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章 蝎子的审讯手法

小说: 特战雇佣兵 作者: 加勒比海贼 更新时间:2018-01-04 00:44:01 字数:2253 阅读进度:114/390

费萨勒将夜袭行动的过程和原因都讲得很清楚,夏非凡一直静静的听着,紧盯着他,没有打断他。

说完之后,费萨勒就立即闭嘴了,没有避开夏非凡的眼神。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夏非凡淡淡的问道:“这次行动,你们又惨败了,伊尔法尼那家伙还会再打我们主意吗?”

费萨勒思索了一下,说道:“我不敢百分百确认,但我觉得,那家伙放弃的可能性不大。但应该不会再这样进攻工厂了,很可能等你们撤离的途中打伏击。”

“伊尔法尼在哪里?”

费萨勒眉头一抬,说道:“他有几个住所,不过他经常呆的地方是他在第八街区的别墅内,现在也很可能在那里。”

“介绍一下别墅的具体位置,以及防御情况,还有伊尔法尼的辨识特征……”

费萨勒毫不迟疑的一点头,说道:“好。”

随即,费萨勒详细的说明了伊尔法尼的别墅,还将他其他两个住所的位置和情况也介绍了下,而伊尔法尼的辨识特征也很明显,他的左脸处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黑痣。

夏非凡似乎很满意费萨勒的回答,他又一指蹲在那里的那些人,笑着问道:“费萨勒先生,你知道我为什么有选择性的审讯你的那些部下吗?”

费萨勒沉吟了一下,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按照他们的胆量来排序的,胆子小的,紧张的,先审。胆子大些的,放在后面,这样胆子小的被审讯时的惨叫,会一次次冲击胆子相对大的人。”

“几次下来,胆子大的人心里防线会慢慢崩溃,胆子也会变小,审讯成功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

夏非凡点点头,很是赞赏的,“费萨勒先生,你说得很对。我相信有头脑,有胆量,还能审时度势的人,一定会有一番成就的,比如你。”

费萨勒深吸一口气,说道:“谢谢你的赞赏,我以后有没有成就不知道,但现在我首先要在你手上活下来。”

夏非凡笑道:“这要看你自己了,我不喜欢和人结仇,反而喜欢交朋友。但如果别人非要和我成为敌人,那我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干掉他,比如伊尔法尼。”

费萨勒立即说道:“我与伊尔法尼已经成了敌人,如果今天你不杀我,我出去之后,他一样会处死我。所以,我非常支持你干掉他。”

“另外,我向你保证,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我也没有亲人在这次行动中死去,就算有,我也不会在意。”

“因为我觉得,要想成为强者,就不能轻易被感情所影响。”

“如果今天你干掉了伊尔法尼,我有信心掌控格兰德的局势,然后整合整个格兰德的资源,而不是去图一个华资工厂的固定资产,还有一个二十几人小队的武装。”

“而且我也不相信你们身上会带多少现金,哪个佣兵团出任务会带大量现金,伊尔法尼根本不用脑子想问题。”

夏非凡却是插话道:“你脑子是比伊尔法尼好使,可不还是被他压制着?领袖不一定只有最聪明的人才可以担当,反而很多时候,最聪明的人却无法成为领袖。”

费萨勒一怔,被夏非凡说得哑口无言,因为事实确实如此。

夏非凡随即又说道:“你刚才说了很多,无非就只是表达出了一个意思,如果我干掉了伊尔法尼,你会将精力用在去整合格兰德的各方势力,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

夏非凡停顿了一下,又看向费萨勒,笑道:“我需要你这个承诺吗?”

费萨勒脑子一嗡,随即想到了什么,人家干掉了伊尔法尼,又抓住了他费萨勒。干嘛不直接将他费萨勒再干掉,凭下面那些群龙无首的乌合之众,恐怕就直接全面崩溃了。

再说了,聪明人有几个相信别人的承诺的,相比于相信他费萨勒的承诺,直接干掉不更省事吗?

看到费萨勒的表情,夏非凡知道这家伙想到了问题的关键点,他没再看费萨勒,而是一指远处蹲着的一人,下令道:“把他带过来。”

随即,在一阵惊恐的嚎叫中,又有一人被拖了过来。

这次,夏非凡没再亲自审问,而是交给了一旁的蝎子。蝎子是一个好的尸体解剖员,部落里很多动物的皮毛都是他剥下来的,刀法很好,可以将一整张皮完整的剥下来。

虽然善于解剖动物尸体和审讯完全是两码事,但夏非凡不介意让他慢慢试着去执行一些简单的审讯,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担任审讯工作的,还需要自己有很强的心里承受能力。

蝎子是个沉默寡言的中年男人,身材有些消瘦,夏非凡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就把他当成一只普通动物,慢慢来,然后寻机问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蝎子点点头,夏非凡立即将几个要问的问题告诉他。

米娅娜翻译过去之后,蝎子思索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夏非凡本还担心蝎子第一次在人身上动刀会不习惯,但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蝎子好似真的把对方当成了动物,任凭他如何哀嚎,眉头都不皱一下,手上的刀还是那么精准。

一旁的米娅娜终于是忍不住了,立即跑出了车间,因为蝎子的审讯手法比夏非凡残忍多了,他是真的在解剖。

别说米娅娜了,在一旁的两个地狱佣兵团的成员,也不由自主的将头扭开。

夏非凡自己也没有盯着看,因为确实比较有视觉冲击力,喜欢看这个场面的只会是变、态,而他不是,所以他将头扭开了。

本来还显镇定的费萨勒,此时也忍不住的颤抖起来,额头慢慢的泛起细密汗珠。

终于,费萨勒有些控制不住了,他深吸一口气说道:“你想知道的问题,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这里没人知道的比我更多,你再审讯下去也没有意义。”

夏非凡摇摇头说道:“费萨勒先生,不是我不相信你,而实在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不清楚你的为人,所以我无法强迫自己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如果你是我,你会相信吗?”

听到夏非凡的话,费萨勒心头一凛,都要绝望了,他觉得自己最终也逃不脱被审讯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