部分的生意慢慢交与苏慎,起初只是带他去铺子货站里看看,熟悉一下流程和规矩,后来先从绸缎庄开始,一点一点教给苏慎如何经营,后来,凡是账本,自己看过后,都会遣人送与他过目,并且承诺,苏慎成亲后,自己不再过问苏家在淮州的任何生意。

苏慎虽说以前没有这么详细全面地接手生意,可为人极为聪明,一点即通,且能举一反三,没用些时日,便能做的不比苏锦差。王夫人再没有要求什么,可能是看在苏锦这般上心的份上,也对晋州并州的事暂时放了下来。

苏慎翻着账本,仔细地算着收入和支出,提笔要记时,才发现砚台里没了墨汁,“研墨。”

旁边的莺儿不为所动,仿佛什么都没听见,抱着白猫,一下一下地摸着猫的绒毛。

“我说研墨。”苏慎提了提声音,而莺儿依旧没有要行动的意思。苏慎放下笔,走到莺儿身前,将手心抚在她脸上,语气轻柔“怎么了?生什么气呢?”女人使些小性子,会显得可爱些,要是不过分,苏慎都会耐着心哄上一哄,这也是一种乐趣。

“看你的账本去啊,管我做什么!”莺儿转了头,避开了苏慎的手心。他笑了一下,知道莺儿在闹什么别扭了。

“今晚来我房里吧。”苏慎坐在莺儿身边,“过了这阵我就不忙了,抽空好好陪陪你。”莺儿冷笑了一下,“过了这阵子,你恐怕就陪的是那林家小姐了!”

苏慎扯起一个不以为意的笑,“林家也是江南巨贾,自然不能对她太差了。”

他的态度激怒了莺儿,她站起身来,“我若是告诉夫人,我有了身孕,不知你还要不要去陪那林家小姐。”

听到这消息,苏慎眼神一冽,随后又恢复了他平常的神色,“好了好了,我知你的心思,成亲之后,要是马上纳个妾,肯定会让林家不满的,你听话,这日子长着呢。何必急于一时。”

莺儿一脸严肃,眼神里还透着些寒意,“我是说真的,我有身孕了,你若再晚几个月成亲,那喜酒便可以和满月酒一起办了。”

苏慎这才明白了莺儿不是闹小性子,“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莺儿妩媚地笑了,“早些告诉你,你便不娶那林小姐吗?已经两月有余了,倒时真要恭喜苏二公子双喜临门了。”说着走出了书房,留苏慎一人在里面。

莺儿本不想这么唐突地告诉苏慎,可她等不了了,他一天不娶她,她就还只是个贴身丫鬟,没有名分,凭白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有苦说不出。摸着自己的小腹,莺儿暗暗对肚子里的孩子说,娘以后的日子,就全靠你了。她要靠这个孩子挣得一个名分,哪怕是个妾,也要在苏家有一席之地,她不管苏慎以后还会不会娶其他的女子,她只要一个名分就够了,成功了,后半生衣食无忧,不用再做伺候人的下人,失败了,反正她也是孤身一个,大不了丢了这丫鬟的贱命罢了。

“还是送到二少爷那里吗?”绣心看着一堆账本,泛起了愁,这已是今日第三趟了,虽然是分内之事,可她一踏进苏慎的院子,就想起莺儿那冷冽的神色,让绣心难受之极。

整理账目的苏锦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着绣心,微一沉吟,说道,“要是觉得为难,让苏忠送去吧。”绣心摇了摇头,咬了一下嘴唇,说,“奴婢这就去。”说罢抱起账本便要走,苏锦又拿起了笔,随口说了一句,“以后不要奴婢奴婢的了,听着别扭。”

绣心明白苏锦的意思,扯起了一个笑容,“我知道了。”

林逸风放下茶杯,抬手握着折扇便是一揖,“许久不见,夏月姑娘愈发可人了。”丫鬟夏月脸上红了一下,“林公子就爱拿我们这些小丫鬟说笑。”

自从与苏家接亲开始,林员外就遣长子时常来苏家做客,一是为了了解些苏家的内情,好让女儿嫁过去不致受了委屈,二是想借此增加彼此生意上的往来,毕竟将女儿嫁到苏家,没人会相信林员外一点私心都没有。

林逸风算起来可是苏家的常客了,大少爷苏锦深居简出,不轻易见外人,即使是对与自己家接亲的林家也是一般,林逸风自然只有和苏慎套近乎的份,不过这林家公子爷不是纨绔子弟,诗词歌赋,丹青丝竹信手拈来,也是一个风流公子,并不惹人嫌弃,相反倒是平和没有什么架子,很招丫鬟们喜欢。

“林公子再等一下,二少爷马上就来,这几天他很是忙碌。”夏月给林逸风端上精致的点心后,便在一旁伺候着。“哦?”林逸风挑了一下细长的眉,苏家的事情他一向关心,这几天听说苏大少爷有意把部分家业分给苏慎打理,看来是真的了,这样也好,妹妹嫁过来倒也有个保障,心里这样想,表面却对夏月说,“是吗,倒真是辛苦你家少爷了。”

夏月哪里知道林逸风的心思,接下了他的话头,“是啊,这不,今天早上大少爷派人送了两趟账本来给我们少爷看,到现在还没弄完呢。”林逸风坐在凉亭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夏月聊着,眼神无意间瞟向了回廊,只见一个娇柔清丽的女子抱着一堆书册正向这里走来。

眉目间微有愁思,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柔弱,淡黄色的衣裙配得雪白的肌肤甚于任何花朵,步履轻盈但不造作,仿佛让人的心都随着她的步子动了起来。当真是美丽动人。

“此人是谁?”林逸风指着正向偏厅走去的绣心问,夏月看了一眼,她对绣心还是有印象的,便答道,“她是大少爷大贴身丫鬟,好像叫绣心。”

绣心把账本交给一个小厮,转身便从原路出了苏慎的院子,而远处的凉亭里,林逸风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轻轻摇了摇着手中的折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