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4人家好寂寞

小说: 桃运狂医 作者: 水里游鱼 更新时间:2015-01-09 07:19:43 字数:2449 阅读进度:2963/4527

“仅凭刘妈一个人的证据还不行,必须拿到菲文皇太后身边宫女的证据,才足以证明她和盛旺宏生下唐星藏的丑事!”江帆微笑道。

江帆和纳甲土尸离开了刘家庄之后,天已经逐渐暗了下来,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来到了皇宫门口。

皇宫门口守卫森严,比以前唐元宗在位的时候森严多了,门口站立十几名守卫,门外还有巡逻士兵在来回地巡逻。

“我靠,皇宫大门守卫这么森严,看来我们只有从后门进去了!”江帆皱眉道。

他以前进入皇宫只需要亮出九龙腰牌,就可以随意出入皇宫,可是现在就算亮出九龙腰牌恐怕也无法进入皇宫了。

江帆和纳甲土尸到了皇宫后门,这里比较冷清,后门紧闭,门口没有守卫,也没有士兵巡逻,“嘿嘿,后门永远都是最松懈的!”江帆笑道。

“嘿嘿,后门就像屁屁,小的最喜欢走后门了!”纳甲土尸猥琐地笑道。

两人从后门城墙穿墙进入皇宫后门,皇宫后门是后花园,冷清清的,只看到远处的灯光。皇太后的寝宫在养心殿的东面,江帆和纳甲土尸绕过了守卫来到了皇太后寝宫的后窗口。

两人悄悄地趴在窗台上,窗户是关闭的,听到了水的声音,纳甲土尸立即兴奋起来,“哦,有人洗澡!”纳甲土尸用手指蘸着口水,悄悄地捅破了窗户纸。

纳甲土尸瞪大眼睛望着屋里,他看到了一位年龄大约三十多岁的女人坐在大木桶里,闭着眼睛,两名宫女在给她擦背呢。

纳甲土尸目光落在那女人大馒头上,“哇塞,身材真是不错啊!”纳甲土尸口水流了下来。

看到纳甲土尸流口水,江帆就知道屋里有女人洗澡了,他推开纳甲土尸,透过洞眼往屋里看,他看到大木桶里的女人。

“我靠,是刘菲文在洗澡,这女人身材不错啊,五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就像三十多岁女人,身材保持很好啊!”江帆暗自吃惊道。

突然听到了脚步声,远处出现了几名护卫提着灯笼朝着皇太后寝宫走了,透过灯光,江帆一眼认出走在最前面人是盛旺宏。

“我靠,盛旺宏来了!”江帆急忙对着纳甲摆手,两人迅速遁入地下隐藏起来。

片刻之后,只见盛旺宏到了皇太后寝宫门口,守门宫女对着屋里喊道:“皇太后,盛宰相来了!”

屋里传来刘菲文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听到了刘菲文的声音,江帆迅速从地面冒了出来,“我靠,刘菲文还在洗澡呢,就让盛旺宏进去了,看来他们已经明目张胆地来往了!”江帆暗自道。

透过窗户洞眼看到屋里的盛旺宏走到老大木桶旁边,他对着两名宫女摆手,两名宫女立即退出去了。盛旺宏的手搭在了刘菲文的肩膀上,“菲文,我来帮你洗澡!”盛旺宏坏笑道。

盛旺宏的手在刘菲文身上胡来,“哦,旺宏,你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刘菲文娇滴滴道。

“菲文,这个恐怕影响不好吧,我还是等会回府吧!”盛旺宏微笑道。

他悄悄地擦了一下额头汗水,这个菲文需求太强烈了,简直就是母老虎一样,一个晚上索求三次,盛旺宏那把老骨头都要被她搞散架了。

刘菲文的手勾住了盛旺宏的脖子,娇声道:“旺宏,你不要走嘛,晚上陪我吧,人家好寂寞啊!”那声音娇滴滴的,好肉麻。

躲在窗台外面的江帆和纳甲土尸都浑身起鸡皮疙瘩了,“我靠,这个刘菲文太骚了!”江帆暗自道。

纳甲土尸眼睛亮了,口水流出多长,“哇塞,这女人真骚,盛旺宏肯定是受不了她,还是让我满足她吧!她只要尝了我的大棒子,肯定离不开我了!”纳甲土尸暗自道。

盛旺宏急忙摇头道:“菲文,明早还要上朝呢,我呆一个小时就走。”

“哎呀,上什么朝啊,我和星藏打个招呼,明天你不要去了!”刘菲文摇头笑道。

“呃,这恐怕不好啊,作为宰相不去上朝,会让星藏下不来台的。”盛旺宏摇头道。

“星藏也是你儿子,有什么关系,你早点走也行,那你和我一起洗澡!”刘菲文伸手就去脱盛旺宏的衣服,显得有点急切,盛旺宏的衣服都被扯破了。

“哦,菲文,你轻点,衣服扯破了!”盛旺宏冒汗道。

“咯咯,旺宏,你快点进来吧!”刘菲文咯咯笑道,她的手开始挑逗盛旺宏。

盛旺红爬入了大木桶里面,刘菲文翻身坐在盛旺宏身上,两人就在大木桶里疯狂起来。江帆大喜,急忙从怀里掏出了玉石,使出符咒给盛旺宏和刘菲文录制影像。

符咒录制影像就像现在的录像机录制影像差不多,录制的影像储藏在玉石里面,随时可以观看,这就是盛旺宏和刘菲文tou情的证据呢。

江帆录制好了影像收藏好玉石,他悄悄地对着纳甲土尸道:“你盯着他们,我去寻找那个宫女小斐。”

纳甲土尸点头道:“好的,小的就在这里盯着他们。”纳甲土尸浑身发热,口渴,他很想冲进去把盛旺宏替下来。

江帆到了皇后寝宫大门口,看到守在门口的宫女都不见了,他侧耳听到不远屋里传来喘息声。那屋子是宫女休息地方,江帆悄悄地到了窗台,透过窗户缝隙往屋里看。

只见屋里面有两名宫女在那里自摸呢,“我靠,这肯定是听了盛旺宏和刘菲文的声音,忍不住了!”江帆暗自笑道。

江帆并不人认识这里面宫女,到底谁是小斐呢?江帆摸着下巴,他突然有主意了,一摸脸,变成了一名太监模样,对着屋里喊道:“小斐!”

屋里两宫女急忙提起裤子,“谁呀?”其中一名宫女应声道。

江帆马上知道谁是宫女小斐了,“是我啊,我是找你有事呢!”江帆对着屋里道。

门打开了,小斐望着江帆,她感觉十分面生,惊讶道:“你是哪个寝宫里的太监啊?”

“我是小帆啊,你怎么不记得啊,是你叫我晚上来找你的。”江帆故意对着小斐挤眉弄眼。

一旁的另外一名宫女捂着嘴巴笑了,“小斐,你怎么叫太监来啊,他们还不如符长瓜呢!”那么宫女笑道。

小斐脸微红,“哎呀,我怎么会叫太监来呢,他肯定是找错人了!”小斐急忙道。

江帆一把拉着小斐的胳膊,“小斐,我找的就是你!”他把那明宫女推出门,顺手把门关上了。

小斐露出惊讶之色,“你要做什么?你可是太监呢!”小斐吃惊地望着江帆道。

“刘菲文是如何害死唐元宗的?”江帆冷冰冰地望着小斐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