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给媳妇儿出气

小说: 神医毒妃手下留情 作者: 落日山海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3391 阅读进度:177/189

“你是……什么人……咳咳咳……”

宁世宇声音嘶哑得可怕,一开口,扯得浑身都疼,还咳出了好几口血。

不止外伤,还有严重内伤。

“饶命,我……我做错了什么?我改还不行么……咳……”

君倾九一声冷笑。

他自然不会表明身份。

当街殴打朝廷命官,殴打宁靖侯府世子,若是宁家老太太闹到宫中,以死相谏,最后都不好收场。

所以,他让手下打的时候,专门往不致命的地方狠殴,既会让对方疼痛欲死,又不会真要了这位世子爷的命。

“继续。”

君倾九一声令下。

数不清的拳脚,继续落在了宁世宇身上。

宁世宇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又被打手从后面,捂嘴,硬憋了回去。

打了足足一刻钟,把人打得就剩下小半条命了。才停手。

“不要动你不该动的人。”

君倾九冷冷抛下一句,声音嘶哑,蕴含着浓浓的杀意和怨恨。

宁世宇的头笼罩在黑麻袋里,麻袋上浸染着血水,他哭着,颤抖着,跪在地上求饶着:“……是”

直到听到马蹄声远去。

宁世宇才算是彻底松懈下来。

他已经疼得手指头都动不了了,全身伤痕,大腿肌肉狂抖,一步都迈不出去。

心中就无比后悔——果真是血光之灾!

该听张天师的话,以后再也不坐马车了!

宁世宇不知道什么时候晕了过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宁靖侯府的小厮发现,把人给抬回了府里。

伤成这样,宁靖侯府上下,一片哭声。

尤其是宁世宇他娘宁靖侯夫人,哭得眼眶通红,心疼得都要碎了。

“呜呜!我儿怎么被打成这样?是哪个黑心的下的死手?本夫人要和他们拼了!”

“冷静一些,查出凶手。哭有什么用,不要自己先乱了方寸。”宁静侯府的老太太面色严肃,手中拄着一根鹤头拐杖,坐在上位。

“婆婆。”宁靖侯夫人一边抹泪,一边道,“侯爷被调派到云州办差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您可要给世宇做主啊!”

她知道,婆婆是个有主意的,而且地位也高,在宫里头说得上话。

夫君指望不上,为了给儿子报仇,只能指望老太太。

老太太心疼地看着浑身是血,晕厥中还在痛吟的孙子,手中拐杖重重捶地:“去查一查,世宇今日都见过什么人,那条黑暗的巷子都有谁出现过。”

宁府的人去办了。

一个时辰后,来汇报结果。

“对方作案手法极其狡猾,世子是被人打晕了,抛到了那个黑暗巷子里的,那条巷子不是行凶的现场。”

宁靖侯府老太太气得皱纹都在哆嗦:“可恨!竟欺辱到宁家头上了,那就查一查最近世子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宁世宇被族医抢救,一直到半夜才醒过来。

醒来之后,就对着老太太和侯夫人哭:“打我的,是个男子,他声音嘶哑的很……”

老太太皱眉:“具体些。”

只是声音嘶哑,男的,根本是大海捞针。

宁世宇只是哭,语焉不详,他是被蒙麻袋打的,根本没看见:“他,呜呜……最后警告我,不该得罪不能得罪的人。”

老太太沉声询问:“你最近,得罪谁了?”

宁世宇难过极了:“孙儿的仇家……可多了。这几日,抢了南阳王小舅子看上的一名舞姬,斗死了户部侍郎公子的蛐蛐儿,在钦天监对张天师翻白眼,还有,那日在摇光街挑衅凤家大小姐。”

老太太:“……”

她一直知道,孙子是个混不吝的,四处招惹,却不曾想,竟然得罪过这么多人。

凤幼安那事儿,她知道,因为当时她也在场。

宁靖侯夫人抹着泪,道:“会不会,是凤家人干的?她抢了咱家的生意,据说对宫中宁妃姐姐也颇为不敬,她名声素来差劲,将门之女,好像也会武。”

宁靖侯府老太太摇头:“不像,凤家大小姐那日主动在街上避让车马,像个知礼数的。不至于用这种暴力手段,报复世宇。”

宁靖侯夫人绞着帕子,恨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宁世子又开始哀叫了。

宁靖侯夫人心疼得不得了,赶忙上去,心肝儿肉地喊。

老太太叹息:“张天师不可能,张家与宁家是世交,世宇就算在钦天监言行不敬,他也不会对世宇动粗;户部侍郎公子,那小子怯懦纨绔,斗蛐蛐输给了我家世宇,他家门第也不如宁家,不敢这么往死里报复;就只剩下南阳王侄子和凤幼安了,南阳王是陛下一母同胞的弟弟,且从不过问朝政,是个逍遥王爷,封地富庶,南阳王妃与南阳王是出了名的鹤蝶情深,世宇抢了南阳王妃弟弟看上的舞姬,倒是有可能遭致报复。”

宁世宇不服:“南阳王小舅子就是个色批,他强抢舞姬,霸凌民女,本世子是英雄救美……呜。”

情绪激动,又扯疼了伤口。

老太太目光一凌:“你还是少说两句吧!你后院儿里多少个小妖精了,真当祖母是瞎子么?”

