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阿九粘人精

小说: 神医毒妃手下留情 作者: 落日山海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941 阅读进度:178/285

凤眠撇了下嘴,嘀咕道:“我姐受了委屈,你都不知道替她报仇的。有人报了,你也不关心一下。”

君倾九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

凤眠:“……”

来自大佬的眼神威胁。

脖子冷飕飕的。

凤幼安道:“阿眠,不能这么说。宁世子虽当街挑衅我,但是我也抢了他胭脂铺子的生意,这才几天,他的店已经萧条冷落,估计撑不了多久就该关门大吉了。报仇的方式有很多种,暴力殴打是最野蛮的方式,并不好。”

暴力野蛮的九皇叔:“……”

脑袋耷拉了下来。

被媳妇儿说了不是,莫名委屈。

凤幼安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男人的情绪断崖式低落,继续道:“而且,暴力打黑拳把宁世子打得半死不活,出气是出气了,后续问题很严重。被宁家老太太盯上了,估计会没完没了。南阳王妃的弟弟倒是爽了,但会连累他姐姐,女人之间的钩心斗角、阴私斡旋,有时候伤害比拳头还要高。”

君倾九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下垂,稠丽妖冶。

他不会连累她的。

直接祸水东引。

印到南阳王小舅子身上了,京都中的流言,也是他让人放出去的。还特意给了宁靖侯府,幼安当时的不在场证据。

“南阳王妃的弟弟,是叫祁玄是吧,在锦衣卫任职,是锦衣卫指挥督察使陆停的下属。”凤眠接了一嘴,“听闻,也是个有名的纨绔,欺男霸女。以前寒食散没被禁止的时候,祁玄就经常在京都组织贵勋子弟们,聚众吸食寒食散。他和宁世子之间的恩怨,顶多只能算是狗咬狗。”

凤幼安深深地看了弟弟一眼:“你还挺了解,以前是不是跟这群纨绔们私底下混过。”

凤眠吓了一跳,瞳孔震动,赶忙举起右手:“我发誓,我没有!年前他们邀请我,我一次都没去,我都在家里好好读书准备科考,长姐你相信我!”

家教很严。

长姐瞪他一眼,他都害怕。

凤幼安:“好吧,信你。不过,你身为镇国公府继承人,应时刻严于律己,交朋友可以,但最好是品行过关的朋友。”

君倾九:“幼安放心,阿眠平日都和我玩儿,我带他,不会带歪。”

凤幼安点头:“挺好。”

凤眠:“!!!”

好个锤子。

姐夫才是整个京都最歪、最暗黑的一个权贵吧!

“早点休息,明日是岑贵妃的千岁宴,还得去参加。”凤幼安吃饱喝足,起身回房。

她其实并不喜欢岑贵妃。

但是这位贵妃娘娘的寿宴,却不得不参加。

因为泰和帝每年都在宫中为岑贵妃大张旗鼓的过生日,还亲自写生日贺文,在千岁宴上诵读,京都里,但凡是有头有脸的命妇、世家小姐,都会收到请帖花笺,各大世家的主母,都会送上贺礼。

“狗皇帝对岑贵妃,倒是明目张胆的偏宠,这个千岁宴规格,完全是按着皇后规格来的,难怪我昨儿去给苏皇后请脉,苏皇后一直臭着个脸。”

凤幼安喃喃着。

君倾九送她回房,两人并排着,走过中庭花园的石子路:“狗皇帝以前的太子之位,曾经被废过。”

凤幼安看向身侧的男人,竖起了八卦的小耳朵:“然后呢?”

君倾九觉得她这幅样子,莫名可爱,唇角的弧度加深:“他被废黜太子之位五年,圈禁在东宫之中,不得外出,与囚犯无异。东宫的太子妃、良娣、美人们,都以为他失势,纷纷离开。只有岑贵妃带着年幼的岑王,不离不弃地陪着他度过了最艰难的那五年。”

