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化身魔鬼

小说: 天使消逝的地方 作者: 天蚕雪灵芝 更新时间:2016-09-11 20:45:36 字数:3578 阅读进度:35/908

楚漠宸的动作不自觉地就粗暴起来。

宋云萱被他桎梏在身下,因为细瓷般的肌肤被他的手指摩擦,忍不住咬住了下唇。

然而楚漠宸一个灼热的吻落在她圆滑敏感的肩头上,细齿薄情的一咬,让她忍不住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她对疼痛尤其敏感。

肩头被咬了一下,即使并不用力,可是楚漠宸起身再看,却发现她的肩头已经红了。

楚漠宸看她衣裳散开,发丝铺陈的模样,双眼里有着黑炎一般疯狂燃烧的灼热**。#_#

宋云萱想要蜷起身子,楚漠宸却一下将唇瓣贴在她脖颈上:“你疼吗?”

“放开我……”她吸气,被吻住的时候仿佛缺水的鱼一样,压抑着眼底的泪光,倔强的要求,“放开。”

“想让我温柔一点吗?”

“你放开!”她大声的喊出来,声嘶力竭,“放开我!”

她双手想要从他手中抽出来,努力的想要扭动身体从他身下离开。

楚漠宸望着他狂乱而排斥的模样,发现她眼角竟然少见的发红,泪意粼粼,叫人觉得她这样就像是一支雨后被蹂躏的花枝一般可怜。

“云萱……”

“放开我!”她红着眼角,只是盲目的要求这一句话。

楚漠宸不舍得继续下去,她毕竟才只有十八岁,没有犯错,不需要用这样粗暴蛮横的手段去征服。

可是,只要她眼角的可怜泪意散尽之后,她就会变成一个水火不侵的女人,冰冷的好像没有去七情六欲一般,令人难以触及。

他的手指还是慢慢松开。

宋云萱从床上飞快起来,外衣已经被撕开,内衣的扣子也即将全部被解开。

她飞快的将衣服往肩头上胡乱一裹,甚至顾不得去拢一下披散的头发就飞快的想要从床上跳下去离开这个房间。

就在她下床的刹那,衣服的口袋里忽然飘然落下一张金色的卡片。

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弯腰去捡。

却又一直之骨修长的手指比她更快的下手将那张金色的卡片给捡起来。

宋云萱一愣,抬头去看捡起卡片的人。

对上的,却是楚漠宸那双阴骜摄人的双眸。

有一瞬间,她觉得这个男人想要狠狠掐住她的脖子,然后将她捏死在手心里。

所以,重生之后的第一次,她有了想要逃离的念头。

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楚漠宸双眼微微一眯,将那张卡片上的字看了个一清二楚。

之后,他竟然没有带着那摄人的压迫力凑近她,只是冷冷开口:“邵天泽的名片哪来的?”

她止住步子,倔强傲然:“我没有必要向你解释。”

“那你过来,我将名片还给你。”他看着那张名片,唇角勾起一个笑意来,淡淡的,好像想要竭力的温柔起来,却总在眼底酝酿着一种野兽一样的疯狂嗜血。

宋云萱不想过去,可是也不想后退。

缓缓的,她伸出手,一分分的抬高。

纤长的如同葱段一半白皙的手指带着一个女人骨子里透出来的柔白婉约,可是这只手的主人却生生要糟蹋着这幅天生丽质的好身子。

楚漠宸在她伸手索要这张名片的时候,心底酝酿的烈焰怦然爆开。

将那张名片扬手一扔,抓住她的手,就将她拽到了怀里,声音阴沉的如同乌云沉沉压下来一般,令人发颤的响在她耳边:“无论如何,都要千方百计的勾引邵天泽吗?”

宋云萱的心脏骤然一缩,瞳孔猛地一震,之后,缓缓的,应了一声:“没错。”

这两个字仿佛是导,火,索一样强大的引线,直直将楚漠宸心底残存的温柔都给生生碾成了灰。

楚漠宸有力的臂膀将她抱起来,她用力的挣扎,想要从他身边逃开。

然而这个男人却在这时候撕开了一切合体有礼的伪装,一言不发的贯彻实行最有利的动作。

她不肯凑近那张床,他就将她按在墙上,扶住她的腰,没有半分缓和的,直直闯入到她的世界。

天花板在她眼前飞速的转动,她声嘶力竭的哭泣着要那个男人放开她。

可是耳边响起来的却是与之相反的,越来越清晰的粗重喘息。

沙哑而疯狂。

充斥着一个男人彻底疯狂的低哑嘶吼。

宋云萱挨不住疼痛,没能熬到最后便软软晕了过去。

只是在她晕过去的时候,记得有温热的唇瓣印在她的眉心,沙哑的低喃:“是你把我逼疯了……长歌。”

长歌……

顾长歌。

她还是顾长歌的时候从未深入的了解过楚漠宸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甚至想不到他也会有这样令人惧怕的一面。

只因为,他是个男人。

是一个跟邵天泽,截然不同的男人。

她睡得很不安稳,迷迷糊糊,捻转反侧,双手想要捂住心口。

觉得在心口的部位被人剜了一刀,有一个大大的洞在被冷风吹得疼。

她难过的哭着嘶喊:“不要……不要!不要!”

