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血花

小说: 吞天决 作者: 铁马飞桥 更新时间:2015-01-22 13:07:39 字数:2838 阅读进度:430/1171

锋锐的刀气像是一个切割机一样,切割开了空间的阻挡,身穿黑袍老者突然间拿出了一件元器,靠着元器的威力把陈轩的这股锐利的刀气给化解了,但是也惊了一身冷汗,实在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元武境的小居然能把自己逼到了这个份上。

似矛非矛的兵器遥指陈轩,冰冷的寒意从元器之上散发出来,居然是中品元器,比陈轩的邪魅的等级还要高,上面浮动了海量的元气,道道的规则之力在上面缠绕,彰显着这件元器是经过了千锤百炼而成。

“哈哈哈,刚才你们不是要杀了我吗,现在就要承受我的怒火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这就是我的格言,你们这些人不分青红皂白,听信小人一面之言,就悍然对我出手,我也不会跟你们客气了!”

阵风吹过陈轩的身前,显得整个人威风凛凛,手中邪魅忽隐忽现,身体漂浮在空中,金sè的玄衫开始露了一个衣角,站在对面的黑衣老者的眼角很快就瞥到了陈轩身穿金sè长衫,眼神一凉,心里一惊,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丹轩门的圣。

“小不要大言不惭,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就算你现在求饶也不平息我的怒火,再接我一招!”黑衣老者居然再次起了杀机,知道陈轩是丹轩门的弟还是强行出手了。

黑衣老者这一次是长矛舞动,画出了一道火花,再空中炸了一个响雷,身体再次前进,长矛一记直捅,不算锋利的长矛也带出了猎猎飓风,虚幻神秘,招式十分的隐藏,就连人影也飘无不定。

对方刚才杀机一现,陈轩尽收眼底,既然对方起来杀心,拿自己就没有留手的必要了。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吃我一刀,去死吧!”

“柔和斩!”

狂暴的刀意撕裂四周的气流,无边的刀气像是cháo水一样,在整个缅城开始蔓延,站在下面的众人都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就感觉这股刀意直奔自己的心海,任何的生物在这股刀气之下,都显得无比的渺小。

一道洪流出现了,刀气化为了一道洪流,也是元气的洪流,最后形成了元力巨龙,仰天咆哮,陈轩也随着这声咆哮一起仰天怒吼,双手握刀,邪魅指向苍天,狂暴的刀意直冲云霄,巨龙就随着邪魅而左右飘舞。

急速奔来的老者大吃一惊,被陈轩制造的恐怖气势也给震惊了一下,不过也没有阻挡他的脚步,长矛还是朝陈轩的前身刺了过来,左手再次拍出了一掌,淡淡的掌风上面居然带有漆黑的颜sè,一个黑sè的掌印朝陈轩飘了过来。

双目yīn冷的陈轩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任何攻击,气势已经攀升到了最高,身体再次一动,仰天一声怒吼,邪魅再次下压,狂暴的爆破之声随着邪魅的下压不断的产生,看似缓慢,其实快似无比,携带着无比的狂风,怒啸,直奔老者而来。

陈轩的身体也随着而动,没有选择后退,也没有选择原地不动,而是想要亲手屠了眼前的这个老者,黑衣老者形成的压力对陈轩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陈轩此时的身体就是元器的地步,堪比元器的中级,一身铜皮铁骨,一般的元力气场根本无法锁住陈轩。

一招惊天动地的柔和斩在陈轩的手中形成,那无边的气息令人感觉到了窒息的压力,站在四周的众人都睁着大眼睛看着陈轩的身体朝黑衣老者激shè了过去,站在青年后面白衣老者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不对,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身体一个晃shè,朝陈轩后面的几名女飞了过来,一股元力气罩出现,同时把四名女困在了中间,居然要对这四名的女同时出手,看来想要威胁陈轩。

“找死,你们都得死!”陈轩大怒了,此时自己分身无暇,这群人居然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真是该死,陈轩怒了,不过此时自己并不能分心,也抽不出手来。

