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索要股权

小说: 天使消逝的地方 作者: 天蚕雪灵芝 更新时间:2016-09-11 20:47:26 字数:3573 阅读进度:263/908

宋云萱吃完饭之后就去睡了。

梦里迷迷糊糊见到了宋岩。

半夜的时候睁开眼睛,有点受到惊吓的迹象。

楚漠宸睡在她的身畔,她稍微有点动静,都会惊扰他。

楚漠宸看她醒过来,伸手将床头的台灯按开。

温暖的灯光瞬间就铺散到了静谧的卧室里。

宋云萱喘息着,抬手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楚漠宸起身,轻轻将她耳边遮住脸颊的发丝拨了拨:“怎么,做梦了?”

她点点头:“我梦到了宋……”

说到这里,她觉得不妥,才临时改了称呼:“我父亲。”

“宋岩么?”

宋云萱点头。

楚漠宸的手指放在她的背上,像是在哄入睡的小孩一样,边轻轻拍打她瘦弱的脊背,边闲话一样开口:“也对,你父亲就算是死了,看见你如今的作为也会觉得不放心。”

宋云萱不置一词,碍眼的人终归要除掉。

但是宋云强这件事并不是她一手策划的,宋云佳拿自己的大哥做了垫脚石,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让宋云强这个蠢货自己钻到了圈套里面。

她有机会除掉宋云强,自然不会放过。

再者说,就算她不借助这个机会除去宋云强,宋云强在以后也绝对会给她添乱。

楚漠宸见她不说话,又问:“你跟邵天泽的妹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的?”

“很早以前。”她倒是没有隐瞒的意思,“早在邵天泽还不知道邵雪是他妹妹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了邵雪。”

“邵雪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宋云萱抬眸看了他一眼,声音寡淡:“我跟邵天泽有无冤无仇的,哪里有让邵雪在他哥哥跟我之间选一个的理由。”

“但我觉得你对邵天泽的那两个孩子真是上心。”

楚漠宸这话说的不轻不重的,宋云萱不顾他放在他背上的手,径自翻了个身,淡淡开口:“我累了。”

她拒绝跟楚漠宸说任何关于那两个孩子的话题。

楚漠宸看着她翻身过去的背影,也只是勾了勾唇,没有继续追问。

他伸手将台灯关上。

黑暗里,又把她拉过来,让她跟自己面对面。

她声音清晰蛊惑:“别的事情先放着不说,你现在有了身孕,总不至于未婚生子吧?”

“也不是没人这么干过。”

“但是孩子在你没进门的时候生下来,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你要是想给这个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怎么着都能给的了。”

她见招拆招,实在是比楚漠宸想象的还要难对付。

“你怎么就不肯安安稳稳的嫁给我呢?”

“等我把手上的事情做完了,就嫁给你。”她回答的平静。

楚漠宸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办法动摇她的决定,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将她搂在了怀里。

宋氏内部的争端在宋云佳进入宋氏之后开始悄悄的滋生壮大。

原本以为没有了宋云强就不会有争端的宋氏内部人员不得不重新选择跟着谁。

宋云萱身边的梅七鞠躬尽瘁,在公司里一副尽职尽责的模样。

有许多高层的管理都忍不住想要从梅七的口中打探出一点什么来。

可惜,梅七这个人狡猾的像是狐狸一样,你怎么跟他说话,都不能从他口中撬出一点有用的东西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宋云强携款潜逃的案子毫无例外的成立,并且给他判了不轻不重的刑。

牢狱之灾让宋云强一筹莫展,几近疯癫。

宋云强的母亲早死,几个妹妹也都是同父异母的,如今失去了在宋氏的职位,又沦落到服刑大狱,除了看他热闹的人,根本不会有谁想起来探望他。

他在服刑一个月之后。

意外的接到了有人探监的消息。

他被提出来跟那个人见面。

本来以为是来看他热闹的宋云萱。

却没有想到是宋云佳。

宋云佳已经从医院里办了离职手续,近一个月的时间都扑在着手宋氏的事情上。

看见宋云强之后,有些激动,眼里更多的表现出了心疼。

宋云强隔着钢化玻璃看见大妹妹眼眶里涌出泪水来,更加痛恨宋云萱。

在维持彼此语音通畅的电话被放在耳边之后,宋云强对宋云佳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云佳,你一定要替我报仇!”

这句话恨恨的。

宋云佳忍不住愣了一下:“大哥……”

宋云强又用力的重复:“你一定要代替我进入宋氏,要给我报仇,不能让宋云萱继续这么嚣张下去!”