还英雄救美。

不臊得慌!

自己亲孙子是什么德行,老太太清楚得很。

宁世宇被戳穿了谎言,不敢吱声了,他仗着一身伤痛,拉着他娘的手,可劲儿地哭卖惨。

可把宁靖侯夫人的心都给哭碎了:“婆婆,世宇都被人打成这样儿了,您就别训他了吧,我们世宇太可怜了。”

老太太很想骂一句,慈母多败儿。

但是看着孙儿着实凄惨,还是把骂人的话给咽下去了。

“重点查南阳王妃的弟弟,其次是凤幼安。”

“哎,我们世宇伤成这样,明日还怎么去宫中给岑贵妃娘娘贺寿啊。”宁靖侯夫人难过极了,“原本世宇也是要出席的。”

老太太道:“那便在家养伤,明日你去岑贵妃宫里,多注意南阳王妃和凤幼安。”

“是,婆婆。”

*。*。*

宁靖侯府世子被暴打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都。

京都百姓的八卦之魂,是惊人的。

尤其是对这些豪门恩怨、皇族宗亲纠纷、两男争妻啊、两女争夫啊,基本上是京都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武严侯府今晚吃饭,桌上人可不少。

风世子来了。

九皇叔也来了。

凤幼安也巡视完了铺子,回家吃的。

凤眠那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他们家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严苛要求,这一大家子,气氛特别好。

“姐,我今个儿听到一个好玩儿的,宁世子强了南阳王妃弟弟看上的女人,隔天,宁世子就被人拖入巷子里暴打一顿,断了四根骨头,耳膜都破了,可惨啦。”

“宁世宇?”

凤幼安愣了一下,筷子顿住,“被南阳王妃弟弟打了?”

一时之间,竟有点想笑,“那还真是活该。”

她对宁世宇,可没什么好印象。

君倾九给她夹了两片红烧牛肉,又夹了一块鱼片,一只香菇……不一会儿,就把她面前的银盘,给堆满了。

他眼神柔和,唇角噙着浅笑。

仿佛根本没听到未来小舅子在说什么,专心投喂未来媳妇儿。

多吃点。

相当的纯良,像一只忠心的大狼狗,满眼都只有喜欢的人。

凤眠丝毫不清楚,与他同桌的战亲王才是真凶,在那里噼里啪啦地说道着:“好刺激,宁世子这回是踢到铁板了,听说南阳王十分疼爱南阳王妃,就娶了南阳王妃一人,对妻弟也是颇为纵容。”

凤幼安看着面前盘子里的小山。

无奈地扫了某忠犬一眼:“太多了,吃不了。”

君倾九笑得好似小太阳:“没关系,能吃多少吃多少。都是你爱吃的。”

凤幼安觉得颇为暖心,不好辜负男友的心意,就夹了一片红烧牛肉,慢条斯理地吃着,味道却是不错:“说起南阳王妃,有点印象。她以前得过痨症,南阳王花重金,拍卖了我的第一份抗痨丸。”

凤眠被这俩人强行塞了一嘴狗粮,他真是受够了姐夫装纯良的样子!

你是什么恐怖样子,心里没点数么?

就会在长姐面前扮乖,偏偏长姐还吃这一套。

可恶!

他也想谈恋爱!

“那就是长姐的朋友了。”凤眠心中幽怨,但双眼依然燃烧着八卦之魂,“长姐被宁家逼迫避让马车,宁世子当街挑衅,如今也算是天道好轮回,反被南阳王妃弟弟教训了。”

凤幼安若有所思:“确定是南阳王妃弟弟干的么?”

凤眠腮帮子鼓鼓的,像只仓鼠:“大家都是这么传的。”

凤幼安又吃了一块香菇:“那就是没证据了。阿眠你是刑部五品员外郎,在外面的时候,不能随意听信传言。”

“知道啦姐。”凤眠一转头,看向君倾九,“姐夫知道什么内幕不?东厂那边情报很厉害,真的是南阳王弟弟打的宁世宇么?”

君倾九专注地看着媳妇儿,眼底都是眷恋,他很喜欢看她吃自己喂的东西。

“可能吧。”

非常敷衍地回了小舅子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