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管好你的嘴

小说: 天使消逝的地方 作者: 天蚕雪灵芝 更新时间:2016-12-23 10:54:55 字数:3547 阅读进度:517/908

薛涛母亲虽然是心有怨恨,但是丈夫所说的话也没有半分的虚言。

的确,现在薛家就算是吃了亏,也没有办法对着宋家给报复过去。

既然不能够对着宋家给报复过去,她这么愤怒的说些恶毒的话又有什么用处。

这样想想,薛涛母亲的眼泪就忍不住流的更凶:“我们薛家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居然要被欺负到这样的境地。”

薛涛母亲跟薛涛父亲在薛涛从手术室里面出来时候所表现出的反应,全部都被当时一块儿出来的医生看到了眼睛里面。

这个医生跟宋云萱也是有交情的。

所以,在宋云萱打电话过来问薛家二老在看见儿子受了这样的伤是什么反应的时候,那个医生马上就将薛家二老的反应告诉了宋云萱。

“薛涛的母亲在看见薛总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之后,一直哭的很凶。”

医生这样说,宋云萱丝毫不觉得意外。

的确,亲生儿子受了这样的伤,换做了哪个做父母的也会觉得心疼的要命。

可是,谁让薛涛要做那种不应该做的事情呢?

如果薛涛没有打算出卖她的话,那么现在也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躺在医院里面了。

也许,现在这个样子的薛涛也应该庆幸。

庆幸宋云萱没有对薛涛做更狠的事情。

若是放在往常的时候,宋云萱在薛家争斗的最激烈的那段时间的时候。

如果有人背叛她,那就定然不是被车撞了然后躺在医院里面这样的结果了。

而是实实在在的会失去自己的双腿。

宋云萱觉得薛涛应该庆幸自己对他手下留情,但是,薛家却不知道这些。

她晚上睡觉的时候,脑子里面还在想薛家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以至于想的入神了,脸楚漠宸什么时候到了床上都不知道。

只是在他伸手拉自己到他怀里面去的时候,她一个机灵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转头,警惕的问:“谁?”

房间里面是亮着橙黄色的小灯的。

所以,楚漠宸的脸清楚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轻轻拧了拧眉,有些责备的开口:“怎么进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你最近总是魂不守舍的,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事情。”楚漠宸伸手,轻轻将她腮边垂落的长发温柔的给她拨到耳后去。

宋云萱垂了垂眼睛,声音也变得有些闷:“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

“不是已经找到合适的处理办法了吗?”

楚漠宸知道宋云萱这一整天都在想宋云莹那边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可是,周子言主动找上门来,却是让宋云萱省去了去找周子言的那些时间,也能够更好的来讲这个秘密保留出。

“周子言虽然是主动找上门来,但是我也不能够掉以轻心,而且,薛家那边的事情……”

“薛家翻腾不出什么浪花儿来,你不用担心,我一直在你身边。”

楚漠宸这句话,无疑是对她最好的鼓励,也是让她最高枕无忧的一句话。

但是,却并不能全然去依靠楚漠宸。

“只要你站在我这边,其实仔细想一想,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更让我害怕。”宋云萱微笑看着楚漠宸。67.356

楚漠宸伸手,轻轻将她拉到怀里面,问她:“既然是这样,那怎么刚才我拉你的时候,你还吓了一跳?”

“都怪你不声不响的就到了我跟前,换做是谁,谁都会被吓一跳的。”宋云萱看着他,还是有些怪他。

楚漠宸眼睛看着她,微微带了些笑意,用宠溺的口吻对她道:“是我的错,以后进门的时候就敲门跟你打招呼,那样就不会吓你一跳了。”

宋云萱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是对他不太信任的敷衍表示。

楚漠宸看时间也不早了,便伸手给她拉了拉被子,然后开口:“不早了,你也应该睡了。”

宋云萱点点头:“你也是。”

楚漠宸微笑:“我就睡在你身边,如果晚上你做噩梦的话,一伸手就能够摸的到我。”

宋云萱失笑:“我能做什么噩梦呢?”