看到宋云强眼里对宋云萱的滔天恨意,宋云佳就放心了。

这个蠢货果然到现在还以为是宋云萱设了套儿让他往里面钻。

也不好好想想,自己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钻到这个人家设好的套儿里面去的。

没错,他落得如今这步田地要拜她宋云佳所赐。

如果不是她宋云佳在背后怂恿他携款潜逃,如果不是她宋云佳在他登机之前将他所在的地方匿名告知警署,他怎么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落网,然后来监狱里服刑呢?

宋云佳看他现在将所有希望都放在自己身上倒是还挺受用,点头:“大哥放心,我已经进入宋氏了。”

宋云强点点头,眼里升腾起一点希望:“一定要让宋云萱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让她也试试坐牢的滋味。”

宋云佳点头:“大哥,如果云萱犯了错,她做的那些卑鄙的事情被揭露出来,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大哥放心。”

宋云强被这样安慰,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一点点。

宋云佳看宋云强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才开口:“大哥,其实今天我来看你,有件事情一定要亲口问问你才行。”

“什么事情?”

宋云强不解。

宋云佳迟疑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为难。

宋云强见状,咬牙,自己倒是先说了出来:“你是不是来问我要股权的事情?”

宋云佳眼睛一亮,抬起头来看着宋云强:“就是这件事。”

宋云强也觉得不解:“我虽然犯了事儿,但是爸爸留给我的那一点儿股权,宋云萱却没有借此机会夺过去,我真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

宋云佳抿唇,眉眼之间有冷意:“大阿哥,现在云萱怎么想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两个一定要一条心,你要帮我啊。”

这个‘帮’的意思显而易见。

宋云强迟疑了许久,却还是咩有答复他。

宋云佳看宋云强犹豫不决,才开口:“股权现在在大哥的手里也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不如大哥暂且将手里有的都转让给我,我等大哥将十五年的刑期结束就再还给大哥。”

宋云佳说的真诚,眼神里也没有半分的虚假。

宋云强如今已经是一无所有,十五年的刑期服完了之后也已经是人道中年,到时候无儿无女,靠的就是手里的这一点点股份养老。

如今转让给宋云佳,倘若是十五年之后宋云佳信守诺言将股份还给他还好。

如果十五年之后,没有了宋云萱这个敌人,宋云佳一手掌控着宋氏,跟他翻脸不认人他也没有办法。

宋云强犹豫不决。

宋云佳有些伤心起来,一双眼睛失望的望着宋云强:“原来大哥到现在还不相信我。”

宋云强不说话,宋云佳追问:“难道大哥认为到时候我会翻脸不认人,吞了大哥的股份不还给大哥么?”

十五年,那么漫长的时间,宋云佳会有什么变化鬼才知道。

宋云佳知道大哥疑心重,也难怪,宋家子女众多,彼此之间虽然表面上和谐,但是实际上已经勾心斗角了很多年,宋云强不相信她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她见宋云强不肯下决定,失望的站起身来:“云莹临时倒戈,都能相信宋云萱将手上的企业全数交回去,而大哥都已经在宋云萱的手上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却还不愿意跟我一条心,我也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斗得过宋云萱了。”

她站起身,手上拿着话筒,看宋云强在玻璃墙后面坐着,又开口:“我来的时候怕大哥在这里过得不好,所以带了一些东西来,应该很快就会交到大哥的手里,大哥可以放心,这里的人情我都已经打点过了,大哥不会受什么罪的。”

宋云强这次倒是很有主意,不管宋云佳怎么示好,都没有要松口将手里仅有的那点筹码送出去的意思。

宋云佳心里愤怒,面上却无法表现,见宋云强一言不发,只能沉重的叹息一声,失望的走人。

出了看守所,邵天泽的电话就紧跟着打了过来,开口就问她:“宋云强没有把股权转让给你吧?”

宋云佳有些不悦,低低‘嗯’了一声。

邵天泽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反而还站在宋云强的角度上说话:“你要稍微想想,他的手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十五年之后的事情他也没法确定,又怎么会相信你说的承诺呢?”

宋云佳不解:“那要怎么办?”

邵天泽勾了勾唇角,忍不住笑起来:“你想要让他改变决定,就要让他清楚以后的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

邵天泽话中有话。

宋云佳愣了一下,才慢慢的明白了邵天泽话中的意思。

以后的事情不重要,现在的事情才重要?

也对,宋云强虽然在想着十五年之后出狱了怎么生活,却没有好好的仔细想想她能不能活到十五年之后出狱的那一天。

如果现在不做好明智的决定,搞不好宋云强根本活不到出狱的那一天也不一定。

思及此处,宋云佳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