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父亲旧年

小说: 天使消逝的地方 作者: 天蚕雪灵芝 更新时间:2017-12-09 20:22:24 字数:3571 阅读进度:809/908

宋云莹这么说,丝毫不超出宋云萱的预料。

在她的想象中,薛家的确是这么沉不住气的人。

宋云萱这会儿也没有办法帮她争气,不过,却开口安抚她:“你先忍几天,等我过几天给邵天泽拆了台,就去收拾薛家这两个老东西。”

宋云萱说话凉凉的。

宋云莹听她这几句话,就知道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于是点了点头:“是,二姐暂时还能够忍的下来,你想要做什么事情尽管沉住气等时机就好了。”

不等也没有办法。

她现在能够依靠的,可就只有宋云萱一个人而已。

除了宋云萱之外,没有人愿意再来帮她了。

而且,她已经生了儿子,只要是能够忍得下去,就一定会有苦尽甘来的那一天。

宋云莹的心里面将得失利益都想的很清楚。

宋云萱也道:“二姐既然明白我,那我就放心了。”

怎么说,现在都是要忍着。

宋云莹吃点苦,也是必要的,不然邵天泽跟薛家怎么会真的相信她做出来的假象呢?

宋云莹跟宋云萱通完了电话之后,心里面才稍微安稳了一些。

其实,受点苦没有什么。

最关键的,就是这个受苦的尽头看不到。

现在给宋云萱打了电话,也知道宋云萱的心里面有数,她就能够忍下去了。

除此之外,其实宋云莹的心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狡猾心思。^

就是让宋云萱能够知道自己在薛家受了多少委屈,日后对她也能够更好一些。

宋云莹打完电话之后,就将有些痛的脖子也揉了揉,然后才去洗漱准备睡觉。

本想着这一晚上最起码是能够安稳下来的。

却没有想到,薛涛妈妈这个老不死的,居然晚上也还是作妖。

打牌打到半夜三点钟回来不说,还要吃宵夜。

佣人给她准备就已经足够了,可是她还不愿意,非要给宋云莹敲门,然后把宋云莹给从卧室里面折腾出来。

薛涛在外面疯了一整晚还没有回来。

薛涛的老爸虽然对妻子的做法有些不认同,但是想到宋云萱也活不长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着自己的老婆这么欺负儿媳妇儿。

反正,也不会再有谁给宋云莹争气了。

宋云莹被薛涛老妈给从房间里面叫出来,心里面烦躁的恨不得掐死这个老东西。

但是脸上又不能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只能够睡眼惺忪的问薛涛妈妈:“妈,什么事儿啊?”

薛涛母亲打牌回来精神的很,本着自己活着一天就绝对不能让儿媳妇儿好过一天的原则。

薛涛母亲开口道:“云莹啊,上次你做的那个巧克力曲起挺好吃的,我忽然肚子有点饿,想要吃你做的甜点。”

“妈,晚上吃甜点不太好,不如让张姐给您做点儿清淡的宵夜吧。”

这么一说,薛涛母亲的脸马上就拉了下来,不悦的开口:“我自己的胃口我自己知道,不是他做清淡的东西我就能够吃的下去的。”

“但是,妈,宝宝他……”

“宝宝不是睡熟了吗?一时半会儿的醒不过来的,你快出来给我做吧,我现在就想要吃。”

婆婆摆明了就是来敲门找茬的。

但是宋云莹又不能跟自己的婆婆翻脸。

没有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就这么应了,然后折回卧室里面换了衣服,给宝宝盖好了被子,然后再出门。

薛涛母亲就跟个地主婆婆一样,坐在客厅的皮沙发上面看着宋云莹忙里忙外。

薛涛爸爸看见媳妇儿跟儿媳这个模样,就忍不住走过去,对着薛涛母亲轻声道:“你是不是做的有点儿过了?”

宋云萱一天没有断气,就一天不能掉以轻心,怎么这个老太婆折腾儿媳就这么的沉不住气呢?

薛涛父亲皱着眉毛问薛涛母亲。

薛涛母亲却是脸上的肉抖了抖,笑着道:“怕什么啊,宋云萱现在就剩下一副骨头架子了,还能吃了我们薛家不成?她那个情况成了什么模样,你又不是没有听我们阿涛说?”

