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你究竟是谁

小说: 天使消逝的地方 作者: 天蚕雪灵芝 更新时间:2016-09-11 20:45:42 字数:3542 阅读进度:51/908

宋云萱望着医生去手术室的方向,想要提步跟过去。

刚好在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云萱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王妈?”宋云萱辨认出这个声音属于谁,不可思议的回头。

身后不远处站着的,恰恰就是王妈,她身上没有格外明显的伤痕,只不过是额头擦伤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有点灰尘。

宋云萱转头望着她,王妈快步走过来:“云萱小姐,您怎么来了?我都让家里人跟你说我只是擦伤了,您怎么还是过来了?”#_#

可是,家里的李妈根本就没说王妈的伤势如何啊。

而且,刚才那个医生说的那重伤患者的姓氏跟年龄都跟王妈是一模一样的。

现在王妈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对方故意误导她?

王妈有些愧疚的自责:“都是我不好,回来的时候没看清楚路,被后面一个骑电瓶车的给擦倒了,这不,就是额头这里稍微碰了一下,要不是晕倒了,也根本不用到医院里来的。”

宋云萱望着王妈,心头有些不妙的预感:“王妈,杂志……”

“小姐放心,杂志我已经交给肖虹了,钱也退回来了,诺,在这儿呢。”说着,王妈憨厚的将口袋里退回来的十几块钱给她看。

宋云萱并不关注这十几块钱,只是觉得前前后后的事情有一种阴谋感。

王妈看宋云萱沉默不语,以为她是在担心自己,便开口跟她说自己很好,说到一半的时候还开口:“云萱小姐,你说也巧,我擦倒的时候刚好碰见楚少了,是楚少安排人将我送到医院里来的。”

她一说楚少,宋云萱生生一凛,眼神骤然锋利:“你说你看见楚漠宸了?”

“是啊。”王妈被吓了一跳。

宋云萱心头那种被算计了的感觉开始无比的清晰起来:“他开了什么颜色的车?”

“蓝色保时捷,就是来宋家一直开的那一辆。”

宋云萱想起之前在宋家出去的那辆蓝色保时捷,又想起问了佣人的话,接着开口:“他车上是不是还有别的人?”

“好像开车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王妈扶着头,“不过我那时候有点迷糊,不记得那孩子的长相了,也许已经成年了吧,未满十八岁是不能开车上路的……”

宋云萱哪里管王妈印象里这个少年是什么模样,她只要知道楚漠宸的确是坐在那辆蓝色保时捷里就够了。

如此说来,那个给她送曲奇的人也有问题。

她蹙起眉来,神色有些阴暗:“王妈,我们先回去。”

她转身要跟王妈离开医院,却才走了几步,就看见前面从旁边走廊里刚好走出来一个高大的俊逸男人。

“楚少……”王妈低低叫出声提醒宋云萱。

宋云萱看过去,刚好对上楚漠宸那双阴骜的如同深渊一般的双眼。

无比清晰的,她察觉到麻烦逼近的感觉。

宋云萱停住步子,楚漠宸也站在原地,两人摇摇对视,有种风雨欲来的阴沉感。

王妈有些担心:“云萱小姐……”

“王妈你先回去,能在这里遇见楚少,有点巧。”

她很清楚,这绝对不是单单很巧。

而楚漠宸的模样也没有半分遇见她觉得很巧的神情,反而像是一直就在这里等着她一样。

王妈被宋云萱这样吩咐,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点点头离开,只不过走出去几步,还是连连回头,担心的望着宋云萱。

宋云萱在王妈走出医院大厅的门之后,才神色冰冷的往前走,直直越过楚漠宸:“楚少,你要是有想法,又何必把王妈拉进去呢,她只不过是个佣人而已。”

她越过他往前走,想要引他出去说。

楚漠宸却在她越过自己的时候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硬是将她拽的转过身来。

黑色的发丝在空气里飘扬起来,宋云萱被她一把抓住手腕拽过去,不禁有些不悦:“有话出去说。”

楚漠宸的视线浓黑的就像是被墨染了一样,根本看不清眼里有多少情绪糅合起来。

宋云萱仰头望着他俯视自己的眼神,觉得这个男人眼里的神色绝对不是单纯的愤怒,还有很多感情,汹涌澎湃的仿佛潮水一样,可是任凭这些感情有多么的澎湃激烈,却都被一种情绪牢牢的压住了。

这种情绪,叫做,理智。

宋云萱觉得他手指抓着自己的手腕,有力的仿佛就要捏碎了自己的腕骨,轻轻皱眉提醒他:“太用力了,你弄疼我了。”

他望着她,好半晌,才忽然觉得好笑,锋利的视线望着她,冷冷反问:“你有疼的感觉吗?”

