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 21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26 字数:4241 阅读进度:21/50

绣心自晚宴开始就有些不自在,饭桌上的推杯问盏跟她无关,而身旁同样站着的丫鬟小厮们,却时不时地用怪异的眼光偷偷地瞟着她,让她很不舒服。尤其是站在王夫人身后那个眼神凌厉的丫鬟,她应该就是妙兰吧,虽然没见过她的真面目,可早就听说她的种种。

不过,好在站在苏锦的身后,她不愿见到那些仿佛切切杂谈的目光,就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看。她时而举箸时而端杯,时而低头时而谈笑的动作,都落入了绣心的眼里。

漆黑如墨的长发被丝带束起,发梢有时会扫过消瘦的肩膀,偶尔侧过头时,还可以看到她白皙的侧脸和脖颈,动作相比娇柔的女子多了分洗练,而较之男子又添轻盈,这就是苏锦。

以前,从没发现,她的背如此挺直。

又想到了那个夜晚,苏锦卧房的灯光一直亮到了天明,似乎就像是在陪伴难以入睡的她,那光亮如今想来,虽不强烈,却让人觉得温暖而可靠,而她的背影,虽不高大,但靠上去,似乎不用再担心任何事情。

林逸风见到苏锦身后跟着的绣心时,的确惊异了一下。似乎,自己几日前与苏慎的那个约定,不用付诸实施了,可苏二少爷有意无意地眼神暗示,还是表明,他想要个明确的结果,那么,自己只得冒个被爹爹责怪无礼的罪名替他出这个头了。

几日前。

林逸风一摇手中的折扇,眯起了眼睛,“什么?你怀疑你大哥有龙阳之癖?”苏慎喝了口新上来的龙井,一副自得的样子,“他从小到大都没碰过哪个女人,连个侍婢都没有,我怎么能不怀疑?”

“可这......”林逸风其实心里在想,就算知道你大哥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那又能如何呢?苏家的财势照样在他手里握的牢牢的。可嘴上却不能这样说出来,“那你打算如何呢?”

苏慎看向院子里忙碌的丫鬟们,嘴角轻挑,“若是如此,那便是好极了。林兄可否帮在下个忙?事成之后,必当涌泉。”

苏二少爷只是想确定,他的大哥是否真的只恋须眉而非红妆,假如真的如他猜测的那样,那么醉月楼的红牌洛子卿就可以成为一个安插在他大哥身边最有利的耳目。苏慎见过洛子卿,就连他这个不喜男风的人,都觉得这个男子有种说不出的魅惑,若是好这口的,当真没几个能逃过去的。而这种栖身青楼欢场的人,只要有钱,让他干什么都行。

当然,这些都是不能对林逸风说出来的。

“苏兄请说,若是能帮到,逸风万死莫辞。”嘴上这样,林逸风已在盘算该如何婉拒苏慎了,毕竟现在还是苏锦掌着整个苏锦,而且听闻他性子十分古怪,难以相与,若是激怒了他,可真真得不偿失,林逸风本来就是为了林家的生意的发展,才来和苏慎亲近的,他能不能扳倒他大哥做了当家还是未知,不能冒这个险去赌。

“林兄只要在几日后的宴席上,问我大哥要个丫鬟就行了,就是林兄你常常提起的绣心。”苏慎不止一次从林家公子的嘴里听得他对那丫鬟的钦慕,想必是喜欢得紧才会这样的,不过见了一面而已,虽然苏慎对林逸风的这一行径有些不屑,不过倒是可以利用。

在那样的场合提这样无礼的要求,林逸风当然知道,若是轻了,会让自己的爹责怪甚至处罚,还会影响自己妹妹的亲事。重了,很可能会招致苏锦的不满,自己总有一天是要执掌林家的生意的,若那时苏慎还没夺过苏家的大权,而自己又让苏锦记恨在心的话......

