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都是错的

小说: 速效救星 作者: 沐还刃 更新时间:2018-08-10 16:33:29 字数:2133 阅读进度:226/235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自然界也是如此,人的审美取向多半来自大自然的精密安排。这是黑格尔的话,被伟人引用之后在天朝广为人知,但梁葆光却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未来大姨子对他的厌恶就毫无道理。

“Jessica,这是一个危在旦夕的病人最大的愿望,你怎么能忍心拒绝呢?”梁葆光自己就已经够冷漠的了,却没想到Jessica比他有有过之而无不及,面对李厚缘的请求居然不为所动,“不要因为对我有情绪就迁怒别人。”

“你去找别人帮忙我管不着,但想让我替你联系就是不行,给你们牵线搭桥后小水晶还不得骂死我?”Jessica对梁葆光的被动技能“招蜂引蝶”可谓深恶痛绝,蜂黄蝶粉,蜂和蝶指的自然都是女人,而他走到哪儿风流到哪儿的本事简直让人无语。

梁葆光揉揉鼻子,他的形象短时间内怕是扭转不回来了,明明已经改当好男人,别人对他的印象却还停留在以前,“这是病人的愿望又不是我的,我对那个朴什么珑的完全不感兴趣好吧,帮忙联系下怎么还跟牵线搭桥扯上关系了。”

“切,嘴上干脆有什么用,现在说是没兴趣,等到见了人家之后可就难说了。”朴初珑并不以颜值著称,自Apink出道以来各个门户网站上关于外貌的排行榜上从来都只有孙娜恩,而没有她的影子。但她柔柔弱弱的气质却是男人无法抵挡的大杀器,稍微有点儿大男子主义的男人都会对她保护欲泛滥,从而直接忽略她家里开着武馆的事实。

“我真是服了你,就说怎么样才能帮这个忙吧。”病人现在状态非常差,梁葆光的时间宝贵得很,没有半点和Jessica扯闲篇的欲望,直截了当地询问对方的“报价”,在谈判桌上这样表态会让自己处于不利地位,但他并不在乎。

梁葆光如今的名气已经相当高了,至少娱乐圈里很少有人会不认识他,要是他直接去找朴初珑的话,对方肯定会很爽快地答应他的请求,毕竟这是在做好事。但这位未来妹婿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先找到了自己,说明他至少还是知道避嫌的,Jessica不得不承认她对此十分满意,“帮忙不是不可以,这个病例结束之后跟我见一面好好聊聊。”

只是聊天而已,梁葆光还以为Jessica会提多过分的要求呢,“好,一言为定。”

有Jessica出马,相信朴初珑一个后辈没法拒绝,而且艺人帮助粉丝在韩国几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没道理不过来。事情定下后梁葆光便想去病房里通知李厚缘,好让他高兴一下,可走到门口却听到里面乱糟糟的,“怎么了?”

“梁医生,快救救厚缘。”李厚缘的母亲哭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病人忽然抽搐,心跳飙到了两百多然后骤停了。”事情发生得很突然,姜苿萦当时虽然就在病房里,却手忙脚乱不知道做点什么合适,当时的状况她也来不及联系梁葆光,只能靠着学校里学来的本事施救,万幸人还是救了回来。

梁葆光顿时没了吃饭的心情,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便坐在病房里看着李厚缘陷入沉思,而李厚缘的母亲就在他的身边坐着,沉默不语。把儿子转院到梁氏诊所来,是为了搏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她很不想自己将来为这个决定后悔。

过了相当长的时间李厚缘才终于恢复意识,梁葆光活动了几下发酸的脖子,拉着椅子挪到病床边上,“刚才你的心脏停跳了一会儿,我们不得不用除颤器才将你救回来,所以你的胸口应该有些痛,这是正常现象。”

带着呼吸器的李厚缘有点懵,他似乎不记得被电击的事情了,只是慌里慌张地观察着房间里的陈设,不安的情绪在表情上显露无疑。梁葆光这才想起来,对方有间歇性失去语言能力的症状,让姜苿萦拿了几张神经科用于测试的卡片放在了病床的小桌板上,“你现在能试着排列出这几张图片的逻辑顺序吗?”

“嗯……”李厚缘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坐在他边上的男人。

回到办公室后梁葆光愤怒地踢了一脚桌子,第一次测试的时候李厚缘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知道盯着卡片发呆,但仅仅五分钟后他却又变回了正常人,不但飞快地排好了图片还跟他聊了一会儿天。

这不但不是个好消息,相反还非常糟糕,糟糕到让梁葆光都不想继续在那病房里待下去了,“不是心脏停跳后大脑缺少供氧的问题,虽然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但病人的脑干肯定已经受到影响了。”

“如果真是脑干的问题,他很快就会失去行动的能力,然后渐渐丢失视力,最终呼吸中枢衰竭而亡。”姜苿萦在病房里当着李厚缘和他母亲的面不敢说,但在梁葆光的办公室里她必须言明问题的严重性。

梁葆光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了姜苿萦的话头,“不用你来背书,这些我都清楚得很。”

“病程发展得太快了,不可能是脑瘤了。”如果是脑瘤,即便到了李厚缘这个程度也有一个月好活,像李健熙那种及时发现及时手术的情况还会更好,所以姜苿萦终于认同了梁葆光的观点。

“哈,真是个好消息。”虽然还不能证明自己是对的,但已经可以宣布首尔大学病院的那个劳什子高主任是错的了,但梁葆光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病人和病人家属最好祈祷我也是错的,不然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他去死,而且还是一个星期之内。”

“如果Boss您也是错的,那么会是什么问题呢?”别人都是做最坏的打算,但姜苿萦此时却只能做最好的打算,因为脑血管一旦感染,她们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由病人去死了。

“不知道,但我们可以找到答案。”梁葆光搓了两下脸,重新振作起了精神,现在确实还没到可以放弃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