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 47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52 字数:2790 阅读进度:47/50

一听女儿回来了,韦成效喜上眉梢,忙不迭地让手下迎进来,只见韦韵兰一身粗布男装,大步流星地进了军帐内,她向云颜等人问了安,最后才对韦成效说,“殿下我已经安全护送回营了,现在在军帐里休息。”

韦成效点了点头,“你也带着手下的弟兄们去休息吧,命灶房给他们单独做些好饭食。”

韦韵兰本想和爹爹说些话,却见有人在侧,不便讨论,就依着他的话退了下去。

云颜倒是跟着她一同出去了,在帐门前,她问韦韵兰,“殿下可安好?在哪个帐中?”

见云颜如此关心公主殿下,韦韵兰说道,“可能殿下有些累了,连日奔波必定疲苦,稍后我带云姨去探望殿下可好?”云颜也觉合理,便点头答应了。

回到自己帐中,韦韵兰换下了满是灰尘的衣服,就着丫鬟打来的水清洗了一番,才觉浑身舒爽。吃过晚饭她依言带着云颜去为苏锦准备的帐篷,她见寒旗和一只跟在云颜身边的易霜都守在帐篷外边,就停了脚步,“云姨,前边就是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向爹爹汇报,便少陪了。”

云颜谢过了她,径直走进了帐篷里面。

苏锦还是坐在一旁,屋内灯光昏暗,只有一只快灭了的蜡烛,火苗不时抖两下,溅出些火星。

“锦儿”,云颜低唤了一声,才见苏锦慢慢转过头来,睁大了眼睛,“云姨!”

云颜上前保住了苏锦,忍着泪水,嘴里重复着,“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在母亲般的云姨怀中,苏锦再也支持不住了,将连日来的辛酸,愁苦,怨恨一齐化为了热泪,结结实实地哭了出来,直哭的云颜的肩头湿了一大片,方才罢了,擦了擦泪,苏锦将一路上的事情都讲与云颜听,说道痛心出,双拳紧握,久久才能平息。

云颜望着有些消瘦的苏锦,知道她一路上受了很多苦,安慰道“没事了,来了泾州我们便安全了,绣心,我们会想办法救她的,你别担心。”

苏锦泣道,“是我没用,让她替我去冒险,本该是我受这份罪的。”

云颜轻抚了她的脸,将泪痕拭去,“其实这是我的错,若当初我下了狠心,便不会有这些是非,锦儿,你别怨恨自己,要怨就怨云姨吧,是云姨不好!”

苏锦摇了摇头,“不,是我的错,我当时就该杀了李睿!”

怎么劝解也无用,云颜心里十分难过,她深知绣心与苏锦的感情,却不曾料到那李睿居然将绣心掳走,这目的和意图想来是想威胁苏锦来控制神威军,这可如何是好?

又安慰了她一会儿,云颜见苏锦有些困意,便告辞离开,出了帐篷,寒旗和易霜一左一右站在门口,仿佛没有动过,也没有交谈过,可云颜知道寒旗一定将雁行的事告诉了易霜,叹了口,什么也没说便走了。

中军大帐的侧帐里,韦韵兰皱着眉头,却不发一言,倒是韦成效看着羊皮地图大声称好,“现在我军势头威武,东面乱象已定,京城里更是乱成一锅粥了,甚好!甚好!”他连用了两个甚好。

“爹,你若真的攻到了京城?那又如何?”

“当然是杀了狗皇帝,拥立公主殿下为天下主了!”韦成效不明女儿的问法。

韦韵兰沉默了半晌,说,“我认为殿下她,不具治理天下的能耐。”

此话一出,就是韦成效也有些生气,提高了声音喝道,“说什么胡话!殿下不能治天下,难道你能不成?”