凤幼安愣住。

她没想到,泰和帝与那个不可一世的岑贵妃,还有这样的过往。

后宫里的人,都说岑贵妃恃宠而骄,说岑贵妃是妖妃,迷惑住了皇帝,不管岑贵妃在后宫如何欺压其他嫔妃,如何嚣张,皇帝都是陪着笑脸,从不怪罪。

还有君慕尘。

泰和帝对待君慕尘的态度,明显不同于其他皇子,是把君慕尘当亲儿子一样疼爱。甚至于,君慕尘一直就是朝廷的隐形太子,直到花音怀了皇长孙,泰和帝才不得不按着祖宗礼制,封了君千胤为太子。

而且,就算太子之位给了君千胤,泰和帝依然没有停止对君慕尘的疯狂偏爱,富庶的江南云州,就是给君慕尘的补偿。

“我本以为泰和帝,是个心肝肠子都黑透了、烂透了的人。”凤幼安的声音,融于夜风之中,有几分缥缈之意,“不曾想,这样的人,心底也有裂隙,是存着光亮的。”

岑贵妃和岑王母子,大概就是泰和帝仅存的善良了。

他设了黄沙隘伏击,害得三叔差点死了,强行卸了三叔的兵权;又处处针对阿九,想把阿九弄死在南疆。

对待功高盖主的臣子,对待皇族宗亲,心狠手辣残忍绝情。

君倾九看着她的侧脸,在星空下,分外柔和,蒙着一层星雾,像是要随时消失一样。他心口一紧,猛然握住了她的手:“幼安。”

其实,他也一样。

是个心肝肠子都黑透了的人,仅存的一丝光亮,是她。

如果他做皇帝,大概也会像泰和帝那样,剪除对自己有威胁的存在,手段可能更为残忍。皇权争斗,从来就没有对错,只有输赢,最终赢的那个人,能够操控史官,书写美化过后的历史,流芳百世,铭于石碑。

“嗯?怎么了?”

凤幼安微笑着,眸中似有星河万念。

她的少年,那样直勾勾地盯着她,眼底黑沉,似有不安,似有恐惧,他抓着她的手,抓得她都疼了,力气大得可怕。

君倾九说:“有时候,我会觉得你是天上的神女,专门来拯救我的。你会好多东西,医术远远超过这个世界的水平,你总是能够拿出许多我想象不到的东西,都是君临国从没出现过的,我打听过,四国之内也没出现过类似的,比如面霜、酸奶、饼干、手术刀、按摩椅、之类……”

凤幼安心里“咯噔”了一下。

莫名心虚。

有些不敢看阿九灼热又偏执的眼睛。

某种程度上来说,阿九是猜对了,那些从祖母绿空间戒指里取出来的,都不是这个架空古代世界里的东西,全部来自于21世纪。她靠着这些东西赚钱、治病,度过一次次难关。

倒是她的疏忽了,忘记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会引起怀疑。

阿九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

“我不是什么神女下凡,你当时看戏文话本呢。”凤幼安故作轻松,笑着想把话题给岔过去,“咱们认识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见我使过仙术神法?好啦,别多想。”

她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手。

明明是初夏,他的手背却是寒的。

君倾九并没有被安慰到,相反,她这个态度,让他越发的不安,他死死地攥着她不松开,逼近了两步,仿佛被刺激到了一样,心口似有一个恐惧的深渊,不断喷涌出细细扭曲的毒蛇。

他喉结滚动,声音低沉沙哑:“你会走么?”

他问出心中的恐惧。

那些虚幻的毒蛇,不断从心中的缺口处,爬出来,密密麻麻。似乎能把眼前美好的女子,给吞没。

凤幼安轻笑:“傻子,当然不会。我家就在这儿,还能去哪儿?”

数不清的虚幻黑黢黢毒蛇,潮水一般褪去。

他又看清了她的笑容。

凤幼安并没有发现阿九情绪的异常,她忘了梅太妃曾经疯癫过十五年,忘了梅太妃的祖父也是疯了悬梁自尽的,梅家人,有精神病遗传史。她一直都把阿九当做正常人。

“你说的。”

君倾九把下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紧挨着蹭了蹭,像是在撒娇一样。

眼尾纤长卷翘的睫毛,似朦胧着烟雨春水。

凤幼安哑然失笑:“怎么黏糊糊的?像个小娇娇。”

君倾九不管,蹭着她的颈侧,嘴唇有意无意地,贴上了她的头发,很香:“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