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不相认

小说: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作者: 楚正秋 更新时间:2019-11-08 09:38:01 字数:3525 阅读进度:494/508

“大哥,我们还要走多久,才能找到爹呀?”姚景泽坐在马背上,秦玥坐在他身后,正在策马往西北方向走。

“小弟累了?”秦玥问。

姚景泽摇头,小身子靠着秦玥的胸膛“我不累!”

带着姚景泽,秦玥并没有走得特别快,晚上会停下休息。

离开京城几日之后,就碰上了正在往京城赶路的姚大江一行人。

秦玥带着姚景泽进城,先是见到了樊峻,然后被引着去了他们包下的那家客栈。

秦非白的伤没有大碍,姚大江没事,只是想念家中妻儿,想要早点回去。

而容华英被关了一年多,遭受长时间的虐待和折磨,整个人瘦得皮包骨,身体十分虚弱。樊峻已经找了大夫给容华英看,大夫说身体弱的事儿,得慢慢补,而她心病也很重,需要开解。

八字胡那五个人,这回帮了大忙,秦非白一开始答应过,事成之后会给他们足够开一家镖局的本钱作为报酬。

在离开容城之后,八字胡带着兄弟就跟秦非白一行分开,回去接上他们的家人,赶往清源县去了。秦非白建议,他们可以到清源县定居,买下原来长风镖局的那块地,开一家新的镖局。至于银子,秦非白原来身上没带那么多,但樊峻有。

如此也可以防止容德明查到八字胡他们几个头上,再伤害他们的家人。离开是非之地,才能过上安稳日子。

这会儿已是入夜时分,容华英才刚喝了药,感觉昏昏沉沉的,正准备躺下睡觉,就听樊峻在叩门“容夫人睡了吗?”

容华英应了一声“没有。”她起身,脚步虚浮地走过来,给樊峻开门。

“樊公子有什么事吗?”容华英扶着门站定,面色苍白虚弱。

“公子来了。”樊峻对容华英说。

容华英愣了一下“是……安王来了吗?”

樊峻点头。

“真是太抱歉,给你们添了这么多的麻烦。安王在何处,我要去当面谢谢他。”容华英声音虚弱地说。

“他在姚伯父房中,容夫人稍后过来吧。”樊峻话落就走了。

容华英又回房,加了一件外衣,然后出门,慢慢地走去姚大江的院子。

“爹,我好想你呀!”姚景泽扑到姚大江怀中,抱着他,一脸的依赖眷恋。

姚大江微笑,抱着姚景泽,轻轻拍了拍“爹也很想你。你来接爹回家,爹很高兴。”

“娘也可想可想爹了!还有大姐二姐三姐和小乖弟弟,都好想爹!”姚景泽小脸认真地说。

姚大江连连点头“爹知道,爹也想你们。”

秦非白看着姚大江抱着姚景泽的样子,微微笑着,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羡慕。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之一,就是没有在秦玥童年时,给他足够的关爱和照顾。他们父子从来没有过亲近的时候,如今已经是改善很多,但毕竟都这个年纪,秦玥也是当爹人了,再也不会有机会,像姚景泽一样,对父亲表示出依赖。

“听说你受伤了?”秦玥在秦非白身旁落座,神色淡淡地问了一句。

“小伤,没什么大碍。”秦非白摇头,“家里可好?孩子如何?”

“都好。”秦玥言简意赅,“想孙子自己回去看。”

秦非白轻笑“是啊,我是着急回去看孙子孙女儿呢!”

秦玥对姚瑶,以及姚家其他人,都是不同的。他对姚大江这个爹,比对秦非白亲近很多。

不过秦非白只有羡慕,不敢嫉妒,更不会觉得这样不对。因为从父亲这个角色来说,他的确远远不如姚大江做得好。

“爹,你走前教我的那首诗,我早就会背了!我背给你听!”姚景泽笑着说。

姚大江微笑点头“好。”

姚景泽声音清脆地背了起来,十分流畅,因为他一直在等姚大江回去,背给姚大江听,结果等了好久也不见人回去,就一遍一遍地背,怕自己忘了。

容华英走进院子,就听到房中传出孩童稚嫩的声音,而这个声音,对她来说,无比熟悉,是镌刻在脑子里的!

容华英神情激动,小跑着到了廊下,微微喘气,差点摔倒,扶住了门框。

容华英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吓着孩子。

姚景泽已经背完了诗,得了姚大江的夸赞,秦非白也竖起大拇指,夸他好聪明,姚景泽笑嘻嘻地说“我才会背一首诗,不算聪明。等爹回去,要教我好多好多诗!”

姚大江点头“好。”正好,这就是他想做的事。

门半开着,三个大人都猜到是谁来了,也没说什么,姚景泽听到门口的动静,从姚大江腿上滑下去,小跑着过去,拉开门,瞪大眼睛,满是惊讶“爱哭的姨姨?你怎么在这里?天呀,你是生病了吗?好瘦哦!”