就在此时,站在中间的几名女都施展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技,也是各种兵器齐出,陈轩把他们的手中的灵器全部的都炼制了一边,此时都是元器的地步,特别是飞燕突然之间从自己的手中飞出了一道流光,快若闪电,电闪雷击,速度绝伦,朝白衣老者的喉咙之处飞了出去。

四周的元力气场很快的被几名女给破坏掉了,不过白衣老者的身体也快速的掠进,大手一抓,朝周若雪抓了过去,想要活捉,没有施展杀手。

周若雪的脸sè一变,身体一侧,想要躲避白衣老者的抓袭,但是对方的元力好像是已经锁定了自己,就算自己躲避也不能逃出他的魔掌,其他的几名女都抽出自己的武器,朝白衣老者的身上招呼过去。

“叮叮当当!”

白衣老者的大手一挥,就让几女的攻击给化解了,再次朝周若雪抓了过来,这时候飞燕身体一个闪烁,流光飞梭再次倒卷而回,还是朝对方的身体要穴刺了过去,对方无奈只好身体一怠,停止了对周若雪的偷袭,这也给周若雪迎来了时间,脱离了老者的元力控制。

再次大手一挥,又给飞燕的流光飞梭给震偏了,根本不能伤害与他,只能给他造成了一些麻烦,并不能击败与他,飞燕的实力也才真武境的巅峰,离元武境还有一些距离,此时面对一个窥道境强者的威压能延缓他的脚步就已经不错了。

但是就这短暂的延缓时间,也给飞燕跟陈轩带来了转机,飞燕突然掐出了手印,随后大量的冰气出现了,四周的气温顿时一冷,气温骤然下降,一层冰霜以飞燕为中心,开始蔓延了开来,四周的气温越来越低。

“寒冰阵法!”

飞燕双手结出了无数的手印,随后一个白茫茫的阵法出现了,白衣老者被飞燕布置的阵法给困在了中间,白衣老者站立在白茫茫的空间之中,完全像是融合到了一起一样。

站在阵法之中的白衣老者,眼神一厉,目露凶光,一道掌印朝前方劈了过去,但是掌印消失无踪,没有什么反应,这更激起了白衣老者的愤怒,放下了自己怀里的小女孩,双目yīn冷分析了眼前的这道阵法起来。

“想要困住我,你还不够资格,我就破了你的阵法,我倒要看看,寒冰诀九层到底有何奇特的地方!”白衣老者发怒道。

就在这短暂的时刻,陈轩瞥了一眼这边的情况,心情大定,出手的速度也变得更加的快速,根本不见刀影,人影,整个人带起了一阵旋风,突然之间消失不见。

就算人影消失了,但是施展的柔和斩的气势却没有消失,元力巨龙像是一条纽带,飞过天际,朝黑衣老者滚滚而去,像是一道滚滚战车,千分之一的刹那,黑衣老者的长矛捅向了陈轩的柔和斩之上,剧烈的轰鸣之声此起彼伏。

“轰!”

柔和斩被黑衣老者给拦截住了,但是也就千分之秒的时间吧,柔和斩再次发力,无边的压力像是雨打芭蕉扇一样,不断的拍打着黑衣老者,随后再次又是一阵轰鸣,黑衣老者被陈轩的柔和斩给击飞了出去。

“就是此刻,!”影藏在四周的陈轩像是一个绝顶刺客一样,给敌人最关键的时刻致命一击,陈轩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此时机会已经成熟,该出手了。

陈轩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之人,但是也不是一个大恶之人,但是偷袭的事情陈轩也会去做,二十一世纪的人,做事不会那么死板,只要能杀死对方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陈轩才不会去讲什么跟你正大光明的战斗的,只要能杀死对方,你就是胜利者,不然任何的荣誉都是没有用的,这也是天灵大陆生存的法则。

身体像是幽灵一样,突然间消失了,而且在黑衣老者的身边缓慢的出现了,邪魅一记斜撩,一道鲜血突然划过了空间,像是下起了血雨,带起一阵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