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毁了顾长歌的声誉

小说: 天使消逝的地方 作者: 天蚕雪灵芝 更新时间:2016-09-11 20:45:48 字数:3497 阅读进度:64/908

邵雪吃完饭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

邵天泽已经打了三个电话。

最后一通是十分钟之前打的,邵雪喝了点酒,脑子晕乎乎的。

出了门被人搀扶着,肖虹没有喝太多,看她已经左摇右晃的模样,拍了拍她的脸:“邵雪,你清醒点。”

邵雪挥手:“我还能再喝!”

旁边有人插话:“肖主编,我看邵雪是醉了,还是找人将她送回家比较好,你看这么晚了,她自己回去不安全。”#_#

这话正说着,前面就传来滴滴的喇叭声。

邵雪被吸引了注意力,转头去看,才发现那辆车有点熟悉。

再定睛去看的时候就发现一个穿着黑色中长款外套,带着金边眼镜的儒雅男人从车子驾驶席那边打开车门下来。

接着皱着眉心快步冲她走过来。

肖虹一时有些惊诧,忙出声:“邵先生你怎么来了。”

“我给邵雪打电话,她一直没接。”

说着,伸手过去扶住就要歪倒的邵雪。

肖虹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邵雪今晚一沾酒就拦不住了,我们本来是为她庆贺乔迁新居的,结果你看,居然醉了。”

邵天泽礼貌的点点头:“谢谢你照顾他,我就先接她回去了,你们路上小心。”

肖虹点点头,目送邵天泽扶着走路都开始摇摇晃晃的邵雪上了奔驰名车,然后走远。

后面一众女员工都眼睛发红:“怎么今晚尽看见些钻石王老五?”

“而且还都是名草有主的。”

肖虹听着耳边这些年轻人叽叽喳喳的讨论,无奈的叹了口气。

……

邵雪的确是喝的多了,明明以前喝酒都是稍微沾点就算了的,但是这一次却是忍不住就开始多喝了几杯。

邵天泽将她从车子里扶出来的时候,邵雪哇的一声就弯腰吐了,大概是在车上晃了晃,晕车的缘故。

邵天泽皱着眉,俊美的脸上有些冰冷的无奈。

用纸巾给她擦了擦嘴角,扶着她往宅子里走。

结果邵雪还不太老实,边走,边伸手,嘴里吆喝:“来来来!举杯邀明月!”

说着伸手向天。

邵天泽不耐烦的要把她的手给扯回来,下一秒,邵雪就带上了哭腔:“爸,妈!女儿敬你一杯!你们二老,在天上要保佑我……保佑我天泽大哥。”

邵天泽伸出去的手,稍微顿了一下,眼神一暗:“邵雪,你醉了,乖一点,我扶你上楼。”

邵雪听见他说话,猛地回过头来,像是突然间才找到他一样,一把就扑到他的怀里,哭的像个没有依靠的孩子:“大哥!大哥!你这些年去哪里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找了你好多年……爸妈都死了!我好怕……我好怕!”

她哭的撕心裂肺,声音几乎要穿透顾家的五层楼。

家里的佣人听见声音都过来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邵天泽抱着邵雪,轻轻拍她的背:“好了,大哥回来了。”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邵雪被他拍着背,手指却抬起来抓住他胸前的衣裳,一双眼睛含着泪问他:“大哥你知道吗?我爸妈都死了!她们死了,你知道吗?”

邵天泽觉得邵雪是醉的厉害了。

伸手挥了挥,让那些赶来的佣人都先退下去。

有一个不肯走,担心的问他:“邵先生,邵雪小姐已经开始说醉话了,我送她回房间里休息,你去看看长乐小姐吧。”

邵天泽随口回应:“邵雪醉了,你不熟悉怎么照顾她,我亲自来。”

佣人抿了抿唇,见邵天泽坚持,这才退下去。

只是那佣人退下去之后却不是回到的自己房间,而是去的顾长乐的房间。

佣人轻声跟她说:“邵先生坚持要亲自照顾邵雪小姐,我……”

顾长乐看她为难的模样,双眉阴戾的一皱,啪的一下将将旁边的热牛奶给一把扫到了地上。

那个佣人吓了一跳。

顾长乐胸口起伏了一下,眼睛阴毒的眯了几下,才对那个佣人吩咐:“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把地上的碎片收拾干净?”

那个佣人闻言才弯腰去收拾碎片,只是在收拾的时候一不小心扎破了手指,发出了一声低呼。

顾长乐冷嗤:“真是没用。”

说完,就披毛衣向着房间外面走去。

邵雪醉的厉害,被邵天泽扶到房间里的时候,还不肯上床上去躺下,而是双手紧紧的抓着邵天泽的袖子,一双眼睛努力的睁大了望着邵天泽,一字一句的问他:“大哥?大哥你知道爸妈怎么死的吗?”

