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恨之入骨

小说: 天使消逝的地方 作者: 天蚕雪灵芝 更新时间:2017-10-22 12:19:08 字数:3769 阅读进度:753/908

丁童盯着屏幕,看着那个女人被一个男人不着痕迹的打昏,然后迅速的抱起来离开案发的现场。

她忍不住眯了眯眼睛:“这个就是她的助理吧……”

在找宋云萱之前,她也是做了不少功课的,很清楚在宋云萱的身边有个精明得力的助理。

而且,这个助理还是一个来头不小的人。

只不过,她一直都非常好奇,为什么多年之前就有‘帝师’称号的一个男人。

会心甘情愿的隐匿在宋云萱这边做一个小小的助理。

依照梅七这样的才能跟本事,还是一个曾经在各种集团家主的身边教导过他们尔虞我诈心机手段的男人,理应找一个比较有能力的大家族做他的助理才对。

为什么他偏偏不选择更好的主人,而去选择宋云萱这样一个当时并不出彩的丫头?

丁童的眸光幽幽转动。

但是却下意识的,在定格的屏幕上,梭巡游移了很久。

梅七这样的人,愿意心甘情愿跟着的必然不是池中之物。

而去观察一下宋云萱的生长环境,就能够很清楚的得知,宋云萱并不是一个从小受到良好教育,并且有心机手段来博取宋家所有资产的人。

而她从青城小镇回到宋家之后,却整个人宛如开了挂一样,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连她的大姐宋云佳跟大哥宋云强都轻而易举的剪除掉了。

这样的本事,叫人觉得怀疑,也觉得心惊。

她绝对不是原来的那个宋云萱。

丁童抿直了唇瓣,然后手指在桌面上敲击了几下,就眼神一利,动手把视频给关了。

虽然不知道现在的宋云萱会怎么冷静下来,但是基本能够确定,她这段时间都会沉浸在伤痛里面。

只要确定了这个,对付她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抬手想要给元熙再拨电话过去,跟他讨论这件事。

但是想到元熙说要去休息。

她怕打扰到元熙休息,便把手机又给放到了一边去。

这个事情,之后再说也不迟,不仅白水龙王现在的命还没有完全保下来。

……

丁童这边已经有了深重的怀疑。

而宋云萱那边,却让梅七觉得担心不已。

甚至,在反复想起宋云萱在失态的时候说出来的那句话,都觉得心情很复杂。

宋云萱……顾长歌……

她们两个……难道真的是同一个人?

如果真的是同一个人,那么又是怎么做到这样的?

怎么变成这样的?

神魔?还是鬼佛?

他心情复杂繁重。

在宋云萱躺着的床边,一直视线不离她的脸。

甚至想要好好看看她的脸上是否有整容的迹象。

旁边负责照顾宋云萱的管家看见梅七的视线一直在宋云萱的脸上,忍不住有些好奇的开口问梅七:“梅助理,有什么问题吗?”

梅七视线深沉的摇头:“没有。”

“那宋小姐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管家很担心宋云萱的情况,但是梅七又说不用喊医生过来,她就有些着急:“宋小姐迟迟醒不过来,这样是不是……”

“不用担心,”梅七打断管家的话,开口解释道,“这才有多久。”

“从你把宋小姐带回来,距离现在已经有四个小时了。”

虽然窗帘被严严实实的拉上,但是还是能够看见窗帘缝隙里面隐约透出来的亮光。

天已经亮了。

“我说不用担心你就不用担心,她晕过去是我动手砍晕的,下了多重的力道我知道,你这么担心,是怀疑我会对着自己的上司下毒手吗?”

梅七反问管家。

关键皱眉:“那倒不是,梅助理对宋小姐好我是知道的,只不过,宋小姐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

“越晚越好。”

梅七开口回答。

管家听见他这么说,更加不解起来:“越晚越好?”

“没错,越晚越好。”

“为什么?”管家奇怪的开口问梅七。

梅七道:“因为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昨天晚上死了。”

管家听见梅七这么说,就想要开口问问那个对宋云萱来说非常重要的人是谁。

可是,转念一想,觉得这种事情也许不是她应该问的,便抿了抿唇,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只是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宋云萱的脸,然后开口:“希望宋小姐醒过来之后不要太伤心才好。”