看出林逸风面有犹豫之色,苏慎当然想到了,于是开始加重筹码,“林兄不是一直喜欢那丫头吗?我大哥要真是不喜欢女人,那一个丫鬟对他也算不了什么,看在我和令妹亲事的面子上,还能不给?林兄的赢面可是有一半的。”

想到绣心,林逸风脑中闪过那个一袭淡黄色的衣衫,虽只见过一面,但他一直对她念念不忘,有时他自己都会奇怪,从没对哪个女人这样的自己也会这样朝思暮想,非要得到她不可。连去醉月楼喝花酒的次数都明显减少了,而身旁的侍妾丫鬟,怎么看,都没有那天在院子里让自己惊鸿一瞥的女子动人。

苏慎见林逸风有了动摇,便接着说道,“林兄不必太过害怕,我大哥看似冷淡,其实心里知道权衡利弊,若是所求不成,他也不会为难你的。”

“若是到时他真将那绣心送与你,林兄不但可以美人在侧,而且还帮了小弟一个大忙,苏慎必定感激不尽。”苏二公子做了最后的试探。

林逸风本就对这一诱惑有些心动,思虑再三,还是决定照苏慎说的一试,毕竟金钱易得,美人难求,而且还是一个这样让自己难舍难忘的美人。年少正是风流时,纵使他平时也算八面玲珑,可当淮州林氏的独子,家里的唯一接班人当惯了,也实在不允许有得不到的女人。

绣心在宴席上陷在自己的心事里,丝毫没有觉察到饭桌之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听到那句,“可否将你身后的丫鬟,送与在下?”时,才微微有了些反应,等她明白过来那“身后的丫鬟”是指自己时,大厅里其他的丫鬟小厮,都将目光齐齐地射向了绣心,有的羡慕,有的嫉妒,有的轻蔑,有的唯恐天下不乱,等着看这场突如起来的好戏,到底会怎么发展下去。

绣心站在苏锦背后,看不到她到底是何表情,不过,绣心心里还是相信,苏锦对这个无礼的要求,一定会拒绝的。冷眼看向对面那个公子哥,绣心一阵恼怒,自己虽然只是个丫鬟,没有什么地位,可还没沦落到在饭桌上被人送来送去的地步!

苏锦只是抬眼,扯起一丝冷笑,一直看着林逸风。看得他脊背发寒,都有些后悔自己一时脑热,提了这个要求。

林员外做梦都没想到一向识大体的儿子会这样,顿时愣在那里,竟是说不出一句圆场的话来缓解尴尬,而林夫人本就是个没主意的妇人家,只是盯着自己的丈夫看,希望他能想出个办法来,别让儿子的行径影响了女儿素青的亲事。

王夫人慢慢喝着茶,眼睛都不抬一下,耳朵却细细地听着桌上的动静,一丝一毫都不放过,苏慎眯着眼睛,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大哥的反应,心里对自己的猜测做着判断。

一时之间,那上一刻还喧闹不已的明亮大厅里,像被抽干了空气般地,没有任何声音。

大厅外的回廊廊顶上,正在盘膝坐着的雁行突然感觉到了杀气,那杀气只是一股,但从宴席厅里发出,难不成出了什么事?几乎用了毕生最快的速度,他以在廊檐跃了三步就到了地面,借着月黯的漆黑隐藏着自己的身形,同时观察大厅里的局面。杀气,似乎是苏锦发出的,只是在座的人都不懂得武功,所以只是为她的有形无质的气势所威慑,并没有觉察出什么。雁行松了口气,既然没人威胁小主人的安全,那么自己只要在一旁盯着就可。

“林公子,你这要求,当真放肆。”半晌之后,苏锦打破了沉默,她把手里的嵌玉的空心银筷子放到了桌子上,“你可知她是我的人?岂容他人染指?!”

虽然这句话表面上没有什么错误,绣心是苏锦的贴身丫鬟,当然是她的人,可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就另有一番意思了。

妙兰的眼里多了几分不屑,这绣心果然是和那莺儿一路的货色,就会勾引少爷上床,都是些淫/荡的下贱胚。

苏慎皱了一下眉,显得颇为失望,难道自己猜错了?