邵天泽叹气,脸上的表情没有不耐烦,但是也没有几分愧疚跟怜悯。

邵雪瞪着他,他就尽力的安抚她:“你乖乖躺下休息,爸妈看你过得好,在天之灵就安息了。”

邵雪哭着摇头:“不,不……他们才不会安息,你不知道,你没见过,爸妈死的时候,眼睛都是大大睁开的,我帮他们闭上,他们都不肯。”

邵天泽一言不发的望着邵雪,定定的看着她,似乎是要从邵雪的眼神中看出一点什么来。

邵雪被他望着,眼里含着泪,没有再说话。

但是气氛,就这样平白无故的开始危险跟凝重起来。

就像是一只豹子在盯着一只羊羔,只要找到一点漏洞,就要将这只羊羔撕成碎片。

四目相视的时候,邵雪好像是被邵天泽定住了。

寂静中,突然响起邵雪的电话铃声。

邵天泽蹙眉,视线落在邵雪手边的手机上。

手机屏幕上光芒闪动,邵雪反应了一下,才愣愣的去看手机。

但是她只是看着,却好像被酒精麻醉了一样,任凭那个手机不依不饶的响动,她也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

邵天泽无奈的伸手去将手机拿过来,里面很快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邵雪?”

邵天泽轻易辨认出了这个声音属于谁:“邵雪醉了,已经休息了,我是邵雪的大哥邵天泽。”

“原来是邵先生,”宋云萱微微一笑,有些抱歉,“我离席有些早,没能照顾到邵雪,怎么?她醉的很厉害吗?”

邵天泽看茫然的邵雪一眼:“就是有些迷糊而已,在说醉话。”

宋云萱又问他:“需要我去看一下吗?她最近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模样。”

邵天泽婉拒:“不用了,邵雪已经睡下了,她醒了之后我让她给你回电话。”

宋云萱在那边点点头:“那就麻烦邵先生好好照顾邵雪了。”

邵天泽点头,跟她说了晚安,才将电话放在床头柜上。

邵雪还在一言不发的流泪,邵天泽垂下眼睫,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慰她:“别哭了,爸妈死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邵雪抬头哽咽的望着他。

门外,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邵雪眼里的泪水接连不断的往下流,邵天泽伸手想要将她脸上的眼泪给擦了去,邵雪却突然一下子就扑到他的怀里,抱住了他的腰。

这个动作来的太突然,让邵天泽都忍不住稍微愣了一下。

门口站住的顾长乐更是眼皮狠狠的跳动了一下,十指忍不住的就攥紧了。

邵天泽回去休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他身上沾着邵雪的酒气。

顾长乐凑近闻了闻,抬起头来窝在他怀里跟他绵软的笑:“还好你身上带着的是酒气,要是带着的是女人的香水味,我一定会嫉妒的发疯。”

邵天泽望着她,若有所思:“就是因为这样,你毁了韩汝佳的脸?”

顾长乐蹙眉,从他怀里直起身来:“怎么,你怪我?”

邵天泽摇摇头:“不会。”

顾长乐一下子软下来,依偎在他的怀里:“你也知道,我为了你,十几年都没有跟任何男人交往过,我一心一意的只想要跟你在一起,你知道我的感受吗?”

“我对韩汝佳没有感觉,你不用担心。”

顾长乐嘟了嘟嘴:“韩汝佳的脸毁的也不是不值,最起码,让顾长歌打垮了维纳斯。”

“但是现在,我们因为那时候的事情被反咬了一口。”

顾长乐美眸流转,眼神有些恶毒:“天泽你想想,所有人都认为顾长歌是一个好女人,商场上的传奇,相夫教子的贤内助,她从进入大众视线的时候就是一个完美的人,但是,今天易小宁跟韩汝佳联合起来指证顾氏,不是恰好可以跟大众说明,顾长歌其实是一个表里不一的恶毒女人吗?” :(.*)☆\\/☆=

邵天泽凝神看向怀里微笑的顾长乐。

顾长乐继续说:“你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把顾长歌阴狠毒辣的那一面揭发出来给大家看,这样,顾氏那些老股东也不会天天拿着顾长歌来压着你了,你说对不对?”

邵天泽伸手捏住顾长歌的下巴,逼她对着自己:“你要毁了她的声誉?”

顾长歌软软嘟嘴:“他都死了啊,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还要声誉做什么。”

邵天泽的手指一分分的松开,顾长乐抱住他的腰:“仔细想想吧,顾长歌一直都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她一直没有想过你的感受,如今你接替了顾氏,只能把顾长歌彻底的推翻才能坐稳。你看现在易小宁跟韩汝佳出现了,就刚好是一个毁了顾长歌声誉的好机会,让人家看看顾长歌是多么的恶心。”

顾长乐这样说着,忍不住的扬起唇角来,眼里恶毒的光芒闪耀不散。

顾长歌生前荣耀满身,她死了,她顾长乐偏偏要她一文不值受人唾弃!^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