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将大权交给我

小说: 天使消逝的地方 作者: 天蚕雪灵芝 更新时间:2016-09-11 20:46:42 字数:3612 阅读进度:179/908

肖家跟霍家明争暗斗,风涛骤起。

整个港城的上流圈子里都是霍家肖家之间的恩怨纠缠。

霍启雄几次出面都疲惫尽显,华发顿生,两鬓也斑白的厉害,仿佛是一袭之间老了许多岁。

霍霆在霍家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霍启雄几乎是毫无保留的跟霍霆一起治理霍家。

年关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挤成了一团。

春节的步步逼近也让整个港城开始变得暂时宁静下去。

除夕的前一天,楚漠宸带宋云萱去做检查。

宋云萱刚到了医院的走廊上,就忽然一梗,捂住嘴巴想要呕吐。

她快步冲到卫生间,都来不及跟楚漠宸打个招呼。

楚漠宸跟她到了卫生间的门口,看她在里面扒着水池吐,还是走进去轻轻拍她的背:“让你回云城去修养你还不同意,现在身体撑不住了吧?”

宋云萱抬头要说话,呕意上涌,垂头又猛吐了一通。

整个人都因为吐的厉害而浑身脱力。

宋云萱的身体状况也实在是差的厉害,顾长歌怀孕的时候可没有吐的这样厉害。

或许因为邵天泽是医生,所以她怀孕的时候稍微有点不对劲,邵天泽都会帮她调整过来。

不管是在生顾奕的时候,还是在生淼淼的时候,她的身体都没有出现太大的状况。

而宋云萱这身子,不怀孕还看不太出来,若是怀孕,加上妊娠反应,等到生的时候差不多是要折腾掉了大半条命的。

她扶着光滑的水池边缘,吐得狼狈。

楚漠宸在她身边细心的轻轻拍她的背,有些心疼:“你怎么吐得这么厉害?”

她觉得自己吐不出来了,才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拧开水龙头洗手:“女人生孩子就是这样的,我母亲当年生我的时候……”

她的话蓦地顿住。

楚漠宸还在听她说话,她却忽然不说了。

“你母亲生你的时候怎么了?”

她垂眸,眼中神色微微变化,声音轻轻的:“受了很多苦。”

不,不是受了很多苦。

而是难产死了。

她从生下来的那一天开始就失去了母亲。

她顾长歌的母亲年纪轻轻就难产而死,纵使她的父亲顾城对母亲有十分的爱慕与疼惜,也无法阻挡生死相隔的距离。

她有点感慨:“女人生孩子是很辛苦的事情。”

楚漠宸扶她往外走:“我知道。”

“搞不好,孩子生下来,母亲反而会死掉。”

楚漠宸深深望她,唇瓣抿直,吐息不重,却气力万钧:“不管到任何时候,我都保大。”

宋云萱讶然一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楚漠宸这句话的意思,她浮上笑靥,眼眸凝着他,唇角也忍不住翘起来:“你可是楚家金娇玉贵的独苗儿,若是我肚子里怀上个男孩,又难产,你舍得不保小?”

楚漠宸脚步顿住。

窗外阳光静好,倾斜的流光从窗口照进来,披了他一身。

他站在阳光下,半边肩头都带着柔光,薄薄的唇瓣凑在她耳侧,神情轻轻的,像是呢喃,又像是海枯石烂的誓言:“保不住你的话,我就去陪你。”

不管你到了哪里,我都去陪你。

宋云萱的眼眸本是笑着的,蓦然听见这样的保证,愣了愣,有几秒都缓不过神来。

她的心,被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而这一下,却软绵绵的带着无穷的力量直接射进了心底的最深出。

她眼睛澄净乌黑。

楚漠宸望着她,定定望着,凝眸的模样带着不容忽视的神情。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居然还能接触到这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爱情保证。

心底那干涸的地方,好像被重新滋润了一样,慢慢的,有什么感情在舒展,生长,充斥到身体的每一寸血脉里。

楚漠宸望着她。

她也望着楚漠宸,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

宋云萱垂眼:“觉得你这保证……真是不大符合你这人说话做事的一贯风格。”

“很有很多不符合我风格的事情,你要不要一一都尝试下?”