宋云萱觉得古怪,皱眉回应:“当然。”

她当然会有疼的感觉,因为她还活着,活的非常的清醒。

楚漠宸望着她的视线渐渐不再那么锋利,而是变成一种乏力,手上捏着她的力气也渐渐松开。

宋云萱得以逃脱,想要将手腕从他手中松开揉一揉,却被她抓住大步往前走。

“我自己能走,楚少。”

他一言不发,却是始终固执的抓着她的手腕不松开。

宋云萱被他拉出去塞进蓝色保时捷座驾里。

坐在后边的少年看见一个年轻女孩被塞进来,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才望着关门后大步走到驾驶席那边拉开车门的楚漠宸:“楚大哥,我……要不然先下去?”

那个少年跟楚漠宸打商量。

宋云萱回头看向说话的人,一眼就认出是交情不算很深的容家小少爷。

说这个小少爷小并不是因为容家还有大少爷,而是因为这个孩子在容家有着很不一般的地位,身为独子,却是死了前面五个或者早夭的或者胎死腹中的兄弟姐妹才得以来到人世的。

她还是顾长歌的时候曾跟着父亲亲自参加了这个小少爷的百日宴。

而且当时只有十几岁的她还有幸抱了这个千金贵体的小少爷几秒钟,虽然这孩子生下来漂亮,但是脾气实在是胎里带来的任性。

她不过是抱了他之后没按照保姆的交代对她笑,这孩子就哭的哄都哄不住。

那时候她的父亲还劝她:“长歌,你吓到这孩子了,这孩子千金贵体,千万别摔了,还给容太太吧。”

她那时候也还小,只不过走过场的表示亲密而已,父亲让她把这孩子还回去,她自然就听话的还回去了。

只是时过境迁,如今再见着这个容家小少爷,倒发现这孩子的确是长大了。

宋云萱淡淡扫了容六一眼便转眼看前面。

容六惴惴不安,楚漠宸开口回答他:“不用,你在上面就行。”

宋云萱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看楚漠宸的模样是要对她发难的,有个外人在场,他也不会太过分。

楚漠宸不让容六下车,容六却觉得战战兢兢。

楚漠宸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梭子一样冲出去。

豪车性能优越,提速迅速。

宋云萱镇定自若的系好安全带,后面的容六系住了安全带还小心翼翼的看前面。

“楚大哥,我忽然想起来还有点事,要不然……你现在路边把我给放下?”

楚漠宸不说话,容六倒是一个察言观色的好手,立刻手指动了一下,按了自己的手机。

没出三秒,手机就传来超高的铃音。

宋云萱微微挑眉,楚漠宸开始减速。

在车子开到海滨公路的时候,刚停稳了,容六就迅速打开车门闪下去:“我有点晕车,先下去。”

这借口找的不错。

宋云萱将安全带解开,没有急着下车,只是望着前面的风景转头看他:“你上次也是在这个地方跟我说话的。”

的确是上次也是在海滨公路这里说话,而且上次他还有点激动,是因为想到了顾长歌。

宋云萱知道他有话说,所以一路上都异常沉默的想着应该如何应对。

楚漠宸手指松开方向盘:“我上次觉得你像顾长歌。”

“这次呢?”

宋云萱等他答话。

楚漠宸却是伸手,将车子置物箱里的一份文件扫描复印件拿出来:“我想听你的解释,这是长歌的笔迹。”

那份扫描件被一下子扔到宋云萱的怀里。

宋云萱眉头挑了一下,脸色有微微的愠色。

她还是顾长歌的时候从来没人敢这么对她,别说是将文件扔到她的怀里,就算是说话都要恭恭敬敬。

当然,她也还记得,她已经是宋云萱,已经不再是顾长歌。

所以……现在她不能发怒。

她将文件放在眼前,扫了一眼上面的字迹就认出这是她写的信,这封信的原件现在应该已经被肖虹投递出去了。

但是,扫描件是怎么落到楚漠宸手里的?

她微微蹙眉,不自觉地,就将视线定格在了反光镜里映照出的容六的身影上。

容家的小少爷,容家的保密机构。

宋云萱微微调整了一下神态,面无表情的将文件合上,转头:“你截住我的信是想做什么?”

楚漠宸也转头望着她,双眸古井一般沉黑:“你,不是真的宋云萱吧?”

尽管宋云萱想过很多次自己不是宋云萱本人的事情会被别人知道,但是,她从未想过自己是被人揭穿的。

她想,自己倘若是大仇得报,倘若是将那些害死她的人都一个个报应完了,必然要告诉对方,告诉他们顾长歌没有死。

可是,顾长歌没有死,却借尸还魂了的事情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被人知道。

她还没有让那些害死她的人得到惩罚,又怎么能让她们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从地狱爬回来的复仇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