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1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54 字数:3091 阅读进度:49/50

这一日苏锦起的很早,却听见营外吵吵嚷嚷不休,这于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神威军全然不符,这让她万分不解,出了营帐,就看见易霜守在外面,“怎么回事?这么吵?”

易霜淡然一笑,“寒旗和那位韦校尉起了争执,想比武分个高下。”

苏锦皱眉,“寒旗最近是怎么了?如此冲动?”

易霜这下却低头不语,更是让苏锦疑惑,决定非要去看个究竟。

这不看还好,一看真是吓了一下跳。

只见在校场高台上,韦韵兰一身轻便的军衣,三千青丝束于脑后,只一根金钗挽发,手持长刀,一脸肃然,而寒旗则双手抱在胸前,脸色不忿,配上他那张有些稚气的脸,完全像是个赌气的俊气少年一般。

而高台的周围,慢慢全是人头,黑色的布衣戎装密密麻麻的一片,看都看不见缝隙,只怕是没有事的兵卒全都涌向这里来看热闹了。

虽说是高台,但只是木头搭的太子,半人多高,可能是为了演武的时候让守将看清楚而建的,所以搭的随意但却坚固,用来比武也倒合适。

易霜走在前面给苏锦开路,这些兵卒看见一个白衣女子从外围走了进来,都自动让开了路,一时间,全场倒是有大半的人把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白衣胜雪的易霜身上,小声议论着:

“这就是那个白衣美女啊,真好看。”

“恩,就是看着冷冰冰的,让人不敢往前凑啊。”

“哎呦,王大勇,你往前凑是想干什么啊?人家才看不上你呢!”

“去你的!”

....................

白衣在一片黑杉里太明显了,以至于一直盯着韦韵兰,咬牙切齿想要好好教训她一顿的寒旗都被易霜抓去了视线。

易霜来到台下不远处,看着寒旗,口气有些不经意,“怎么,师弟还没和韦小姐争出个高低吗?”

这句话犹如一记重击,让寒旗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脸涨的通红,愣在原地。

这一句提醒了寒旗两件事,第一,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居然与一个女子置气,第二,易霜眼中,他还是个不大不小的师弟。

韦韵兰只想趁机给这个小子一点教训而已,没想到看苏锦到了场边,不知怎么地居然生出一股怨气,本想点到为止,现在却是心有不甘。

“还不开始,难道你怕了我们校尉大人?”

下面有兵卒看是起哄了,一呼百应,神威军的人当然得为自己加油不是!

寒旗咬紧了牙,对韦韵兰说,“请把,韦校尉!”

韦韵兰冷哼了一声,举起刀来,也不客气,直攻寒旗面门。

台下登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当然都是给韦韵兰鼓劲的,当然还有奚落讽刺寒旗的。

易霜倒是抱着一副看好戏的神态在台下观战,脸上淡然一笑,清丽万千。她周围五尺的地方都没人敢站,像是生生在人群里挖了个大坑,苏锦与她并排站着,皱起眉头,望着台上两人不语。

韦韵兰和寒旗正打得难舍难分,你来我往,刀剑相搏,不分上下。寒旗自认武功不错,师傅一直认为他是弟子中最有天分的一个,但性格尚显急躁,一味进攻,防守上却多有披露,若不是对方没想伤及性命,只怕他早已倒在台上了。

寒旗也明白韦韵兰防多于攻,是在刻意让自己,心中不甘也不能立时发作,只能在防守上凝神用心。

韦韵兰挡下了寒旗的长剑,向后退了几步,却转头看了眼台下的易霜,笑道,“果然是个美人。”

这句更是让寒旗窘迫不已,因为他不能在台上专心,很大程度是因为易霜在台下看着,寒旗失了往日的底,攻守不能平衡,甚至出现了几处大的破绽,而每逢这时,寒旗的目光便又望向易霜,如此这般环环相扣,韦韵兰只怕不用出手,寒旗也会自己掉下台去的。

跺了跺脚,寒旗一时怒意上涌,毕竟年少气盛,早把什么不能伤人的规矩抛之脑后,提剑便向韦韵兰刺去,苏锦在台下看的真切,这是师父曾经教过的几式杀招,精妙无比且丝丝入扣,若不是剑术高手,很难破解。