“我都比她强一些......”韦韵兰见爹爹生气了,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是被他听见了。

“放肆!你可知自己在说些什么?”这些真的惹火了韦成效,对自己宠爱的女儿动了真格的怒气。

“爹,你可想到,就算是王位易主,可选了个没有才能治国的皇帝,真的比现在的昏君来的强多少?我们神威军里的半数兵丁,不都是因为昏君奸党横行饱受迫害?若是到时殿下不能还治于世,那爹爹你要担多大罪责你可知道?”韦韵兰将心里的一干话都讲了出来,也不畏惧从没对自己发火的韦成效怒气横生。

韦成效虽脾气有些暴躁,却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听了女儿的话,虽然没有平下全部火气,也消减了不少,闷着声不说话。

韦韵兰见爹爹没有开口的意思,轻声说了句,“爹爹,时候不早了,你早些歇息吧。”就离开了。

独自一人的神威将军,纵然眉头紧锁,却也在思虑女儿的话语。

时间退后几日。

山间小道上,一辆马车飞快地奔驰,逃也似的转过一个又一个弯,驾车的青年男子紧握绳缰,连腰间的水囊掉下了车都顾不得,连挥了数下皮鞭,马匹嘶鸣一声,脚下更加快了速度。

车轮的颠簸声在谷间愈响愈烈,恐怕不久这马车就要禁不住散架了。

路上的石头磕到车轮,整个车身向上一抖,只听见车内一个女子叫了声痛,驾车的男子便收紧了缰绳,让疾驰的马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雁行回过身去问。

素青撩开了车帘,满脸倦色,“没什么,刚才撞到了......”

雁行看她甚是劳累,便开口,“休息一下吧,喝点水。”说罢转身去拿腰间的水囊,才发现早就没了踪影,不由地眉头一皱。

素青急忙说道,“我不渴,你可是渴了?”

雁行叹了口气,“现在就是想喝也没法子喝了,水囊掉了。你在此处等一下,我去取点水回来。”

素青欲说还休,见雁行跳下车准备离开,才叫了起来,“我...我怕,你别走!”

自小生长在杭州城里的素青从来没有来过山岭野外,看着这荒僻陌生的环境,便心有余悸。

雁行见她实在是害怕,停下了步子,看了看四周,眼睛突然一亮,足尖点地,飞身跳到一颗山壁上斜长的小树上,借着力又跃到更高处,抓着一颗果树的树枝摘了几个山果,复又跳回了马车边上,他将果子递给素青,“先吃一个解解渴吧,马上就到下一个镇子了。”

素青温顺地点点头,从怀里拿出帕子来,在红通通的山果上仔细地擦了擦,又递给了雁行,“你吃这个吧。”

雁行愣了愣,接过来咬了一口,他本就不是话多的人,默默地吃着。

自他救出素青以来,已经过了七日,雁行本想将她送回家里,谁知素青醒来却执意不肯回去,苏家因为苏慎被火烧成了废人而报了官,王夫人不管什么家丑外不外扬,执意认定是素青与别人有私,私奔之时被苏慎发现,便杀人灭口,又有家丁看见素青被人救走,所以即使回了林家,不但有口莫辩,还会给家里招致非难,不如远走他乡,了此残生,不给家里添乱。

雁行本想救出她后便立即回苏锦身边,可这样一来,不安顿好素青他始终不放心,便一路北行,到山东地界再做打算,谁知储鹰在半路上袭杀雁行未果,这两个人才疲于奔命,一路狂奔。

雁行将果核丢到了山涧里,又检查了一下马车,看是否能经得住到下一个村镇,素青吃到一半,看他这些日子来浑身尘土的样子,忍不住开口,“下一个镇子到了,你将我放下便是,我知道你还有别的事,不要为了护我耽误了。你救了我,对我一时恩同再造,我林素青无以为报,来世......”。

雁行本想打断她,却忽然听得山间一阵尖锐的响声,心道不好,连忙坐上车,又开始狂奔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要离开,后天双更补回来,今天把对电信客服大发雷霆,事后又后悔了= =哎,你们要服务速度快一点,我也不会发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