林员外反应了过来,连忙拉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像苏锦赔礼道歉,生怕他一个不高兴退了自己女儿的亲。这被退亲的女子,可真是名节净毁,很难再找到人家了。

王夫人出来打了个圆场,“锦儿,林公子只是说笑而已,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看到王夫人肯拉自己一把,林员外千恩万谢地接过话头,“是啊!是啊!小儿就是不知轻重,说笑也不会分个场合!是我教子无方,给位见谅见谅啊!”

林逸风早已被苏锦的怒意所震慑,话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一句来。

苏锦见既然有人圆场,她也不想闹的太僵,虽然心里实在难以忍受此人的放肆无礼,连自己身边的人都觊觎,可终归是自己弟弟的姻亲,便说,“林少爷这玩笑当真不怎么好笑!”

冷哼了一声,拉着绣心起身离开,算是把这摊子扔下了。

一路上,苏锦没有说一句话,脚步越走越快,拽着绣心的手也越来越用力。而手腕处传来强烈的痛感让绣心停下了脚步,双手死命地用劲,试图挣脱苏锦。

“你干什么!疼!”绣心最后终于摆脱了苏锦,站在原地,捂着手腕看着她,脸上尽是委屈,刚在那么多人面前受尽了无声的冷嘲热讽,现在好不容易不用再看那些白眼了,又被这样粗暴的对待。绣心以为她和苏锦是站在一起的,可现在,她却又把自己推离了身边。

怒气还没消下去的苏锦,见绣心停在那里,不由地心里的火更大了些,她走到绣心身边,用手抓住她细巧的下颌,逼迫她看向自己。

苏锦眯起眼睛看着绣心,语气生硬“怎么,难不成想留下来?看到有钱英俊的公子就想往上贴吗?”

绣心没想到苏锦会说出这样的话语,刚才满腹的委屈顿时变为了愤怒!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侮辱!

啪!

举起手,绣心想都没想,心头恶气一涌,便冲着苏锦的脸颊就是一巴掌。打完后,手掌那微微的刺痛才让她清醒了过来。自己,刚才,打了她?!

不同于男子的手,身为女子的绣心,清瘦修长的手指上个个都留了圆润整齐的指甲,而刚才的那一掌掴,小指的指甲在划过苏锦的脸颊时,居然留下了一道血痕,那痕迹在苏锦白净的面容上清晰无比。

确实感到了火辣辣地疼。却丝毫不顾脸上的伤,苏锦冷眼看着绣心,“我们扯平了。”随进转身离去,那道血痕让苏锦在夜色里看起来十分可怖。

愣在原地的绣心看着苏锦的背影在黑暗中渐行渐远,却不知所措。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让绣心茫然。

屋顶上,雁行将下面两人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当然,他不会去做什么。云夫人给自己的职责只是保护小主人的安全,在危险的时候他才会现身,剩下的时间,他就是一个幽灵。

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对劲,雁行观察着四周,在不远处的屋顶上,站着一个人。

虽然逆着黯淡的月光只能看到一个剪影,但那站姿,身形,还有,左手自手腕处的残缺,甚至若有似无的杀气......是储鹰!

“好久不见了。”储鹰依旧站在原地,嘴角含笑,像是看到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

雁行第一次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甚至压的他出了冷汗,储鹰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

“惊讶吗?我从阴间又回来了,你看到的是个人,而不是鬼。”储鹰对雁行的反应很满意,若是能让一向冷静的雁行都这么无措,他冒着险来苏家,真是值得了。

雁行暗自戒备起来,这复活的死人,绝对不是来这里做客喝茶的。

易霜一步跃上了屋顶,她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时,雁行已然发现了储鹰的存在。

储鹰看到清冷的月光中,一身白衣的易霜飘摇而至,美丽如昔,扯出一笑,“易霜还是像从前那般动人。”

被这个人夸赞,易霜反而有些反感,不易察觉地皱着眉,剑花一挽,指着远处檐角上的人“可是你伤了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