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威胁儿子

小说: 天使消逝的地方 作者: 天蚕雪灵芝 更新时间:2017-05-22 07:29:23 字数:3802 阅读进度:635/908

邵雪觉得小奕知道很多事情。

知道了邵家做主的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毒辣心肠。

不然,顾奕不会在听到淼淼不跟他一块儿去港城的时候,表现出这么大的反应。

他不想要将妹妹留在这个虎狼之窟里面。

不想要让妹妹有危险。

所以才会坚持要去找邵天泽问个清楚。

只是,他这一趟过去,又有什么能够问清楚呢?

邵天泽必然是不会如他所愿的。

就算是问,也不过是被敷衍一下罢了。

毕竟,他还是一个孩子,也只是邵天泽的儿子。

邵天泽做什么样子的决定他没有权利去反对更改。

顾奕在走到邵天泽的书房门口的时候,脚步微微顿了一下,虽然说他是要去问父亲为什么把他跟淼淼分开。

但是,真的想到要面对邵天泽的时候,他的心里面却是微微有些紧张的。

他在书房门口顿住步子,脚步僵硬的等了好一会儿,抬起来的手指想要去敲门,却觉得脑子里面还没有想好说辞,所以那要敲门的手指也迟迟都没有落下去。

恰好有家里的保姆经过邵天泽的书房,在看见顾奕站在门口,一副敲门的动作却迟迟没有将手指落下的时候,奇怪的开口问顾奕:“小少爷,怎么了?”

顾奕转过头去看保姆那奇怪的神情。

保姆开口:“小少爷是要找顾先生吗?顾先生就在书房里面,小少爷尽管敲门就好了。”

顾奕轻轻咬了咬下唇,在保姆奇怪的视线之下,才终于要将手指给敲下去。

可是,手指还未曾落下,就听见房门里面传来邵天泽的声音。

邵天泽道:“进来吧,小奕。”

顾奕听见父亲的声音,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一下。

终究是年纪还小,无法跟在人情世故里面经历了几十年的人相比。

所以顾奕脸上的表情还是一进门就让书桌后面的邵天泽给看了个透。

邵天泽在书桌后面,脸色平静的看着顾奕,开口问他:“知道了。”

这句话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肯定的语气。

顾奕小小的拳头在身体两侧攥紧,然后一双眼睛不解的看着父亲,开口道:“为什么?”

“为什么把你跟淼淼分开?”

邵天泽也不跟自己的儿子绕弯子,直接就开口问儿子。

顾奕抿着唇,眼神里面都是不理解跟难过:“我跟淼淼从出生的时候就是一直生活在一起的……”

“就算是夫妻都有分开的时候,更何况是兄妹,你妹妹年纪还小不用承担咱们邵家的以后跟责任,是没有担子的,但是小奕你不一样。”

邵天泽将理由说的很动人。

但是顾奕的心里面却是明镜一样,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

他咬了咬薄薄的嘴唇,眉毛皱的紧紧的。

在想是不是要跟父亲把所有的话都说明白了。

他压根儿就不相信父亲会把邵家的大业都交给他,也知道父亲跟顾长乐的关系不一般。

甚至……

甚至还知道……

他的脑子里面乱麻一样,非常杂乱。

很多话都用到嘴边,想要开口冲着父亲说出来,但是却总是觉得说出来就会万劫不复。

他只能紧紧握着拳头,只能不说话。

他抿着唇瓣,好半晌之后,才开口问邵天泽:“爸,如果我什么都不要呢?”

邵天泽听见顾奕这句话,微微皱了皱眉毛,问顾奕:“什么意思?”

顾奕这才开口:“邵家的这些东西我都不要,不管是邵氏,还是这个宅子,还是父亲名下的那些财产,我都不要。”

“你都不要,那你是想要什么?”邵天泽知道自己这个儿子随了她母亲的性格,也知道他藏在心底里面很多事情。

甚至,是有些惧怕这个孩子长大以后所成为的那种人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现在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什么都不要?”

邵天泽面对自己这个过于早慧的儿子,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

那个笑容淡淡的,但是却让顾奕感觉到一种压顶而来的威慑力。

让他觉得空气都有些沉重,让他喘不过气来。

顾奕抿着唇,让自己尽量在镇定一些,开口回答邵天泽的话:“是,爸,我想要跟淼淼在一起,一起去港城,或者是一起留在云城。”

邵天泽的眼睛在镜片后眯起,回答的毫无缓和余地:“不行。”

顾奕紧紧皱起眉毛:“为什么?”

“为什么?”邵天泽看着顾奕,“小奕,很多事情你在心里面都是清楚的,既然很清楚,又为什么一定要问出来,你是想要让爸爸告诉你?”

