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 38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43 字数:4186 阅读进度:38/50

这话让云颜失了冷静,“你疯了,孙大哥这些年来,就是为了保护小殿下殚精竭虑,你莫不是想让他的苦心付诸东流不成?”

“躲躲躲,你们就知道躲!真不知道那个白面书生的主意有什么好?现在还不是让发现了,你才这般急匆匆的?要是听俺的,当初就让俺老韦冲进皇宫宰了这个直娘贼,说不定小殿下现在都成为一代明君了!”韦成效素来不喜欢孙易居,当年共事之时更是诸多摩擦,秉着有话直说的性子,他才不管什么对逝者敬不敬重。

云颜叹了口气,心道,哪有你说的那样容易,什么事情要是都凭着刀剑不就乱了套了。明知秀才遇到兵的道理,云颜没反驳他,只是淡淡地叫了声“韦大哥”,便让这令突厥胆寒的神威将军住了口,她说,“你这般大动干戈,朝廷那边肯定已经知道了,趁还没有坐实这个罪名,收手吧,若是主上看到现在还要为了过去的事情血流成河,他也必会不安于九泉的。”

听到她提起了楚王,韦成效也不知如何反驳,带兵打仗他很擅长,若是口舌之辩,却天生输人三分。

这时,站在一旁的韦韵兰突然开了口,“这位夫人想必是爹爹的旧识,楚王殿下的事情韵兰从小就听得爹爹当故事讲,很是崇敬。这次无怪于我爹爹冲动,只是当今朝廷内外,奸佞横行,百姓民不聊生,而皇帝昏庸,皇子之间结党营私,为了皇位明争暗斗。半年之前突厥人袭击渭城,我爹派兵驰援,随后却被弹劾私通敌寇,观朝廷内外,无一人真正为百姓说话,为国家担忧。让他们这样下去,还不如尽早起事,免得百姓受更大的苦楚,云夫人既然是故人,当了解我爹的性子,他没有董卓之心,更无曹操之力。”

一个年华不到双十的女子,能说出这番话来,云颜很是欣赏。韦韵兰说得没错,自乾帝继位之后,国家朝政一天不如一天,连高丽吐蕃这样的边陲小国都要欺上一欺。那几个有实力继承大统的皇子,要么穷兵黩武,要么阴险残忍,而朝中更是无忠臣诤言,这样的朝廷,想不破落,简直是痴人说梦!

往上追溯,不是没有女主登基掌大宝的例子,周朝武曌废子自立;而大兴第五代帝王顺帝,就是以公主之身继承大统。

可是,对云颜来说,自幼抚养苏锦,更是了解她的品性,当帝王对她来说不合适,即使能坐于庙堂之上掌握天下,地位权利不过是黄粱一梦,以苏锦的散淡,必会苦恼余生。

“王妃临终之时让我照顾小殿下一生,佑她平安,我虽为一介弱质女流,这些年来却依仗着孙大哥的谋断,勉强践行......韦大哥,你忍心让楚王殿下唯一的血脉,再卷进这争斗杀伐之中吗?”说着,云颜屈膝下跪,向韦成效拜了一拜,语带恳切,“求你了韦大哥,收手吧,让小殿下平平安安地过一辈。”

韦成效见状马上去扶她,“你、你这是让我老韦折寿啊!可,已经来不及了,你来的前一天,我已斩杀朔州刺史,并起了檄文,怕是......现在已然传到京城了。”

江南的秋还是一派绿意弥蒙,全然不似万物将谢的悲凉气氛。

绣心依着苏锦的话,准备起了远行的物什,因为只有个大概的方向,也不知具体时日,便把细软先搁置一边,北地冬季冷冽,先准备几件冬衣御寒总该不会错。

收拾了一下就将近申时过半了,绣心将衣服叠好放进包袱,腾入柜中,便打算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开始为苏锦准备晚上的饭食,刚一出门,却看到了雁行从苏锦的卧房里出来。

