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一出大戏

小说: 天使消逝的地方 作者: 天蚕雪灵芝 更新时间:2016-09-11 20:48:06 字数:3729 阅读进度:335/908

如今,能够再见到梅七。

她换了不同的身份,却仍就对他有着十足的信任。

她相信梅七有充足的把握来保护好她。

两人一路驱车往前。

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之后,香榭丽那欧式建筑风格的别墅就尽在咫尺。

周围是落光了叶子的法国梧桐。

天气阴沉,风吹得凉薄凛冽。

梅七在一棵法国梧桐的后面将车子停下。

宋云萱将车窗玻璃缓缓降下来。

透过香榭丽的铁栅栏,可以看见现在的香榭丽之中十分热闹。

有一辆黑色轿车就停在院子里面。

因为天上下了雨雪,路上有水迹未干。

宋云萱稍微远眺,就能看见在别墅房子的门前有一个跪坐着的女人,披头散发,衣衫单薄。

“这一出苦肉计演的还不错。”

宋云萱微微勾起唇角来。

梅七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轻而易举的就看清了那个坐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女人是谁。

他倒是不觉得意外:“如果不是不突然半路杀出来,宋云佳也能算是一个狠角色。”

“这可不能怪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宋家有我们兄妹四个,早晚都是要争出来一个高地的。”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她跟宋云佳从一开始对立,就注定只有这一个结局。

窗外的风吹进来。

宋云萱觉得有点冷,而且脸上还有一点湿湿的感觉。

抬手摸了摸脸颊,就发觉是雪化了之后的水迹。

她微微挑眉:“又下雪了。”

梅七替她将车窗玻璃升上来。

宋云萱也乐得清闲,就在车子里面安稳坐着,看外面那场属于宋云佳的苦情大戏继续演。

只不过,天公不作美,这个时候天上飘雪,恐怕会好好冻她一场了。

天上有细细的雪花飘下来。

孙妈带来的佣人将从卧室房间里面拿出来的衣服跟洗漱用品都往门前一扔。

有几件衣服被扔到浅浅的水洼里,立刻就被染湿了。

宋云佳看着那价格昂贵的订做衣服被仍在水里,眼角不可抑制的跳了跳。

这些佣人居然敢骑在她的头上作威作福。

等邵天泽过来了,她一定要她们好看!

赵阳已经替她将电话打到了邵天泽那边。

宋云佳在地上抱着自己。

而邵家,顾长乐在医生走后就马上给孙妈打电话。

孙妈在手机响起的就立刻将手机接了起来:“顾小姐?”

“宋云佳那个贱人在那里吗?”

顾长乐对宋云佳恨之入骨,毫不掩饰言语用词上对她的愤怒不屑。

孙妈开口:“顾小姐您猜的没有错,宋云佳果然在香榭丽。”

顾长乐听见孙妈的回答就狠狠的咬牙:“把她给我撵出去!”

“已经把她扔出去了,顾小姐。”

孙妈就知道顾长乐不能容忍宋云佳。

为了讨顾长乐欢心,孙妈还开口问她:“顾小姐您要亲自过来看看吗?”

顾长乐微微挑了挑眉:“她现在在做什么?”

“把她赶出去之后,她就在门口的地上坐着,我们正在收拾她的东西。”

“只在那里坐着,却死活不肯离开吗?”

顾长乐又问。

孙妈点点头:“是啊顾小姐,您说这……我们该怎么办?”

“她要是不肯走,自然就是在等着天泽回去。”顾长乐心里气血翻滚的,整个人的心情也变得极差,“她要是不肯走,就让她在门口等着。”

孙妈有些顾虑:“可是,如果邵先生回来了,那可就……”

她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是,就算没有说下去,顾长乐也能明白她话里面的意思。

孙妈是邵家的佣人,但是归根结底邵家都是邵天泽做主的。

如果邵天泽回来之后要是向着宋云佳,那么今天她带着佣人做的这些可都是会付出代价的。

“你怕什么?”顾长乐不耐烦起来,“我才是天泽最看重的女人,难道你听我的吩咐去做事,天泽会因为这个野女人而怪你们吗?”

“不是,顾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孙妈忙解释。

顾长乐心里面也有数,虽然孙妈嘴上说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实际上心里就是这个意思。

既然是在邵家做佣人,自然是要把邵家真正的主人放在第一位。

她听顾长乐的吩咐,是觉得顾长乐能够护得住她们。

如果顾长乐护不住她们,那么以后她还听顾长乐的吩咐做什么?

