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高山流水做笑谈

小说: 天域苍穹 作者: 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6-03-08 00:23:05 字数:2278 阅读进度:1253/1486

冰心月惨叫一声,整具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飘飘的摔了出去,面容一片凄厉。

余下四人见到了便宜,齐齐大吼一声,凶神恶煞一般扑了上去,各聚全力,联袂杀向垂危的冰心月。

然而便在这时,长空中突然有一声长啸鼓风而来,这一声突如其来的长啸,竟让整片天地都为之颤抖,竟显无上威势。

“谁敢动手!”

就如王者君临,天地万物,莫敢不从。

甚至就连已臻道元境九品中阶的谭青峰,在听到这一声长啸之后,也感觉到心神震动,一股前所未有恐惧的意识油然升起。

这等恐惧感觉,便是在刚才冰心月骤现强大威能,以及异火加持的那会都不曾有!

来者是谁,怎地强大如斯!?

天际的那道长啸声音还没有全然落下,一道人影,竟如鬼魅一般骤然现身场中。

这道人影刚刚出现在现场,一眼就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冰心月,瞳孔急剧收缩,一股愤怒之意,瞬时充塞苍穹,怒喝一声道:“混账!”

身子一闪,便已经到了冰心月身前,正整迎上迎面劈落的四口雪亮的长剑。

来人一只手扶住冰心月即将跌倒尘埃的身子,另一只手则反手一掌,不管不顾的强势劈出!一道沛然莫御的宏大剑光,无中生有地出现在他的手中,凌厉的在空中一划!

轰的一声!

那四人联袂攻来的长剑同时被震得脱手飞出,更在半空中因为无法负荷剑气余威被震得四分五裂、支离破碎。

四个人的身体亦是如同被电击一般,整个人颤抖起来,一仰头,“哇”的一声,同时喷出一股色彩艳丽的血雾,随即便如同面条一般软软的倒了下去。

此刻的叶笑愤怒一击,那威能足以推平一座小山,又岂能是这几个人能够抵挡!

远方,谭青峰惊见这一幕直接心胆俱裂、神魂若丧。

这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谭青峰乃※≤※≤,是道元境九品中级高手,见识自然不同凡响,尤其他刚才身在局外,可是有清楚地看到,这个前来的少年,初初到来之事,乃是侧身背对着自己等人,一只手在扶着那个女人,眼睛也在看着那个女人的情况,可说是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聚焦到了那女人的身上,连看都没看自己等人一眼。

但另一只手就那么在身后信手一伸一挥之间,然后一道好似匹练一般的沛然剑光就此乍现;一举挫敌败敌歼敌,整个的过程当真便如同行云流水,难以言喻的潇洒写意。

而一团剑光,在谭青峰眼中,那就是高山流水,自高山之上,自上而下冲击而落的激流,便已经可以预见到己方众人将被冲击得人仰马翻一般……

一念及此,谭青峰的腿肚子直接哆嗦了起来。

原因无他,他却是有见到过这一招的。

笑君主的招牌。

“高山流水做笑谈!”

谭青峰一声惊呼,脸色直接就白了,飞快的往后退,只是再无半点道元境九品强者风度,连滚带爬的几乎连手带脚全用上,如同见鬼一般的眼神看着叶笑:“你你你……这笑君主的成名绝招,你是从哪里……”

谭青峰的本身实力还要在展云飞、朱九天之上,当年也是有参与过围剿笑君主之役的,其真实实力较诸往昔的笑君主固然仍有相当的差距,但已经可算是同一级别,但笑君主给三大宗门造成的梦魇效果实在太惊艳了,即时时至今日,三大宗门上上下下无论何人等闲仍旧不愿意提及此人!

叶笑闻言冷哼一声,道:“难为你还记得笑君主。”

仍是看也不看对方,长剑脱手丢出,竟自在空中化作了一尾狰狞银龙,摇头摆尾,向着谭青峰这边疾冲而去。

至于叶笑却在扔出这一剑之后便不再关心后续发展,只是将自身宏大的灵力,以沛沛然绵绵无尽之势向着冰心月的体内输入进去,轻声问道:“你怎么样?”

冰心月的瞳孔此际已经开始涣散,并无一言半语回应……

此际,冰心月的状况可谓已经是危急至极,无论是体内不知来历的异火支援已经渐渐消去,之前多次透支生命的弊端暴露无遗,身上接连承受多处创伤也随之爆发,最最关键、也是最要命的是,她竟是求生意志全无,如果不是还有最后一点执念未散的话,此刻的冰心月早已香消玉殒!

……

那边,长剑幻化银龙,死亡追逐谭青峰,须臾之间,就已经到了其身后,谭青峰见状魂飞魄散,惊骇莫名,近乎本能的往左飞窜,可是剑光如有灵性一般先一步切断了左面空间,谭青峰勉力转向,又往右闪,剑光又是后发先至,将右面切断;眼见避无可避,无可奈何之下挥剑格挡,随着“当”的一声脆响,手中就只剩下半截短剑瞬时成为粉碎的银亮铁屑。

谭青峰纵然心下有所准备,乍见自己的长剑寸碎,仍是惊得两只眼睛都几乎凸了出来,口中嗬嗬喘气,却是两手鼓起了平生修为,狠狠地向着这一把剑擒拿过去,意欲做最后一搏。

可惜,在绝对的实力之前,一切尝试都属徒劳,只会沦为作法自毙!

剑光闪动之际,竟然自主躲过了谭青峰的双手擒拿,更是于间不容发之际顺势一撩。

“啊!”

谭青峰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骤起,两只手齐腕而断,所谓的鼓尽平生修为,此际竟是全无半点效用!

双手尽去的谭青峰浑身都痛得痉挛起来,仰头大叫;旋即又觉自己的两条腿一阵发凉,及至低头看时,却见自己的两条腿已经飞了出去,鲜血喷洒如注。

好快的剑!

下一刻,谭青峰四肢尽废的半截身体就依着惯性狠狠摔在了地上,那把剑的走势仍未终结,彷如从空中掉落一般,从他的左肩狠狠插了下去。

进入了他身下的一个树桩之中。

就像是一颗最犀利的钉子,将谭青峰四肢尽废之后的残体,狠狠地楔在了这根树桩上。

而谭青峰一时间却还死不了,只余下一阵阵的抽搐,一声一声的嘶吼,痛得死去活来,凄惨万状。

……

【汗死,上一章早就上传了,结果忘记了点发布……】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