薛涛妈妈是放宽了心的折磨宋云莹。

而薛涛父亲听着妻子这样坚持,也是叹了口气,没有继续再说就折回了房间里面。

虽然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

但是,儿子亲眼看见了宋云萱病入膏肓的模样,应该也错不了,按理来说是不用那么担心的。

在厨房里面的宋云莹也能听见个只言片语。

但是听见了婆婆那嚣张的话语之后,忍不住就在做好的奶油里面给吐了口吐沫。

然后一边搅拌,一边咬牙切齿的低咒:“老东西,看我不吃死你,等云萱那边都办好了,看你倒是不抱着我的腿哭。”

宋云莹被折磨的心里面怨恨重的很。

宋云萱那边也不是没有数。

第二天的时候,开完远程网络会议之后,梅七就把邵天泽跟顾长乐去巴黎的行程记录给拿过来给她看。

宋云萱看着邵天泽陪着顾长乐在t台底下看大秀的照片,忍不住就笑了一下:“看来他已经胜券在握了。”

梅七听见宋云萱这么说,就笑了一下,纠正道:“应该是他觉得胜券在握。”

但是实际上,一切都在宋云萱的掌控之中。

宋云萱垂了垂眼睛:“这是去订婚纱了?”

宋云萱看着邵天泽跟顾长乐在冬季婚纱展上面去跟模特交流的照片,开口问梅七。

梅七看了看那张照片,就道:“应该是去定礼服,这个设计师的晚礼服是很经验的,这是他今年设计的冬季礼服新款,整体色调都是以高贵的香槟金色跟香槟粉色为主色调。”

宋云萱结果梅七递过来的服装图册。

然后在图册第二页的意见拖地香槟色晚礼服上面定住了视线。

然后手指在图片上面敲了敲,笑道:“把这件买下来,让艾文尔宣布成绝版订制。”

梅七一看宋云萱指着的那副图片,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件事艾文尔大师今年最满意的作品,也是顾长乐看重的一件。”

“她很喜欢这件礼服。”

她跟顾长乐虽然是名义上面的姐妹。

但是相处了这么多年下来,这个妹妹是什么样的眼光风格,她还是很清楚的。

刚好艾文尔大师这件香槟金的拖地晚礼服就是她喜欢的那种奢华风格,她一定会第一眼就喜欢上。

但是,她越是喜欢的东西,她就越是不会让她得到。

宋云萱眯了眯眼睛,眼角的冷光也在眸底游曳不去。

“但是这一件,很有可能已经被顾长乐给定下了。”

“不管艾文尔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你都答应他,绝对不能让顾长乐如愿以偿。”

只要是顾长乐不开心了,那么她宋云萱就开心多了。

艾文尔是巴黎晚礼服设计师里面最年长而德高望重的一位。

他需要的应该不仅仅只是金钱。

还有别的。

梅七那边一时之间说不出拿什么来说服艾文尔。

宋云萱却将图册一合,开口道:“h城海上大剧院的场地使用时间任他挑选。”

“他会动心吗?”

梅七有些怀疑。

“你跟他说了之后,看看他的反应就是。”

书丛巴黎时尚界这么久的老牌设计师从来就不差钱,他想要的只不过是让更多人仰慕他才华的虚荣跟肯定。

宋云萱在伤成增恒这么多年,清楚的知道艾文尔需要的是什么。

所以,给了梅七这个建议之后,梅七便按照宋云萱的说法去跟艾文尔交涉。

果然不出半日,艾文尔那边就轻轻松松的答应了下来。

并且跟顾长乐那边直接拒绝了将手中的晚礼服订制给顾长乐。

宋云萱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只是哼笑了一下。

而顾长乐却气炸了。

抱着邵天泽的胳膊就跟他说起这件事情来:“明明我们已经跟艾文尔大师约定好了,为什么他现在又变卦了?这对我来说很不公平。”

邵天泽对顾长乐虽然宠爱的很。

但是一件衣服而已,他也不想要多去计较。

只是安抚顾长乐:“不就是一件衣服而已,他的衣服不给你订制,我们就换个设计师好了。”

巴黎这种时尚之都。

想要找一个优秀的老牌设计师订制一件耀眼的晚礼服,不是信手拈来的事情吗?

他可不觉得有什么难。

但是顾长乐听见他说的这么轻松却觉得很不开心。

皱着眉头就开口道:“我这件衣服是之前就跟他说好了的,我可以换一个设计师,也可以重新订制一件晚礼服,但是艾文尔必须给我一个说法才行。”

女人就是这个样子,就算是已经知道了必须要更改的结果,也一定要追究出一个为什么来才行。

不然心里面总是觉得不舒服。

邵天泽也知道顾长乐这个毛病,所以在开口道:“你要是非得要这个说法,那我就去跟你约他谈谈。”

顾长乐点头:“嗯,一定要谈。”

“但是,你要是只是着急去追究这件事,我们订婚礼服的事情就可能要往后延期再去订了。”

“那就先不找他问这件事了。”

顾长乐立刻就改口。

比起问这个原因来,她还是更希望能够早点跟邵天泽把订婚仪式给办了。

省的夜长梦多,他再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敷衍自己。

顾长乐这边想的清楚明白,一定要跟邵天泽先把这个婚给定了才行。

而宋云萱那边,也已经开始着手调查顾长乐的身世。

并且,渐渐的发现,顾长乐的身世,竟然跟父亲旧年的很多事情都有蹊跷的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