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好刺激的游戏

小说: 特战雇佣兵 作者: 加勒比海贼 更新时间:2017-12-15 04:23:53 字数:2483 阅读进度:63/390

面对范德西家族的家主,宋烈阳却是丝毫没有给什么面子。

电话那边的柏雷格内心是怎么想的,没人能知道,但他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略带歉意的继续说道,“后辈们见识少,不知哪些事能惹,哪些事不能惹,所以容易闯祸。但是,我们这些人也是从后辈成长起来的,不能因为犯了些错,就不再给现在的后辈们机会。”

“所以,还请宋先生不要和美杜莎一般见识,我现在代表美杜莎,代表范德西家族,给你、给宋家以诚挚的歉意,并附送十亿华元作为赔偿。”

柏雷格一开口就是十亿,不愧是一家之主,魄力还不是美杜莎能比的。

但是,宋烈阳却只是一笑了之,然后说道,“要不这样,这十亿我不要,把美杜莎放在我这里,我今天兴致很好,想慢慢的玩。”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宋烈阳又一招手,又一个保镖被放开,一声枪响之后,六个保镖已经身亡了,只剩最后一人了。

意识到自己是最后一个,那个保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而这边的美杜莎,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她知道现在族长正在和宋烈阳谈判,一场决定她命运的谈判。

可是,面对所剩一两分钟的谈判,美杜莎却什么都做不了,她感觉一分钟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又感觉一分钟仿佛一眨眼那么短暂。

“宋先生,说出你的条件,请放过美杜莎,范德西家族也决不希望与宋家为敌……”柏雷格不再拖延,快速的说道,虽然他不知道那边正在发生着什么,但可以猜到,每耽搁一秒钟,美杜莎就会多一分危险。

“二十亿华元,帮我找到摩索斯家族的余孽,直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五岁以上的摩索斯家族的人。”

“还有,帮我封锁一个小兄弟的一切秘密,他的代号叫恶棍。如果美杜莎能够活着回去,相信她会告诉你的。”

二十亿华元虽然是个庞大的数字,但对范德西家族来说,也不会伤筋动骨,稍微皱下眉头就出了,而宋烈阳最先把这个条件提出来,说明也是最不在意这个了。

但是,宋烈阳把封锁恶棍的消息这个要求放在最后面,这是什么意思?恶棍是个什么东西?需要宋烈阳如此重视,比清剿摩索斯家族余孽还要重视?

柏雷格还真有点好奇,但现在不方便问,不过这个要求对他来说也简单。就是以后不管是谁,都无法从范德西家族这里买到有关恶棍的任何消息了,至于其他人买卖的消息,那就不管范德西家族的事了。

所以对柏雷格来说,最让他难办的反而是第二个条件。

当初摩索斯的核心力量基本上是被宋家灭了,但摩索斯家族的所有人并非都在那栋古堡里,还是有一些分散在全球负责各项业务的。

虽然宋家随后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清剿,也剿灭了一些摩索斯家族的余孽,但还是有部分人第一时间找地方躲了起来。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道理谁都懂,所以宋家一直没有放弃过对摩索斯家族余孽的清剿行动。

而这次,柏雷格也了解到,有摩索斯余孽参与到了针对宋家的行动中。现在也可以肯定,宋家知道了这个情况,所以才趁机提出这个要求。

可是,柏雷格同样清楚,摩索斯家族的余孽能隐藏这么久还没有被宋家剿灭,那是因为有人在暗中提供帮助。

否则的话,一个失势的落魄的家族余孽,怎么可能逃过宋家这么久的剿杀,除非他们一直躲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不露头。

敢给摩索斯家族余孽提供帮助的势力,显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辈,范德西家族如果搜罗摩索斯家族余孽的情报给宋家,那显然是会得罪掩护者了。

为了救美杜莎,为了平息宋家的怒火,再去得罪另一个势力,这个买卖划不划算?所以柏雷格很是纠结。

可还在柏雷格纠结的时候,又一声枪响了,吓了他一跳。

这时,柏雷格身边的一个人走过来,递上了一个写有字的纸板,上面的意思是:每一分钟开一枪。

柏雷格不认为宋烈阳这个时候有雅致去每隔一分钟开一枪玩玩,这枪声很可能就是针对美杜莎的,可能正有一颗颗子弹打在美杜莎身上,只是没有打中她的要害部位,所以还没有死。

柏雷格很想破口大骂,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他旁边那人的手中还拿着一个秒表,在提示着他距离下一分钟结束还有多长时间。

已经没有人能给美杜莎挡枪了,美杜莎感觉自己的生命要以秒来计算了,十九八七……

美杜莎看到宋烈阳缓缓的举起了枪,她想逃,但双腿却根本迈不开,她只能痛苦的闭上眼,等待着死神的审判。

“好,成交……”一声大喝突然从电话中传来。

正准备抠动扳机的宋烈阳手指一松,终于在最后一刻停住了,他轻叹一声道,“柏雷格先生,你可是过于相信我对枪的掌控了,毕竟十多年过去了,刚才差一点就没收住,可是吓坏了美杜莎这丫头。”

“美杜莎还好吗?”柏雷格急切的问道。

宋烈阳扬了下手,立即有一个人上前从他手中接过电话,然后走到美杜莎身边,将话筒递向她面前。

美杜莎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她知道自己刚从鬼门关门口走了一遭,现在这种重生的感觉让她有种喜极而泣的感动,她声音有些发颤,但还是努力保持平静的说道,“族长,我很好。”

“好,没事就好。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代表我,代表范德西家族,向宋先生表示最诚挚的歉意。在得到宋先生原谅之前,你不准回来。”柏雷格非常愤怒的咆哮着。

电话又送到了宋烈阳这里,他直接说道,“柏雷格先生,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就不和你多聊了。”

随即,双方挂断通话,美杜莎这才如释重负,浑身早已经湿透。

刚才八分钟时间,对她来说,真的是一种莫大的煎熬,就像一个恐惧坐过山车的人一般,太刺激了,她一生都不想再去体会第二次了。

如果是执行一项危险任务,随时可能被人一枪打死,美杜莎不会害怕,即便之前夏非凡拿枪顶着她的脑袋,她也没有一点害怕。

但刚才,她美杜莎是真的怕了,非常的害怕,害怕得要死,这种生死一瞬间的交际,一次一次的发生着,她的心里防线也在一点一点的崩塌。

在死第四个保镖的时候,美杜莎便有些承受不住了,内心里充满着恐惧,然后第五六七个保镖先后死去的时候,恐惧、绝望、无助等等情绪一直充斥着美杜莎的内心。

不是美杜莎胆小,换另外一个人,很难表现得比她更好了,她还能站着没有瘫软,就已经代表着内心中的某种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