小奕的手指紧紧攥住,指甲都掐到了手心里面。

他知道很多事情,心里面都非常清楚……

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奕抿着唇不说话。

邵天泽看着顾奕,将背靠在了真皮转椅的椅背里面,抬手轻轻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的开口:“你已经懂事了,也应该为了淼淼着想一下,跟淼淼分开了。”

“我不懂爸爸的意思。”

顾奕看着邵天泽,眼中神色有些不愿退让的坚定。

邵天泽看着儿子这样跟自己对峙,恍惚之间,就像是从顾奕的身上见到了宋云萱的影子一样,心里面有种复杂道说不清楚的情绪。

“小奕,你真的要让爸爸跟你说个清楚?”

顾奕抿着唇:“我不想要跟淼淼分开。”

“你知道的太多了小奕。”

邵天泽耐心在顾奕那坚定到不愿意退让的眼神里面开始渐渐的瓦解崩散。

顾奕看着邵天泽。

邵天泽阴沉沉道:“淼淼还不懂事,留在我的身边我会好好照顾她,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顾奕抿着唇瓣,一言不发。

邵天泽吸了口气:“但是如果淼淼跟着你,也许你会告诉她很多她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小奕,你必须要知道,很多事情是知道之后会害了自己跟身边的人的。”

顾奕的心里面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孩子的心性虽然足够坚定,但是在跟一个成年人对峙的时候,也开始渐渐的败下阵去。

顾奕听着邵天泽的话,脸色开始渐渐变得白下去。

“爸,你这是……威胁我吗?”

顾奕的唇瓣动了动,声音有些低的问邵天泽。

邵天泽听着儿子说的这句话,开口道:“如果你是这样认为的话,那也没有错。”

顾奕听着邵天泽这样大方的承认,突然就觉得浑身都变得冰冷下去。

整个人也如同坠入了冰窟一样,感受不到一点点温暖。

他还以为邵天泽至少会骗一骗他,或者是尽力的去敷衍他的。

却不想,父亲居然就这样跟他说了明白话。

顾奕的脚步往后退了一步,看着邵天泽的视线也开始渐渐变得晃动起来。

这个家,如同虎狼之穴。

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啊。

顾奕的脚步一步步往后退,邵天泽看着儿子的脚步往后退,手指在桌面上微微收紧了一些。

顾奕退到门口的时候,一个转身,就想要拉开书房的房门从书房里面出去。

而他身后的邵天泽看见儿子这个动作,微微拧了一下眉,忽然叫住顾奕:“小奕。”

顾奕被邵天泽的声音喊到,身体怔了一下。

本来是想要回头看一眼邵天泽的。

可是,却总是觉得自己的身后叫他名字的,并不是什么有着血脉亲情相联系的父亲。

而是一个张着血盆大口有着尖利獠牙想要吃他血肉的凶兽。

他强忍住回头的冲动,拉开书房的门,一下子就从书房里面跑了出去。

邵天泽看着儿子从书房里面跑出去,眉毛拧了拧,然后,眼神变得越加阴暗起来。

顾长歌一生留给他的,除了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还有就是小奕跟淼淼这一双儿女。

他虽然没有想过将这两个孩子培养成他的继承人来继承邵家。

但是,却没有想过要去伤害这两个孩子。

毕竟,这两个孩子是他的亲生骨肉。

可是,顾奕知道的太多了。

他怀疑顾奕已经知道了顾长歌真正的死因。

之所以假装不知道,是因为不想要让自己置身与危险的境地。

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知道应该怎样表现跟隐瞒才能够让自己安全的生活下去。

但是,他这样聪明的表现更让他觉得危险。

一个韬光养晦的孩子,在长大了之后,必然不是一个庸碌的人。

更何况,他还是顾长歌的儿子。

谁知道他长大之后,手里面有了能力会怎么样为自己的母亲报仇?

所以,他甚至对这个孩子是动过杀心的。

只是,心里面一直就像是有一架天平,在左右摇摆。

让他无法彻底的下定决心。

为了自己以后能够跟顾长乐安然无恙,他理应是要除掉这个孩子的,即便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也不应该手下留情。

但是,每次准备下手的时候,却又觉得太过残忍,心有不舍。

便一直这样拖了下来。

经过顾长乐这样一提醒,他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小奕送走。

而且,他不想要让自己的形象在女儿的面前全部崩塌。

即便是儿子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一切,他也不想要让女儿知道这一些。

淼淼是他爱护的孩子。

他想要让淼淼无忧无虑的长大,让女儿在长大之后不去恨自己。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态,明明整颗心都已经用在了关怀顾长乐上。

但是,却仍旧留了一个角落,来爱护这个女儿。

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而且,还为了不让女儿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些事情,而不惜去威胁自己的亲生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