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 35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40 字数:4288 阅读进度:35/50

苏锦蹙起眉头,默然说道,“不,你不懂。”

“何以见得?”绣心问,“这些日子以来,我清楚地了解你的为人,为何说我不懂?你外表看似冷淡不近人情,可其实心地确是极好的。带我见莺儿,帮我照应我爹,带信给我......除了爹娘,从来没有人为我做过这么多事情。这一切,我感激不尽,也无以为报,只有凭着自己的一点力量,为你做些微不足道的事情。我一直想让自己更强些,不再做你的包袱,而成为你可以依靠的人,就像我能依靠你一样。”

苏锦听得绣心这番发自内心的话,心里泛起了阵阵喜悦,但她心里倒是也明了的很,绣心对她,怕是感激......因为欠自己的太多,只是单纯的感激......罢了。

“哦?依靠么?你能让我依靠多久呢?”半晌,苏锦开口问道,这一问,倒是让绣心不知所措起来,想了想,她答道,“虽然现在不行,可是我会努力....”

“我是问你能让我依靠多久?一年,十年,还是二十年呢?”收起了以往对待她的态度,苏锦居然语含几分讥讽。

一下被问住的绣心愣了愣,咬着下唇,努力挤出几个字来,“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直到你不需要我了为止......”

挑起了眉,苏锦怀疑绣心根本不懂她的话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凭着一时的意气才说了出来,“我要是一直都需要你呢?你能一辈子不嫁人来实现你的诺言么?”

被苏锦的咄咄逼人杀的喘不过起来,绣心沉默了,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是啊,话说到这个份上,若是苏锦是男子,大不了呆在其身边一辈子做个侍妾,可是,她是女子,自己也是女子,这便成了难题。饶是现在没有想过要嫁人的绣心,也不过是因为自己爹爹的事情而无暇顾及,那么三年之后?五年之后呢?

绣心沉默一刻,苏锦的心就冷上一分,末了,叹了口气,她说,“罢了,就当我没说。”

转身离开了屋子,苏锦才觉得,除了这院子,自己真的无处可去,可现在,她一刻也不想在这地方多做停留,想了想,她快步朝云颜的院落走去。

王夫人将张管事送来的账本放到了一边,这薄薄的几个簿子,记录着现下自己这边全部的收支情况,由于这一段时日朝廷不知怎么地对商贾的限制越来越厉害,连苏家这样的巨贾都受到了一些影响,更别说那些小商小户,恐怕日子更是难熬,。

打仗要粮饷,官员要俸禄,北方有些州府也受了瘟疫蝗灾。哪里都是要钱的地方,朝廷的钱哪里来?还不是收税么?

这税赋一收起来,指不定什么时候是个头。王夫人喝了口茶,问道,“云颜那边,可有什么动静没有?”

张管事眼珠子一转,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回夫人,这些日子,我们的人传回了些消息,北方各州的那些铺子,好像都在暗中收敛着银子,周转慢了下来。”

听到这,王夫人皱起了眉,收敛银子?这云颜到底是想干什么?没了现银周转,生意可撑不了多久,这不是摆明自掘坟墓么?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以王夫人对云颜的了解,定是有些内情的,她不可能做出这等傻事来。

“按以往的规矩,都是腊月初开始盘点,扣除了给伙计们的红包和来年的本钱,剩下的盈利都在月中到月末送到各州总铺的,可是现下幽州并州的铺子里的银子已经只剩下不到三成了,勉强支撑着,至于这银子到哪里去了,还真是不知道,咱们的人打听到的也就只这些了......”张管事斜眼偷偷观察着王夫人的神色,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说错话来,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王夫人心里冷哼了一声,看来自己不同意分家,那边可就急红了眼,忙着把银子给藏起来呢,“那你接着留意,有什么动静立即回来告诉我。”

苏氏绸缎庄的内堂,苏慎正在喝茶理帐,外间的伙计突然进来禀报,说二夫人招掌柜的回去。他看了一眼伙计,说,“知道了,我忙完了就回去。”小伙计面露难色,“这......夫人吩咐说,让您赶快回去....外面的家丁还等着信呢......”

