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先放一放

小说: 天运 作者: 微笑面对世界 更新时间:2015-08-12 07:31:11 字数:2827 阅读进度:1712/1729

曹东阳被省纪委双规之后,一直都没有交代他的犯罪事实,尽管有陈柳航的交代,但由于没有出物证,省纪委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如果是一般的干部,还会对他动一点手段,可是对曹东阳这样的正厅级干部,显然就不合适了。

能够爬到正厅级这个位置上的人,都不是一些简单人物,在官场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哪一个有着丰富的政治斗争经验,曹东阳很清楚,现在省纪委只是根据陈柳航的交代材料,才对他实施双规的,就是咬紧牙关不开口,在没有其他旁证的情况下,法院也无法给他量刑。

这段时间曹东阳想了很多很多,他明白,之所以被双规,并不仅仅是因为经济上的问题,而是周元和金帅想从他这里打开一个突破口,对全省的市一级领导干部进行整顿,瓦窑煤矿发生的那次特大的安全生产事故,只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

反腐是政治斗争的工具,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曹东阳也知道,只要周元和金帅想拿下他,即便省纪委调查不出什么问题来,官也甭想再当了。俗话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都是骗人的鬼话,只有咬紧牙关挺过这一关,情况就会慢慢好起来。

经过这次打击,曹东阳现在心灰意冷,失去了靠山,这个官当不当的也实在没有意思,即便这次能够过关,走出省纪委,就马上递交辞呈,凭着隐秘下来的那些钱,完全可以保住下半辈子的幸福。

想通了这些之后,曹东阳一改刚抓进来时的颓废,变得精神了许多,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睡觉的时候头一挨到枕头边就呼呼大睡。他的这种假象也迷惑了很多纪检干部,以至于有些人也开始怀疑,曹东阳是不是真的有问题,省纪委仅凭着陈柳航的交代材料就把他双规是不是正确的。

俗话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在曹东阳自以为计谋得逞的时候,他的表弟瓦窑煤矿矿主李东山被公安机关给抓住了。

抓捕李东山的经过非常具有戏剧化,这小子得知煤矿出了矿难事故后,就跑到了曹东阳的办公室求救,当听到曹东阳也无法保他的时候,就来了一招脚底抹油跑了。

隐姓埋名,千辛万苦历时两个多月,李东山终于跑到边境,在交给蛇头一大笔钱之后,登上了一艘偷渡的货船。就在他自以为逃跑成功之后,却没想到他们这个偷渡的团伙早就被当地警方盯上了,货船离开码头还没有多远,就被警方堵了回来。

一开始,当地的警方也没有注意到李东山,只是在甄别这些偷渡犯的时候,因为李东山出示了假身份证,让当地警方产生了怀疑。上网一查,李东山原来是被公安部通缉的要犯,当地警察也没有想到,抓捕偷渡犯的行动,竟然捞到了一条大鱼。

几天后,李东山被红州警方带回来了,看到逃跑无望,李东山只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让警方感到兴奋的是,这家伙交代的不仅非常彻底,还出具了曹东阳受贿的证据。

这件事情让办案百思不得其解,李东山怎么这么容易开口哪,当看到他只有小学学历的时候,才恍然大悟,有钱无知识的人是最愚蠢的,李东山可能以为立功真的可以得到从宽处理吧。

李东山的交代材料和提供的证据,很快就移交给了省纪委,当曹东阳再一次被带进审讯室的时候,发现这次审讯他的人竟然换成了省纪委书记顾浩。

“曹东阳,你在我们省纪委已经待了有半个月了吧,看你心宽体胖的样子,这一段时间的日子过得一定很舒服。”

曹东阳和顾浩算是老熟人了,以前两个人还在一起共事过一段时间。曹东阳笑道:“我本来就没有什么问题嘛,陈柳航之所以对我胡攀乱咬,是因为在煤炭行业整顿工作中,我多次批评过他,这家伙对我心怀不满,所以才对我进行报复,这件事情就是用脚趾头也能够想的明白。你顾书记在工作当中就没有得罪过人吗?我没有什么问题,当然吃得香睡得着了。”

顾浩笑了:“你真的没有什么问题?我看未必吧。曹东阳,别做白日梦了,你以为你的表弟李东山就真的跑了吗?咱们暂且不说陈柳航的交代材料,就仅凭你表弟提供的那些证据,也足够你把牢底坐穿的了。”

听到李东山被抓起来了,曹东阳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表弟都跑了两个多月了,现在恐怕早就跑到国外去了,警方要是抓他的话早就抓到了,哪里还会等到今天。

“你们抓不抓李东山和我有什么关系?即便他的煤矿因安全设施不健全死了人,你们也应该追究他的刑事责任,我虽然在这件事情上负有领导责任,但我并没有和他搞什么权钱交易。”

顾浩大笑:“李东山不像你想的那么聪明,这个人甚至还有愚蠢的可爱,他先后替一些矿老板给你送去了三十一张银行卡,他自己也给你送去了七张,在送给你这些银行卡的时候,不仅把所有的卡号都给记下来了,还从这些卡里按照百分之十取走了他自认为应得的手续费。经过我们的调查,这三十八张银行卡里的金额达到了七千万之巨,而这些钱都被你随后转到了一个叫何涛的人开办的银行户头里。”

虽然曹东阳表现得很镇定,但眼里慌乱的神色却是骗不过顾浩的,喝了一口茶后,顾浩继续说道:“这个叫何涛的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一辈子以务农为生,你认为这么一个老人的账户里会有一亿六千万的存款吗?他的身份证只不过是你的儿子花了两百块钱买来的。”

曹东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低下了一直高昂的头颅,他现在已经无话可说,只好采取拖方式了。顾浩轻蔑的笑了笑,他是不会给曹东阳这个机会的,以前对他优待,只是因为没有掌握到他确凿的犯罪证据,现在事实都清楚了,自然是不会再和他讲客气了。

顾浩站了起来:“你不交代也可以,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不会再享受到我们的优待了。就凭我们掌握的这些证据,也足够让你把牢底坐穿了,对待好人我们要执行政策,但对待一个罪犯,我们就无所顾忌了。”

走到门口,顾浩停住了脚步,吩咐他的手下:“从现在开始,对曹东阳可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加大审讯力度,只要他死不了,你们就大胆的去做。”

连续两天不间断的审讯,曹东阳不仅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还把倪伟友和钱荣也给咬了出来。审讯到这里,顾浩有些棘手了,金帅曾经和他讲过,目前拿下倪伟友和钱荣的时机还不成熟,把曹东阳双规之后,只让他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就行了。

夜幕降临,红州宾馆的主楼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气势恢宏。四楼的一个包厢里,周元和金帅共同听取了顾浩的汇报,本来金帅不想来,认为反腐是省委的事情,他这个当省长没有必要插手,可是在周元的一再坚持下,他实在是不好推脱。

金帅很清楚周元这样做的目的,曹东阳的交代材料里牵扯到了钱荣和倪伟友,而这两个人在京城里都有靠山,让金帅自始至终参与到这件事情,以后即便是出现了什么问题,金帅也要和周元一起扛。

其实,周元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金帅绝对不是那种推脱责任的人,之所以不想过多的掺杂到省委的工作里,主要是在严格遵循着他和周元的约定,互不插手对方的工作,但现在周元主动请他参与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三个人在一起足足商量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还是周元一锤定音:“把曹东阳的交代分为两部分,一是他本身的犯罪事实,要马上移交检察院提起公诉,牵扯到倪伟友和钱荣的那部分,目前动他的时机还不成熟,就先放一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