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假胸也能切出来!

小说: 桃运狂医 作者: 水里游鱼 更新时间:2015-01-09 07:19:43 字数:2208 阅读进度:468/4527

()卜三布司太郎疑惑地望着江帆,又望了望律茂桃太郎,“律茂君,你还是去检测一下,这关乎比赛的最终的结果。”

“嗯,我马上就去检测!”律茂桃太郎怀着疑惑的心情去检测去了。

“我们就在这里等待律茂君的检测结果出来后,决定第一场比赛的胜负!”卜三布司太郎道,检测结果不出来,是无法确定孙海剑的诊断的准确xìng的。

大约半个小时后,律茂桃太郎铁青着脸回来了,他手里拿着检测结果,当时就惊呆了,百分之百的死jīng,根本不可能让女人受孕!

卜三布司太郎看到律茂桃太郎的脸sè就知道不妙,“律茂君,结果如何?”

“以后不要叫我绿帽!我被她欺骗了这么多年,我戴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妈的!我要宰了她!我竟然帮别人养了二十多年孩子!”律茂桃太郎嚎叫着冲了出去,检测单飞落在地上。

卜三布司太郎捡起检测单一看,脸sè就暗了下来,“怎么样?不三君,我们的诊断没有错误吧!”孙海剑微笑道。

“呃,你们诊断没有错误,第一场你们华夏国胜了!”卜三布司太郎低下了脑袋,如同斗败的公鸡。

接下来是第二场比试,随即抽取病例后,患者被推到了会客大厅,患者用被子盖着,连一根毛都看不到。孙海剑和卜三布司太郎两人都蒙着双眼,这场比试的是切脉,在完全不能看见患者的情况下切脉来诊断患者的病情,这的确是有很大难度的。

孙海剑和卜三布司太郎两人各抓住患者一只手腕切脉,孙海剑摸上患者的脉门后,根据脉象就确定了这个患者是一位女人,脉象浮滑而紧,这个女人有妇科病,应该是宫颈糜烂之类的病。

孙海剑继续切脉,随后又发现这名女患有胃溃疡、胆囊炎、还有轻微的心脏病,孙海剑一一记下,当他准备收笔的时候,脑海里传来江帆的声音:“孙老头,这女人左手骨折过,还有子宫肌瘤,还有rǔ腺增生,还隆了胸呢!”

孙海剑顿时冒汗,没想到这女患者有这么多毛病,还隆过胸,这个切脉能切出来吗?

那头卜三布司太郎已经切完了脉,他十分自得,这家伙专攻脉象三十多年,是东乌国出名的脉象专家,他切脉诊断比拍片子还要准确。

“海剑君,结果出来了吗?我可要公布诊断结果了!”卜三布司太郎洋洋得意道。

孙海剑微笑道:“不三君,你公布诊断结果吧!”

卜三布司太郎拿起诊断结果念道:“这患者是位女人,她患有胃溃疡、胆囊炎、还有轻微的心脏病,而且她还有子宫肌瘤!”他宣布完毕后,女患者激动地坐了起来道:“不三君果然名不虚传,诊断完全正确!”这位女患者大约三十多岁,白皙的皮肤,胸前高耸,是位美艳的shao妇。

“海剑君,你公布你的诊断结果吧!”卜三布司太郎得意地望着孙海剑。

孙海剑暗自佩服这个卜三布司太郎,连子宫肌瘤都可以切出来,这家伙切脉的功夫真是一流的,“嗯,她患有胃溃疡、胆囊炎、轻微心脏病、子宫肌瘤这些和你诊断完全一样!”孙海剑微笑道。

卜三布司太郎脸sè微变,“你不是抄袭我的吧,怎么和我的诊断结果一样呢?”对于诊断出胃溃疡、轻微心脏病、胆囊炎他都没有疑问,唯独他不相信孙海剑也能根据脉象确定患者有子宫肌瘤,这可是高深的切脉技术,他花了整整十年,不知道切了多少这种病例才学来的技术。

孙海剑拿着诊断书递到卜三布司太郎手中道:“我们只是部分一样,她不止这些病,还有其他有些情况,你可以核对看看,我的诊断是否准确!”

卜三布司太郎拿着孙海剑的诊断书,疑惑道:“她左右骨折过?隆过胸?rǔ腺增生?”

女患者顿时震惊道:“这些都能切出来!”

卜三布司太郎心惊道:“这些都是真的吗?”

女患者点头道:“是的,以前打球的时候不慎摔断了左手,十多年前就隆胸了,最近胸部老是胀痛,经医院检查是患了rǔ腺增生。”

一旁的一位男人站了起来,“迦米秀子,原来你的胸脯是假的!你这个骗子!骗了我十多年!原来我天天摸的都是硅胶!可悲啊!”站起来的人是女患者的丈夫梅氏兆畴,他十分伤心,引以为傲的胸竟然是假的,摸了二十多年的硅胶,能不伤心嘛!

卜三布司太郎顿时傻了眼,内心十分震惊,这孙海剑的切脉之术真实太神奇了,连假胸也切得出来,这是根据什么脉象诊断的呢?

孙海剑微笑道:“不三君,这场比赛你又输了,剩下的比赛不用比试了吧?”比试是三局两胜的,现在华夏国这边已经连赢了两局,剩下的一场就算动乌国赢了也挽救不了失败的结果。

卜三布司太郎脸sè铁青,没想到败给了华夏国民间医术代表团体,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突然老了十几年,“剩下的不用比试了,这次比试我们输了!海剑君,昨天龟板君出事了,您知道吗?”卜三布司太郎双眼盯着孙海剑道。

孙海剑假装惊讶道:“哦,昨天龟板君出事了,他怎么了?”

“他死了!我们东乌国损失了一位卓越的针灸大师!”卜三布司太郎伤感道。

一旁的江帆暗自道:“死得好!就是要你损失越多越好!”

孙海剑假装叹息道:“唉!龟板君在针灸方面的造诣非浅,死了可惜啊!”可喜啊!

卜三布司太郎看了一下手表,“马上就中午了,我早已给你们备下了酒菜,你们随我到医院餐厅去吃饭吧!”

“哦,不三君,吃饭就不用了吧,我们还是回到大使馆去吃饭吧,明天还要赶到板车城去交流呢。”孙海剑推却道。

卜三布司太郎急忙拉住孙海急剑的手道:“海剑君,就让我们尽东道主之礼仪吧,酒菜都已经备好了,你们不去吃就是太瞧不起我们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