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 27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32 字数:4251 阅读进度:27/50

迎新娘到苏府,和去时是不一样的路,寓意“不走回头路”。一路吹吹打打,迎亲的队伍整整把一条街都挤得满满当当。等快到苏府门前之时,已是被围观的人拥的小心翼翼地往前推进,而府里的宾客听到鼓点乐曲,更是一股脑地涌了出来,想第一眼看到这远近闻名的林家小姐。

一时之间,当真人山人海,放眼看去,全是人头。

乐班子的领头见到了地方,手中包着红布的鼓棒加快了节奏,这是让队伍停下来的号令,家丁们不得不上前去以身挡住过分热情的人群。

花轿停下来后,喜娘忙不迭地把事先准备好的红绸拿在手里,掀开了轿帘,心里暗道菩萨保佑,让这个新娘子配合一点,早点把礼成了,这样折腾下去,她这老命可受不起。小心翼翼地把红绸绾住素青的嫁衣,“新娘子,该下轿了。”

这次素青没有什么表示,仿佛认了命般,把手伸给喜娘。

那老婆子一看,急忙把她搀了出来,将红绸的另一头交给苏慎,然后高兴地大喊道,“一牵牵白首!”

此刻,若是留心看的看客,可以瞅见,新娘子裙摆扫过的青石地上,有一滴小小的水迹。

到了东厢门前,绣心屈了屈身,说道,“吴公子,此地便是东厢,请自便。”说着便要起身离去。

此时听闻府外的吹吹打打之声,宾客们都出去凑热闹了,东厢这边着实没有一个人影,绣心路上就觉得一股不怀好意的目光,在背后直直地盯着自己,此刻她只想快点离开,去找莺儿,阻止她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傻事来。

李睿微微眯起眼睛,期间眼神变了一变,即刻移动身子,挡住了绣心的退路,“姑娘莫慌,在下有事请教!听得口音,姑娘不是淮州的,敢问姑娘是哪里人士?”

身后是个池塘,身前是这个举止放肆的吴公子,绣心进不得退不得,一时困在原地。皱起了眉,绣心提了提声色说,“公子请自重!”

想绕开李睿,却被他一把捉住手腕,绣心凭借自己的力量企图挣脱,李睿却越抓越紧,“我无意轻薄姑娘,只要告诉我你是哪里人士,我便放开你!”

李睿一向冷静沉稳,却不知为何在面对这个苏家的丫鬟时。失了分寸,全然不似那个知书达理的风流亲王。心中那个疑问像一把尖刀插在胸口,一天不拿掉,便一天不能安心!它迫使他做出了这般无礼的事情,李睿急切地想知道,眼前这个清丽是否就是那个淮阳公主——自己的表姐!

绣心平时看似温婉柔弱,却受不起有人以强压迫,她见挣不脱,便不再浪费力气,厉声对江王说道,“若是你不想被赶出苏府,就放开我的手!”言辞间横眉怒目,完全没有女子的逆来顺受之柔弱。

没想到这丫鬟是这样的反应,李睿竟然愣在了原地,身后一个低沉的男音响了起来,“公子请放手!”

李睿转身一看,一个年轻男子站在不远处,身着家丁的衣服,脸上有青色的胡渣,显得微微颓然。

李睿见有人来了,放开了绣心的手,向她微微一揖,”冲撞姑娘了,在下道歉。”

整了整衣衫,李睿背着手离去,路过雁行时,特意看了他一眼。

绣心捂着被握出一个红印的手腕,那疼痛的感觉让她有些晕眩。原以为从小练武的苏锦的指力已经够大了,而此刻被一个青年男子用了十足的力量抓着,才感觉到刺骨的疼,这劲力不是苏锦可以比的。

“你没事吧?”雁行向前走了几步,问。

绣心摇摇头,把衣袖放下来遮住留了一个明显红印子的手腕,“谢谢这位大哥替我解围。”

雁行微微低了低头,然后说道,“大少爷找不到你,命我四处看看,请姑娘和在下回去,免得他担心”

