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 52 章

小说: 苏堤月(GL) 作者: 川合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55 字数:3215 阅读进度:50/50

苏锦见状,抱了拳,向韦韵兰一揖,道“请姑娘快点还给我,这荷包对苏锦很重要!”

韦韵兰眼中闪过一丝惊异,说,“好啊,看来我猜中了,想要便凭本事拿回去啊!”

苏锦看她没有玩笑的神色,便皱起了眉。

这是绣心为自己绣的荷包,断不能落在别人手上,虽然韦韵兰没有恶意,但用这个来做彩头,苏锦是决不能同意的,她冷声道,“韦校尉莫要再为难苏锦了,请速速归还于我!”

韦韵兰才不被她这唬人的招数吓到,威胁她见得多了,可不是冷下脸就能让她动摇的。

台下的兵卒们不明就里,以为又要比武,一个劲地交好喝彩,想再看场好戏。

韦韵兰这是对众人说道,“今天比武到此为止,娱性而已,不做什么数,都散了吧!”

虽然还想再一睹韦韵兰的风姿,可校尉发话了,众人很快便离开了校场,台上只余韦韵兰与苏锦两人,台下的易霜等着静静等着主人。

“殿下既然如此重视这个荷包,韵兰也不想和殿下动手,毕竟有失君臣之道。还请殿下做到三件事,韵兰自当物归原主!”

举起荷包,慎重地在苏锦眼前晃了晃,韦韵兰说道,“如何?”

“校尉大人这话好生无礼,这原本就是苏锦的物件,还望归还!”

苏锦继续冷着脸,完全不理会韦韵兰的所谓三件事的请求。

韦韵兰倒是也不在意,将荷包收到怀里,抱拳一礼,“那,殿下,恕韵兰先走一步了。”说罢转身便走。

苏锦这才对韦韵兰没了招法,又不能动手和她硬抢,毕竟这是神威军军中,总归大家算是一起的,动起手并不好,便对她道,“好!我答应你便是!荷包可以还给我了吧!”

韦韵兰听到此处,立刻转了身,想来是算准苏锦一定会答应,根本没想着走远,她笑道,“好!还请殿下明日一早来我帐中,倒是韵兰自会告知殿下这三件事的内容!”

苏锦一脸肃然,无奈的点了点头,“还望韦校尉信守诺言!”

回到帐中,想着苏锦那张被威胁了之后的苦相,韦韵兰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今早在营中巡视,遇到了寒旗,两人虽然打了招呼,可还是彼此唇枪舌剑,不分上下,韦韵兰也不知说了什么惹恼了寒旗,大约和那个云姨带来的女子----寒旗的美人师姐有关,便让他放了句狠话,韦韵兰的副手校官不忿,与他争执起来,这才有了比武的缘由。

起初韦韵兰也没将寒旗放在眼中,她自一十六岁开始戎装策马,自问武功不错,加之韦成效自幼便教授于她,若是没点自信还说不过去,可当寒旗使出那杀招时,韦韵兰真的有些发懵了,她长于刀法和骑术,作战对敌时也从没遇到过什么真正的剑术高手,都是对突厥那类以勇力相拼的对手,没想到在寒旗这里却行不通了。

那一刻,韦韵兰真的有些怕,若是苏锦不上来阻止寒旗的剑招,说不定她真的会命丧剑下。

可是,有了这场惊悸,倒也让韦韵兰认清了一点,这位公主殿下,并不像看上去那般,遇事犹豫而略显软弱。

在寒旗剑招一处便发觉不对,飞身上台,能想到以荷包来打中寒旗的穴道迫使他弃剑,这样的人怎么会决断不足又胆小怕事呢?怕是以前都是刻意伪装吧?

不对!

韦韵兰想了想,初见苏锦之时,她确实目光散乱,有些怯懦而一言不发,这并不是装出来的。

到底是为什么?

韦韵兰百思不得起解,便拿出那个荷包来看。

荷包绣工很是精致,看得出那刺绣之人很是用心,图案生动而传神,几乎不见什么针脚,选料也很上乘。

韦韵兰自幼见过不少刺绣,少时母亲绣,也有宫廷赏赐的绣品,无不是工艺精致,可眼前这荷包,虽比不得那些御赐之物的技巧,但也几乎不分伯仲,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在里头,让人越看越觉得荷包细巧无比。

难不成是公主自己绣的?

云姨说过公主殿下为了隐藏身份,自幼便着男装扮成男子,难道也没放弃这女红绣工?