停了笔,苏慎不耐烦起来,自己的娘亲最近越来越多事了,在她眼里,自己却还是那不懂事的三岁毛孩。

“告诉来人,我马上回去。”

理了理衣衫,苏慎吩咐伙计备车回家。

当他看到自己的娘亲正在院子的亭子里做着刺绣的时候,心头不由地一气,“娘,你一天到晚急匆匆地找我,到底什么事?”

王夫人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不想整天过清静日子?可就是有些人不准。”

“又怎么了?”苏慎见状,问道。

将张管事的话向儿子说了一遍,末了,她又加了一句,“我看他们是想硬着来了,那些被藏着的银子不在账上,我们若是想分都分不到,你可要好好想一想。”

想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苏慎心里开始暗暗盘算,这样一来,那自己,非得用些特别的法子不可了。既然都到了这份上,也没必要再顾忌什么了,苏家的当家只能有一个,就是他苏慎,而非别人。

沉吟了一下,苏慎想到了那个吴公子,眼神突然一冷,对王夫人说道,“娘,这些事你以后少管就行了,我自有安排。”说着便想离去,王夫人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让我少管?你别忘了你长这么大那件事不是我管的,你现在翅膀长硬了,就嫌我烦了不成?!”

面色上有些冷意,苏慎越发觉得女人生个孩子缝个衣服还成,一到了正事上,只会碍手碍脚的,“娘,我先走了,铺子里还有事。”

看着苏慎离开的背影,王夫人瞬间觉得那身形像极了那个淡漠无情的男人苏长鹤,一种无力感从心头爬了上来,一如她当时嫁进苏家后的感觉。

“锦儿,出了什么事情?”云颜见她不是很精神,好似出了什么事情一般。

摇摇头,苏锦将在路上思索了半晌的想法告知了云颜,“云姨,我们还是提早准备吧,中秋之前,我想离开淮州,去北方。”

微微有些吃惊,这到和自己的计划相符,却不明白为什么苏锦突然要这么做,这其中,怕是有些周折,才会促使她做了这个决定,“锦儿,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锦望向窗外,云姨的院子里,同样有娘亲最喜欢的桃花,已过了花期,那树虽然还枝繁叶茂,中就少了些灵气,和普通的树没什么区别,“我只是觉得,似乎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身为过来人,云颜看出了这孩子的情绪,到底是为了那般低落至此,“绣心说了什么让你如此感怀?”

没想到云姨看出了她的心思,苏锦张口结舌,“没、她没说什么,只是我自己想离开这里罢了,既然二娘和弟弟如此绝情,我也没必要念着爹的情分了,分家后我们便去北方,找个地方安心住下来,也能过这一辈子。”

云颜心里感叹,自己本想找个人陪伴这个孩子,不曾到,这陪伴,到头来却成了羁绊,不能说好,却也不能说坏,孽缘姻缘,只一字之差耳。

想当初绣心第一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仿佛看到了姑娘时候的小姐,鲜活地站在自己面前,连同那怯生生的样子,都很像那早早便香消玉殒的苦命人儿,犹豫了好一阵子,还是决定将她留在苏府,若是实在太过想念那逝去的笑颜,看看这孩子,也算解了些忧。

没曾想,苏锦她居然主动提出要她做贴身丫鬟,思忖了这提议,又把绣心的底细仔仔细细查了一遍,这才稍稍放了心。既然想,由着她吧,有个人陪伴,总是好的,寂寞,终究是最让人敌不过。不想让苏锦如同自己一般,呆在这华丽的宅子里,就像住在一个华丽的牢笼里。

原来,在自己不知不觉间,她们已经到了此种地步,云颜不知苏锦心里到底是何想法,便直接问道,“那么,你打算置绣心于何地呢?”