听到了苏锦在找她,绣心顿时觉得安心释然,点了点头,跟在雁行身后离开了前院东厢。

手握着红绸,苏慎面带笑意地将未来的妻子一步一步牵进苏府的大门。过了今日之后,自己便是淮州林氏的女婿,有了这的支持,那么以后将整个苏家从苏锦手里夺过来,便增加了一份筹码。

“小心台阶”苏慎温柔地对新娘说,周围的宾客仿佛都能从他的眼神里,感受到他对未来妻子的缱绻深情。

素青还是不言不语,任由他牵着向苏府内走去,只是此刻,怕是心正在被着温柔的话语撕扯着,不得片刻安宁。

进了门,苏慎把红绸重新交给喜娘。接下来新娘便要一直待在偏厅里,等着入花堂三拜。

苏慎抱手作揖,答谢宾客的祝贺,眼神扫过一圈之后,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此刻不该出现的人——莺儿!

莺儿那眼里满含怨恨和嘲讽,这两种情愫交织在眼睛里,让她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所以苏慎一眼便在人群中认出了她。

毕竟是重要的日子,苏慎没有轻举妄动,接着把高兴的新郎官演下去,得了个空却对身后跟着的心腹苏安耳语了几句。而当他重新看向莺儿的位置时,早已不见人影。

眯起了眼睛,苏慎握了握藏在宽大衣袖里的手。

“你跑去哪里了?”见雁行找到了绣心,不由分说地,先责备了她一句,“不是给你说在屋子等着我吗?”

绣心知是自己的过错,也不反驳,把实话说了出来,“我,我方才看到了莺儿......”

听到这个,苏锦神色敛起,她早知道莺儿被苏慎软禁了起来,现在却出现在苏府,忽然对这个贪慕虚荣的小丫鬟生出一丝欣赏。

这世上,柔弱的女子往往最后的结局都很悲惨,不想成为男人的牺牲品,便要学着让自己强大些,无论手段如何,定是比那些等待命运安排的女子要强上百倍,这话,苏锦记得,是云姨曾经说过的,现在用在莺儿身上,倒是有些相符了。

收起了心思,苏锦转身对雁行轻声吩咐道,“去把莺儿找到,放在妥帖的地方看起来。别担心我,你径自去便是。”雁行看了看不远处正在凝神戒备的寒旗,还有散在院落四处的护卫,点了点头,抽身离去。

“放心,莺儿不会有事,”苏锦看着绣心,“别乱跑了,从此刻开始就跟在我后面!”

苏锦的话虽然霸道,却让刚刚受了些许惊吓的绣心安了神,点头便应,“恩!我跟着你。”

从不见了绣心开始便眉头紧皱的苏大少爷,听了这话,才把眉心上的那把锁解了开来。

想了想,绣心又把刚才李睿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告知了苏锦,谁知她一言不发,脸上适才轻松了的神情又凝重起来,她扯出一个笑,“别怕,我会处理的。”

绣心同样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跟在你身后,从来没有怕过。

按照规矩,行三拜之礼要在正堂。

大厅里点了红烛一双,王夫人盛装正坐在前,因为苏老爷去世了,所以另一个位子是空的,仅仅摆了一杯茶在桌上。

喜娘把素青扶了进来,引到苏慎身边。

大堂内宾客满座,显得有些嘈杂,苏慎坐在侧面,正对着李睿坐在的桌子。

江王倒是举手微微示意了一下,全然没有顾忌苏锦越发凛冽的眼神。

虽说挂着苏锦姨娘的名号,而云颜却是不用坐在这高堂之位接受新人跪拜的,她也乐得自在,坐在偏坐观礼不语。

循着苏锦的目光看过去,她也看到了江王。

这男子,长得倒是不像他那畜生父亲,云颜永远忘不掉李敬的那张每每看人总是带着阴沉神色的脸。

云颜把目光移了回去,正对着苏锦的眼睛,她不易察觉地眨了眨眼,示意她镇静即可。

“一拜天地。”