看起来似乎不像,那就是别人给她绣的?若是她母亲,已故的楚王妃的绣品,这荷包看起来似乎过于新了,怎么瞅都不像是已经很多年的样子,锦面光滑而鲜艳。这么在乎,一定是定情信物了。

想到这里,韦韵兰有点心头别扭,可这个猜测似乎是最为合适的了,便复又细细瞧了一遍,是公主的情郎送的?

就在韦韵兰查看之时,伸手到了荷包里面,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原来在荷包里面还绣着两个字:绣心。

这必定是绣这荷包的人的名字了吧,绣心,是个普通的绣娘还是送苏锦荷包的人呢?韦韵兰盯着这用黑色丝线绣在内侧的名字,出神了好久。

第二天一早,苏锦便穿戴整齐,去了韦韵兰的军帐里。

她虽是个校尉,但身份特殊,并不与平常校尉住在一处,而韦成效命人在他的中军大帐旁边另立小帐给韦韵兰居住。

一路上苏锦询问易霜寒旗昨天的状况,易霜只说一会儿便没事了,不必太过挂怀,苏锦想既然易霜说如此,那便没什么问题。

不知为何苏锦想到了一去便不复返的雁行,也不知他到底遇到了什么,现在都没有回来与众人会和,心里忧着却又不能当着易霜的面说出,苏锦知她比任何人都急。

进了军帐中,韦韵兰刚巡完营,坐在案前看些公文,见苏锦一来,笑道,“殿下果然准时。”

苏锦不知如何回答,便随口说了句,“要做什么?悉听尊便.”

韦韵兰见苏锦并不客套,直接提了荷包的事情,也就说,“先请殿下帮着我处理一些文书吧,以前张副将和周将军都回来帮我的,可现下情势紧急,他们都不在,只有劳烦殿下了。”

苏锦心道,果然还是让我来接手军务的,便说,“恕我直言,我对军中的军务不甚熟悉,韦校尉就不怕我做出什么岔子?”

韦韵兰笑着说,“我还没有那么笨,这些只是简单的公函,整理和分类便可,回复与处理就不敢劳烦殿下了,我也只是做些次要的,事关军事还是要请我爹定夺的。”

苏锦见韦韵兰并没有为难于她,便点了点头,坐在她旁边与她一起整理起来。

这活虽然简单,但却颇费精力和耐心,好在苏锦平日里算账理货单都有经验和技巧,做着倒也顺手。韦韵兰平日里最烦的事情就是处理这些细致末节的琐碎事情,昨日在帐中想了又想,要让苏锦慢慢接手军中事物,可先从这些做起,刚好自己缺人手,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没想到是,苏锦对这些倒是一上手便行云流水般,只看得韦韵兰暗暗咋舌。

苏锦处理完了一堆信件,均是四周的县城守将汇报布防与军政情况的书信,便放在了一起,转头见韦韵兰眉头深锁,盯着一本厚厚的册子,表情甚是痛苦,便问,“怎么了?遇到难事了?”

韦韵兰叹了口气,她很是讨厌这些军务的账本,可若是不算清楚,军中粮饷武器马匹便没有了准数,难免被人钻了空子,到战时也不利于兵马调动部署,“是军费的账册,我快头疼死了。”

苏锦一听账册,笑道,“我来看看吧,别的不行,这么多年,算账我还是会一点的。”

韦韵兰依言递给苏锦,自己倒了杯茶,打算休息片刻。

却见苏锦瞟了一眼账本便了然于胸的样子,提起笔来在纸上写写画画,没到半个时辰,便把账本合上,“这帐记得甚是详细,只是缺少章法,难免给人凌乱的感觉,以后大可按照一个格式来记,这样方便清算,也不容易出漏子,我从三月前的整理了一遍,你看看。”

韦韵兰接过纸张和账本,见上面字迹清晰,条目列列,不禁说道,“殿下你可真是算账的好手,这些我恐怕要理一天才能弄出个结果来。”

苏锦听了夸赞,笑道,“打仗我不行,算账却是我的强项呢。韦姑娘,以后请叫我苏锦吧,殿下这个词,我可真是担待不起。”

韦韵兰刚想反驳,你是天潢贵胄,楚王殿下的亲身骨肉怎么会担待不起,可随后一想,这改了称呼意味着亲近了一层,不禁有些得意,便说,“那殿下以后请叫我韵兰。”

苏锦点了点头,“好。”

韦韵兰翻了翻账本,苏锦整理的调理清晰,一眼看去就知道对不对,便不再去核查,合上账本,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苏锦,许久才开口:

“绣心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苏锦说:我是专业会计!!哼哼!= = 昨天生了病,没给大家更新,抱歉了,进度不够快,我会想办法调整的!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