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送的心疼收的心颤

小说: 妥协的誓言 作者: 蝉鸣无声 更新时间:2018-12-06 16:51:35 字数:2511 阅读进度:292/304

许援朝从进来别墅院子,嘴里就不停的“啧啧”,到屋里更是没完了。

从一楼一直到三楼,每一个房间都要打开瞧瞧,就差没问陈天戈为啥主卧的床那么大了。

又在后院里晃悠,围着个游泳池边,边走嘴里边嘟囔:特么的,资本家就是知道享受。

最后才坐在二楼平台的摇椅上。

“有好茶没?给师叔泡壶!”

陈天戈不会泡茶,反正一直有人伺候,也懒得学,下山这几年也没有闲功夫玩那些花活儿。

菲佣是尽职尽责的,不用提醒,她们懂的怎样接待客人,甚至比原燕和蒙莲这女主人还懂。

“这外国下人用起来放心?”

“没什么,又不做见不得人的事儿。至于其他,香港多了,人家不会当回事。”

“这倒是。别让外国下人做饭,让你那些个女人给师叔做个北方的家常饭,就当敬长辈了。”

陈天戈一脸黑线。还那些个?就俩,还都是南方山里的。

打电话叫他们都回来吧。崔大哥的厨艺,正好是河南人,或许符合这便宜师叔的口味。

人和车是一起回来的。都真舍得!这蒙莲真是个败家娘们儿!让买车,你不能全是平治宾利吧?就连保姆车都是!真够骚包的!

陈天戈脸是绿的,许援朝眼却放着光!

“小弟,总共四百万,车行给优惠,出了个整数。还说负责给咱们把手续都办好了,全部以公司名义买的。”

蒙莲是兴高采烈的,她从来没想今天这样粗气过。花钱不眨眼的活儿,就是爽。

陈天戈看她的样子,想了想,不就是让她们舒坦吗?随意吧。

“就差防弹了!”

“是呀,师叔说的对。小弟,要不咱去换了?就是防弹的有点贵。”

蒙莲……说你什么好呢?

蒙莲这样接茬,连许援朝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了。跟一个没心没肺的三十岁孩子较真,真没法开口。

单纯才是最无解的还击。

“崔大哥,我师叔想吃家常菜,今天得劳烦您了!”

“好说!许师叔,一会儿让您尝尝正宗河南菜,评评我老崔的手艺。”

总算不再纠缠车的事儿了,陈天戈总算松了口气。海南那种事,说破大天,那也是收刮国内的钱,甚至很多是银行的。

在许援朝眼里,那就是挖自家墙角。能瞒着还是瞒着吧。

菲佣还真特么见过大世面,并没有觉得主人下厨有什么不合适,只是很有序的帮忙。

客厅很大,十几人围坐,依然不觉得逼仄。

“许先生,老朽可以看看您手里的玉牌吗?”

许援朝从接过陈天戈给的玉牌,就一直在手里把玩。不料被指导他们买车的战大贵看到了。

“哦,可以。您给掌掌眼,估个价,也好教我别让人骗了。”

“许先生说笑了。有陈先生在,玉器方面没人骗得了。是老朽猎奇之心。唐突了。”

战大贵一边说唐突,一边照样取出拇指大小的放大镜,仔细的辩识这玉牌。

战大贵开始只以为是清或者民国的子冈款,可是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慎重。

“许先生,您有出手的意愿吗?可以委托我们富宁拍卖行为您服务。您这款子冈牌,开门到明。老朽不敢确定是不是真正的子冈牌,但,就凭开门到明的苏工和田子冈牌,保守拍价在三百万。您看?”

“您说什么?就这个小玩意儿值三百万?”

许援朝他也就是有个国术传承,硬靠上说是江湖人,也能说的过去,实际上他真不是江湖人。否则不会这样疑问。

任何一个江湖人在接受传承时,或多或少会接受关于古玩行的一些典故。

“许先生,这可不是一般的小玩意儿。如果有业界大拿鉴定这是真的子冈牌,那是会被哄抢的,拍出千万的价格也不是不可能。”

许援朝这会儿再不敢随手拿起来把玩了。这特么要是不小心,就能碎(cei)上千万……

陈天戈这小子!

“小戈,跟师叔说实话。这到底怎么回事?”

“师叔,您就是有纪律,总不能不让小辈孝敬长辈吧?再说,这真是祖师爷留下的,我送给您真是让您有个念想。没其它意思。”

“不是,我是问这个玉牌……”

“正宗子冈牌,也就是陆子冈亲手雕刻的玉牌,假不了。放故宫也是当宝贝的,不比捐献的那个玉玺差,在玉雕行,意义上比那个更高。”

“你这孩子!这东西我不能要!违反纪律的,师叔以为是给我随手玩的。真要拿了,回去也得上交,最起码得上报备案。”

“师叔,送您了怎么处理是您的事儿。如果上交了,再给您找块手里把玩的。”

陈天戈也心疼,可送出去再拿回来,没这道理。

许援朝对于江湖规矩还是懂的。看了看陈天戈,很慎重很小心的挂脖颈上,没敢在手里把玩。

这玩意儿忒特么贵重了。

这孩子是个性情中人,讲究!就是这玉牌……还是得上报呀!是不是归自己,得看组织的规定了。

看许援朝这样子,陈天戈不得不再从小木箱里,再拿出一块清末民初的子冈款玉牌让他把玩。

这……尼玛何苦呢?早知道直接送个清仿的省事了。

一顿饭,虽然没多喝酒,也是真正的宾主尽欢。

一直到下午四五点,许援朝硬等着通讯社的人,把陈天戈的工作证,还有两个驾驶证送来才离开。

这师侄如此憨性,他做师叔的也得讲究不是。

人们都散尽了,党琴呆呆的坐在客厅里。今天脑子里钻进去的信息太多了,她有点转不过来。得好好捋捋……

“姐,这党琴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看,都快吓傻了。”

“姐能怎么想?她年轻,也漂亮,想让你收了。最好能留下个一儿半女的,我们几个之后也有个依靠。”

“姐,想要孩子过了上学这几年,咱生个就是,别扯那些……”

“小戈,姐不能生,出过事。”

“我能生!”蒙莲还是那么干脆。

“姐,你如果真想把她收进这个圈子,就如实跟她说吧。是去是留,由她个人。如其让她乱猜,不如直接说明白。”

“再说了,她给你做助理,以后可能会接触更多的事,了解更多的隐秘。现在,或许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同在一个屋檐下,她憋着难受,咱看着也不爽利。”

陈天戈对于党琴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好感应该来源于所谓命运的感同身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