梅七没有说话,不过他却可以判定,宋云萱醒过来的时候,肯定会伤心,会非常非常伤心。

如果,像是她所说的那样,顾淼淼是她的女儿的话。

……

这边宋云萱没有醒过来。

那边顾淼淼的死讯却随着黎明的到来,越来越迅速的向着云城的每一个角落传播过去。

甚至退出了宋家争斗舞台的宋云强在狱中都已经得知了邵天泽丧女的消息。

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一些。

他只关心自己在狱中能不能多抽一支烟,多喝一瓶酒。

自从宋云佳死了之后,他就彻底的放弃了提前出狱,再回到宋家去拿着命跟宋云萱争斗的想法。

因为,宋云佳这个不服输的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而且还为此付出了自己的性命为代价。

他可不想要步宋云佳的后路,他只想要安安稳稳的在狱中好好生活,而且宋云萱现在也对他不错。

狱中已经没有人像是之前宋云佳活着的时候那样把他往死里面整了。

他看着狱中邵天泽丧女的报纸,抽着烟,摸了摸自己越来越发福的厉害的肚皮,开口道:“活该。”

说完之后,就把报纸翻了一眼,嘀咕了一句:“想必邵天泽也不会觉得伤心,毕竟老婆都已经死了,还跟顾长乐这种贱人勾,在一起,不会把这个女儿放在心上的。”

他嘀咕完了,就不再去想邵家的事情。

反正是外面已经跟他所在的这座牢狱完全隔离了一样。

他什么时候能出去都没个定数,有心情想外面的事情,还不如好好欣赏一下枕头底下偷偷藏起来的性感女性的泳装写真。

宋云强乐的清闲。

然而却不清楚,很快,他可能就要提前再回到宋家的历史舞台上面去了。

毕竟,身在宋家,很多事情都由不得他说不参加就不参加。

他在这边看着报纸。

那边狱警就过来喊了他一声:“宋云强,有人来看你。”

宋云强一听有人来看自己,就皱了皱眉头,站起身来,然后把报纸往旁边一扔,问过来开锁的狱警:“是谁啊?”

“你妹妹。”

宋云强听见有人说是他的妹妹,就怔了一下,开口道:“哪个妹妹?”

他可不想要知道现在过来找他的那个妹妹是宋云萱。

狱警看见宋云强一副警惕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开口道:“到底是哪个妹妹,你自己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这么一说,宋云强才叹了口气,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随着狱警出去。

到了探视房里面,宋云强就看见在玻璃墙的后面坐着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

看见那个女人的侧脸,宋云强就放下了心,轻轻呼出一口气来,道:“还好是你。”

宋云莹听见宋云强这句话,皱了皱眉毛,将手里面抱着的孩子递给一旁的保姆。

“怎么,云萱有来看过你吗?”

“当然没有,”宋云强否认,“她这尊大菩萨还是不要过来比较好。”

她要是过来了,胆子都能够给他吓破了。

宋云强看保姆的手里面抱着宋云莹的孩子,笑嘻嘻的看着那个孩子,开口道:“这孩子跟你很像。”

听见大哥这句话,宋云莹有些敷衍的点了点头,然后问他:“你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

宋云强点头:“挺好的。”

自从宋云佳死了之后,宋云萱跟宋云莹都有帮他打点监狱里面的事情。

也没有人欺负他,狱警因为宋家的关系也很照顾他。

他现在不参与那些尔虞我诈的事情,虽然说是已经一无所有了。

可是,却生活的很平静。

还养出了啤酒肚。

宋云强的手放在自己的啤酒肚上,开口问宋云莹:“你怎么忽然想起来要看我?”

“因为外面出事了。”

“出事了?”宋云强想了一下,就想到了早上看见的报纸上出现的那一则新闻,“哪里出事了?”

宋云莹道:“邵天泽的女儿被人害死了。”

“死了就死了吧,我看邵天泽才该死,当年云佳对他那么好,什么事情都帮着他做,最后连个名分都没有得到,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的付出跟感情。”

宋云莹轻轻叹了口气。

还好她当时被宋云萱捏住了命门之后,就直接靠到了宋云萱的阵营里面。

不然下场跟宋云佳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宋云强道:“你来找我该不会就是告诉我邵天泽死了个女儿吧?”

“那倒不是,我还想要告诉你,楚漠宸也死了。”

宋云强道:“楚漠宸也死了?”

宋云莹看宋云强这幅不解的表情,开口道:“你该不会还不知道这件事吧?”

“我的确不知道这件事。”

宋云莹心里面疑惑。

既然宋云强不知道这件事,那么八成就是因为有人可以封锁了这个消息,不让这个消息传到狱中。

宋云强听见楚漠宸也死了,眼神就微微闪烁了一下:“既然楚漠宸死了,那么岂不是没人帮云萱了?”

宋云莹道:“还有陆家。”

“哪个陆家?”

宋云强有了想法。

宋云莹看见他问得多,便皱眉:“其实我这次过来,就是提醒大哥一件事的。”

“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