顾长乐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开口:“你在那边先待着,宋云佳要是等着外面就让她等到冻僵为止,谁都不许帮她,至于天泽这边,我会自己跟他说的。”

给孙妈吃了定心丸。

顾长乐才收线挂断电话。

这边跟孙妈的电话一挂断,顾长乐就立刻叫人给邵天泽打电话。

这次邵天泽的电话打通了。

他已经到了邵氏公司里面。

电话拨通之后,佣人就将无线电话恭恭敬敬的送到了顾长乐的手里。

顾长乐听见邵天泽的呼吸声,担忧的问他:“天泽,你昨天晚上去什么地方了?怎么没有回家?”

她现在跟邵天泽住在一起。

要不是因为自己是顾长歌的妹妹。

早就可以在顾长歌死后就嫁给邵天泽,名正言顺的做邵太太了。

可是,偏偏云城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顾长歌的妹妹,现在就算是顾长歌死了,她也不能立刻变成邵天泽的妻子。

她的身份不能从邵天泽的小姨子跳跃到邵天泽的妻子。

而在邵家的家里却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邵天泽的正牌妻子。

邵天泽晚归,她要细细的过问。

邵天泽在外一夜不回来,她更应该好好问清楚是因为什么。

邵天泽接到顾长乐电话的时候就觉得头疼。

他是喜欢顾长乐,昨天那一夜之后,他心里也对顾长乐有愧。

所以才在离开香榭丽之后,回公司想解决的办法。

现在,顾长乐打了几十上百个电话终于听见他接起来了,自然要对昨晚发生什么都细细的盘问一番。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

“是有应酬吗?”

“有一个小应酬。”

“喝多了,所以才在外面住下没有回家吗?”

“嗯。”

邵天泽点头。

“天泽……”顾长乐的口气严肃了一些。

邵天泽觉得顾长乐下一秒就要开始追根究底的去问。

马上就开口截断了她的话:“马上要开会,昨晚的事情我回家之后再跟你解释。”

“天泽,你今晚不会在外面过夜了,是吗?”

邵天泽心里本就愧疚,又听见顾长乐不确定的问话,才点点头:“嗯。”

“那你早点回来。”

顾长乐最后补充了这一句之后,才跟他结束通话,放下电话。

邵天泽根本就没有什么会议要开。

匆忙找了这样的借口挂断顾长乐的电话也是因为他想不到该怎么跟顾长乐说。

他跟顾长乐倾心相许了那么多年,熬得顾长歌都死了,他却在可以跟她在一起之后,又跟宋云佳有了这样的关系。

现在,应该怎么办?

他心里不安跟愧疚互相纠缠,理不清头绪,也不知道是应该跟顾长乐坦白,还是应该继续隐瞒下去。

这件事越想越是头疼。

……

宋云佳在车里面很有耐心的看香榭丽里面那场苦肉计。

梅七已经支着头看了半天。

女人之间要是真的耍起手段来,果然可怕。

他看宋云佳在门前那么久都看的发冷。

宋云佳那边却坚持的很。

宋云萱手指在车窗玻璃上写字,每写一个字就会看一会儿。

看完了之后就把字抹去,然后继续写。

反正在这边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自己找乐子玩儿。

梅七看她在车窗玻璃上写字,忍不住开口:“只有小孩子才会在车窗上面反复写字。”

“我也不是很老。”

她回答的振振有词。

梅七倒是找不出话来反驳。

“宋云佳都在门口等了那么久了,邵天泽还没有过来,赵阳真的替她给邵天泽打电话了吗?”

梅七开始怀疑起来。

宋云佳将车窗上面写的一个淼字擦掉。

然后继续写:“赵阳是让人给邵天泽打电话了,但是这通电话是不是能打到邵天泽那边,还是值得深思的。”

梅七微微一怔,转过头来看她:“宋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云萱收回手,冲他扬起一个笑容来,“我的意思不是很简单吗?”

梅七不太确定的开口问她:“宋总,您把赵阳打给邵天泽的电话给截断了?”

“我买通了给邵天泽打电话的人。”

梅七有些不可思议:“你买通了赵阳身边的人?!”

赵阳身边的那个助理很受赵阳的器重。

这么受器重的人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背叛出卖自己的老板。

宋云萱知道他心里的疑惑,却很是不以为然:“赵阳虽然很器重他身边的那个助理,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助理需要什么。”

“赵阳给他每月的薪酬已经很高了。”

“但是,如果我一次就给他工作一辈子的钱呢?”

梅七沉默下去。

宋云萱微笑着转头看外面:“人都是很势利的,聪明的人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在做过比较之后就知道怎么做才能得到更好的生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只要有足够的钱,没有什么是收买不到的。 -天使消逝的地方

如果有,那就用更多的钱。

她手里面的钱,够她在赵阳的身边安插一个眼线。

这个眼线虽然是整个计划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却很关键。

“宋总……”

梅七叫她。

宋云萱闻声,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怎么,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你到底还安插了多少人在你的敌人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