就算是做噩梦,也是千篇一律的梦到邵天泽跟顾长乐,甚至有时候会梦见宋云佳。

可是,梦见这些人又有什么意义。

宋云佳已经丢了命,而邵天泽跟顾长乐早晚也会将亏欠她的东西都一一的换回来。

或许,之前在医院被截肢是她一辈子的噩梦。

但是,这种噩梦被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停的在脑子里面互相起来,也就渐渐的变得不再那么可怕。

人的承受能力都是强大而坚韧的,只要是对那种痛苦承受的次数多了,也渐渐的就会变得勇敢起来。

她闭上眼睛睡觉。

而楚漠宸却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面,轻轻的抱着她。

灯光虽然已经被他伸手给关掉了。

可是,怀里面只要是抱着宋云萱,就会有一种非常安心的感觉。

他喜欢这种感觉,也希望宋云萱能够永远的留在自己的身边。

所以,会为了保护他,而给予她最大的帮助。

宋云萱被楚漠宸抱着睡觉的时候总会睡得安稳一些,奇怪的,这天晚上也并没有做噩梦。

她这一晚睡得很好。

而睡不好的,除了薛家二老跟薛涛,还有周子言。

周子言整晚没有睡,终于想出如何答复宋云萱。

所以,第二天早上刚刚到了七点半,周子言就急不可耐的给宋云萱将电话打了过去。

宋家的佣人接到周子言的电话,都不知道周子言是什么人。

所以管家去问宋云萱:“宋小姐,有一位叫周子言的先生打电话过来找您。”

宋云萱被管家告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也不过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

看着管家在门口,尴尬的不敢进来。

她才伸手:“把电话给我,我来接。”

管家看见宋云萱伸手要电话,这才将手上的无线电话给宋云萱递了过去。

宋云萱将电话放在耳边,听着那边没有声音,便开口道:“周先生,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想好了!”周子言何止是想好了。

还是把以后的宏伟蓝图都给一并规划好了。

他只要是得到宋云萱给的这一笔钱,就可以周游世界去挥霍花销。

宋云莹这样的女人根本对她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他之所以来宋家套近乎。

为了的也不过是能够让宋云萱相信他对宋云莹的感情,然后顺利的从宋云萱的手里面将那笔数额不菲的钱给骗到手。

宋云萱自然知道周子言的如意算盘,所以在听见周子言迫不及待的说想好了的时候,便伸手挽了挽自己的长发,然后饶有兴致的问对面的周子言:“二姐夫是打算什么时候带着我二姐姐从云城离开?”

周子言的声音变得低了,似乎是有些难以言喻的为难:“云萱,这件事情有些难……”

宋云萱挑眉:“只要你跟我二姐是真心相爱的,能够什么事情难得住你们?”

“云萱,不是我不爱云莹,而是如果我跟云莹离开云城的话,养孩子,租房子,还要生活下去,实在是有些拮据、。”

这个要钱的理由也实在是牵强了一些。

宋云萱想起昨天周子言开过来的那辆豪车,开口问周子言:“难道二姐夫就没有一点积蓄吗?”

“就算是有,可能云莹也会觉得生活的不舒服。”

宋云莹是一个在宋家娇奢惯了的千金小姐,虽然现在宋家已经完全是有宋云萱做主。

但是宋云莹嫁到薛家之后也没有收到任何刻薄待遇。

如果周子言之之一要把她带走的话,加上孩子的花销,的确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周子言生怕宋云萱不理解他的打算跟为难,有开口给宋云萱解释:“云莹出身跟我不一样,我可能吃点苦不算什么,可是云莹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现在又生了小孩,肯定觉得很累,如果跟着我过日子生活还拮据的话,她一定会抓狂的。”

宋云萱听着周子言说话,等到周子言把话给说完了,还似乎是很认同一样,点了点头,开口附和:“二姐夫倒是喂我二姐想的非常周到,其实这件事情我也已经考虑过了,我二姐毕竟是没有吃过什么苦的人,如果她要是跟着你吃苦的话,还不如在薛家生活的比较舒适,你说是吧?二姐夫?”

周子言马上就要点头。

但是,就在要点头的瞬间,忽然就发现宋云萱这句话可能是一个套。

如果他点头说是,那么宋云萱借机就说不让宋云莹跟他一起离开云城了,而是让宋云萱继续生活在薛家。

那他也不能说什么,而且还没有理由跟宋家要钱。

他想到这里,马上就扭转话锋道:“虽然可能是生活的不太舒适,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跟云莹还有孩子生活在一起,毕竟我们才是一家人。”

宋云萱听见周子言说的话,便明白他已经知道她所说的话是一个套。

心里面叹了一句周子言还不算是笨到家。

但是周子言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却又开口:“云萱,我想要请你帮帮我。”

周子言厚着脸皮让宋云萱帮一帮他。

宋云萱自然不能够在这个时候拒绝。

便开口问他:“二姐夫,你要让我帮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