话题稍微变得歪扭了一点。

宋云萱及时打住:“先去做检查吧。”

楚漠宸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将她的手握紧:“走吧。”

两人相携而去。

而在她们身后,却有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男子静静望着离去的两人,眯了眯眼。

……

除夕前一天。

霍霆跟霍启雄中午在一起用餐。

霍启雄愁眉不展:“霍家之前跟港城政府打过招呼的那个无烟城建设项目可能拿不下来了。”

霍霆眉毛微微一动,不用多问也知道,当中做了手脚的定然是肖家人。

“肖瑜跟肖亮跟港督的交情并不算深。”

“但是陆家的人脉关系不容小觑,肖家开始讨好陆家,希望陆家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进来帮上一把。”

港城三家的关系盘根错节,复杂的厉害。

肖家陆家跟霍家这三家却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从前也有两家试图进行联姻而共抗另外一家的事发生过,但是无论是哪两家进行联合,都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最终打消联姻的打算。

陆家已经无力进行联姻,在陆家的正牌少爷一命呜呼之后,整个陆家只有陆夏一人支撑,陆夏在陆家这当家做主的架势俨然就是终身不嫁的有力保证。

而肖家儿子辈里未曾有过女儿,倒是孙子辈的时候肖瑜肖亮的膝下是各有一双女儿,可是真正起了关键作用的却是已经早死的那个大儿子肖玄的亲儿子肖洛。

肖洛若是娶了霍启雄这两个女儿中的一个,那也是功德圆满能够结成同盟。

可是好巧不巧,霍佳慧跟霍佳颖一母双生,如今都是二十六岁的年纪。

而那个肖洛却足足比两姐妹小了整整十岁。

就算是商业联姻,是要互相利用,可是这年龄差距也稍微大了那么一点。

而且霍佳慧跟楚漠宸之间关系微妙,定然不会嫁。

而霍佳颖的名声却又一下子毁了个干净。

霍家跟肖家联姻的事情是没法达成,肖家这才放了心。

霍启雄说陆家的人脉关系广,帮了肖家一把。

霍霆却不这样认为。

他将汤勺放在桌子上,抬起眼来:“依照爹地所看,陆夏是要帮肖家的那两个儿子?”

霍启雄点点头,异常疲惫:“若是陆夏站在肖瑜肖亮那一边,我们霍家……我们霍家就危险了。”

“如果陆夏站在肖瑜肖亮那一边霍家的确是危险了,可是,爹地,我们还有一条路可以走。”霍霆的眸低有着幽幽的亮光,静谧的如同深海,在海底却是细细翻腾的暗黑波涛。

霍启雄看着霍霆长大,从前的时候未曾细细观察过这个儿子的神态,如今看见了,觉得他是有想法的。

而且,说不定还是非常危险的想法。

“爹地,与其坐等我们霍家被陆家跟肖家联合起来对付,不如挺而走险的博上一搏。”

在霍启雄将手中的权利全部交出来之前,整个霍家还在霍启雄的掌控之下。

若是想要拿着整个霍家去赌,霍启雄的支持必不可少。

从前张毓芳在霍启雄的身边,总是对他霍霆提出来的建议指手画脚甚至是直接否定。

如今张毓芳已经不再这里,自己要得到父亲的首肯是轻而易举。

霍启雄果然被他所说的这个搏一搏而吸引了注意力。

霍霆望着父亲:“爹地,您支持我吗?”

霍启雄的双眼望着他,有一种老了的沧桑感:“阿霆,事到如今,如果你有办法让霍家从危机摆脱出来,不管用什么手段,爹地都会支持你的。”

霍霆点点头,对父亲这样支持自己感到满意。

他瞳眸暗黑,认真开口:“爹地,你暂且将霍家的掌控权,全部的交给我吧。”

此话一出,让霍启雄都倏然怔住。

从前张毓芳在他面前说过的话蓦地浮现出来——

“霍霆这孩子虽然是有些小能力,但是还是太过平庸,你不能过早的贸然将霍家的掌控权交给他,要把掌控权全然交给他,也要等到这孩子成家立业,行事作风都有长进了才行。”

霍启雄没有想到大儿子会在这个时候要求权利的交接过渡,眼皮慢慢垂下,悠悠:“霍家的掌控权过渡是件大事,等我……跟毓芳商量商量。”

霍霆面上未曾有和改变。

放在桌子下的双手却蓦地攥紧,手背上有淡淡的青筋根根凸起。

毓芳……张毓芳?

他这个父亲虽然是有亲生儿子的,但是却对亲生儿子根本就信不过。

他的所有信任都放在了那个叫做张毓芳的女人身上。

霍霆心里有雷霆之怒,却面上不显现出一分。

用餐完毕,身边的人过来他耳边小声的说了句话,霍霆才弯起唇角来,跟霍启雄道别:“爹地,我下午还有事,先离开了。”

霍启雄没有多问的点了点头,兀自沉思是否将霍家的掌控权一分分的交给霍霆。

霍霆却在离开霍家大宅之后,皱紧了双眉,不耐烦的询问身边来告诉他消息的人:“什么时候不见了的?”

“今天早上。”

“有没有别人去阳山?”

“慧小姐得知太太跟颖小姐去了阳山之后,亲自驱车过去了一趟。” /~半♣浮*生:.*无弹窗?@++

“什么时候?”

“就是今天早上。”

霍霆眼梢有浓戾之色:“派人去截住佳慧的车子。”

那人点头。

霍霆微微抬了抬头,忽然叫住那人:“等等。”

那听了命令要去办事的男人马上顿住脚。

霍霆手指骨响了一下,语音却轻的没带狠意:“撞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