容华英看着门内的小人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俯身,一把抱住姚景泽,痛哭不止。

姚景泽感觉脖子湿湿的,皱了皱小眉头,小手轻轻拍了拍容华英的后背“姨姨,不要哭了,我娘说,哭多会伤身体的。”

姚大江叹了一口气“小泽,让你姨姨进来吧。”

“姨姨,别哭,进去坐好不好?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们说,我爹,我伯伯,我大哥都好厉害好厉害的!”姚景泽对容华英说。

容华英起身,身子一晃,差点一头栽倒,姚景泽连忙拉住她的手,嘀咕了一句“怎么这么凉?”

容华英坐下,姚景泽回头对秦玥说“大哥,你给姨姨看看病,她病得好重!”

秦玥起身走过来,给容华英把脉。

气血两虚,身体极弱。

“怎么样?”姚景泽问。

秦玥摇头“没事,需要好好休息,按时吃药,好好养一段时日就好了。”

“姨姨你听到了吗?要好好休息,按时吃药,好好养一段时日哦!”姚景泽小脸认真地对容华英说。

容华英流着泪,点头说“谢谢。”

“姨姨你家在很远的地方吗?你先前说要去看我,总也不去。”姚景泽依偎在容华英身旁,小脸认真地问她,“你看着病得好重,要不要去我家呀?”

姚大江说“这回你姨姨就是要去咱们家的。”

“太好了!”姚景泽很开心。不知道为何,他就是很喜欢这个爱哭的姨姨,看到她哭,他心里也闷闷的不舒服。

“小泽,你今夜要不要跟你姨姨一起睡?”姚大江笑着问姚景泽。

姚景泽看了看容华英,又看了看姚大江,小脸有些纠结“可是,我好想跟爹一起睡,有好多话要跟爹说。”

容华英连忙开口说“应该的,这是应该的。姚大哥,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没关系的。况且我现在这身子,也没法儿照顾小泽。”

姚大江想了想,也是。他本想着让姚景泽多陪陪容华英,她能尽快好起来。但一来孩子并不知道容华英跟他的关系,虽然也喜欢容华英,但更亲近姚大江。二来容华英如今身体太弱,也确实没法照顾姚景泽,倒不如让她好好休息。

见姚景泽打了个小呵欠,容华英不舍地放开他。

姚景泽跑到了姚大江身旁“爹,我好困了。”

秦非白起身“时辰不早了,都早点休息。”

容华英也起身,见姚大江把姚景泽抱起来,姚景泽亲昵地把小脑袋趴在姚大江肩头,搂着姚大江的脖子。

“姚大哥,我也回去了。”容华英起身往外走。

“姨姨你记得要好好休息哦!”姚景泽提醒容华英。

“嗯,我知道……”容华英背对着姚大江,声音之中又控制不住带了哭腔。太多的感情,太多的思念,太多的牵挂,太多的愧疚,交织在一起,让她在见到姚景泽之后,大喜之下,精神几欲崩溃。

秦玥跟着出来,走在容夫人身旁。

“小弟的事,你是如何打算的?要与他相认吗?”秦玥问。

容华英眼底闪过一丝痛色,微微摇头“我很想,但我不能。”

虽然是血缘至亲,但自从姚景泽半岁被偷之后,容华英没有养育过他一天。姚景泽被姚大江和宋氏养育到现在,被姚家人疼宠着,身体康健,活泼开朗,聪明懂事。

容华英一想到,她跟姚景泽相认,甚至是带走姚景泽,她知道姚景泽无法接受,而她自己若是真这样做了,何其自私?她是希望与儿子团聚,与儿子相认,尽全力弥补姚景泽,但她又很清楚,姚景泽并不需要……

这是好事,说明姚景泽现在已经过得很好。安宁快乐的日子,幸福美满的家庭,容华英不想破坏,因为她替代不了宋氏在姚景泽心中的地位,更别提姚大江这个父亲,是无可替代的。

还有一个原因,容华英不希望姚景泽知道,他的亲爹,是那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人渣。

所以,不管容华英心中多么渴望姚景泽管她叫一声娘,但仅存的理智告诉她,她不应该这样做。为了姚景泽好,她就当那个爱哭的姨姨,能够看到他,该知足了。

秦玥点头“如此也好。小弟还小,有些事情不能理解,也不该强加给他。有些东西,等他长大,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了。”

“嗯,真的,谢谢,谢谢你们……”容华英泪眼朦胧地看着秦玥说。

“不必,好好休息。”秦玥话落,转身走了。

秦非白刚脱去外衣,就听到敲门声。

走过去开门,是秦玥来了。

“有事?”秦非白问。

“樊峻跟我说了容城的情况,回京之后,我会禀明皇上,将容城太守及相关人等,一网打尽!”秦玥说。

秦非白皱眉“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怀疑,容城太守,更京城这边某一派有关系,不然不敢那样猖獗。”

“事关小弟,我会查清楚的。”秦玥说。