旁边有人握住她的的手,温热的手心贴着她的脸,急切的喊她:“云萱,云萱?”

“长歌?长歌?”

两个名字重叠起来,她根本不知道是谁在她顾长歌,也不知道是谁在喊宋云萱。

只是努力的想要看清楚握着手术刀,满脸是血的男人的眼睛。

“不……不!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云萱!”

蓦地一声厉吒。

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一双眼睛犹如死后重生一样,死死的瞪着面前肩膀"chiluo"的男人。

男人看她醒过来,松了口气,手指去摸她的脸颊,极尽温柔的安抚她:“做噩梦了?不要怕,我在你身边……”

“啪——”

霍的起身,她一巴掌打在男人的脸上,生生将刚刚把她从噩梦叫醒而放心的男人给打偏了脸。

楚漠宸愣着,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已经不是宋云萱第一次打他。

而宋云萱却像是一下变了个人一样,平复着因为噩梦而紊乱的喘息,掀开被子,捡起地上的衣服开始穿:“你想要的已经得到了,现在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你昨晚叫的声音太大,你家里人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宋云萱贝齿紧咬,眼睫垂下去,一时之间愣住动作,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只是有一种羞耻感,从头到脚的涌上来。

楚漠宸并没有穿衣离开的动作:“即便你哭的声音都传出去,也没有人过来敲门阻止我。”

“没人能阻止禽兽。”

“她们根本不在乎你。”

一针见血的戳在宋云萱的心上。

她凶狠的回头,眼角的厉光几乎要将楚漠宸给生生凌迟了。

楚漠宸吸口气,浓黑的发丝有些凌乱的垂在额前,有几丝头发遮挡住了双眼。

他望着她:“你嫁给我,我会在乎你。”

“花言巧语就不要再说了,如果你现在不走,我马上就去警局告你"qiangjian"!”

楚漠宸忍不住垂头轻笑了一下:“除非你想毁了你自己。”

没错,她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嫁给楚漠宸。

如果连这一点价值也没有了,宋家会毫不犹豫的把她抛弃。

宋云萱的把柄被牢牢捏住,一时之间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楚漠宸跟她从小一起作对做到大,到头来居然还是兜兜转转捏住了她。

他从床上下来,强劲的身体修长性感,可是落在宋云萱的眼里,宋云萱却毫无反应。

楚漠宸将她的衣服往肩头上拉了拉,把她拉回到床边,让她坐在床上,蹲下身子从下而上的望着她:“云萱,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普通女人。”

她当然不是一个普通女人,她活了一世,到头来却落得断腿剜心的下场,再活一次,怎么可能会甘愿普通。

“但是云萱,仅靠你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完成你最终的目的的。”

宋云萱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抬眼不屑的看他:“难道我要靠你?”

“你想要整个宋家,不是吗?”

宋云萱唇角的笑容冷冷收敛了。

他就知道这个男人看穿了她,便要阻止她。

“我不会妨碍你。”

宋云萱一怔:“你有什么要求?”

“不要毁了你自己。”

楚漠宸眼睛深邃,神情认真。

宋云萱望着他的脸,恍然记起在他十八岁成年的时候,她捧着父亲亲自签名的财产分割协议书在媒体的关注之下合体微笑。

那时候,前来参加她生日聚会的楚漠宸只是眼神幽幽的望着她,什么话都不说。

看她那样高兴,却在离开的时候,在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要毁了你自己。”

可是,她最终还是毁了。

毁在庞大家业的觊觎者身上,毁在他的丈夫身上。

没有人帮助她,也没有人阻止她的陨落。

如今,她已经不相信男人,又怎么会毁了自己呢?

她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然而,楚漠宸却是托起他的手,在她的无名指上轻轻吻了一下:“这次,我会阻止你的。”

宋云萱忍不住呆呆望着抬眼望着她的男人,一时之间,居然忘记了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开。 -天使消逝的地方

楚漠宸。

说会阻止她。

怎样阻止她呢?

她的仇,她的恨,即便是让她粉身碎骨也浑然不怕的要往前冲。

复仇的**,就像是飞蛾扑火一般浓烈的无法阻止。

除非有人折断她的羽翼。

可是,说不定她早就已经没有了羽翼,因为她已经化成了无坚不摧的魔鬼。^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