易霜暗道不好,刚想跃上台去阻止寒旗,却已然来不及了,只见寒旗催动剑式,步履如风,转眼之间便已攻向韦韵兰身前。

剑锋已出,韦韵兰只觉得寒旗剑风一转,携着杀意而来,顿时有些愣住了,却也知道反应,挥刀正要挡,却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挡在自己身前,将那凛冽的杀意全部截了下来。

这几招虽是杀招,却也不是无法可解,以强对强只会落得个伤己却不伤敌。虽不可硬挡,却能软化,重点在使剑之人而非剑的本身,这便是其中的精妙所在。

苏锦是深知这其中蹊跷的,便在寒旗甫一出手之时,便有了破招之法,她急中生智,解下了腰间的荷包,连同一截细绳都摘了下来,飞身掠上高台将荷包扔向寒旗拿剑的右手。

荷包携着力飞去,直中寒旗右臂内侧的穴道,他只感觉手上一麻,失去了力气,剑锋顺势斜了出去。寒旗自己也知失了冷静,疾步停□形,不住喘气。

苏锦转过身,见韦韵兰的目光还是没有余悸未消,不由地柔声问,“没事吧?可有伤着?”

韦韵兰在战场上也经历过生死考验,可毕竟绝大多数是与突厥人作战,蛮子刀弓虽利,却没有如此直接地让她感到死亡的威胁,何况大多数时候是有人协同作战,可互相依存。

寒旗那凌厉的剑锋骇然,让韦韵兰背后着实出了一层冷汗,而苏锦在关键时候的挺身而出,到让她不知所措起来,“我、我不碍事......你可有伤着?”

苏锦摇摇头,转身去看寒旗。

寒旗抿着嘴角,将剑扔在了一边,忽然单膝跪地,抱拳对韦韵兰道:“韦姑娘,在下刚才出手不慎,险些上了姑娘,请恕罪!”

到底还是个直率少年,知错既改,真切的道义之心,这些面前谁会在意一时的过失呢?

韦韵兰原本就没想要怪罪于他,比武本就是以力相搏的事情,哪里能不受伤呢?何况自己也没没什么事情。

那一边,寒旗虽然低着头,但台下的易霜却敏感地觉察到了他有些不对,肩膀微微抖动,莫不是......哭了?

素来没什么情绪挂在脸上的易霜忽然露了个笑容,心里叹道,还真是个傻孩子。

“你、你不必这样的,我没事,快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啊!”

这一跪,让韦韵兰不知如何是好,两人本来见面的互相抬杠更像是两个孩子之间赌气,可他居然跪了下去,这......

寒旗听到韦韵兰无事,极快地用袖子擦了下脸,低着头从台上飞身离去了,连剑都忘记取回。

“他还小,你别太在意。”苏锦望着远去的寒旗的身影,也不经意地扯起了嘴角,笑了起来。

苏锦侧着脸,韦韵兰只看到一半她的面颊,却怎么也移不开视线,起初只是觉得这位公主有所不同,爱着男装,却不够大气果断,甚至有些颓然,不料今日与寒旗的一番打斗,让韦韵兰看到苏锦的另外一面,飞身上台时的机智,替自己档下杀招的勇武,完全和前些日子是不同的两个人,心里不禁来时发慌起来,有股莫名其妙的焦躁。

“吓着了?”苏锦也韦韵兰半天没什么反应,直直地盯着自己看,怕是真的受了惊吓,绣心以前就是这般,不禁又柔声问道。

韦韵兰使劲摇摇头,道“我真的没事......”

她走到寒旗的遗弃的剑边,将它捡了起来,手捧着递给苏锦“这是寒旗的剑,劳烦殿下转交给他。”

苏锦接了,看韦韵兰已不再恍惚,又见她并没将寒旗的失误锱铢必较,心道她果然不是寻常的女子,更增添敬佩,。

苏锦的荷包,为了替韦韵兰挡住寒旗的剑锋而当做暗器扔了出去,恰好被斜过一尺的剑将绳子割断了,掉落在台子边上。

韦韵兰接着上前捡起那绣工精致的荷包,看了几眼,心里觉得这应该不是苏锦自己绣的,更像是他人所赠,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她转身将荷包递给苏锦。

苏锦拱手一谢,要接过时,韦韵兰却又收回了手,苏锦不知她为何如此,愣在那里。

“想要回去也行啊,看你的本事!”

作者有话要说:白天被老娘拉去做苦力,买年货,老腰快断了,回来给给位赶了一章,算算假期要结文,这进度不够快啊....纠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