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3红衣男孩的离奇死亡

小说: 桃运狂医 作者: 水里游鱼 更新时间:2015-01-09 07:19:43 字数:2207 阅读进度:953/4527

()“是余局长让我找您的。”老人道。

江帆立即明白了,原来是余局长把老人引到这里来的,“哦,您要我帮您查什么案子呢?”江帆问道。

“我的孙子莫名其妙地死在家中了,想请您帮我查出凶手。”老人眼含热泪道。

“哦,您孙子是怎么死在家中的?您能详细说说吗?”江帆道。

“我孙子封小驹今年十三岁,活波可爱,村里人都喜欢他。事情发生在前天下午,我上山砍柴,等我砍柴回家的时候,突然发现小驹被吊在房梁上了。他双手被捆在着,脚也被捆住了,我急忙把他放下来时,发现他早已经断气了!”老人说完忍不住抽泣起来。

“那你报案了吗?”江帆问道。

“我当天就到村派出所报案,他们派人来现场,最后断定我孙子是自杀的。我觉得不可能,我孙子xìng格开朗,这几天我们又没有发闹别扭,他怎么可能自杀呢!于是我找到村派出所上级单位西城区公安局余局长,请他们重新查案,他们派人到现场勘察后,也认同村派出所的断定。”老人讲诉道。

江帆觉得此事十分可疑,“大叔,你是那个村的?您孙子的尸体在什么地方?”江帆道。

“我是西城区封家村的,我孙子尸体还在屋里。”老人道。

“嗯,我随你去现场看看吧!”江帆点头道。

“谢谢您江医生,您一定要帮我查出杀害我孙子的凶手!我孙子死得怨呀!”老人眼泪流了出来。

“您放心吧,我一定尽力帮你找出事情的真相。”江帆点头道。

江帆和老人出了疑难杂症科室,江帆驾驶赛龙车和老人一起到了西城区的封家村。这是一座城区的小山村,四面环山,小村风景宜人,老人家住在封家村的西头。

村里路很不好走,赛龙车一路颠簸,终于到了老人房屋门前停下。这是一栋破旧的砖瓦平房,破旧的木门,院子里堆满了木柴,显得十分杂乱。

一路上江帆询问了老人家里的大体情况,老人叫封贵才,老伴几年前去世了,儿子和媳妇外出打工去了,孙子一直跟着老人生活,今年读小学六年级。

封贵才推开大门,房屋中间摆放了一张门板,门板用白布蒙着。封贵才进屋后立即掀起白布,露出了他孙子的尸体,“我还是保持他临死的状况,这样方便你查案。”封贵才道。

封贵才多了一个心眼,他一直没有去解开封小驹身上的绳子,依然让他保持原样,以便他人查案。

江帆看到封小驹的尸体顿时吃了一惊,封小驹穿了一件红sè衣服,下身穿一件花裙子,脸上惨白,嘴唇发紫,嘴角却带着微笑,眉宇之间夹带着怨气。双手和双脚被黄sè的麻绳捆住,脚上还挂了一个铁秤砣。

江帆走近仔细查看,轻轻地掀开红sè衣服,里面是一件黑sè背心,江帆感觉这件背心十分怪异。黑sè背心很小,紧紧地贴身,样式很老,这种背心一般人是不会贴着身子穿的。

江帆伸出手掌,感觉到了能量的波动,于是江帆立即打开天眼穴透视,发现黑sè背心正面画了一道隐形黄sè的符咒。

看到背心上符咒,江帆暗自吃惊,因为这符咒是拘魂符,这是邪术里面专门用来拘魂用的符咒。只要穿了这种拘魂符咒的衣服,那人的魂魄必然被拘走。

为什么穿了一件花裙子呢?江帆用手摸了一下花裙子,手掌上有异样的感觉,不对!江帆仔细查看花裙子,立即在花裙子的最下边缘发现了一道隐形符咒。

看到这道符咒江帆顿时吃了一惊,那是**咒,也是邪术之一,此咒让人神魂颠倒,处于迷幻状态。看来孙小驹嘴角的微笑就是这个**符的原因,江帆又看到封小驹脚上的铁秤砣,惊讶道:“镇魂砣!”

镇魂砣是塔形状,一般的秤砣大小,砣的底部和砣的四面都雕刻了镇魂符,砣的塔尖上有个小眼,是用来穿线用的。

这种镇魂砣目的是镇住人的魂魄,不让魂魄离体,让魂魄就留着体内,这也是邪术的一种,是专门用来收集人魂魄所用的邪术。

既然用了镇魂砣,那肯定也用了定魂针,江帆立即查看封小驹的头上,很快就在头顶百会穴上发现了一根银sè的针。这根针大约火柴杆粗细,十多厘米长,针没入了百会之内,只留出少许在外面。

定魂针也是邪术常用之物,是用来定住人的魂魄,防止魂魄从百会穴离开。因为人死后,魂魄或者元神都要从百会穴离开身体,如果插了定魂针,那么魂魄或者元神就无法离开身体。

江帆发现封小驹的三魂六魄已经不在身体之内了,既然被封住了,魂魄却不见了,那就是说明有人将他的魂魄收走了。

“封大叔,您的孙子是什么时间出生的?”江帆道。

封贵才立即报出了孙小驹出生的年月rì时,江帆惊讶道:“原来你孙子是纯yīn八字的人!”

纯yīn童男,这种人魂魄十分奇特,用他的魂魄可以制成邪气的物品,怨气很重,邪气很盛,威力巨大。

“江医生,我孙子是被人谋杀的吗?”封贵才道。

江帆点头道:“是的,您孙子是被人害死的。”

封贵才立即跪了下来,“江医生,您一定要帮我找出凶手,替我孙子报仇!”他立即泣不成声,老泪枞横。

“封大叔,您起来吧,我一定替您孙子伸冤!村子最近出现过什么古怪的人吗?”江帆一把扶起了封贵才。

封贵才思索片刻,摇头道:“好像没有来什么奇怪的人。”

“这样吧,您去村子四处打听一下,问问其他的人是否看见过奇怪的陌生人来过村子。”江帆道。

“好的,我这就去打听。”封贵才立即就要出了屋子。

“封大叔,请等下,您去拿一把剪刀和一碗清水来!”江帆道。

“好的,我马上给您拿来!”封贵才立即进入屋里。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到!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