自从那次被雁行所救,绣心一直心怀感激,又听得苏锦说这雁行是身边可以信任的人,心道怪不得能被允许进她的房内议事。一来二往,虽没说过几句话,也算得熟稔。

雁行发现了从侧屋出来的绣心,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她也早已习惯了这个年轻男子的寡言,屈身回礼,目送他离开,转眼便瞧见苏锦皱着眉头,和自己做着同样的事情,绣心走到她身边,用手轻抚了她额前的小山,“别皱了,都留下痕迹了,你才多大啊。”

拉下绣心的手握在手心里,苏锦笑笑,“习惯了,我倒是也没觉得有什么。”

“又出了什么事情?”绣心看出她顾左右而言他,径直追问道,现在,你还是不肯跟我分担所有不成?

想了想,苏锦开口,“听说北边一直抵御突厥的神威将军传了檄文,造反了。”

朝廷无道,百姓积苦,总是有这么一天的,绣心心里感叹了一下,无关于自己爹爹那曾经的迂腐执着,单纯地只为这世道所有的苦难泛着辛酸。

“云姨去的泾州,就是那神威将军的都护府所在。”

绣心心里一惊,急忙问道,“这可怎么办是好?护卫再厉害,总敌不过千军万马的。”

叹了口气,苏锦温柔地看着自己的许丫鬟,“怎么现在性子越发急躁了,听我说完,”顿了顿,她说,“那神威将军韦成效是打着淮阳公主的名号反对朝廷的,我推测,云姨便是去找他。”

“这?难道,云夫人想......想让你当皇帝不成?”绣心为着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捂住了嘴巴。

“我要是长个脑子,当时问一问便好说了。也不用在这里干着急啊,”苦笑了一下,苏锦看向绣心,“放心,我之前做了些准备,一有什么动静,我们便动身去并州那里,不会有事的。”

将头靠在了苏锦的肩膀上,虽对她的话完全信任,可心底还是担心,怎么想过个安生的日子,便这样艰难呢?

从苏锦的院落出来后,雁行正穿过中庭,却见得一个家丁直站在院子里,看似无事漫步,实则密切地注意着周围的地形。

闪身躲进了廊柱后面,捡起一颗花圃里的石子,雁行眯起了眼睛,用了五分力丢了过去。

那家丁感觉到了石子的走向,但身法不够灵活,没有躲开,被打中了肩膀。暗自骂了一句,走开了。

功夫不错,却也是好对付之辈。

观察了几天,从吐纳气息来判断,这几个家丁的功夫都差不多。这,似乎令人匪夷所思。

“味儿可真好,可是刚学着做的?”苏锦将一块绿豆糕咽下去之后,夸赞道。

绣心得意地笑了起来,“本来就会的,想到入秋了还有秋老虎,你内火又大,就做了些,不错吧”

原是想到这些日子苏锦为了内外事务愁眉不展,性情不佳,想起她有时泛起的孩子心性,便做了些好吃的东西来哄一哄,果然奏效。

本来就喜欢吃甜食的苏锦,觉得这绿豆糕晶莹剔透,甜而不腻,吃下去回味良久,沁人心脾,当真好吃。

“恩,谢谢你。”苏锦认真道,“可从来没人这么用心给我做过点心的。”

把碟盏收了起来,又给她添了茶,绣心说抿起嘴,眼带笑意,“以后常常给你做就是了,我多做了些,准备给黄玉和画眉送去呢。”

来苏府之后,能交心的人,便只有画眉了,绣心想起可能随苏锦去了北方,便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有些伤感。

“要人陪着你吗?”想了片刻,觉得还是找个人陪着为好,最近宅子里不是很太平,苏锦说,“我让护卫跟着你去。”

“不必了,我去去就来,怎么可能出事,”绣心笑她有些过分风声鹤唳的,“我不寒暄,送了点心就回来,好不好?”