为了不让素青再度出岔子,喜娘牵着素青的手臂,和她一起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

王夫人面露喜色,看着儿子和儿媳向自己屈身行礼,顺便得意地扫了一眼侧坐的云颜。云颜倒是没什么,悠然地捧着茶杯。

“夫妻交拜。”

到了最后一礼,喜娘帮素青侧过身与新郎官面对面,她手微微用劲,想让素青弯腰完成这最后的仪式,可是林家小姐,站直的身子似乎并没有俯下的意思,苏慎已经拱手弯下了腰。

见新娘子没有动,王夫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瞪了一眼她身边的喜娘。

那上了年纪的喜娘自问看过这许多婚礼,也没见过这般不听话的新娘,这时就惹了自己的婆婆,恐怕以后没有好果子吃啊,她小声劝慰着,“哎呦,林小姐,您可别让老婆子我下不了台啊,这门都进了,你就认了吧,赶快拜下去。”

苏慎抬头看了一眼唱赞之人,那人也是被这场面惊到了,得到二少爷的指示后,便又唱了一遍,“夫妻交拜。”

这次,素青顺从地弯下了腰,与自己的夫君完成了三拜之礼。

“送入洞房!”

这话像一个号令,标志着婚礼的完结。

宾客们开始喧闹起来,宴席开始,新娘子被带到了洞房里,苏慎在前面和前来道贺的众人喝起喜酒来。

整个过程里,绣心站在苏锦身边,并没有留意这仪式的进程,而是不动声色地四处打量着,想从众人之中找出莺儿来。

蓦地,在最接近门口的那张桌子边上,绣心看到了正盯着堂上交拜的两个人的莺儿。她神色愤恨,似是紧紧咬着牙齿。

绣心预感到事情不妙,想去莺儿身边,却被苏锦制止了。她扯住了绣心的衣袖,轻轻说了声,“别动。”

刚要有些动作,应着苏锦这一句,便停了下来,当绣心再向莺儿那里时,却见她已经被强行拉出了大厅,众宾客都将目光聚集在一对新人身上,丝毫没有留意身边发生了什么。

这时在绣心耳边响起的是:“送入洞房!”

宴席伊始,便有大批宾客前来道喜,喝酒自是免不了的,除了新郎官之外,苏锦是被敬酒最多的。此次前来的人,多半是抱着趁机和苏家拉近关系的心态,而这苏家的当家人却是逃不掉的。

王夫人心里满是不忿,自己的儿子成亲,倒是像他苏锦娶妻一般。不过,总有一天,会将一切都变过来的。

知道绣心担心莺儿,一边应付前来敬酒的人,苏锦一边小声对她说,“应该是雁行将她拉走了。”

回过神来的绣心抿了抿嘴,表示不必挂心,她没事。

掏出手帕,绣心替苏锦擦了擦嘴边的酒渍,“少喝一些。”

并不是不担心,但依着对苏锦的信任,绣心压下自己的胡思乱想,谨慎地跟在苏锦后面。

少爷和丫鬟的亲密动作,众人自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更有揶揄的眼神投了过来,不理会那些含义复杂的目光,绣心只顾身边的人。

喝醉倒不是什么最令人揪心的事情,倒是有些宾客一时激动,会有些身体上的接触,这便是令绣心最为担忧的事情,虽然穿着不会暴露什么,但一旦与人做了接触,那被人发现的就是很轻易的事情了。更何况,又是这么多人的场合,那一旦她的身份被人发现,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大祸了!

一直被苏锦保护的绣心,此刻全心全意守在苏锦身边,杜绝一切有可能的身体接触。

喝着喝着,一个看似已经醉到一定程度的中年男人,晃晃悠悠地走到了苏锦身侧。他打着酒嗝,举起杯子,舌头打结地对苏家当家诉说仰慕之情,却不料一步没走稳,一杯满满的酒都泼将在了苏锦的衣服上。

中年人一看不好,还想趁机给女儿和这苏大当家牵个线,这下可坏了事,立刻伸手,想帮苏锦擦去衣衫前襟上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