“她?”苏锦愣了一下,没料到云姨会这样问,漠然道,“不过是个丫鬟,随她去好了。”

“恩,她知道你的底细,我实在不放心,明个就让雁行杀了她,免得成为后患。”

“不!不行!”云颜的话音未落,苏锦便急着打断了她,“放过她,她不会将我的身份说出去的!云姨,求你!”

一连串的话里,云颜已明白了苏锦的心意,“既然如此在乎,锦儿,不如带她一起走。”

一起走?苏锦想到绣心对自己诘问的沉默,心里似乎隐隐作痛了起来,“带她走?倒时还不都一样么,算了,就当没有这个人罢。”

默然不语,云颜轻叹,“何必苦了自己,你这孩子,你想把她留在身边,云姨一定让你如愿。”

“留得人又如何,不必了,我以后不想再见她了。”

太守府。

李睿坐在苏慎对面,一挥手,“请二少爷偿偿这新上来的龙井,也只有淮州才有这品质。”

来意并非为了喝茶,可苏慎耐着性子还是坐了下来,“客随主便。”

待上茶的丫鬟全部退了下去之后,苏慎这才有些急地开了口,“江王殿下,若你能助我夺过当家之位,苏慎定当涌泉相报,六成就六成,到时真金白银,全数奉上。”

心里有些疑惑,这苏慎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了心意,莫非苏家出了什么事情不成,嘴上却说道,“二少爷果然是爽快的人,无愧于苏家的风范,李睿拜服。”

“那么,殿下究竟有什么法子来助我?”沉了沉声音,苏慎问到,“我越早当上当家,你的银子就越快到手!”不忘记补充的一句话,让苏慎显得很是焦躁。

轻笑了一下,李睿摆摆手,“且慢,二少爷,你还没答应我的另一个条件呢。”

“什么?”苏慎顿了一下,想到李睿曾说过,除了苏家的六成财力,他好像再没有说过什么另外的条件了,神色一凛,“殿下当日似乎只是说过要钱,苏慎愚钝,可不知什么另外的条件。”

李睿说道,“二少爷别急,这另外的条件,相对于苏家的六成财力来说,只不过沧海一粟,再者,这次并非求财,而是想得一人。”

“人?”苏慎更觉奇怪,“是何人?”

“苏锦。”

回到院子,见绣心站在院子里,似乎是等着她回来,皱了皱眉,沉下心来,走到她身边,“以后你不用再伺候我了,回南书房去吧,赶快收拾东西,尽早搬走。”

没有一丝犹豫,像是恢复了一开始的冷漠,苏锦说完便径自回了屋子,没有转身看绣心一眼。

门“砰”地一声,被她关上了。

绣心低着头,背对着苏锦的卧房,那身影,竟是失了往日的神采般黯然。

她慢慢蹲□,抱着自己的双臂,强忍着不让泪水滑出来,为什么会觉得心里针扎一样难受呢?形容不出,身体却随着那股力量慢慢地冷了下来,前所未有的孤独渗进了她的心里,原来,这就是被她丢弃的滋味么?

那日被怒气冲昏了头,掌掴她之后所生出的,那种害怕被她赶走的感觉,现在终于变作了沉重的现实将自己生生的压垮了。

前一日还说要与自己分担愁苦的人,今日却就这样轻易地将自己关在了门外。

往昔她说过的话,似乎都开始在脑子里回响起来,一字字,一句句。

绣心呜咽着,断断续续从口中呢喃自语,可谁也听不清,她究竟在说什么。

窗户细小的缝隙里,苏锦的眼眸,闪了闪,泛起了一丝涟漪。

作者有话要说:很抱歉,第三十六章会在七点左右贴出来,这两天实在赶不及写三章的分量,实在很对不起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