勉强同意了,苏锦还是叮嘱,“天色不早了,带上灯笼,别走那些小径。”

这当真就像个娘亲嘱咐孩子的话了,没想到她还有这一面,“好了好了,你还说我,你才越发啰嗦了。”

绣心收拾了食盒,看了看天色,才快到戌时,天色刚刚起暗,也是苏府的掌灯时间,各个院子都在廊檐挂起了灯笼,不算太晚。

云颜的院子是离苏锦的住处最近的地方,不消片刻,已经到了院子外,绣心刚想叫门,门便自己打开了,绣心认出是云夫人的大丫鬟秋霜,领着一个年纪很轻的美丽女子走了出来,绣心退到一边。

黄玉也跟着出来了,站在门口,“那还请二少奶奶小心了,这几天注意调养,虽说初秋干燥闷热,也不要吃太凉的东西。”

素青欠了欠身,“谢黄姑娘提点,那么素青先行告辞了。”

转身欲移步的素青,却看到了路边站着一个拎着食盒的女子,还没等看清楚,黄玉便叫道,“绣姐姐!”

绣姐姐?这个名字素青很清楚的记得,就是那个被黄玉评价“很得表哥心”的丫鬟。

心里一惊,素青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到自己一直想见的人。

不由地盯着她看,借着手里的灯笼照亮,瞧的清楚。素料衣衫,身上几乎没有什么配饰,只一对碧玉耳坠和一个银镯子,长得很是淡雅,更兼不施粉黛,所以初看很打眼。

再仔细瞧的时候,素青越发觉得她有股令人舒心的气质,原本因为身孕有些烦躁的心情,在瞧了她几眼之后,也变得不那么强烈了。

绣心听得黄玉的话,知道眼前打量自己的女子就是二少奶奶,屈身行了礼。

黄玉快步走了上去,几乎是扑到了绣心身上,喜道,“绣姐姐!你最近都不来看我!有些人就喜欢霸着你!”

心里一楞,转念明白了黄玉说的意思,心里更是凉了三分,比着先前在池塘边,听得自己有了身孕的时候,更添了一份落寞。

“惠儿,天色不早了,我们快回去吧。”素青迈步便走,后面的惠儿提着灯笼,急步跟上。

目光从素青身上收回来,见黄玉这么急着看自己手里的食盒,说道,“绿豆糕而已,别着急,这么大了还像孩子一样。”

进了屋,黄玉立刻抢过绣心的食盒,打开拿出了里头的碟子,“真好看,闻着也香!”

绣心摸了摸黄玉的头,“慢点,天色不早了,我答应了她要早些回去的。”

撇了撇嘴,黄玉腹诽了一句,这么听她的话。

“那你快回去吧,别让有些人等急了。”

从洗踏房出来,已经有些晚了,绣心提着灯笼,打算走近路回去,她怕是有些等急了吧?

又想到苏锦嘱咐自己早归的模样,看来不管扮多久的男子,心底还是逃不脱女子的心性呢。

手里的食盒不由自主地轻轻晃了起来,配着绣心随口哼着的小调,心里想着那个让她早些回去的人。

“小姐......”有些凄厉的声音从角落里传了过来,吓得绣心一个激灵,手里的食盒掉在了地上。

“谁?”略带惊恐的问了一句,将灯笼提了提,照向那声音传出来的地方。

莺儿站在那里,光线照不到她的脸,一片灰暗里,只见她开了口,“小姐。”

绣心走了过去,瞪大了眼睛,“莺儿?你、你怎么在这里?”

哭腔已出,莺儿掩面抽泣着说道,“二少爷,他、他要杀我!”

绣心握住了莺儿的手,见她发鬓散乱,一边脸高高地肿起,像是被人掌掴了一巴掌。

“他打你了?”绣心提了声音,“跟我来,大少爷会护住你的。”

莺儿不动声色地挑了一下,声音带着鬼魅,“小姐,不如......你和我走?”

没听懂莺儿的话,绣心刚想问这话的缘由,却眼前一黑,失了知觉。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也略显无聊,可为了后文铺垫没办法啊,剧透一下,韦韵兰这妹子会成为绣心的情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